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182現身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2日 17:46 [字數] 34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受死1

為首的凝液後期巔峰海族一呆,旋即暴怒的大喝一聲,猛地一咬舌尖,張口噴出一道鮮血落在身前法輪所化的綠色巨蟒身上。,

綠色巨蟒周身綠光大放,身軀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的復原,接著龐大的身軀一晃,猛地張口一吐,一蓬纖細綠絲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射到了張娘身前。

張娘方才催動劍道秘術一擊斬殺了短矛海族,面色已是蒼白如紙,嘴角垂下一道血痕,本就帶傷的她,如今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

見此情形,她強撐一口氣,手腕一轉,白色長劍上泛起了一層劍氣,組成了一道扇形的劍芒,護住全身。

便在此刻,一道綠色電芒從側面激射而至,轟擊在了扇形劍芒之上。

砰的一聲巨響!

扇形劍芒轟然消散,卻是另一名持錘海族所發。

緊接著,一蓬纖細綠絲激射而至,重重擊打在白色長劍之上。

白色長劍發出一聲巨響,上面劍光全消,脫手被震飛了出去,張娘身軀大震,牽動傷勢,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從半空掉了下來。

為首海族大喜,單手一抓,五指上冒出道道水光,纏向了張娘。

張娘渾身無力,此刻抬一抬手都困難無比,臉上閃過一絲絕望之色,只得閉目等死。

下方人群中也傳來一陣驚呼。

就在此刻,她耳邊「嗖」的一聲破空響傳來,接著身體一緊。似被人攔腰抱住,接著整個人騰雲駕霧的飛了起來。

「諸位既然敢當著我的面動手。那就不要走,全都留下吧。」一個溫和的男聲傳進了她的耳中。

張娘睜開眼睛。只見紫晶被一個青袍男子抱在懷中,但等其看清楚男子面容后,當即嬌容一顫。

這個青袍男子,自然便是柳鳴。

不遠處,那兩名海族也是一驚,用神識在柳鳴身上一掃,並未能查看出修為深淺后,立刻面色大變。

「不好,是化晶期修士1

為首的海族面上懼色一閃。二話不說的一揮手,綠色巨蟒激射而至,托起了身體朝著遠處飛射而逃。

另一個巨錘海族反應稍微慢了一點,但也立刻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破空而走。

「哼1

柳鳴冷哼一聲,單手一揮,身上黑氣大放,一閃之下從中竄出了兩條黑色蛟龍虛影,一左一右的分別追了上去,一個閃動便到了數十丈之外。追上了逃走的兩名海族,速度快的驚人。

「轟」「轟」兩聲,蛟龍虛影爆裂而開,化為兩團黑光。將兩個海族無聲的吞噬其中。

直到此刻,下方的人群此刻才反應了過來,發出一陣驚呼。

精絕族長原本正笑吟吟的看著即將被擊殺的張娘。憧憬著自己的春秋大業,結果事情隨著半空中忽然出現的青袍男子而發生了大逆轉。他臉色忽的變得煞白無比,滿臉的不可思議。

「柳……柳前輩……」人群之中。越姓男子怔怔的看著半空中的柳鳴,吶吶的說道。

他身後的那幾個靈徒修士也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

「你是……柳師弟……」張娘看著柳鳴的面容,仍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好久不見,張師姐。」柳鳴低頭看了張娘一眼,微微一笑的說道。

張娘此刻才意識到自己被柳鳴抱在懷裡,面色一紅,輕輕一掙,從柳鳴懷裡站了起來,落到了一旁。

「多……多謝師弟救命之恩。」張娘臉上猶有一絲紅暈未退,行了一禮道。

「師姐客氣了。」

柳鳴擺了下手,然後手一招,遠處的兩團黑光飛快的飄了過來,再黑光一斂,露出了兩個海族的身影,不過二者現在都是雙目緊閉,動也不動,全一副生死不知的樣子。

看到柳鳴舉手投足間就制服了兩名海族,精絕族的人包括那個族長一個個都是面如土色,不知誰開了個頭,一聲吶喊,竟紛紛轉身朝著遠處飛逃而去。

柳鳴目光一掃手一揮,掌心之中雷光一閃,一道手臂粗細的金色電弧激射而出,然後突然一分,化為了十幾道稍小一些的電弧,分別朝著飛逃的精絕族人追去。

精絕族長修為最高,逃的也是最快,一片藍盈盈的盾牌靈器托著身體,轉眼間便逃出了數十丈,背後忽的傳來一聲雷電轟鳴。

「前輩饒命……」精絕族長驚駭之下,想要說些什麼,可惜這些金色雷光絲毫沒有停頓,轟然落下。

藍色盾牌彷彿紙糊一般,被金色雷光一下撕裂。

金色電弧圍著精絕族長的身體一絞,雷光一閃,精絕族長來不及發出慘叫,身體便化為了灰燼。

其他一些妄圖逃生的精絕族人,也無一倖免,雷光一響之下,便屍骨無存了。

柳鳴下手如此之狠,法力更是強悍,彈指一揮間斬殺了十餘名精絕族,其中更有兩名凝液修士,這一幕讓周圍的散修們一時噤若寒蟬,沒有一人敢說話或是別的動作,生怕自己一動,會引的柳鳴一道雷光劈下來。

「柳師弟,你……」張娘微張著嘴,駭然的看著柳鳴。

便在此刻,下方閣樓之中一道血光激射而來,光芒一閃,現出了一個血紅衣衫的青年男子,面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似乎有傷在身。

「張師姐……」血袍青年原本滿臉焦急,一看到眼前的情景頓時為之一怔,目光轉了幾轉,落在了柳鳴身上,滿臉的驚疑。

「血殘師弟不必擔心,這位是柳鳴柳師弟,乃是雲川大陸蠻鬼宗的弟子,也是我雲川聯盟之人。」張娘急忙說道。

「原來是蠻鬼宗柳師……叔,在下血河殿血殘見過。」血袍青年聞聽此言,雖然仍有疑惑之色,但忙拱手對柳鳴行了一禮。

他說到柳鳴稱呼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瞟了張娘一眼。

柳鳴身上氣息龐大,顯然修為在凝液期之上,他不敢對柳鳴稱呼師兄,改成了柳師叔。

「血兄不必客氣。」柳鳴對這些稱呼倒是無所謂,目光四下一掃,淡淡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下面閣樓是我雲川聯盟的地方,柳師……叔如果不嫌棄,就請到這裡坐一坐吧。」張娘遲疑了一下后,對柳鳴的稱呼也改成了師叔。

柳鳴嘴角一動,看了此女一眼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抓起兩個海族,然後飛了下去。

張娘頓了頓,對雲川聯盟那些還沒搞清楚情況的靈徒弟子們飛快吩咐了幾句,便帶著柳鳴進了閣樓。

張娘等人一走,高台附近的散修人群頓時如炸了鍋一般沸騰了起來。

雙鰲島竟然出現了一名化晶期的人族修士,輕描淡寫的就擒殺了幾名海族,還隨手覆滅了精絕族的核心勢力,如此一來,雲川聯盟在雙鰲島算是徹底站住了跟腳。

一些原本還在觀望的散修,紛紛表示願意加入雲川聯盟。

「沒想到柳前輩竟然是一個化晶修士。」越姓大漢一行人中,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面露憧憬之色的說道。

「嘿嘿,我們竟和一名化晶期修士一路同行,也算混了個臉熟了!走,我們也去報名。」越姓大漢則是興奮的說道。

他們越家只是一個尋常的散修小家族,若是能和柳鳴搭上一點關係,對他們的好處自然是不用多說了。

……

閣樓的客廳之中,柳鳴等人坐下之後,很快有人奉上了靈茶。

「柳師叔,想不到一百多年未見,你已經進階到了化晶期,真是可喜可賀,不知這些年你在何處修鍊?為何一直沒有你的音訊?」張娘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張師姐,你我當初也是同輩,師叔二字就不必了,還是按照以前稱呼的好。」柳鳴淡淡一笑的說道。

「不敢,師叔如今既然已經是化晶修士,小女子豈敢這般放肆了。」張娘面色一肅的說道。

柳鳴聞言神色一動,也就沒有堅持什麼。

「此事其實說來話長,柳某百餘年前遭遇了意外,被一處空間裂縫吞噬,傳送到了另一個大陸……直到近日才得以返回到滄海之域。」當下,他簡略的說了一下這些年的經歷。

張娘和血殘聞言面面相覷,一時沒有說話。

「不說這個,柳某在來這雙鰲島的路上,聽說了現在滄海之域的情況,海族如今勢力似乎大漲,這是怎麼回事?」柳鳴話鋒一轉的詢問道。

「柳師叔有所不知,海族現在已經是滄海之域名副其實的第一大族,不單是我們人族,如今其他各族修士都被海族勢力壓制的東竄西逃。」張娘修眉微蹙的嘆道。

「海族何以如此勢大,當年滄海王族實力雖然強橫,似乎還沒有達到這等程度吧。」柳鳴眉頭微微一皺的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滄海王族已經被降服,如今稱雄滄海之域的,是海皇宮了。」血殘恭敬的對柳鳴的說道。

「海皇宮……」柳鳴聞言,大感意外,腦海中依稀浮現一個白袍身影。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