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巔峰 都市娛樂

權力巔峰

第2065章 情同此心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19日 12:10 [字數] 34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到盧志森說道此處,柳擎宇的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沉聲問道:「江左縣縣政府和天都市方面是什麼態度?」

盧志森語氣悲憤的說道:「柳書記,您知道嗎?很多兒童的家長在發現自己的孩子是在接種疫苗后才發病的,當真是傷心欲絕,有錢的人帶著孩子四處求治,沒錢的在賣房賣地傾家蕩產之後,就只能望病興嘆,痛苦欲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痛苦中掙扎,甚至是死亡。燃?文小說.r?a?n??e?n`

當孩童家長們通過正規途徑反映到江左縣縣政府的時候,江左縣的回復十分簡單,他們一共只回復了幾個字——此事與疫苗無關!

柳書記,您想想看,一邊是幾十名接種疫苗后致死致殘的兒童,另外一邊卻是輕描淡寫的7個字的回復,柳書記,難道這就是江左縣縣委縣政府為人民服務的態度嗎?這難道就是尊重老百姓的知情權嗎?我實在再也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樣的詞語能夠如此簡潔的表達出他們的態度。

是,與疫苗無關,就證明和天都市衛生局無關,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就沒有任何責任,和天都市市委市政府的領導更沒有任何關係,他們撇清了自己,但是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長們怎麼辦?那些生命垂危甚至已經落下終身殘疾的兒童怎麼辦?

柳書記,這就是我身為一名律師卻偏偏要介入這起事件的原因,因為我要幫助這些失去了反抗能力的孩子家門找到正義之門,我要幫助他們拿起法律的武器來進行維權,我甚至要控告江左縣縣政府和天都市市政府,我想要質問他們,他們的良心在哪裡?他們的責任感在哪裡?他們這種做法算不算反四風裡的官僚主義作風呢?他們這樣的行為、這樣的做法,該不該受到黨紀政紀的處分呢?

更讓我憤怒的是,江左縣縣政府為了防止這些孩子家長們上訪、上訴,竟然勒令各個村子的村領導嚴格控制這些出事的孩童家長,不允許他們以任何方式向外聯繫,柳書記,我想要請問,他們這樣做算不算是合理合法呢?更有甚者,這些孩子出事的家裡竟然24小時都有村子里的村領導駐點監控,防止記者或者其他人人員深夜突訪或者孩童家長深夜出走。

柳書記,我想要問問您,他們這樣做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還有正義和公平嗎?」

一遍遍的質問,滿腔的憤怒,此刻的盧志森似乎終於找到了發泄憤怒的途徑,把自己心中所有的不滿、質疑和憤怒全攪肆擎宇的身上。.La

柳擎宇聞言之後,臉色陰沉如鐵,咬著牙說道:「盧志森,你還沒有說天都市有關部門是如何回應的呢?」

盧志森冷哼一聲說道:「如何回應?柳書記,您絕對想不到他們是如何回應的。當我通過正常途徑反映到天都市市政府的時候,市政府一位辦公室主任回答的非常簡單,這件事情我們暫時沒有得到彙報,你直接找江左縣縣政府即可。

柳書記,這難道是天都市市政府應該有的態度嗎?江左縣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江左縣不向上面進行彙報,他們是害怕承擔責任,但是我都已經通過正規渠道向天都市反映了,他們卻讓我去找江左縣縣政府,他們這算不算是推卸責任?算不算是打太極、說官話,算不算是敷衍塞責?」

柳擎宇聞言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算!絕對算!盧志森,這樣吧,咱們先直接去一家孩子出現問題的家庭去實地的看一下,你剛才說的這些我都記下來了,等核實了事情之後,我會逐一進行追責的。身為我們天都市的官員,任何人任何時候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忽悠老百姓,不能欺負老百姓,誰敢做,就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依法治國和問責機制絕對不是一句空話!誰觸犯了法律和紀律就你必須要接受問責1

盧志森看到柳擎宇是這種態度,徹底放下心來。對他來說,柳擎宇是他唯一能夠抓住的最後的救命稻草,如果連柳擎宇這個天都市市委書記也不願意為這些普通的老百姓主持公道的話,那麼盧志森就感覺到,這個世界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明。好在柳擎宇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天空中,里啪啦的雨點依然不停敲打著車窗和車頂,發出了一陣陣砰砰砰的聲音,就好似古代受了冤屈的百姓在敲打登聞鼓進行申訴一般。

坐在車內,柳擎宇的心情十分沉重,十分糟糕。

一方面,自己最疼愛的小兒子柳浩天被人神秘的偷走了,至今依然聲信全無,柳擎宇憂心忡忡,五內俱焚。以前的時候,柳擎宇因為忙於工作,從來不會做夢,一般回到家只要頭沾到枕頭就呼呼大睡起來。

但是現在,柳擎宇經常做夢,做噩夢,每次午夜夢回,柳擎宇總是被噩夢驚醒,淚水止不住的流淌。因為每次做夢,他都會夢到自己那個可愛的、機靈的寶貝兒子柳浩天被一個陌生的男人使勁的抽打著,欺負著。睡夢裡的柳擎宇怒氣衝天,但是,每當他決定要上前阻止對方虐待柳浩天的時候,就會從噩夢中驚醒,每到這個時候,柳擎宇的心就如同被油煎了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什麼叫做煎熬,什麼叫做痛苦,現在,柳擎宇終於知道了。

一個丟了孩子的父親和母親,所承受的那種痛苦和煎熬是常人難以想象的。電影劉德華主演的《失孤》和趙薇主演的電影《親愛的》是柳擎宇和曹淑慧現在經常看的電影,通過這兩部電影,他們可以感受到失去孩子的父親和母親所承受的那種痛苦。

而現在,讓柳擎宇極度憤怒的是,天都市轄區內,一些普通的老百姓在沒有遭遇拐賣兒童事件的情況下,卻因為為自己的孩子打了疫苗,卻承受著和自己一樣的痛苦!

他們有的孩子因為打了疫苗直接致死,有的則因為打了疫苗直接致殘,卻求救無門。

推己及人,柳擎宇可以深刻的感受到這些孩子家長們所承受的那種巨大的痛苦,那是無邊無際的絕望。

因為這是**!甚至他們都知道兇手是誰,卻偏偏無法也沒有力量去反抗,去指證兇手,因為他們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他們無權無錢無勢。甚至他們有些人還暫時失去了人身自由!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悲哀啊!

柳擎宇絕對無法容忍在自己主政的區域內出現這樣的事情!

風雨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但是,柳擎宇的心卻越發變得堅定無比!不管風吹雨打,不管浪大風高,今天晚上,必須要見到那些因為接種疫苗而出事的孩童家長,他必須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要親眼看一看,確認一下。

茫茫大雨中,汽車在緩慢的行進著,又經過一個多小時鄉村土路上的顛簸之後,汽車駛入了一個青同鎮東部的村子里。

車內,盧志森先是拿出手機撥打一個電話號碼,結果卻顯示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提醒,無奈之下,他拿出了一張紙,這張紙上繪有一張簡直手繪地圖,這是盧志森的記者朋友採訪過的孩童家長的家裡。

盧志森按照圖紙的指示方向,指引著李闖前進的方向,在轉悠了兩三圈之後,他們終於找到了目標的家庭,這是一個門前長著兩顆楊樹的家庭,鐵門的顏色是紅色的。

盧志森率先走下汽車,來到大門前,使勁拍打著大鐵門。

當!當!當!

盧志森拍打得十分用力,然而,雨夜、風大、雨大,不知道是裡面的人沒有聽見還是誤認為是風造成的門響,他拍打了半天,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回應。

不過隔著門縫,盧志森可以清晰的看到房間裡面的燈光是亮著的,很顯然,家裡面有人。

盧志森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再次使勁的拍打起來。

當!當!

這一次,拍打的聲音很大!

裡面終於有了反應,院子裡面的燈光亮了起來,隔著門縫,盧志森看到有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手中撐著雨傘走了出來,到了大門附近,前面的男人粗聲粗氣的問道:「誰啊,大晚上的敲什麼門啊?」

此刻,柳擎宇額頭上還微微有些發燙,不過他也已經下了汽車,站在了鐵門前,直接回答道:「我們是天都市市委的,我們是來找郭偉陽的。」

郭偉陽就是這家出事孩子的父親。

聽到門外人說是市委的,裡面的人立刻冷聲說道:「郭偉陽不再,你們回去吧。」

說完,腳步聲漸漸遠去。

這時,柳擎宇大聲說道:「如果你們不開門的話,到時候你們江左縣縣委縣政府的領導怪罪下來的話,你們肯定吃不了摹!

柳擎宇見對方根本不把市委放在眼中,眼珠一轉,立刻便把江左縣縣委縣政府給搬了出來,因為他清楚,在有些地方,縣官不如現管。

對方聽到柳擎宇這番話,果然停住了腳步,兩人立刻商量了一下,一個人過來打開房門把柳擎宇他們幾個人讓了進去,另外一個人則進屋去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向上面領導進行反映。

(快捷鍵:←)權力巔峰 第2064章 帶病上陣 權力巔峰目錄(快捷鍵:回車) 權力巔峰 第2066章 柳擎宇被圍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權力巔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