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記 其他類型

魔天記

第五卷劍氣九霄1041信物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3日 22:30 [字數] 3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金光城主塔密室中,姚姓老者和灰發中年人並肩站在平常的法陣角落之中,神色凝重

而二人前方的虛空中,此刻卻是空空如也,地上的整座法陣看起來暗淡光。

「傳訊陣法運轉,泰天要塞莫非……已經被攻陷?」灰發中年人看著腳下的法陣,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說道。

「要塞有四名天象鎮守,加上之前派遣的精英弟子,實力比起我們金光城只強不弱,況且萬不得已下還有泰天陣作為底牌,絕不可能如此簡單就被攻破的。據我估計,應該是惡鬼軍團使用了什麼詭秘手段,隔絕了要塞中的傳訊禁制,我們四大城池才會忽然失去聯繫。」姚姓老者沉默了片刻后,目光閃動的回道。

「極有可能便是如此了。這樣一來,我們可就有些被動了,如今這城外情況有些複雜,一時半會也法派援軍突圍出去。」灰發中年人聞言,緩緩點頭道。

「當務之急,必須設法把此事告知火燁師叔……不過現在我們一切傳訊手段都被切斷,如何通知火燁師叔倒成了一個問題。」姚姓老者真有幾分發愁了。

「之前泰天要塞被圍時,我思前想後,還是將此事稟告了火燁師叔一聲。其鎮守黑峰谷,距離泰天並不遠,一旦泰天有難,以其神通自會知曉。他老人家一旦出面的話,泰天之圍或可迎刃而解。」灰發中年人聞言,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白色晶玉。看起來晶瑩剔透,外表形似一隻蜷縮的蟲子。不過看起來渾然天成,沒有絲毫雕琢的痕。

「此物是?」姚姓老者目光落在了白色蟲型晶玉上。有些疑惑的說道。

「姚兄你進入此地時間不長,故而還不知曉此物。這是當年火燁師叔利用此地特殊產物溟蟲玉所煉製的傳訊秘寶,有陰陽兩隻一對,可以利用此地陰氣為媒傳遞訊息。他老人家離開時給了我一塊陰玉,另一塊陽玉便在他身上,不過此玉短時間內只能使用一次。」

「幸好你考慮周,此番麻煩就真大了。」姚姓老者見狀,心中也大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

與此同時,泰天要塞之中四大軍團的駐守弟子。在執事長老的調度之下,正在城牆上來回奔波,似乎在布置著什麼。

如今距離要塞被玄門鬼葬陣所困已有大半日光景,縱然有防禦禁制阻擋,但城中的陰氣還是漸漸的濃稠起來,不少修為不高的弟子,已經臉色變得有些青黑了。

曉五等金光軍高階弟子,此刻正一個個盤膝端坐在金光陣的六座高台之上,不斷將體內法力注入身前的金光鏡中。在曹長鶴的主持下,儘可能的放大塔頂造化缽釋放的金光,凈化著城中的陰氣。

但見每個人手中都握著一塊上品靈石,通過靈石的法力補充。勉強維持著法力的輸送。

距離高塔不遠處的要塞主殿之內,酒糟鼻老者等四名天象修士正臉色凝重的站在大殿之中,而在四人對面。則各自站著一名本宗弟子。

酒糟鼻老者對面站著的,正是柳鳴。

他此刻雖然面上絲毫異色未露。心中卻是念頭急轉不停。

在此時此刻被天象境長老突然召喚,顯然不會是什麼好事。但如今既然已經來了。便只能靜觀其變了。

除了他之外,其他三名天象境修士前,站的的分別是一名身著天工宗黃色甲衣、面容有些憨厚的青年,一名身著浩然院白色甲衣,滿臉絡腮鬍的大漢以及一名身著魔玄宗黑色甲衣的面女子。

從三人身上散發的法力波動來看,卻都是真丹期的修為,其中那名憨厚青年是真丹中期,另外兩人則是真丹初期的樣子。

柳鳴對這三人也有些印象,都是三大軍團增援的修士中,實力高強的隊長級別弟子。

正在此時,天工宗房姓老者一揮手,張開了一面黃色的光芒,籠罩了整個大殿。

柳鳴看到房姓老者這般小心翼翼的神情,眼中微微閃過一絲異色。

「好了,我也不廢話了,把你們四人叫到這裡來,是有一個重要任務,要交給你們去。」房姓老者沉聲說道。

柳鳴等四人聞言,臉色十分平靜。

房姓老者看到四人反應,微微點點頭,用低沉的聲音繼續說道。

「如今的形勢,想必你們也知道了,泰天要塞被惡鬼軍團以玄門鬼葬大陣所封,可以說已經成了瓮中之鱉。四大主城此刻必然也因此被切斷了聯繫,都成了孤城。此刻我們人族在這惡鬼道的情況,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敢問長老,如今在惡鬼道不是還有太清門的通玄大能坐鎮嗎?」浩然院的絡腮大漢,抱拳行了一禮后,如此問道。

「以火燁師叔的神通,應該早已知道這裡的情況了,至於其為何到現在都沒有出現,想必另有其他要事纏身了。」太清門酒糟鼻老頭聞言,搖了搖頭。

此言一出,論是柳鳴等四人,還是其餘三名天象長老,臉上都是神色各異起來。

通玄強者之所以會進入這惡鬼道,主要便是鎮守黑峰谷通往中天大陸的通道,同時震懾一下對方的玄鬼,而經過這許多年的爭鬥,雙方也漸漸達成了一個默契,一般爭鬥,雙方的通玄境強者都不會輕易介入。

如今的形勢對人族極為不利,已然到了關乎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作為通玄大能至今仍未出現的原因,自然是呼之欲出了。

「現在情況雖然糟糕,還不至於讓我們束手待斃。當初,我等四大宗派在惡鬼道紮根之時,為了應付將來不可預測的危機,四大軍團分別在各自的主城設置了一個壓箱手段。一旦遇到生死存亡的時刻,可以動各自底牌,渡過重大危機。不過,動用此底牌的代價實在有些大,故而當年我們四大太宗定下了規矩,必須要各宗派駐此地的三名天象境的長老部認可,集齊三枚信物,才能夠開各派的壓箱手段。」房長老聲音一轉的說道。

「房長老是打算讓我們四人將各位長老的信物,送回四大主城?」柳鳴聽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明了。

「不錯。「這個任務可以說事關泰天要塞的安危,只能交給弟子中實力強的人,我們幾個老傢伙便挑出了你們四個,希望你們不要讓我等失望。」浩然院儒袍中年淡淡的說道。

「是」柳鳴等四人聞言,不管心中如何想,自然都躬身答應了一聲。

到了這種時候,這些天象長老自然不會容許他們有絲毫的拒絕之意。

但此後,其他三名真丹境弟子看向柳鳴的目光中,都或多或少的帶著一絲疑惑,顯然都很奇怪,太清門為何選擇了柳鳴這個假丹期的修士。

其實不止他們三人奇怪,連房姓老者三個天象境的長老也心存疑惑。

只有酒糟鼻老者面色如常,還面帶著一絲笑容的看著柳鳴。

不說他之前從另兩名天象口中得知的消息,就是這幾次與鬼軍正面激戰中,柳鳴接連擊殺數名真丹境惡鬼統領一幕,也被其早就看在眼中的。

「幾位長老,我等要如何才能離開要塞,外面可有鬼軍的玄門鬼葬陣。」柳鳴遲疑了一下,問道。

「此事不用擔心,我們自有辦法讓你們破陣而出的,你們到時照做便是。」酒糟鼻老者不加思索的說道。

柳鳴四人聽了,自然神色各異。

……

半個時辰之後,泰天要塞之內,各宗修士在四大天象長老的帶領之下,懸浮在了半空。

「動手1

天工宗房姓老者大喝一聲,手臂猛然一揮。

各宗修士在真丹境長老的領頭之下,紛紛飛落到了四面城牆之上,然後各色靈器法術飛出,化為五顏六色的光團,氣勢洶洶的轟擊在黑氣大陣之上。

在轟隆隆巨響聲中,城中金光陣高台之上,曹長鶴雙手陣旗連連揮動了幾下,從中射出數道法訣,要塞上空的造化缽金光大盛,從中射出六道光柱,落在四周的六座高台上。

下一刻,六道金色光柱,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粗大比的巨型光柱,隨著曹長鶴陣旗一指,照射在了外面的滾滾黑氣中某個角落。

靈器法術的光芒和玄門鬼葬陣法碰撞在了一起,發出陣陣雷鳴般的爆裂聲,讓半天空通亮一片,聲勢浩大之極。

泰天要塞之外的惡鬼軍團,發現了要塞裡面的情況,眾多鬼物立刻螞蟻般的紛紛飛到了高空中,都嚴陣以待。

玄門鬼葬大陣雖然堅固,不過在人族四大宗派,千餘人的合力攻打之下,原本渾厚的黑色霧氣也劇烈翻滾起來,黑氣亂閃。

泰天要塞四面城牆之外,各自虛空懸浮著一名天象境鬼帥,看到大陣裡面的情形,臉上都露出了一絲凝重,紛紛翻手取出數面漆黑的陣旗。

隨著一個個巨大的黑色符文從四人陣旗中飛射而出,紛紛沒進球型黑色霧罩中,玄門鬼葬陣很再次穩固了下來。

今日,誠邀各位道友移步忘語威信平台,因為忘語放出了從未公布過的「私照」哦!呵呵,讓大家進一步了解生活中的忘語,尤其是在《魔天記》手游開發過程中的忘語!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魔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