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249魔天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5日 20:47 [字數] 34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羅似乎對一切視而不見,徑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柳鳴眼中驚色一閃,粗粗環視了一圈,發現這個空間之中,這種類似的黑色柱子起碼也有數百個之多,也就是說,這裡起碼囚禁了數百以上的魔魂。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對囚籠的原主人的實力感到一陣驚駭。

他邁著步子,默默的跟在了羅身後,眼中光芒閃爍,暗暗猜測著羅口中的那個魔物身份。

兩人行走飛快,朝著空間深處而去。

越往深處走,周圍的魔氣就越發凝重。

突然,柳鳴袖口上黑光一閃,探出了一隻黑色的蠶蟲腦袋,一顆血色小眼精光隱隱,正是吸魂蠱蟲,它似乎對周圍的環境感到頗為舒服,發出了嘶嘶的低鳴聲。

「沒想到你這小子運氣倒是不錯,竟然能夠煉製出吸魂蠱。就是在太古時期,也沒有多少人真正練成過此蠱的。」羅看了柳鳴一眼,淡淡說道。

「這都要多虧了當初前輩指點我買下那條化識蟲,否則晚輩即便知道如何煉製之法,也絕不會有這等機緣的。」柳鳴苦笑的說道。

「如果我是你的話,會把吸魂蠱好好收起來,魔魂可不會喜歡這個東西。」羅似有所指的說道。

柳鳴聞言一怔,然後眉頭皺了一下,不見他如何動作,吸魂蠱驀然化為了一股黑氣,沒入了體內。

羅輕笑了一聲,兩人繼續往前行走而去,不多時便走到了大殿的深處。

越往深處走,周圍的黑色石柱就越稀少,不過捆綁在上面的魔魂氣息卻隨之越發強大。

到了此刻,每一個都散發出不下於天象境後期,甚至隱隱接近通玄境的恐怖威壓。

柳鳴按捺住心中驚詫,默然不語的跟著羅繼續往前走。

又往前行走了一段時間,周圍已經看不到一個黑色石柱了,不遠處,一個黑色祭壇映入了柳鳴的眼帘。

祭壇呈圓形,看起來並不高大,只有兩三丈高的樣子,表面色澤黝黑,看起來和剛剛的黑色石柱用的是同一種材質。

祭壇之上站著一個黑袍人影,看起來和常人幾乎一般無二,只是頭上長著一對殷紅似血的雙角,背後靠著一根黑色石柱,身上則被七八道金色鎖鏈緊緊捆祝

柳鳴瞳孔一縮,這個黑袍人散發出的氣息,比這裡的任何一個魔魂都要強大的多,甚至遠遠強過他之前見過的任何通玄大能。

黑袍人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慢慢抬起了頭。

柳鳴頓時臉色一變。

這個黑袍人的樣貌竟然和他一模一樣!

黑袍人看了羅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柳鳴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幽幽的黑芒。

柳鳴和黑袍人眼神一交接,心底立刻產生了一陣不可抑止的漣漪,這漣漪飛快變大,轉眼間猶如風暴一般,席捲了他的整個心神。

「不好1

柳鳴臉色大震,猛地一咬舌尖,劇烈的刺痛使得他的心神恢復了一絲,體內的法力瘋狂運轉,他的雙眼之中黑光閃爍,浮現出兩道如有實質的黑芒,堪堪抵制住了黑袍人的目光。

蹬蹬蹬!

柳鳴連退了數步,這才站穩了身形,口中低低的喘息著,心有餘悸的看向祭壇上的黑袍人。

好險,他剛剛差一點就墜入了黑袍的目光之中,雖然不知道此人剛剛使用的是什麼手段,但是可以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竟然能夠抵擋住我的靈犀風暴,精神力倒是相當不錯。」黑袍人眼中的幽芒漸漸消散開來,淡淡的開口道。

柳鳴面色冰冷,轉首看向了羅,口中問道:「你剛剛說要請一個魔魂幫忙,難道就是他?」

「不用擔心,他不是敵人。」羅看也沒看柳鳴一眼,口中淡淡的說著,邁步走上了祭壇。

柳鳴眉頭一皺,目光在了黑袍人身上的金色鎖鏈看了幾眼,猶豫了片刻,也跟在羅身後,走上了祭壇。

不過他在距離黑袍人數丈之外便站住了身形,小心翼翼的戒備著。

「人我已經帶來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羅似乎和黑袍人頗為熟悉的樣子,看似隨意的說道。

「有勞羅兄了。」黑袍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

柳鳴看著兩人的交流,眼中異芒閃動,不過他什麼話也沒有說。

「說起來,我們還是第一次直接會面吧?」黑袍人目光一轉,落在了柳鳴身上,露著似笑非笑的神情,說道。

柳鳴聽聞此話,瞳孔一縮。

「不用這麼小心戒備,剛剛我不過是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而已。」黑袍人輕笑了一聲道。

「閣下是誰?」柳鳴默然片刻,緩緩的開口問道。

「我的名字叫魔天,不過想必你也不知道,那我換個說法好了,我曾經也是這個囚籠的宿主1黑袍人淡淡說道。

柳鳴聽聞此言,臉上露出一絲驚色,轉頭看向了一旁的羅。

「他沒有說謊,他確實是囚籠的一任主人,曾是萬魔大陸的一個魔人,也是歷代囚籠之主中實力最強的一個。」羅說道。

柳鳴聞言點了點頭,羅以前也曾經和他說過,身為囚籠的宿主,雖然可以藉助囚籠之力修鍊,但是死後精魄將會永遠被囚於囚籠之中,眼前的這個魔人應該也是這樣。

「最強又怎樣?還不是被這個鬼籠子困了無數年月。」黑袍人魔天聽了羅的話,冷哼了一聲道。

羅聞言,臉色也黯淡了一下。

「原來是魔天前輩,晚輩剛剛有些失禮了,不過聽前輩所言,似乎對晚輩很清楚?」柳鳴目光在兩人身上掃過,心中轉過無數的念頭,還是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個當然,我還曾經數次救過你的性命,怎麼,你都不記得了嗎?」魔天說著,口中突然發出一陣詭異的笑聲。

柳鳴一怔,就在此刻,他臉色大變。

這些年,他神識之中早已被壓制的魔念忽然瘋狂涌動了起來,而且前所未有的強烈,轉瞬之間,其臉上便蒙上了一層黑氣,體表隱隱浮現出淡紫色魔紋。

柳鳴大喝一聲,靈海之中真丹猛地一漲,光芒大放。

真丹之中鎮壓的九天神雷符印驟然綻放出,噴射出一道道細若髮絲的五色電芒,在他體內蔓延開來。

就在柳鳴打算全力使用九天神雷之力,驅散他體內的魔念時,涌動的魔念忽然一下停歇了下來,體內翻滾的魔氣潮水般消退了下去,他臉上的黑氣及魔紋也隨之消散了開來。

「現在想起來了嗎?」魔天有些戲謔的說道。

柳鳴臉色難看之極,默默運轉法力,靈海之中的真丹,因為剛剛驟然全力催動,裂紋似乎有擴大了一些。

「原來如此,你就是當初差點奪舍了我的那個魔魂1他面色冰冷的說道。

「不錯,可惜這個囚籠還是選擇了你。不過也幸虧當初我的一絲分念留在了你的神識之中,你才能藉助囚籠之力暫時魔化,擊殺強敵的強敵,否則你能活到現在?」魔天淡淡的說道。

柳鳴聞言,臉上冰冷的神色微微收斂。

正如魔天所說,魔化雖然讓他吃盡苦頭,好幾次差點讓他身體崩潰,但是若無這個能力,他早已不知道死了幾次了。

「這些以前的事情不說也罷,眼下你準備不周情況下強行衝擊天象境,導致真丹受損。這樣的傷勢,羅束手無策,不過我卻有辦法讓你的真丹恢復如初。」魔天話鋒一轉的說道。

「前輩真有辦法?」柳鳴聞言大喜。

「不但如此,我還可以徹底割捨你體內的那一縷魔念,讓其融入你的身體,這樣一來,你不但能徹底掌握魔化之軀的能力,還能以魔化之軀輕而易舉的凝聚出天地法相,進階天象境。」魔天的話語中充滿了誘惑力。

「前輩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吧!總不可能真憑白幫晚輩的吧。」柳鳴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神色恢復了冷靜。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我當然不會免費幫你,我要你在百年之內,替我去蠻荒大陸某處取來一樣東西給我就行。」魔天眼中閃過一絲異芒,隨即又恢復了平靜,說道。

「取東西?什麼東西?」柳鳴有些意外,目光一閃的問道。

「告訴你也無妨,是一截手骨,有了這個東西,我就能脫離這個該死的囚籠封印,從而得以解脫轉世。」魔天眼中浮現出了渴盼的神色。

「手骨?這個東西在哪裡,想來不可能輕易拿到的吧。」柳鳴凝重的問道。

「手骨位置,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取來此寶物自然有些困難,但是你想要得到這麼大的好處,豈能不冒些風險的?」魔天嘿嘿一聲的說道。

柳鳴聽聞了這些話,露出了躊躇的神色,目光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羅。

羅此刻卻站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心,就彷彿睡著了一般。

柳鳴輕哼了一聲,只得自己權衡其中利弊起來。

魔天臉上掛著淡淡微笑,也沒有出言催促。

忘語這邊下起了大暴雨,但雨後好涼快哦!)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