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 1414真相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30日 00:11 [字數] 3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柳鳴搖頭一笑,他雖然也打算在中央皇城裡走上一走,不過時間尚寬裕,並不急於一時。

他靜坐了片刻,單手一翻轉,掌心之中多出了一塊紫色令牌,正是皇甫玉魄的那面長老令牌。

柳鳴之前便仔細檢查過了,這面令牌並非單純的信物,實則也是一件法寶,而且明顯被祭煉過了。

此刻,只要皇甫玉魄在中央皇城,她應該便能感應到了柳鳴如今已經到了這裡。

當日離開魔淵秘境后,皇甫玉魄對他所說的話,一直縈繞在柳鳴心頭,如何處理與趙千穎之間的關係,他至今仍拿不定注意。

「算了,考慮這些也是徒勞,船到橋頭自然直。」柳鳴搖了搖頭,將腦海中的念頭拋開,翻手取出了那面青色玉簡,繼續瀏覽其中的內容來。

玉簡之中不但有中央皇城的地圖,還有一些皇城的介紹,他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看看。

……

就在柳鳴查閱玉簡的時候,魔皇宮所在塔林深處,一間隱秘殿堂之中,皇甫占天正靜靜站立在主座旁,主座之上,則端坐著一個威嚴紫袍的中年男子,正是當今魔皇皇甫雍。

大殿下的椅子上,左右兩邊各坐了兩人,赫然都是通玄境存在。

左手邊是兩個金袍之人,坐在椅子上的是一個金袍中年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幾歲,容貌極為英俊,嘴角掛著一抹和熙的微笑。

金袍男子身後站著一個金袍少婦,正是當初在魔淵秘境中代表龍氏家族的銀蟬長老。

如此一來,坐在椅子上的金袍男子的身份便不言而喻了,卻是龍氏家族的當代家主,龍翳。

龍家對面是兩個紅袍之人,坐著的是一個紅袍老者,身材瘦高,肩寬手長,唯一特殊之處就是此人眉心有一枚水滴形狀的血色玉珠。

此人乃是孔翔世家的家主,孔翔武。

他旁邊站著一個血袍青年,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渾身散出陣陣邪氣,就是此刻面對皇甫雍和龍家家主,也沒有絲毫收斂的意思。

「魔皇大人,你召集我們兩家過來,若有事就請直說吧。」血袍老者聲音有些冷淡的開口說道。

血袍老者說話語氣如此不客氣,似乎根本不懼怕皇甫雍這個魔皇一般。

不過皇甫雍臉上卻沒有什麼異色,反倒是站在皇甫雍身後的皇甫占天眉頭不易覺察的微挑了一下,隨即呵呵一笑的說道:

「呵呵,孔翔家主不必心急,高赫家主今日下午也已抵達皇城。魔皇大人也將其邀請來此,算算時間,應該也快到了,還請孔翔家主稍等片刻。」

血袍老者聞言,沒有再說什麼,自顧自的閉上了眼睛。

至於對面的龍家兩人,由始至終都沒有開口。

龍翳側看了皇甫雍一眼,眼中光芒微微一閃,隨即便移開了目光,端起了一旁桌上的茶杯,放到嘴邊輕抿了一口。

結果不到半柱香工夫,一陣腳步聲從大殿外傳了進來,兩個黑袍男子在一個紫袍男子的陪同下,大步走了進來。

兩個黑袍男子都是四十歲左右的年紀,身材高大,臉色紅健,一對虎目不怒自威。

更為奇特的是,二人容貌氣質也是極為相似,竟彷彿一母同胞一般。

走在後面的那個黑袍大漢背上還背著一個兩尺長,一尺寬的黝黑鐵盒,整個人散出一股滔天的陰冷氣息。

走在前面的黑袍大漢單手持扇,看上去彷彿一個平凡壯年男子,但是兩人一同進來,大殿中的幾人目光先看向的卻是此人。

「高赫兄,上次一別,恐怕又有百年了吧。閣下修為大進,真是可喜可賀。」皇甫雍目光落在持扇大漢,目中精光一閃,哈哈一笑的說道。

孔翔家主和龍家家主同樣看向持扇大漢,前者臉色微微一變,看起來有些陰沉,後者臉上神色未變,依舊一副淡淡笑容。

「魔皇大人過獎了,我這點本事如何能夠和魔皇大人相比。」持扇大漢一邊扇著扇子往裡走著,口中卻淡淡一笑道。

皇甫雍淡淡一笑,單手一抬,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儒袍大漢二人坐下,而迎送二人來此的紫袍男子則早已轉身離去。

「魔皇大人,如今我們三家人都已到齊,召我們來此的目的應該可以說了吧。」血袍老者眼中閃過一絲不耐,待高赫家主坐下后,又出言催促道。

「孔翔兄不必心急,本皇這便向諸位說明。」皇甫雍絲毫沒有因為血袍老者的態度有所動怒,口中徐徐說道。

話音剛落,皇甫占天單手一揚,殿堂大門立即關上,同時一層若有若無的紫色霞光從殿堂四周浮現而出,將整間殿堂籠罩其中,似是某種玄奧的隔音禁制。

「其實此番召集三位前來,是為了十年前的那次魔淵秘境。」皇甫雍語氣淡淡的開口道。

此言一出,血袍老者和持扇大漢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倒是一旁的龍家家主神色沒什麼變化,仿似皇甫雍說的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次的魔淵秘境之行,我們幾家可謂是損失慘重,我皇甫家的魁召尊者,以及九名天象境魔將都未能走出那秘境,除此之外,孔翔胥長老,高赫魘長老也都隕落其中,實在令人扼腕。」皇甫雍說到這裡,不由但嘆了口氣。

高赫家主聽聞此話,目光也是一沉,不過面上神情還能保持冷靜。

血袍老者一聽此言,老臉卻驟然變得難看之極,似乎被人戳中了傷疤一般,鼻中冷哼了一聲。

四大豪族之中,雖然每一個都傳承了無數年月,但是彼此之間,實力總是有強有弱。

原本實力最強的是高赫家族,不過由於柳家的突然叛亂,顯露出的實力不僅震驚整個萬魔大6,更是可以和中央皇朝正面抗衡。

雖然柳家已經被驅逐出了四大豪族之列,不過世間暗地裡評論,柳家的實力早已一躍壓倒了高赫家,成為四大豪族的真正第一。

如今剩下的三大豪族中,高赫世家實力彌堅,勢力廣闊。依舊力壓另外兩家,龍氏家族雖然低調,但是也從沒有人膽敢對其有所輕視,實力最弱的反而成了孔翔世家。

近萬年以來,孔翔家族氣運一直不佳,數名天象巔峰進階通玄之時,都相繼隕落在了通玄雷劫之下。

族中幾名通玄長老,其中一位在千年之前遭逢變故意外隕落,如今孔翔胥又沒能走出魔淵秘境,一同陪葬的還有四名實力同樣不菲的天象境族人。

種種原因,導致孔翔家族的實力跌落到了谷底,血袍老者自然沒有什麼好的臉色。

「魔皇大人又平白提起此事做甚?事情已經過去十年了,難道還能讓那些死去的人復活不成1血袍老者冷哼一聲。

「死而復生固然不可能,不過那魔淵秘境雖然危險,但是以我們幾個世家對其的了解,只要小心一些,應該不至於讓通玄大能隕落其中吧。幾位家主難道不覺得這一次的魔淵之行,有些古怪嗎?」魔皇看了血袍老者一眼,目光再次在場內逡巡起來,口中大有深意的道。

「怎麼,難道魔皇大人知曉在魔淵之中生了何事?」血袍老者孔翔武臉色驟然一變,問道。

一旁的高赫家主也豁然看向魔皇,露出了幾分專註的神色。

孔翔世家和高赫世家派往魔淵的核心隊伍全軍覆沒,什麼重要消息了也沒有傳出來,他們雖然事後驚怒之下,也著人暗自調查了一段時間,但是終究是毫無所獲,慢慢也就沒有繼續追查了。

此刻,聽魔皇的意思,似乎知道魔淵中內情的樣子。

但二人轉念一想,皇甫世家派往魔淵的人,雖然也折損大半,不過總算有一個皇甫玉魄從裡面逃了出來。

「不錯。」皇甫雍眼中精光一閃,點了點頭說道。

高赫家主和孔翔武臉色頓時一變。

「還請魔皇大人指點迷津,莫非我高赫家的人在魔淵之中時被人所害?」高赫那名持扇男子豁然站了起來,寒聲說道。

「高赫兄不必激動,還是坐下說吧。」皇甫雍淡淡一笑。

持扇男子這才憤憤的坐了下去。

高赫家主名為高赫睿,當年卻是四大豪族之中有名的火爆脾氣,如今成為高赫世家的家主之後,性情收斂了很多,但仍然性烈如火。

「本皇今日便是為了將魔淵秘境中的真相,在三位家主面前公布出來。」皇甫雍朗聲說道,隨即他拍了拍手。

大殿的一個側門打開,一個白袍蒙面女子走了進來,正是皇甫玉魄。

「相信幾位也都知道,玉魄長老也在此次的魔淵之行僥倖存活了下來,同時她也親眼目睹了魔淵之中的一些經過。」皇甫雍開口說道。

高赫睿和孔翔武的目光頓時聚集在了皇甫玉魄身上。

「兩位家主,在下確實對魔淵之中的事情知道一些,關於你們兩家之人為何會全軍覆沒,也知曉一些原因。」皇甫玉魄語氣清冷的說道。

「還請玉魄長老指點,我們兩家在此感激不荊」高赫睿沉聲說道。

孔翔武也緩緩點頭,臉色冷峻之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