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魔天記 > 第六卷群魔亂舞1317陳年往事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317陳年往事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09日 01:45 [字數] 34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小半個時辰后。

廣寒城西一個片小樹林中,地面上土黃色光芒一閃,浮現出了一個人影,赫然正是黃袍中年男子。

他現出了身影,目光朝著周圍打量了一陣,沒有發現被跟蹤的跡象,鬆了口氣,也不嫌棄地上骯髒,席地盤坐了下來,接著臉上露出懊惱之色。

「近發作的越來越頻繁了,每個月都會冒出來一次,再這樣下去,神魂真的會被吞噬了……」黃袍中年人用微不可查的聲音喃喃自語起來。

但是下一刻,黃袍中年人臉色一變,豁然站了起來,眼神猶如刀子看向了不遠處的樹林之外,寒聲說道:

「什麼人,出來1

「道友勿怪,在下並惡意。」一個平淡的聲音從樹林外傳出,隨後一個身著青袍,面色微黑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正是喬裝后的柳鳴。

「是你!?」黃袍中年人顯然還記得柳鳴,目光一閃。

柳鳴微微一笑,上前幾步,站在了黃袍中年男子面前。

「你跟蹤我?想幹什麼?」黃袍中年人身上散發出了淡淡黑氣。

「閣下不要誤會,在下並惡意,之所以跟過來,只是想求證一件事。」柳鳴見此,往後退了一步,抬起手以示辜,說道。

黃袍中年人聽聞此言,臉上厲色稍斂,不過看著柳鳴的目光仍然滿是敵意。

「道友可是出身中天大陸?」柳鳴雙目盯著對方和沙楚兒有兩三分相似的面容,口中緩緩問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黃袍中年人聽聞此言,臉色瞬間大變。

「呵呵,看來在下猜的沒錯了,那麼閣下是否複姓歐陽?」柳鳴看到黃袍中年人的神情變化,心中的猜測頓時又大了幾分。

「你認識我1黃袍中年人眼睛眯了起來。身上的黑光越發濃郁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閣下名字可是歐陽溟了!你不必擔心,在下也是中天大陸出身,曾經在歐陽世家聽說過你的事情。」柳鳴對黃袍中年人殺意視若睹,繼續笑吟吟的說道。

「你是中天大陸之人?哼!休想騙於我,你身上攜帶的魔氣如此精純。就是一些血脈精純的魔人,恐怕也比不上你吧1黃袍中年人聽聞柳鳴的話,先是大吃一驚,隨即根本不信的說道。

「在下只是有些機緣,帶著的魔氣精純有些,這世上能做到這一點的,可並非在下一人吧。」柳鳴雙目盯著歐陽溟。似笑非笑的說道。

黃袍中年人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我只想問你,你可真是歐陽溟?」柳鳴目光一凝,又繼續問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難道你和歐陽家有什麼關係?」黃袍中年人不動聲色的問道。

「歐陽世家和我關。我只是為一個姓沙的朋友詢問的。」柳鳴淡淡說道。

歐陽溟身軀一顫,體表黑光為之晃動不已。

「在下在中天大陸之時,曾經在南蠻之地認識了一個叫沙楚兒的少女,聽聞其在尋找一個叫歐陽溟的人。據說那人是她的父親,不過她從小就沒有見過?」柳鳴語靜靜的說道。

歐陽溟聽完后。臉上終於露出些激動之色,兩隻手都顫抖了起來,原本堅毅的雙目中,也隱隱有些濕潤起來。

柳鳴看著黃袍中年人此刻的神情。臉上露出一絲異色。

他進入修鍊世界直到現在,對於親情已經有些陌生了,此刻看到歐陽溟的神情,心中竟不覺也泛起了一絲微苦澀的感覺。

他馬上輕呼了口氣,略微撫平了心境的波動。

歐陽溟很也收斂了動蕩的心情,再低首思量了片刻后,終於對著柳鳴拱手行了一禮:「多謝閣下告知小女的事情,在下正是歐陽溟,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我叫柳鳴,曾經是中天大陸太清門弟子,數十年前,意之間流落到了萬魔大陸。」柳鳴也神色一怔,肅然的還了一禮。

「原來是柳道友,剛剛在下多有冒犯,還請不要見怪。」歐陽溟有些歉意的說道。

「歐陽道友不必如此,若是換做在下,也會如此。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相談可好?」柳鳴目光四下一掃,說道。

「也好。」歐陽溟似乎有一肚子話要問柳鳴,自然求之不得。

兩人很離開了樹林,來到了一處茶樓,找了一個安靜的雅間坐了下來,

等奉茶的人下去,歐陽溟揮手張開了一層隔音結界,有些急不可耐的問道:「柳道友,敢問小女沙楚兒如今可好?」

「我和沙姑娘后一次見面,已是在百餘年前了,那是的她已經進階化晶期,而且拜入了南荒傀帝座下,甚得其寵愛,想來如今應該過得不錯。」柳鳴想了想后,如此說道。

「那道友可有聽其提過她母親的事情?」歐陽溟有些緊張的問道。

柳鳴看了歐陽溟一眼,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沙楚兒的母親身為沙族之人,早已壽元耗盡,去世了。」

歐陽溟聽聞此話,身體頓時一陣搖晃,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一片。

柳鳴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不過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只好低頭喝茶。

良久之後,歐陽溟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歐陽道友,人生於世便是如此,即便我等修鍊之人,壽元也不是窮盡,總有耗盡的一日,道友還是不要太過傷心了。」柳鳴搜腸刮肚,想出了這麼一句安慰的話。

「柳道友說的是,是在下太過執著,呵呵,我等雖然是天象修士,但是說不定明日便會因為某種原因,神魂消散,隕落死去……」歐陽溟臉上露出一絲慘痛之色,呵呵慘笑的說道。

「道友正值壯年,何必說此悲觀之話,莫非是因為道友體內的魔魂之故?」柳鳴目光一閃,神色淡淡的說道。

歐陽溟聞言,臉色豁然大變,猛地站了起來,目光緊緊盯著柳鳴,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如何知道我體內的情況?」

「歐陽道友不必如此,在下修鍊的功法有敏銳神魂感應的作用,而且我以前見過和道友一樣的人,今日見到道友在翠竹居大顯身手,才能窺探出一二。」柳鳴微微一笑的說道。

歐陽溟看著柳鳴,半晌之後才坐了下來,苦笑的說道:

「道友目光敏銳,不錯,在下體內是存在了另一個魂魄,所以身體才有些隱患。」

「若是道友信任柳某,柳某或許能幫助一二。」柳鳴端起杯子,飲了一口茶,有些高深莫測的說了一句。

「此言當真。閣下既然知道魔魂,應該知道其厲害之處,當真有辦法?」歐陽溟一驚,根本不敢相信。

「還請歐陽道友將體內魔魂的出處和在下說一下,柳某或許沒有什麼好的法子,不過在下有一個朋友,對神魂研究極深,應該會有辦法的。」柳某呵呵一笑的說道。

歐陽溟聞言,臉上浮現出了沉吟的神色,片刻后才嘆息一聲的說道:

「閣下告知在下妻女的信息,歐陽溟感激不盡,既然柳道友想知道,在下自然奉告。說起此事,還要追溯至數百年前我遇到內人的時候。當時的我奉家主之命,前往南荒執行任務,後來被人追殺,慌不擇路之下,逃入了一片一望際的黑色荒漠之中。」

「這片荒漠給我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不過當時我身受重傷,為了逃命,也顧不得那許多了。」

「結果對方並沒有追進來,我當時還頗為高興,結果卻發現這荒漠當真詭異之極,身處其中不僅修為受到了壓制,法力也根本法恢復,關鍵的是,身處其中根本法回頭,只能一路往前走。」

「直到後來我才得知,那裡正是傳聞中的詭漠。」歐陽溟緩緩說道。

柳鳴聽到這裡,心中不由的苦笑一聲,歐陽溟的這段經歷與自己當年進入詭漠之時,何其相似。

「結果我這一走,就是整整半個月,途中遭遇了數次沙獸襲擊,由於修為受限,靈石消耗極,傷勢是難以痊癒。」

「我心中清楚,這絕不是長久之計。終於,在進入詭漠不到一個月時,我遭遇了一次大規模的沙獸圍攻,我拼著舊傷複發,將所有沙獸部擊斃,但終於法力不支的暈了過去。本以為這次將殞命於此,結果醒來時,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帳篷之中,身邊一個白紗面的少女正目露驚喜之色的看著我,那一幕,我至今記憶猶……那少女,正是楚兒的母親。」歐陽溟一邊說著,面上現出一絲回憶之色,冷峻的雙目中,難得的流露出幾分暖意。

柳鳴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目光微微閃動。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我傷勢得以漸漸恢復,並因此得以結緣,後來便有了楚兒……不過我並非沙族之人,在詭漠中法力流逝越來越厲害,修為也是根本法復原,只得依靠之前攜帶的靈石丹藥勉強進行維持,如此倒也罷了,畢竟那段時光,是我這輩子難忘的……關鍵是,在進入詭漠的兩年多后,我開始不斷出現昏迷癥狀,並且時間越來越長,且在昏迷之時,會突然變了個人一般……後來我才弄明白,是體內不知何時多了另一個魂魄。」歐陽溟繼續說道。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