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巔峰 都市娛樂

權力巔峰

第1989章 突然出擊

[更新時間]2016年06月05日 19:53 [字數] 34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侯玉強坐在被訊問席上,目光充滿焦慮的望著李坦平走了出去,心中上下起伏著。

如果說李坦平接上一個電話的時候他還能夠保持心態平和的話,那麼這第二個電話打進來,那麼他就再也無法保持心態淡定了。

雖然侯玉強對於李坦平這個電話裡面內容的真實性也有些懷疑,但是,人就是這樣,當某些事情不牽扯到你的利益的時候,你淡定無比,可以找出很多理由去安慰別人,就像小品《心卜里的趙大寶,一開始不斷的去安慰范偉所飾演的病人,但是,當他聽到范偉提到趙大寶的媳婦的時候,趙大寶一下子就抽了。

此刻的侯玉強就是這種心態。

在之前的訊問過程中,侯玉強淡定無比,抱著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原則,堅決用沉默來應對。

但是當他聽到兒子出事的消息之時,情緒立刻波動起來。

柳擎宇通過自己的手機,將侯玉強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在柳擎宇分析,這個侯玉強雖然冷漠強勢,但並未沒有一點感情,從他的表現來看,他對兒子還是比較關心的。

過了一會兒,李坦平走了回來,他先走到柳擎宇身邊,低聲的跟柳擎宇耳語了幾句,這才緩緩的走回自己座位上,看向侯玉強說道:「好了,侯玉強,我們的訊問繼續,請問,你對博望大廈這個爛尾樓項目中博望投資集團損失上百億的事情有什麼看法?你認為,你當時所負責的天都市市政府對這個項目有沒有責任?」

侯玉強依然一臉冷漠,沉默應對。

李坦平冷笑了一下,並不在意,隨後,又和盧鵬宇一起繼續開始提問,講解各種政策。

而柳擎宇這邊,則拿出手機,走到稍遠一點的窗邊,開始低聲的打起電話來,侯玉強可以偶爾從柳擎宇的話語中聽到侯小保這幾個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柳擎宇已經打完電話回來了,他依然是那樣淡然自若的坐在那裡擺弄著手機。而李坦平和盧鵬宇兩人依然一遍一遍的訊問著之前的問題,鍥而不捨,精神可嘉。

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李坦平和盧鵬宇兩人十分淡定,但是,侯玉強的心情開始焦慮起來。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侯玉強終於再也不住了,雙眼充滿憤怒的看著李坦平說道:「李坦平,我兒子到底怎麼樣了?他出什麼事情了?」

李坦平冷冷的看了侯玉強一眼,沉默以對,旁邊,盧鵬宇淡淡的說道:「侯玉強,請不要談及與本次訊問無關的議題。」

侯玉強一拍桌子怒聲站起身來怒聲說道:「憑什麼?你們憑什麼不讓我知道?我就想知道我兒子到底怎麼樣了?」

李坦平淡淡的說道:「侯玉強,剛才,你對我們的訊問沉默以對,那是你的權力,我們無權干涉,而現在,你所提問的問題,和我們本次訊問無關,所以,對於你的提問,我們可以回答,也可以選擇不回答,我們應該沒有違反法律法規吧?」

侯玉強沉默了,過了一會,他猛的抬起頭來,憤怒的目光看向李坦平:「李坦平,如果你們不告訴我我兒子現在情況到底怎麼樣了,那麼你們休想我多說一句話。」

李坦平笑了:「難道我們說了,你會多說一句話嗎?」

侯玉強再次沉默了。

長長嘆息一聲,侯玉強冷冷的說道:「好,告訴我我兒子到底怎麼樣了,我會說出你們想要知道的。」

「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和盤托出的,這一點,你我心中都很清楚,至於說為什麼,大家也都是明白人,誰也別說些不著調的話。

侯玉強,我們需要的是你配合我們的工作,回答我們的提問,僅此而已。至於你的兒子,現在他暫時沒事,只是被關在看守所內,只不過在被關押期間,他和其他看守所的犯人之間發生了衝突,他把一個犯人給打了,他本身倒是沒有什麼。」

聽李坦平說道這裡,侯玉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他是一個市長,他的腦瓜非常好使,隨便一轉就是很多的想法。

此刻,當他聽到自己兒子竟然在看守所內和別人打架的時候,他立刻聯想到了很多種可能,他的心中也有了很多的疑惑。

第一,他很懷疑自己的兒子為什麼會被市局的人給抓起來?據他所在,自己的兒子現在可是正在上大學啊?一個大學生能夠做出什麼觸犯法律的事情出來?

第二,為什麼自己的兒子在幾個小時之內就被關在看守所呢?這裡面有沒有別的什麼內情?

第三,在看守所內,自己兒子為什麼要和別人發生衝突呢?而根據他的了解,自己的兒子身體並不是很強壯,他真的能夠把別人給打傷了嗎?還是別人把他給打傷了?

第四,在整個事件中,反貪局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自己背後那些關係網知道不知道?他們在裡面扮演了什麼角色?這次事件到底是一起什麼性質的事件?

一時之間,種種想法在侯玉強的腦海中盤旋著,讓他寢食難安。

侯玉強的目光鎖定在李坦平的臉上,語氣嚴肅的說道:「李坦平,你確定我的兒子現在沒有事情?」

李坦平點點頭:「現在肯定沒有問題。」

侯玉強這次緩緩點點頭,再次坐回到被訊問席上的時候,神情明顯還是有些恍惚,心態再也不復剛開始時候那麼堅毅。

看到這裡,李坦平和盧鵬宇開始繼續從頭開始提問,這一次,對於李坦平和盧鵬宇的提問,侯玉強再也沒有沉默應對,而是開始說話回答。不過這個時候,侯玉強雖然回答了問題,但是他的答案都十分簡單,不是我不太了解,就是這個事情和我無關,這個事情不是我辦的等等言辭,甚至有些時候更是答非所問,閃爍其詞。

侯玉強可能覺得自己這樣做可以矇混過關,然而,他卻並不知道,此刻,盧鵬宇和李坦平兩人心中卻悸動不已,因為通過他們在之前的反貪培訓中,反貪專家在授課的時候,曾經對犯罪嫌疑人在審訊中心理動搖的表現形式進行過總結,並講述過相關的對策。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侯玉強答非所問、閃爍其詞的話語,恰恰顯示出了他矛盾的心理。

而他們等待的就說這個時候。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柳擎宇放下手機,邁步走了過來,坐在了審訊席中間的位置上,而盧鵬宇和李坦平全都把座椅向後面挪了挪,把柳擎宇凸顯出來,直接面對侯玉強。

在柳擎宇沒有出面之前,侯玉強自始至終都是翹著二郎腿的,情緒顯得十分放鬆,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但是,當侯玉強看到柳擎宇終於過來直接面對自己的時候,他的二郎腿緩緩放了下來。

柳擎宇的眉毛挑了挑,他知道,自己的突然介入,讓侯玉強的心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之前的時候,侯玉強始終認為盧鵬宇和李坦平的身份和他是不對等的,始終什麼都不肯交代,但是現在,自己出現了,兩人的身份都是正廳級,在自己面前,侯玉強再也沒有了任何俯視心態,所以,在態度上,也比之前要收斂了許多。

柳擎宇之所以一直沒有出面,就是因為他需要用李坦平、沐小四、盧鵬宇等人先通過車輪戰消磨掉侯玉強心中的那股子傲氣,他要讓侯玉強清楚,他侯玉強還不夠資格讓他這個反貪局局長親自出面來訊問。

在侯玉強逐漸習慣由這些手下來訊問之後,當自己突然出現的時候,他的內心必然會發生微妙的變化。

這種變化甚至侯玉強自己都未必能夠覺察出來,但是,對於反貪審訊來說,這種細微的變化卻恰恰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讓反貪偵訊人員找到突破口。

柳擎宇坐下之後,親自拿起面前的茶壺,親自為侯玉強倒了一杯開水,輕輕放在他的面前,淡淡的問出了一句比較中性的話:「怎麼樣?」

這句話看似沒有任何實際性的意義,但是,卻充滿了高度的審訊技巧,這是柳擎宇戰場審訊經驗最精華經驗的運用。這句話看似沒有內容,實際上,卻是把矛盾全都推給了侯玉強,讓侯玉強自己去理解自己這句話裡面的真實意圖,從而產生極大的心理壓力。

這種做法有些時候,在反貪審訊中,對付侯玉強這種老狐狸一般的犯罪分子比較有效,尤其是在經歷過之前那麼多審訊——抗拒——審訊的環節之後,尤其是在經過侯小保事件的電話之後,柳擎宇這句比較中性的話所起到的力度就更大了。

侯玉強沉默了好半天,這才冷冷的看向柳擎宇問道:「你想問什麼?」

此刻,侯玉強雖然表面冷靜,實則內心極度掙扎,他對柳擎宇剛才這句話的真實含義還沒有搞清楚,所以,他試探性的問了這麼一句。

柳擎宇充滿不屑的說道:「侯玉強,我早就知道你這個人做事十分謹慎,尤其是在**的時候,更是不想給我們反貪人員留下任何證據,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會把你逮捕起來?」

感謝雲飛揚13505220969和各位兄弟們的紅包、蓋章打賞~

(快捷鍵:←)權力巔峰 第1988章 心理交戰 權力巔峰目錄(快捷鍵:回車) 權力巔峰 第1990章 死而復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權力巔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