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園福地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甜園福地 > 第二百九十三章失蹤

甜園福地

第二百九十三章失蹤

[更新時間]2014年 02月18日 23:07 [字數] 3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阿圓還揣著一肚子怨氣沒發作呢,反倒被盧尚書給訓了個狗血噴頭,杏核眼瞪得滴溜溜的圓,真想衝上去揪住這個老男人的衣領子回罵幾句。

不過,把他家的女兒交出來,是什麼意思?盧苗苗不是正被關押在家嗎?自己能到哪兒變出個大活人來?

「尚書大人,我都不稀的說你,女兒雖說是你家的女兒,但也是一個單獨的個體,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動不動就關押在家裡不許出門,跟看護犯人似的,這其實是不對的,你侵犯了苗苗的人權!」

阿圓說著說著,前世的名詞禿嚕出來了。

盧尚書更加惱怒,右手拍打著桌案,眼珠子都紅了:「要不看你是個女人,我——我——」。

老天爺啊,盧尚書的巴掌都亮出來了,就算是咱說的話你不對心思,也犯不著在自己家毆打一位當朝郡主吧?

「老爺別急!」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廳外而來。

是老熟人——尚書夫人。

「阿圓——」,盧夫人聲音有些凄楚。

「夫人!」阿圓很歡喜,要不是此時氣氛不對,一定奔過去寒暄起來了。

分別了也沒有多長時間嘛,就是同在京城的時候,從來沒機會好好敘談一番過。

當初在朱陽縣,為盧苗苗的肥胖操碎了心,現在,又繼續為女兒的婚事擔憂,盧夫人明顯蒼老了不少,原來的豪氣似乎消失了。

「阿圓,你也做了母親,應該知道母親牽挂子女的心——」,盧夫人身邊的丫鬟也退去了門外,遠遠地,有什麼避諱似的。

「苗苗那丫頭,是不是在你那兒?」

聽的一頭霧水的阿圓,終於聽明白了這個問句,忍不住瞠目結舌:「夫人,您的意思是,苗苗——不在盧府?」

「哼!」盧尚書一甩袍袖,恨恨的從鼻腔中怒哼一聲。

盧夫人臉上越發的焦急,猛一把扯住阿圓的袖子:「你不知道?苗苗她——過年前就找不到了,你竟然不知道?」

為什麼我應該知道?你們家把孩子交給我了嗎?

阿圓丈二的和尚摸不清頭腦:「我早就回朱陽縣過年了,怎麼會知道苗苗的消息?不是說您們把苗苗關押的很嚴實嗎?」

「我的——兒啊——!」盧夫人身子緩緩往地上萎頓,驚嚇的阿圓跟盧尚書二人合力,才把夫人扶了起來,放在椅子上。

「夫人別慌,苗苗不是個胡來的女孩兒——」,阿圓的規勸,並不能帶來任何好處,卻恰似火上澆油一般。

盧尚書一手扶著老妻,一手指著阿圓:「你真的不知道?那個妖孽一定知道!老夫從年前就尋找妖孽的影子,苗苗一定是被他拐了去,黑心的騙子,孽畜!老夫恨不能打折他的腿,抽了他的筋!」

阿圓的身上,激靈靈打了個冷戰,盧苗苗真的失蹤了,會是阿福拐走的嗎?

「我覺得,這事兒很蹊蹺,阿福離開京城比我還要早,他在南方跑生意,督建造船,不可能有時間有機會誘拐苗苗,更何況,現在的阿福不做騙子了——」。

她的解釋,只引發了盧尚書更大的怒氣:「就是因為找不到那個妖孽拐騙苗苗的證據,老夫才只是讓人打了幾下解氣,你們等著,這件事兒沒完!苗苗一定是被那個妖孽拐跑的,你包庇他,就是助紂為虐,福瑞郡主,我們盧府,不歡迎你上門!」

好嘛,無端端的就吃了閉門羹,還挨了一番好罵,根本還擊不了。

盧夫人面如金紙,歪倒在椅子背上流淚,口中直叫:「苗苗——我的兒——」。

阿圓握了握拳頭,站到盧夫人面前下保證:「您放心,我回去馬上追問阿福,要是真的跟苗苗失蹤的事情有關,我第一個就饒不了他!但是,您二位也別老是想當然就往阿福身上扣屎盆子,他曾經親口拒絕了苗苗小姐,並且一直在為出海遠行做準備,也就是想避開這裡的人和事兒,誰也沒理由繼續難為他,更不應該口口聲聲罵他是妖孽!」

說到這裡,阿圓大踏步走到盧尚書跟前兒,一字一頓的:「這次,看在你們走丟了女兒傷心的份兒上,我不追究你派人毆打阿福的罪過,可是,如若再有下次,誰敢傷害我的朋友,那就是想要我齊阿圓的性命,儘管來!」

把狠話交待完畢,阿圓迅速轉身,大步跨出廳堂。

張大山和巴子早就覺的屋裡的動靜不對,但又聽不清楚內容,守候的丫鬟不肯讓他們近前,真正是急的抓耳撓腮。

三個人走出盧府,門外留守的護衛也等的心焦,深怕遇到打架的事兒,自己撈不著。

「回家!」阿圓有氣無力的囑咐著,任憑張大山與巴子在後面瞎吹一氣兒。

「你們那是沒看見,韓大學士是被小廝扶著走的,臉兒白的跟紙糊的似的,帝師老大人是嘟念著什麼『新柳』走的,還說啥『看走了眼啊,郡主大才』之類的話。」門外的護衛講的有鼻子有眼兒的熱鬧。

「帝師是誰?」阿圓聽的迷糊,是瘦高個的老頭兒嗎?

「郡主不認識?就是那個瘦瘦的,鬍子最長的,當今皇帝的授業恩師,可不就叫做『帝師』?」護衛原本就是從皇宮裡賞賜下來的,對於皇室的很多事情,都摸得門兒清。

「哦——」,阿圓閉上了眼睛,靠著馬車壁稍作休息,任憑張大山那張大嘴巴,把自己主子的威風給描繪的完全脫離了本來面目。

男人嘛,在一起胡拉八侃最增進友誼了。

馬車進了郡主府,直奔阿福所在的院落中去,苦孩子頂著豬頭連覺兒都睡不著,老約翰正拿著一詭異的書籍在旁邊叨念。

「我主阿門——」。

阿圓一步跨進屋子,氣呼呼對約翰擺手:「別念經了!阿福是華夏人,得信奉華夏的宗教神靈,才能得到保佑!」

「郡主沒聽說過『眾生平等』那句話嗎?我主可不會區分出是什麼膚色的信徒才可以保佑——」,老約翰看出了阿圓的神色不對,沒再多言問詢一下此次帶兵出征,到底是打勝了,還是打敗了?

不過呢,他是個聰明人,看得出來郡主的臉色不好看,那就很有可能失手了。

不得不說,約翰這老小子很有幾分紳士風度,見到情形不對,立刻起身告辭。

才剛剛走到院子中間的位置,屋裡就傳出了阿福的尖叫聲:「哎呦——小弟的傷還新鮮著呢,你竟然還忍心下手再掐?」

老約翰由此推斷,不但郡主此次失手了,還很可能已經上升到『惱羞成怒』的境界了!

「快說,盧苗苗有沒有找過你?是不是你把她藏起來了?」阿圓找到了阿福腦袋上受傷最輕的地兒——耳朵,掂起來擰了幾圈兒。

「盧苗苗?找過我?在哪兒?」阿福顧不得耳朵正在受虐了,齜牙咧嘴的追問道。

難道真的沒這小子的事兒?今兒在尚書府可混的太慫了!

「阿福,你確認年前年後沒見到過盧苗苗本人?實話跟你說,苗苗現在不在盧家,她失蹤了!」

阿圓交代完故事,看著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豬頭,長嘆了一口氣:「阿福,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奔者為妾,早就形成了一個牢不可破的定論,我真心希望,無論你們二人最後走不走到一起,都不要影響到苗苗的聲譽,更加不能讓一個好好地姑娘淪為妾室。」

如果讓阿圓來做盧苗苗的話,再深的感情也不足以拋下父母投奔情郎,愛情嘛,衝動勁兒過去就應該被免疫了,哪有一年兩年三年如一日的愛?

更遑論只要邁出這一步,此生就帶著『奔者為妾』的污點洗不掉了,萬一這男人變心了,哭都回不了娘家!

可是,盧苗苗到底去了哪裡了?孤身女子,打小沒受過委屈沒吃過苦,能跑到哪兒去?

會不會被人販子給拐跑了?那丫頭雖然不算愚笨,但是,據說越是看起來聰明的女人越是容易被拐走……

阿福再也顧不得豬頭的形象問題,也再不計較盧尚書的黑手,誰家丟了閨女也不會好受,自己又送上人家的門去了,不挨揍自己都覺得說不過去!

當務之急,尋找苗苗,順便養傷。

京城繁華的大街上,遊盪著一個腦袋紫脹紅腫賽過豬頭的男人,搜尋每一處犄角旮旯,追問每一個市井閑人……

只可惜,待到豬頭男恢復成一個翩翩少年,心上人還是沒有找到。

阿圓再也沒有自尋煩惱去尚書府找罵,倒是那位韓大學士,真格的就派小廝送來了一張地契房契,不容拒絕的交到阿圓手中。

「這是韓府最掙錢的一所鋪子,老爺說了,郡主若是不收,那就是看不起鋪面看不起他的臉面,這地契房契就在郡主府一併撕掉就行。」小廝伶牙俐齒,一番話說得跌宕起伏。

文人就是這樣,除了維持生計要緊,他們更注重臉面的問題,店鋪還真的不能不要。

「你們韓府,失去這間最掙錢的鋪子以後,不會全家餓肚子吧?」阿圓撣一撣印著大紅官印的地契,輕聲問道。RS

,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甜園福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