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七卷原始輪迴 1546處置

[更新時間]2016年01月02日 18:39 [字數] 35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法陣之中,柳鳴全身被黑光包裹,看不清身形,顯然是在凝聚全身法力進行反抗。

黑光滾滾涌動,強大的魔氣引起的波動即便是身處陣法之外的眾人也清楚的感應到了。

柳鳴身旁,葉天眉與珈藍根本沒料到場面會發生如此巨大的突變,均是面色一白。

雖不知為何這些通玄境修士會設下此等困陣,但以二女實力自然是無從反抗的,不過兩女卻沒有露出太多驚惶之色,只是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看著外面之人的一舉一動。

八大世家以及天妖谷的通玄修士們,此刻目光都看向了甄夫人,玄魚老祖,皓首長老和魔玄宗黑袍老者身上,臉上均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

畢竟之前雖然迫於除太清門外的三大太宗的威勢,以及一絲貪念和僥倖心理作祟,最終同意了此次行動。

但自從那以後,這些通玄境修士一番細細斟酌下,不禁都有些后怕起來。

其實他們雖然通玄,不僅對於永生境修士與通玄修士的差距究竟如何,並沒有太清楚概念,同時對四大太宗即將開展的行動了解更少,如今貿貿然被捲入此次風波,實在是禍福難料。

近日柳鳴在主峰廣場上所講的那一席話,更讓他們心中對於永生境存在的認識和敬畏又加深了幾分。

只是如今再提後悔,卻已是有些晚了,只有寄希望於一切順利了。

甄夫人等四人顯然也清楚陣法之內的情況,面色嚴峻,口中飛快念念有詞,四人身前的石板光芒大放,「嗖」的一聲飛入了陣法之中,融入裡面。

就在此刻,一聲東西碎裂發出的巨響。

陣法之中,捆縛在柳鳴雙手上的九天神雷枷鎖赫然被一股巨力硬生生掙斷。

陣法之外的其餘通玄大能們臉色一變,不過他們此刻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

柳鳴正要扯斷雙腳的枷鎖,周圍的陣法光幕上光芒一閃,數道粗大的五色符鏈浮現出,閃電般一般將柳鳴身體再一次捆祝

這次的五色符鏈威力與之前截然不同。柳鳴身上的黑光一碰到符鏈,立刻發出「茲茲」的聲音,消散開來。

柳鳴臉上終於現出痛楚掙扎之色,口中悶哼了一聲,身體被符鏈死死困祝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眼見此景,大殿之中的所有人臉色頓時一松。

柳鳴似乎感覺無法掙脫出去,不再動彈,目光冷冷的朝著周圍看去。

「諸位這是做什麼?柳某自問沒有得罪你們,為何要動用此等上古禁制對付柳某?」柳鳴沉聲問道。

周圍的通玄存在互望了一眼,一時沒有人說話。

柳鳴轉首看向了玄魚老祖,目光森然。

「玄魚長老,柳某身為太清門一員,自認從未危害過太清門利益,你為何聯合外人設計害我?」柳鳴冷冷的問道。

玄魚老祖被柳鳴目光直視。眼中愧色一閃而過,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但終究還是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柳鳴,你不必再試圖花言巧語的辯解什麼了。你自己的身份應該比我們在場所有人都清楚」 一旁的皓首長老冷聲說道。

「我們中天大陸的人族和魔人乃是宿敵,若是不將你除去,必將遺禍整個中天大陸萬千生靈。」北斗閣主揚聲道。

「不過你修為已臻永生,尋常手法恐怕已無法將你除去。所以我等只得動用這先祖傳下的大陣,將你的魔軀肢解,再分別封印起來了」魔玄宗精瘦老者嘆了口氣道。

柳鳴目光一轉,從在場諸人身上一一掃過。臉上露出一絲嘲諷,冷聲道:

「諸位難道都忘了,若非我出手,你們此刻恐怕早已死在了沽fng山脈,而中天大陸也將生靈塗炭」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通玄境修士均是一怔。不少人臉上更是露出慚愧之色,在柳鳴看向他們時均是移開了目光,都不敢直視柳鳴的目光。

「柳鳴,你對人族的莫大恩義……我等自不會忘記,你身為魔人之事,除了今日在場眾人,不會有其他人知道,以保全你在中天大陸的聲名,如此你也不算白忙一場了。」甄夫人冷冷開口說道。

柳鳴眼中厲色一閃,臉上諷刺意味更甚。

「柳鳴,此事……此事涉及到中天大陸萬千修士,以及人妖兩族的未來,我等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希望你能夠理解。」玄魚老祖嘆了口氣,沉聲說道。

「你可以放心,我等事後會為你樹碑立傳,將你的功績萬世流傳下去,你也不枉此生了。」魔玄宗的黑袍精瘦老者說道。

柳鳴將這幾人的神情變化盡收眼底,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不再說話。

只見其雙目紫光一閃,朝著陣法各處看去,身上光芒一閃,浮現出一道道紫色魔紋,身上黑氣大放,奮力掙扎。

整個大殿似乎也被柳鳴的巨力撼動,微微搖晃了起來。

只是這些黑氣稍一觸及五色雷光,便迅速潰散,周圍的大陣紋絲不動,柳鳴身上的符鏈更是越纏越緊,幾乎將他全身都覆蓋住了。

「你也不必妄圖掙脫了……此陣乃是上古之時人族先祖遺留下來之物,專門用來克制你們這些上古魔族的,四大太宗各有一處。而我們太清門的禁制陣眼,便是五嶽兩極獄中蘊含的九天神雷之力,本就是魔氣剋星,縱然你法則之力通天,也是無法施展分毫的。」玄魚老祖沉聲說道。

柳鳴聽聞此話,臉色微微一變。

「九天神雷之下,連那些真正的上古魔人也無法抵禦,更何況是你?聰明的,便放棄抵抗,或許還能少受一些苦楚。」甄夫人嘲防。

「好,我身為魔人,被你們忌憚本無怨言可說只是她們兩個可是貨真價實的人族,還望你們能夠放了她們。」柳鳴面色默然,似乎放棄了抵抗,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珈藍和葉天眉,緩緩說道。

「夫君,既然我們已經結成道侶,自然同生共死,何必哀求他們」珈藍臉上淡然,絲毫畏懼神色也無,淡淡說道。

「不錯,夫君不必向他們此等忘恩負義之人開口。」葉天眉也冷冷開口,輕蔑的掃了大殿眾人一眼。

「哼這兩人是你的道侶,豈能憑你一句話就放過,斬草自然要除根。」甄夫人看到珈藍二人譏諷的目光,心中大怒,斬釘截鐵的開口道。

「甄夫人所得沒錯,萬一兩女之中,有人懷有身孕,那豈不是後患無窮。」皓首長老也寒聲說道,雖沒有直接說出什麼,但言下之意卻再明顯不過了。

「正該如此,以免出去妖言惑眾,搬弄是非。」魔玄宗黑袍精瘦老者點頭附和道。

然而在外圍的那些通玄境修士,此刻卻並沒有立刻出聲附和,而是面色各異起來。

柳鳴沒有理會其他人,目光只是看向了玄魚老祖和他身旁的火燁風清三人。

在場所有通玄境修士目光也看向了玄魚老祖三人。

此處畢竟是太清門所在,而葉天眉與珈藍又是太清門中人,封印柳鳴是太清門出了大力,玄魚老祖等人說出的話自然分量也會不同。

「玄魚道友,某非你有異議?」甄夫人面色一沉,說道。

「諸位道友,能夠看在老夫薄面,只將柳鳴封印即可?此事與此二女並無太大關聯,她們二人修為至多不過天象境而已。退一步來說,即便有心,也興不起什麼大風浪的。便由我太清門負責看管,留她們一條生路吧」玄魚老者與火燁風清對視了一眼后,如此說道。

甄夫人皓首長老以及魔玄宗黑袍精瘦老者臉色均是一變,尚未開口,歐陽世家的那位白眉老者,卻在此時開口道:

「老夫倒是有個想法。這二女雖是柳鳴雙修道侶,但畢竟是真正人族,本身並無什麼過錯,我們若是將之格殺,未免有些不妥。但此間事情不宜外傳,為穩妥起見,不如將二女修為廢去,貶為凡人,併發配至極北人跡罕至所在,終此一生將不得踏足修仙界。諸位道友意下如何?」

「歐陽道友此法可行」

「不錯,此乃雙全之策,既不失道義,又可免除後患。」

「我同意歐陽道友的建議。」

結果歐陽老者這一提議方一出口,便得到了在座八大世家天妖谷及北斗閣主等人的附和。

就連天工宗浩然書院及魔玄宗的其他幾位通玄修士也隱隱有附和之意,只是礙於甄夫人等人在此,而沒有出言罷了。

畢竟他們這些人修為到了這般地步,若不是此番異族入侵,平素是不屑於再參合一些打打殺殺之事了,如今讓他們去殺兩個毫無抵抗力的人族女修士,不免師出無名,萬一傳了出去,臉面上可是掛不住的。

甄夫人皓首長老及魔玄宗司徒老者臉色難看了。

他們倒不是真要殺二女而後快,歐陽老者的提議也算合理,只是以三人在中天大陸的的身份,之前既然狠話已說出口了,若是輕易收回,不僅有損威嚴,臉面上也是有些掛不住的。

忘語新書《玄界之門》已經發布了

天降神物異血附體

群仙驚懼萬魔退避

一名從東洲大陸走出的少年。

一具生死相依的紅粉骷髏。

一個立志成為至強者的故事。

一段叱吒星河,大鬧三界的傳說。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