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五卷劍氣九霄1110坦誠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8日 01:26 [字數] 34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柳鳴聞言一怔,正要追問羅,半空中巨目中浮現出一個金燦燦圓環,看起來似乎是巨目中瞳孔一般。

「嗤啦」一聲!

一道璀璨奪目的金色光柱毫無徵兆的從巨目之中激射而出,以不可思議的度,朝「鏡像陰流」所在激射而去。

「鏡像陰流」面色大變,手中黑色長劍脫手而出,一抖之下,化作數十道黑光,形成了一層層地黑色劍幕擋在了身前。

同時單手法決一催,背後法相虛影渾身灰光大盛,並在「鏡像陰流」身前凝出一道灰色光幕。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灰濛濛空間都為之震蕩不已!

金光一閃之下,「鏡像陰流」身前的黑色劍幕,連同其法相虛影所化的灰色光幕,彷彿紙糊一般,瞬間被洞穿而過。

「鏡像陰流」未及出慘叫,腰部以上的部分便在金光籠罩之中消失無蹤,身後的法相虛影閃爍了兩下后,也立即消散開來。

陰流此刻面色緊繃,絲毫沒有放鬆,口中飛快念念有詞,兩手打出數道法訣,半空之中巨目金色瞳孔轉動了幾下后,才有些不甘的緩緩閉合。

隨著金色光柱的消弭,灰色空間又恢復了平靜。

陰流輕呼了一口氣,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單手一揮,身後法相虛影一閃,飛快的縮小並沒入了身體內。

「砰」的一聲脆響!

前方巨鏡表面泛起了一層淡淡晶光,隨即整個變得透明,最後如同玻璃般的破碎潰散開來。

下一刻,灰色空間上空一陣光芒閃爍,忽的浮現出了一大片大大小小的白色光點,彷彿夜空中的星辰掉落了下來一般。

整個灰色空間動蕩了起來,一道道刺目白色光柱從外射入,隨著光柱越來越多,整個空間恍如鏡子一般,寸寸碎裂了開來。

柳鳴只覺眼前一花,身體一輕,人已經出現在了一座巨大的黑石山谷之前。

陰流此刻也出現在了前面不遠處。

「這裡是……」柳鳴露出一絲驚色。

只見前方巨大山谷的一面側壁上,赫然銘刻了四個古體幽族文字「幽王之殤」。

谷口還有二十餘棵大小不一、枝繁葉茂的蒼天古樹,最小的一棵都有近百丈高。

「這裡就是真正的幽王之殤所在了。」未等柳鳴開口,陰流淡淡的說了一句道。

緊接著,他目光看向了黑石山谷深處,眼中隱約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柳鳴聞言,卻臉色一動,似乎想起了什麼,揮手打出一道法訣,體表浮現出一層黑氣,一閃化為了一件黑色斗篷,被收了起來,本人頓時恢復了本來容貌。

陰流見此情形,眉梢一挑,並沒有露出任何異色。

「不知道我現在應該稱呼閣下陰流,還是六陰祖師?」片刻后,柳鳴終於開口問道。

「你究竟是蠻鬼宗弟子,還是太清門弟子?為何會流落到九幽冥界?」陰流沒有回答柳鳴的問題,反問了一句道。

「在下柳鳴,閣下剛剛應該也從鏡中的影像看出來了,我出身雲川大6,後來拜入了蠻鬼宗九嬰一脈……之後機緣巧合到了中天大6,現在是太清門內門落幽峰弟子,這是蠻鬼宗和太清門的身份令牌,請過目。」柳鳴沒有隱瞞什麼,將他的出身來歷大致講了一下,翻手取出了兩面令牌。

陰流手一招,將兩面令牌攝入了手中,摩挲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追憶神色。

「在下還在蠻鬼宗之時,曾經在宗內的留影壁處見過本派六陰祖師留下的一絲神念,並且得到了其傳授的龍虎冥獄功和太罡劍訣兩門神通,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流落中天大6之後,才得以拜入了太清門。」柳鳴看了陰流一眼,似乎想起了什麼,又毫不遲疑的說道。

「留影壁……」陰流喃喃自語了一句,隨即沉默了片刻,手一揚,將兩面令牌扔還給了柳鳴。

「不錯,鏡中顯示都是真的,我當年確實曾是你口中所說的六陰。」陰流神色一陣複雜變化后,長嘆一聲的說道。

「後輩弟子柳鳴,見過六陰祖師。」

柳鳴抬手接過了兩面令牌,聞聽此言,忙神色肅然的躬身一禮。

這一禮,他真是自內心。

沒想到這一次冥界之行,會遇到這位對自己修鍊之途影響深遠的傳說中人物。

回想起來,陪伴自己幾乎整個修鍊生涯的「冥骨決」及「龍虎冥獄功」,甚至「太罡劍訣」,亦都是間接出自其手,尤其是后兩者對他修鍊助益極大,若非當初的這份機緣,他絕不可能修鍊到現在的境界。

甚至連自己的靈寵之一骨蠍,也是對方所開拓的幽冥姑。

也正因為此人,他才得以機緣巧合的拜入中天大6人族四大太宗之一的太清門,才有了後面的諸般遭遇。

可以說,沒有這位「六陰祖師」,其修鍊生涯的軌跡很可能便會徹底改寫了。

「柳道友不必多禮了,六陰已經是過去之人,我現在雖然擁有大部分六陰的記憶,但是已確確實實的轉生成了幽族,現在是幽清域幽王的第九弟子陰流,早已經不是當初的六陰了。」陰流側身讓過了柳鳴的一禮后,擺擺手的說道。

柳鳴聞言,這才站直了身體。

從鏡中先前的影像,他也猜到了這點。

幽族有很大一部分是其他界面的生靈死後靈性轉化而來,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對了,你還沒有說,身為太清門弟子,為何會來到這九幽冥界?」這時,陰流卻好奇的反問道。

「前輩,是這樣的……」柳鳴將其進入惡鬼道歷練,到被天象鬼帥追趕,迫於無奈的遁入空間漩渦逃生,之後偶然來到九幽的過程大致說了一下。

「惡鬼道……現在,蠻鬼宗和太清門是何種情形?」陰流感慨般的念叨了一聲,又猶豫了一下的問道。

柳鳴目光微閃,心中暗嘆了一聲,陰流雖然口中說著已經不是六陰真人,心中還是對以前頗為記掛。

「在下離開蠻鬼宗已經不少年,所以也不知道其現在的情況,不過我還在蠻鬼宗時,宗門之內有化晶期修士坐鎮,在整個大玄國地位也算然,位列六大派之一。至於太清門則仍為人族四大太宗,宗門之內英傑輩出,也是一派興盛氣象。」柳鳴侃侃而談道。

「很好,這樣我也安心了。對了,銀泉谷的龍家……近況如何?」陰流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忽然又想到了什麼一般,再問道。

「龍家的後輩弟子之中,出了一個叫龍顏菲的天才女劍修,正是在下師姐,如今也已經修鍊到了假丹境界,拜在了內門天劍峰門下。說到這裡,晚輩有一事要和前輩言明,當年弟子曾經在留影壁得到前輩遺留的一枚劍胚之靈,曾經答應傳給龍家後人。不過後來,在下在南海之域遭遇強敵,為求自保,迫不得已引爆了劍胚之靈,沒能完成前輩的囑託,還請見諒。」柳鳴歉意回道,又躬身行了一禮。

「自爆就自爆吧!當年我留下那枚劍胚之靈,也不過是一時興起,並非什麼大事,如今知道龍家一切安好,也就放心了。」陰流毫不在意的說道。

「多謝前輩大度諒解。」柳鳴聞言,輕呼了一口氣。

他自問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素來重諾,雖然當初融合劍胚之靈的是其囚籠之中的魔魂,但此事一直是橫在他心中的一根刺,如今得到陰流的諒解,頓時感到一陣輕鬆。

「劍胚之靈的事情,你若不說,我也不會知道,不過你能直言不諱,反倒是出乎我的預料。。」陰流上下打量了柳鳴幾眼,忽的一笑的說道。

「晚輩雖然有很多缺點,但自問還會儘力守信的。」柳鳴聞言,一咧嘴的回道。

「不管怎麼說,我當年在蠻鬼宗留下留影壁,也算是遇到了一個有緣人,也不枉我當年花費的那些心血。」陰流哈哈一笑。

「多謝前輩當年的成全之恩。」柳鳴同樣笑了笑。

「話說回來,你一個人族修士,甘冒如此大風險到此,應該是不得不來的原因吧?」陰流想起了什麼,神色一凝的問道。

柳鳴聞言,眉頭一皺,沉吟片刻后,才道:「不瞞六陰前輩,晚輩此次進入幽王之殤,是為了得到一枚九轉幽核。」

「九轉幽核!那東西是通玄幽王坐化之後遺留之物,極為珍貴,而且但凡是幽王隕落之處,禁制防守都極為嚴密,就是天象級的修士也不一定有把握得到。」陰流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晚輩也是出於無奈,此事關乎到在下能否離開九幽,返回中天大6,不管有多困難,都一定要嘗試下的。」柳鳴無奈的回道,但目光萬分堅定。

「原來如此……其實,在你我在洞毫大會見面,我便已經看破了你並非幽族,而是人族修士。」陰流點點頭后,忽然又大有深意的說道。

「哦,前輩原先的打算是……」柳鳴聞言一怔。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