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189照拂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6日 19:12 [字數] 35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些九嬰弟子頓時覺得一股暖流隨著縷縷黑氣,湧入了四肢百骸,帶動著他們體內的法力飛快的運轉起來,同時這股暖流還滲透進了全身經脈深處,身體毛孔之中漸漸流出了一股股黑色的粘液。

鍾姓道姑見此,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頗為感激的看了柳鳴一眼,不過什麼話都沒有說。

足足一炷香工夫后,柳鳴才一甩手,散去了手邊的黑光。

這些靈徒弟子頓時只覺得身體輕盈了很多,呼吸之間,一股清氣從頭至腳暢行無阻,十分的受用。

鍾道姑自然看出了柳鳴隨手施為之下,便將這些靈徒期弟子的經脈拓寬了不少,對這些人往後的修鍊之途好處自然不言而喻。

「多謝前輩1二十幾名九嬰一脈弟子一陣驚喜過後,連忙向柳鳴拜謝了一聲。

柳鳴一笑的擺了擺手。

以他現在的修為,為一些靈徒期修士易經伐髓不過是舉手之勞,權當做是見面禮了。

接下來,在鍾道姑的帶領下,柳鳴走進了九嬰山主殿之中。

隨著他跨門而入,一股古樸而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其思緒一陣翻騰。

此處大殿看起來和百年多並沒有多少變化,只是當初的九嬰一脈雖?然沒落,但好歹大殿內還有圭如泉、朱赤、鍾姓道姑三名靈師坐鎮,石川等一干弟子濟濟一堂,看起來倒也其樂融融,而如今殿中央,卻只剩下一張主座孤零零的擺放於此。有一種說不出的寂寥落寞之感。

鍾姓道姑命人搬來一張主座后,二人並肩坐下。其餘弟子則分兩排束手而立。

「師尊,這些就是九嬰一脈全部的弟子了嗎?」柳鳴目光一掃。口中如此問道。

「是的,自從圭師兄隕落之後,我一個人也教導不了太多弟子,所以收的並不多,九嬰一脈比你還在時沒落了許多。」鍾道姑嘆了口氣的說道。

「圭師的事情,我從黃石掌門那裡也聽說了,我等修士命運本就變幻無常,師尊不必難過。」柳鳴如此勸慰道。

鍾道姑聞言點了點。

接下來的時間裡,兩人彼此閑聊了一陣。鍾道姑詢問了一番柳鳴這些年的修鍊經過,柳鳴也更詳細的了解到了九嬰一脈的情況。

當年和他一同拜入九嬰一脈的蕭楓,薛山,萬小倩等人,或是在和海族交戰之中隕落,或是由於壽元到頭老死,讓柳鳴頗為唏噓。

看著鍾師姑日漸衰老的容貌,柳鳴心思一動,朝著桌上一點。

兩個白色玉瓶和一柄火紅色長劍。一面白色玉牌出現在桌上,開口道:

「師尊,這是一些能夠精進法力的丹藥,和兩件還算不錯的靈器。權當作為弟子孝敬你的禮物吧1

玉瓶之中是當初他在凝液期時服用的冷凝丹,火紅長劍和白色玉牌是兩件極品靈器,一攻一守。倒也相得益彰。

鍾姓道自然一眼就看出兩件靈器的不凡之處,那兩瓶丹藥。即便隔著玉瓶,也能感應到其中散發出的驚人靈氣。

這些東西豈止是不錯。就是放到雲川大陸那些化晶修士之中,也定然會爭得頭破血流的好東西。

「這……你也算是有心了,為師也就收下了……」鍾道姑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想了想后還是將這些東西收了起來。

柳鳴見此,心中卻嘆了口氣。

他身上帶著的靈器,丹藥等物大都是真丹修士所用之物,最起碼也要化晶期才能使用。

他習慣每過一段時間便清理一下儲物器具,不必要的東西都被他換成了靈石,能夠賞賜出去的真的不多。

早知會返回雲川的話,他應該會提前採購一批適用的東西。

不過他身上帶著的各種靈材倒也不少,只要花費一點功夫,足夠能將蠻鬼宗的實力提高一大截了。

就在柳鳴和鍾道姑閑談的時候,蠻鬼宗其他山脈也紛紛收到了蠻鬼宗掌門的傳訊。

……

鬼舞一脈大殿之中,一名看起來有些四五十歲模樣的白衣美婦坐在主座之上,觀其容貌依稀可辨是當年的鬼舞脈主林彩羽。

在她的下手處坐著兩名美貌女子,赫然是錢慧娘和張翠兒。

錢慧娘一身黑衫,膚若凝脂,秀髮烏黑髮亮,高高盤起,面色略顯冷漠。

張翠兒早已長大成人,變成了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一張瓜子臉,五官看起來極有靈性。

林彩羽手持一件傳訊陣盤,臉上露出驚愕的神色。

「林師姐,發生了何事?」錢慧娘看林彩羽這般神色,不由得開口問道。

林彩羽當下將傳訊內容說了一遍,錢慧娘和張翠兒頓時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這個柳鳴我當年便感覺不是尋常人物,沒想到區區百多年功夫,竟然有如此成就。」林彩羽目光閃爍的說道。

錢慧娘和張翠兒對視一眼。

「柳鳴,就是當年九嬰一脈的那個三靈脈的小子?」張翠兒有些不敢相信。

「翠兒,不得胡言,柳前輩如今已經是真丹境修士,莫要惹禍。」林彩羽臉色一變的訓斥道。

張翠兒吐了下舌頭,閉上了嘴巴。

「掌門師兄召集我等靈師前去拜見柳前輩,走吧,立刻動身前往九嬰山。」林彩羽站了起來,口中不容置疑的說道。

錢慧娘和張翠兒聞言,連忙站了起來,眼中都浮現出了一絲好奇。

……

化血一脈大殿,高沖坐在一把椅子上,黃石掌門一臉嚴肅的站在他的身前。

高沖如今容貌變化頗大,容貌成熟了許多,身體也極為魁梧,即便是坐著,也不比黃石掌門矮多少,不過他此刻雙目圓瞪,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師尊,此事當真嗎?」高沖目光一閃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這等事情,我還會騙你不成,柳鳴如今已經是真丹後期的修為。他還在宗門的時候,你和他關係有些不好,等會拜見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一下。」黃石神色凝重的告誡道。

「弟子知道。」高沖臉色一陣陰晴變換,緩緩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心高氣傲,但此時此刻卻絕不能得罪柳鳴分毫……」黃石冷冷的說道。

「師尊放心,柳前輩已經是真丹修士,我絕不會找死再去妄圖招惹他的。」高沖面色苦澀的垂首說道。

「你明白就好,走吧。」黃石聞聽高沖此言,臉色一松,帶著他快步走出了大殿。

陰煞一脈山峰,一朵灰雲飛射而出,朝著九嬰山而去,灰雲之上站著一個灰袍老者,正是當年和圭如泉頗有爭執的楚奇山主。

和海族多年征戰,陰煞一脈如今也和九嬰一脈一樣,只有他一個靈師在支撐場面了。

煉屍一脈,天機一脈的靈師此時也紛紛按照蠻鬼宗掌門的命令,趕往九嬰山。

……

九嬰一脈大殿,柳鳴坐於主座之上,慢慢喝著九嬰山特產的靈茶,鍾道姑此刻已經不在大殿之中。

他雖然坐著喝茶,神識卻早已將大殿之外的情形一覽無餘。

各脈靈師正不斷彙集在殿外的小廣場上,此刻正在黃石掌門的安排下神情肅穆的站定,儼然準備等所有人到達后,一同入內參見柳鳴。

嗒嗒……

隨著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的走了進來,卻是彥姓老者孤身一人推門而入。

「彥道友,我和門外的道友們也算是同宗,些許俗禮,能免則免便好了,何必搞得這般鄭重。」未等彥姓老者開口,柳鳴站了起來,單手一引,請彥姓老者在身旁坐下。

「柳道友說哪裡話,你如今已經是真丹修士,該有的禮數是不能免的,否則如何能配的上你現在的身份和修為。今日只是門中聚會,我已經將道友回歸的消息通知了雲川聯盟其他各派,邀請他們參加三日後的大典。」彥姓老者上前坐了下來,似有垂詢之意的如此說道。

柳鳴眉梢一挑,明白這個所謂的大典,其實是借大典之名聚集各派修士,共同商討對付海妖皇的策略。

既然事關雲川聯盟,他也就不好再說什麼,只能微點了下頭。

「多謝柳道友體諒,還有一事要和道友商量,萬望柳道友能夠答應。」見柳鳴沒有拒接,彥姓老者鬆了口氣,隨即站了起來,誠懇的說道。

「先不說答應不答應,我想聽聽再說。」柳鳴語氣平靜的說道。

「是這樣,如今雲川大陸和海族連年征戰,蠻鬼宗修士傷亡也是很大,靈師的傳承幾乎到了上下青黃不接的地步,大玄五派更是常有排擠之意。如今我壽元就要到頭,但是宗內卻沒有一個化晶期的修士能夠繼承衣缽。萬幸柳道友實力深不可測,此番回來若是能夠接管蠻鬼宗,彥某也就死而無憾了。」彥姓老者說著,躬身行了一禮。

「彥兄不必如此。」柳鳴目光一閃,手一抬。

彥姓老者頓時感到一股大力托住了他的身體,身形頓時分毫也拜不下去,心中一驚,對柳鳴的敬畏又深了一分。

「並非柳某推辭,只是我早就決心終生追求大道之路,對於此等俗事實在沒有絲毫興趣,還請彥兄見諒。」柳鳴毫不猶豫的說道。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