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五卷劍氣九霄1099洞毫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1日 22:39 [字數] 36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給我一個隔間,上些好菜。」

灰衫中年人手看似不經意的將擋住腰間的衣衫一撩,一面小小的灰色玉牌一閃即逝,上面隱約有兩個銀色冥文小字「洞毫」。

「原來是位貴客,在下有失遠迎,請隨我來吧。」夥計目力倒也驚人,灰色玉牌露出前後不足一息工夫,竟似乎已被其看了個真切。

夥計對著灰衫中年人不留痕的笑了一下,便轉身朝著後庭走去。

灰衫中年人也不多話,背負著雙手,面無表情的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酒樓之後的庭院,拐了一個彎,在一間客房門前停了下來。

「客官,前面房間便是了。」夥計對灰衫中年人拱手行了一禮,也不做停留,轉身離去。

灰衫中年人見夥計走遠后,收回了目光,放出神識探查了一下周圍,隨後將目光看向了眼前的客房。

此人正是柳鳴。

此刻距離在墨晶林遭遇青靈,已經過去了足足兩年的時間。

這兩年間,他一邊修鍊,一邊在各處打聽有關幽王之殤的資料,不過一直收穫甚微。

然而就在兩個多月前,一個偶然的機會下,他了解到了九幽冥界一個非常神秘的勢力——洞毫的存在。

據說「洞毫」行事卻極為隱蔽,勢力遍布了九幽冥界的各大區域,從事一切黑暗交易,買賣各種稀奇古怪的物品,交換消息情報,甚至還提供暗殺服務。

一句話。只要付得起高昂的代價,此勢力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打聽不到的消息。

沒有人知道洞毫勢力到底有多強大,只是據傳。九幽之地的大部分勢力的城主,都與其有往來,甚至連幾位幽王都不例外,也從來不干涉其在自己轄域內的各種活動。

柳鳴知道此勢力的存在後,自然是欣喜無比,不過要想接觸此勢力和參加其舉辦的洞毫大會,必須要得到一個信物才行。

柳鳴瞟了一眼腰間的灰色玉牌,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為了得到這個東西。他可是花了不小的代價,至今仍然覺得有些肉疼。

他搖了搖頭,收斂心神,上前幾步,在房門上敲了兩下。

「進來吧。」屋子裡立刻傳來了一句略顯蒼老的聲音。

「吱呀」一聲沉悶的聲音過後,木門應聲而開,柳鳴抬步邁入房間。

出現在面前的,是一間布置非常簡單的房間,只有一張紅木桌子。桌子後面端坐著一位慈眉善目的青衫老者,只是臉上一絲血色也無,看起來有些詭異。

房間的一邊,還有一面頗大的雕花屏風。上面幽光隱隱,似乎布有某種禁制。

柳鳴神識在青衫老者身上一掃而過,此人氣息深沉內斂。赫然是真丹後期的修為。

「閣下可是參加本次洞毫大會的?」青衫老者冷漠的問道。

「不錯。」柳鳴面無表情的將腰間玉牌取了下來,交給對方。

老者伸出一隻枯瘦的手臂接過了玉牌。目光在玉牌上掃過,眼中散出淡淡的白光。隨即點了點頭,將玉牌交還給了柳鳴。

「沒有問題,道友請進吧。」老者又抬看了柳鳴一眼,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令牌,微一搖晃,一道白光激射而出,落在了房間內的屏風上。

屏風表面靈光流轉,竟露出了一個不長的圓形通道,另一端赫然是一座光芒閃爍的傳送法陣。

「裡面便是通往本次洞毫大會的會場了。」青袍老者見柳鳴似乎有些猶豫的樣子,淡淡說道。

柳鳴略一沉吟后,取出一個鬼臉面具帶在了臉上,這是他在青面老者儲物法器中現的一件冥器,具有隔絕神識的作用,如今正好可以用上。

戴好面具之後,他身形一晃的直接穿過通道,站在了裡面的傳送法陣上。

傳送陣光芒一陣搖曳過後,其身影頓時消失。

柳鳴只覺眼前一花,光華散盡之後,就出現在了一個近百丈大小的山洞之中。

「歡迎閣下光臨幽水域洞毫大會。」一個清冷的女聲傳來。

一個身著黑白兩色長袍的蒙面幽族女子,正站在傳送陣旁。

柳鳴點了點頭,隨後將目光投向了四周。

洞內遠近之處,有數十個梯形平台,每一個平台上都有一個傳送法陣,正微微閃爍著光芒。

每一個法陣旁邊都豎立了一個銘牌,上面標註了各個城池的名字,旁邊還各站立著一名身著黑白兩色長袍的蒙面幽族。

「冷月城」

「狩天城」

「寒水城」

……

柳鳴目光粗略一掃之下,卻現自己所知曉的幾座城池,都赫然在列。

柳鳴神色漠然的走下了平台,沿著前方一條通道走去。

沒過多久,眼前一亮,一個偌大的地下廣場映入他的眼中。

這座地下廣場呈圓形,足有數十畝大小,顯得十分的開闊,頂部鑲嵌了大量散著柔和白光的石頭,將整個地下空間照耀的通透明亮。

此刻的廣場中,稀稀疏疏站立著五六百名幽族,看起來頗為熱鬧。

除了那些身著黑白兩色長袍的洞毫成員外,其他人大都和柳鳴一樣,臉上戴著有遮掩效果的面具或是斗篷,有的則乾脆以秘術遮掩了樣貌,面上模糊一片。

柳鳴神識粗略一掃,心中微微一凜,在場者散的氣息,真丹境以上修為赫然佔了一半的樣子。

廣場另一端,還有數座大小不一的閣樓式建築,不時有幽族在裡面進出,每個閣樓門口都掛了一個長方形的匾額。

從匾額上書寫的名字來看,應該是分別提供消息買賣,寶物交換。或者是暗殺等服務的。

柳鳴對眼前出現的這一幕情景,並沒有感到吃驚。洞毫組織除了平常提供的服務外,每隔一段時間還會舉行一次如同這樣的區域性盛會。只是每次的地點都不同而已。

柳鳴的到來,絲毫沒有引起其他幽族的注意,自然也樂得如此,當下踱步往前走去。

結果當其走到廣場中央處時,卻現有不少幽族還擺起了一些簡陋的攤位,不時有人往來查看。

他見此,心中一動。

時間還算充足,倒不如去看看這些修士手中能否尋到些有用之物。

說起來,這洞毫大會可是銷贓的絕佳場所。外面不敢交易的一些功法。冥器亦或是稀有材料,只要到了這裡,任何人都不會去打聽寶物的來路出處,有的只是你情我願的等價交易。

所以外面一些隕落大能的成名法寶,甚至是某些城主家中失竊的寶物靈材都有可能出現在這裡。

柳鳴行走在開闊的大廳之中,目光隨意的四下逡巡起來。

當他走過一個攤位時,忽然眼睛一亮。

攤主是一位帶著娃娃臉面具的大漢,身前的一張簡易木桌上,堆滿了琳琅滿目的物品。不過吸引柳鳴目光的,卻是角落處躺著的一塊血紅色球狀璞玉。

柳鳴看著眼前之物,正欲開口,面前娃娃臉面具大漢卻是一掐法決。放出一道白蒙蒙的隔音屏障,將二人罩在其中。

「閣下可是看中了這枚暖陽寶玉?此物如今可是不多見了,最適合煉製防禦類冥寶。即便是佩戴在身上,也能防禦一些陰寒屬性陣法禁制帶來的傷害。冥石五萬,不二價。」娃娃臉面具的大漢。飛快說道。

「暖陽寶玉?」

柳鳴聞言,雙目一眯。

眼前之人倒也沒有亂說,此物乃是九幽冥界極為罕見的一種靈玉,倒也值這個價,若是放在中天大6,價值可能還要更高一些。

而根據他這些年的一些打探,那幽王之殤地處幽水域和幽清域之間,靠近兩域的最外圍,包裹了一層極厲害的潮汐寒流。

這種潮汐寒流極為霸道,乃是一種近乎天災的存在,而且再受到到幽王之殤特殊地勢的影響,便是天象境修士想要突破過去也十分困難。

他這若能得到這暖陽寶玉,把握可就大了許多。

「我這有一對法寶雛形級別的寶劍,外加一萬冥石,換取這暖陽寶玉,你只賺不虧,如何?」柳鳴不緊不慢的說道,一掐法訣,兩把通體紫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中。

這正是死在虛靈手下的那位劍修青年劍五的稱手冥器。

「嘿嘿,綽綽有餘,綽綽有餘。」那戴著娃娃臉面具的大漢目光從柳鳴手中的雙劍上一掃而過,眼中一亮,彷彿害怕柳鳴後悔一樣,急忙將手中寶玉遞了過去。

柳鳴也不多言,單手一指,寶玉瞬間飛到了手中,一股熱流沿著掌心飛快蔓延向全身,讓人渾身都要燃燒起來一般。

果然是暖陽寶玉不假,看來這一趟總不會是白來了。

柳鳴暗自一喜,將手中雙劍及一袋冥石扔了過去,也不多停留,神念一動便將寶玉收起離去。

雖說這雙劍也不錯,可他已經有了不下於此雙劍的子母陰魂劍和苦倫劍,自然不如拿出來換取急需的其他寶物了。

柳鳴又逛了一小陣后,卻再沒有現其他適合自己的東西,當即望了望遠處的幾座閣樓,略一思量后,大步的朝其中最矮小的一座建築走去。

這兩層高的建築的大門上牌匾上,赫然書寫著三個大字「曉古閣」。

「忘語」威信公共號上,已經更新了了魔天記前傳『凶島篇十七』,大家只要登錄威信平台,查看歷史消息,即可免費閱讀了。搜索威信公共號「忘語」或「ang--yu『,可及時關注忘語小說一切信息和下載魔天記遊戲。)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