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記事 其他類型

春閨記事

第548節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0日 02:29 [字數] 147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燕山自從封了太子,就搬到了東宮。

他身邊,有一幫從廬州帶過來的能人異士。

朱仲鈞多次告訴他,將來他做了天下之主,這些人就要封侯拜相,所以現在看他們,需得仔細,而且要精準。

要懂得用人,揚長避短。

從打江山開始,他們就要學會將來如何治理江山。

燕山身邊的人裡面,他比較器重章歸鴻。

朱仲鈞就多次拿了弘德帝和袁裕業的例子,告訴燕山:「信任他,卻不能偏袒他。」

燕山每次都道:「父皇放心」

他覺得,弘德帝大約是缺少父母疼愛,才和袁裕業的關係到了那種地步。燕山從小到大,父親和義父疼愛他、教導他、母親陪伴他。

他和章歸鴻同齡,自然不會偏袒他的。

這些日子,朝事漸漸走上了正道,燕山也要幫著父親批閱奏章。他在御書房,一點點學起,直到入了夜才回東宮。

終於熬到了十天一次的休沐日,燕山鬆了口氣。

他想,明日趁著休沐,去章家看看。

章歸鴻的父親章叔和,已經被封為戶部尚書,皇帝賜予了偌大的庭院,剛剛重新修葺好,搬了新家。那院子,竟是從前的南昌王府別館,就在廬陽王府別館隔壁。

燕山小時候在廬陽王府別館住的時間不長。

他父母,的確有段時間在京里長住,但那時候,燕山跟著義父外出,江湖行走。饒是如此,那別館仍是曾經的家,燕山也想順道去看看。

第二日,燕山早早起了。

今日父皇也休沐,根本不會從坤寧宮離開的。

他的父母,仍是那麼恩愛,這點讓燕山既羨慕又欣慰。

燕山就沒有去坤寧宮打擾父母,而是直接去了章家。他打算今日和章歸鴻到處走走,除了看看廬陽王府別館,也看看其他地方。

章歸鴻應該是第一次進京,他也一定想到處看看。

到了章家,章叔和今日也休沐在家,見到燕山,誠惶誠恐迎接了他。

章歸鴻卻沒有出來。

「不知太子今日駕到,歸鴻他一早就出門了。」章叔和笑道。

「哦,去了哪裡?」燕山有點疑惑。

他前幾日就和章歸鴻說好了,要到章家看看的。若是房子修葺得哪裡不妥,燕山著戶部再修葺。看完章家的房子,一起去逛逛京城大街小巷。

當時章歸鴻說知道,歡迎太子的。

明知今日休沐,章歸鴻怎麼會自己去逛?

這不合理。

燕山盯著章叔和,想從他臉上看出蛛絲馬跡。

章叔和果然有點結巴,現編章歸鴻去了哪裡,有點生硬說:「去了觀音寺」

「觀音寺今日閉門,沒有集市,他去做什麼?」燕山問。

章叔和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不知道觀音寺今日沒有集市埃

他神色尷尬,張口還想解釋,燕山又道:「我誑你的,我根本不知道觀音寺有沒有集市。你這個反應,足見你也是誑我的,歸鴻沒有去觀音寺。他怎麼了?」

說到最後一句,燕山有點惱。

章叔和只得默默嘆了口氣,解釋道:「太子,歸鴻受了點小傷,微臣怕太子擔心」

「帶我去看看1燕山打斷了章叔和的話。

章叔和只得帶著燕山去看章歸鴻。

結果,章歸鴻根本不是小傷,而是傷得很嚴重,臉色雪白躺在床上。

他的小腹處中了一劍,傷了腑臟。

太醫也沒有把握能不能救活他。

燕山大驚失色:「歸鴻,歸鴻,這是怎麼了?」

章歸鴻昏迷不醒。

章叔和臉色灰暗。

他低垂了頭,半晌才說:「昨日,雍王到府上,和歸鴻打了起來。歸鴻技不如人,挨了他一劍」

雍王乃是二弟彥穎的封號。

彥穎和章歸鴻的恩怨,燕山也知道幾分。

是為了顧怡。

三表妹顧怡和章歸鴻兩情相悅,早已私定終身,只等戰事一了就男婚女嫁。

但是二弟喜歡顧怡,那是從五六歲開始的。他總是纏著顧怡。一開始,他沒有表明心跡,顧怡只得刻意疏遠他,更不好直接貿然說她和章歸鴻的事。

私相授受,是不容許的,會毀了顧怡的名聲。所以,顧怡誰也不敢告訴。

兩情相悅那件事,只有顧怡和章歸鴻自己清楚。

直到他們攻破了京城,二弟封了雍王,他才跟顧怡表明說,他想娶顧怡做他的雍王妃。

顧怡當即就說,她已經和章歸鴻好了,不會嫁給雍王的。

彥穎聽了,殺到東宮找章歸鴻,不由分說揍了章歸鴻一拳,讓他滾,不準娶他表姐。

章歸鴻平素看著溫和沉靜,卻非常固執。他對顧怡,用情至深,豈會因為彥穎就放棄?況且,作為男人,不戰而退,也是恥辱。

章歸鴻就跟彥穎說,他不會退出,他要想顧家提親。若是彥穎也有意,同意可以提親。顧怡乃是好人家的女兒,一女百家求,這是光榮的。

誰能娶到,就憑本事了。

後來這件事,燕山也不知道怎麼了。

他太忙了,要幫著父親處理朝政。他一直以為,這只是孩子們之間的胡鬧。彥穎對顧怡的感情,雖然久、未必深,知道顧怡心有所屬,難過幾日就算了的。

哪裡知道,彥穎居然對章歸鴻下這樣的狠手。

一個是自己的弟弟,一個是自己的摯友,燕山的拳頭緊緊攥了起來。

此前,他最擔心的,是章歸鴻能不能活下來。

「太醫怎麼說,他昏迷幾日了?」燕山問章叔和,「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若是歸鴻有了什麼閃失,就是我的大損失,你們居然瞞著我1

章叔和無奈垂了頭。

怎麼去告訴太子?

若是告訴了,就是挑撥太子和雍王不和。

戰事的時候,雍王軍功顯赫,太子要次很多。太子乃是長子,所以封了東宮,擁護雍王那派暗叫不服氣。

皇上曾挑明了說,誰敢在太子和雍王之間挑撥離間,殺無赦!

章叔和有了這個顧慮,自然不敢去告訴太子,免得有挑撥之嫌。

況且,章歸鴻和彥穎比武,是章歸鴻自己答應的。

答應了比武,就是生死由命!

這賴不到雍王,乃是章歸鴻技不如人。

「太子爺,您焚膏繼晷忙碌,微臣不敢用此等小事打擾。」章叔和道。

「小事?」燕山一口氣翻滾。

他此刻正想扇彥穎兩巴掌,讓他懂事一點,別像小時候那麼任性。

「他是不是昏迷了很久?」燕山又問。

「前日才受的傷,昨日傍晚醒了一回,吃了葯,今日又這樣。」章叔和道。

燕山知道,章歸鴻乃是章叔和正房太太的兒子。

章叔和還有其他很多兒子。而且他們個個芝蘭玉樹,並不比章歸鴻差。章叔和不算特別疼愛章歸鴻。

他是不會為了章歸鴻,去承擔挑撥太子和雍王之嫌疑的。

****

燕山一整日,都坐在章歸鴻房裡。

直到黃昏,章歸鴻才醒。

屋子裡點了燈,章歸鴻氣息微弱,看到是燕山,有氣無力叫了聲:「太子」

然後又說,「微臣不能起身給太子行禮,太子恕罪」

「別說這些廢話,你現在如何了?」燕山見到他醒了,驚喜交加,上前問道,「我把我大舅舅、我義父都叫了來,他們全都是醫術高超的大夫,定能治好你。現在叫他們進來?」

章歸鴻點點頭,道好。

顧辰之和林翊在外屋等了半天。

不僅僅顧辰之來了,顧怡也來了。

她眼睛全部哭腫了。

從前打仗的時候,她天天提心弔膽,怕章歸鴻戰死疆常好不容易熬到了戰事結束,她提了四年的心放下,以為接下來就是花好月圓。

哪裡知道,彥穎插了進來。

顧怡從未想過,彥穎對她是那種感情。她只當彥穎是兄弟。

彥穎沒有弟弟,所以和彥穎相處,不自覺轉移了些親情,待他不同。沒想到,竟然釀成了今日苦果。

章歸鴻看了眼進來的人。

看到了顧怡,他微微沖她笑了下,道:「我還好」

他這聲還好,是對顧怡說的,目光卻不敢落在顧怡身上。

顧怡捂住了唇,幾乎失聲。

她這樣,再看章歸鴻的情景,顧辰之早已明白。他之前就聽妻子林蔓菁說過,顧怡和章歸鴻走得很近。

章歸鴻是個很不錯的孩子,顧辰之也滿意。

將來兩個孩子能有個善果,自然最好。

青梅竹馬的感情是牢靠的。顧辰之希望女兒嫁到真心疼她、懂她的男人,而不是為了富貴攀高枝,所以,顧辰之夫妻是默許顧怡和章歸鴻來往。

顧怡卻不知道。

她一直以為自己很小心翼翼的。

「我看看吧。」顧辰之上前幾步,走到了章歸鴻榻前,「好不好,大夫說了算。」

章歸鴻伸出手,給顧辰之診脈。

顧辰之給章歸鴻號脈,心就沉了下去。而後,他又看了看傷口周圍,一顆心沉得更狠。

他怕自己診斷有誤,就對林翊道:「林兄,你你來」

林翊和燕山都是聰明人,從顧辰之的表現上,就知道章歸鴻不好,大不好!

外傷不似內疾。

外傷來得兇猛,不會給藥物機會。

大夫也束手無策。

燕山的心,寒徹了半邊。

他頭皮都麻了。

林翊上前,也給章歸鴻診脈。

章叔和、顧怡站在最後面,不敢打擾兩位大夫切脈。

林翊切脈片刻之後,默默收了手,什麼也沒說。

「歸鴻,你好好歇著,我讓我大舅舅和義父給你開方子。」有點冷場,燕山只得開口道。

章歸鴻何嘗不聰慧?林翊和顧辰之的表情、反應,章歸鴻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有數。

他這傷,只怕是好不了的。

他微微笑了笑,點點頭。

他的目光轉移,又落到了顧怡頭上。

燕山會意,幾個人都出去,對顧怡道:「三表妹,你照看歸鴻片刻,我們開好了方子就來。」

顧怡點頭。

等眾人一走,她淚如磅。

「你為何要魯莽,同他比劍?他從小習武,這些年不幹旁的,只學會了用劍殺人。」顧怡聲音嘶啞,哭得肝腸寸斷,「如今怎麼辦?」

章歸鴻無奈嘆了口氣。

不比,又能如何?

任由雍王一直糾纏鬧下去?

這樣,顧怡的名聲怎麼辦?

況且,章歸鴻一生,也從來沒有怕過誰。再強的對手,他都敢挑戰。他是個有勇有謀的人,從不畏懼。

特別是需要爭取他的愛人時,他更加不會畏懼。

哪裡知道,雍王在習武上,精湛到了如此地步。

章歸鴻被他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

雍王一劍刺進來,章歸鴻當時心全部涼透了。他能感覺到,那劍刺得太深了,只怕已經傷了他的五臟六腑。

「若是我熬過來了,咱們就成親,不用再等明年了。」章歸鴻聲音虛弱不堪,「假如我沒有熬過來,你你不必為我傷懷。」

顧怡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淚,又似斷了線的珠子,滾落下來。

「你這樣說話,就是想逼死我」顧怡哭著道,「不能這樣想。不過是受了點傷。當初你也受過傷的,不是過來了」

就是因為受過傷,心裡有了比較,章歸鴻才敢肯定,自己只怕真的不行了。

他也不想如此悲觀。

他看著顧怡的臉,遺憾少年相識,不能和她結連理,竟要拖累她為自己傷心。

章歸鴻的母親已經去世了,父親有很多妾室和兒子,他倒不覺得放不下家人。

唯一難以割捨的,就是這個對他痴情多年、盼著和他白首偕老的顧怡了。

這裡,顧怡哭得可憐。

外頭的燕山,也徹底傻眼了。

「傷了脾」林翊和顧辰之都這樣告訴燕山,「那一劍下去,就註定了及早安排後事啊,挨不過今晚了。」

燕山腦海中一片空白。

過去的四年,燕山也算從死人堆里滾過來的。一開始,他認識的將領逝去,他撕心裂肺的難受。後來,漸漸麻木了。

直到今日,那種感覺又回來了。

燕山沒法子等著,等著看章歸鴻死。

他記得四年前自己對母親說過,將來若是他做了家主,章歸鴻就是他的總管事。那麼,若是他做了國主,章歸鴻就是人臣之首。

燕山從未改初心。

他猛然站起身,沖了出去。

****

他回了宮,找彥穎。

彥穎和彥紹還住在宮裡,他們的王府府邸尚未建好。

彥穎正在院子里練劍。

燕山衝上去,什麼也不管,狠狠摑了彥穎兩巴掌。

彥穎被他打得懵了。

滿屋子的人都懵了。

站在屋檐下的單薄纖弱身影,看到這一幕,她也懵了。

顧瑾之今日無事,就四處走走,看看孩子們。燕山不在東宮,顧瑾之就到了彥穎這裡。彥穎說要耍劍給顧瑾之看。

顧瑾之就帶著宮人,站在屋檐下,看著彥穎練。

這才剛剛開始,燕山就這樣衝進來,不顧三七二十一,扇彥穎兩巴掌。

俗語說,打人不打臉

顧瑾之站起身子,她以為彥穎肯定要還手。

他們兄弟定要廝打起來。

不成想,彥穎只是怒目圓睜,手指緊緊攥住了劍柄,壓抑著情緒之後,後退了兩步,說:「你是我哥,我讓你一回。我做了什麼,你要這樣動手打我?」

「你做了什麼?」燕山眼眸通紅,似暴怒的獅子,一把抓住了彥穎的衣領,「章歸鴻,他快要死了!你殺了我最好的朋友,你還問你做了什麼1

顧瑾之就停住了腳步。

彥穎無疑也愣了下。

而後,他冷笑道:「他自己答應比劍的。我若是不傷他,他就要傷我。你沒有看到他當時,跟瘋了一樣想殺我1

然後,他狠狠一推,將燕山推得向後仰到而去,「好,好!咱們兄弟之情,居然比不上外人。你這樣不顧人倫,打我的臉,以後咱們就恩斷義絕1

燕山被他摔倒了地上,額頭鬢角都蹦出了青筋。

兄弟倆像兩隻憤怒的獅子,恨不能撕碎了對方。

「彥穎,燕山1顧瑾之最終出聲,喊了他們。

*****

顧瑾之的話,猛然將氣氛凝固祝

兄弟倆都愣在那裡。

他們爭執的時候,一個沒看到母親,一個忘了母親。直到此刻,兩人才直到母親就在這裡,看著他們打成這樣。

母親最害怕他們兄弟失和。

顧瑾之從屋檐下,一步步走了出來。

她的一條腿不便,走得非常慢,似慢慢一步步踏在彥穎和燕山心頭。

兄弟倆只感覺心口窒悶,透不過氣來。

特別是燕山,不敢在和顧瑾之對視。

他挪開了眼睛。

「疼嗎?」燕山摔在地上的時候,面頰被石子磕破,血痕露了出來。

燕山全身都得緊緊的。

他連忙搖頭。

「你疼嗎?」顧瑾之又問挨了兩耳光的彥穎。

彥穎也連忙搖頭。

他緊張看著顧瑾之,想要道歉。

顧瑾之卻轉身,緩步往外走。

她的聲音透出濃濃的失望:「可是娘心疼」

「母后1

「母后1

燕山和彥穎這才急忙上前,去攙扶顧瑾之。

顧瑾之不理會,乘坐鳳輦回了坤寧宮。

這對兄弟也亦步亦趨跟著,到了坤寧宮。

顧瑾之在大殿坐定,他們倆就跪在地上。

大理石的地面泛出清亮的光,將他們倆的臉倒映出來。

「燕山,你先說」顧瑾之沉默坐了半晌,才開口道。她這個時候,心情已經緩和了幾分。

燕山就把章歸鴻的事,一一說給了顧瑾之聽。

等燕山說完,顧瑾之讓彥穎也說:「你也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娘,我從小就和三表姐好,這個您和爹爹都知道1彥穎急起來,就忘了現在改了稱呼,依舊是從前的稱呼,向母親訴說委屈,「那個章歸鴻,花言巧語哄騙三表姐,我和他理論,他卻說我胡攪蠻纏。娘,比武也是他提出來的。您沒看到他當時的模樣,他想殺了我般。我若是不刺傷他,我就要被他刺死了。

娘,刀劍無眼,兒子從來不是那得理不饒人的。若不是他步步緊逼,取勝心強,差點傷了兒子,兒子也不會刺他一劍的。」

然後,他開始解衣裳。

夏衫單薄,他很快就脫了個赤膊給顧瑾之看。

顧瑾之看到他的赤膊,一下子就捂住了唇,眼淚湧上了。

彥穎小小年紀,身上新傷添舊傷,好幾處的疤痕。有一條疤痕,猙獰恐怖。

過去那四年的路,不止顧瑾之走得艱難。她和她的丈夫、她的兒子們,個個都艱難。她的眼睛頓時就濕了,再也說不出半個字。

「大哥你看看1彥穎把傷疤給母親看,又給大哥看,「我是從刀口滾過來的。若是我不反擊,我就丟了命。他那麼拚命要殺我,你都沒有看到,反而怪我。要我說,他就是尋死。而你呢,你問過我經歷什麼,就上來打我?」

燕山也噎祝

他們的動靜,最終驚動了再御書房批閱奏章的朱仲鈞。

朱仲鈞到了坤寧宮,兩個兒子都罵了一頓。

「胡鬧1朱仲鈞對燕山和彥穎道,「僅此一次,若是再也下次,你們倆都跑不了。」

然後對燕山道,「天快要黑了。你帶著太醫們,再去章家看看,務必保他一命;若是保不成」

若是保不成,你就陪他最後一程吧。

朱仲鈞這話到了嘴邊,總覺得荒涼,就沒說。

燕山卻明白。

他點點頭,起身跟父母行禮,急匆匆走了,又去了章家。

等燕山一走,朱仲鈞罵彥穎罵得更加嚴厲。

再三個兒子里,朱仲鈞疼彥穎最甚,愛之深、責之切。

「若是章歸鴻死了,你要落下什麼名聲?這才剛剛草建,我就早告訴過你,不可魯莽,你從未將父皇的話,放在心上?」朱仲鈞呵斥彥穎。

彥穎也委屈。

「父皇,您不知道章歸鴻多囂張!我去找他理論,讓他別纏著三表姐,他居然說我才是不該糾纏的。況且,比武也是他提出來的。」彥穎道,「他那架勢,就是要殺死我。」

「你還敢頂嘴!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朱仲鈞被彥穎頂撞得怒氣更甚,「若是他死了,旁人豈能理會你的解釋?這麼一樁事,不僅僅毀了你的名聲,也給你們兄弟之間添了裂痕。等父皇和你母后百年,你可怎麼辦1

彥穎不敢再頂嘴了。

他委屈低垂了頭。

他很想說,若是有人覬覦母親,你拚命不拚命?

當年不過是皇帝多看了母後幾眼,你就起兵反了他的天下。

如今,我不過和人比武,誤傷了人,你居然這樣罵我!

「等明日,不管章歸鴻死沒死,你去給你大哥賠禮道歉。」朱仲鈞最後道,「否則,朕就不饒你1

「是。」彥穎道。

他退了出去,回了自己的宮裡。

他越想越覺得難過。

怎麼好像都是他錯了。

他到底錯在哪裡?

難道他讓章歸鴻刺一劍,才是他做對了?

特別是今日大哥打他那兩巴掌,彥穎真覺得心冷。他那麼信任的兄弟,居然為了外人打他。父親還要他賠罪。

彥穎氣得一晚上沒有睡。

次日,果然聽聞章歸鴻死了。

彥穎聽了之後,也愣了愣。

他記得自己那一劍,刺得並不深,怎麼就死了呢?

他無意殺人的。

他刺章歸鴻那一劍,僅僅是自保,否則章歸鴻就要刺他了。

可是人死了,多少都有彥穎的錯。

彥穎想到父皇的話,讓他去東宮賠罪。

他只得起身,往東宮去。

東宮的內侍宮人都認識彥穎,都說太子在西花園,不準旁人靠近。彥穎卻是不管,親自闖了進去。

走到東宮的花園外,他聽到有人說話。

說話者,乃是大哥身邊的謀士劉尚。

「雍王功高蓋主,豈會久甘人下?微臣曾聽人說,雍王公然造謠,說太子殿下非早產,而是非陛下親生。」劉尚如此說。

彥穎的怒火,一下子就篷了上來。

大哥非父皇親生這種謠言,彥穎的確聽到過。但是他從來不信。

這話,不僅僅是侮辱他的大哥,更是侮辱他的母親。

彥穎是個深情的人。

他若是愛一個人,就會用情極深。

所以,他不準旁人侮辱他的母親和大哥。

現在聽人劉尚把這話說給了大哥聽,彥穎原本站在花架後面,一下子就竄了出來。

燕山是偶遇劉尚的。

他並不知道劉尚會說後面這番話,所以沒有警惕,也沒有留心。這不是他和劉尚說私密話。

但是他也沒有防備,彥穎在這裡。

彥穎什麼時候進來的,燕山都不知道。

「你放屁1彥穎怒目圓瞪,臉氣得通紅,逼著說劉尚,「本王生下來就是老二,一直都在大哥之下!豈會久甘人下,這是什麼狗屁話1

劉尚嚇得魂魄俱散,臉刷得慘白,連忙給彥穎跪下磕頭。

彥穎怒火炙熱,一分不減,轉而瞪著燕山:「你怎麼不說話?你也以為,我覬覦你的太子之位?我雖然從小霸道,但是我要的,都是我應得的,我何時貪戀過不屬於我的東西?咱們兄弟十幾年,你以為我會搶你的太子之位?

我對你的情分,在你看來,都是狗屁不成?這小人說,你非父皇親生,你為什麼不反駁,你為什麼不狠狠啐他?

這是對母后的侮辱,你為什麼不說話?你為什麼不狠狠扇他,像你扇我那樣?你會打我,為什麼不打真正傷害你的人?

還是,你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你也看不起我,看不起母后,甚至看不起你自己?」

燕山愕然看著彥穎。

他的眼神,有點閃爍。

這點閃爍,徹底激怒了彥穎。

他快步近身,狠狠摑了燕山兩巴掌:「還給你!咱們兄弟情,從此一刀兩斷!你從骨子裡,就是個懦夫1

說罷,他轉身而去。

****

東宮裡發生的事,很快就傳到了朱仲鈞和顧瑾之耳朵里。讓彥穎去道歉,只是希望他們兄弟不要有罅隙,不成想又牽出這麼一樁事。

這仇,算是徹底結下了。

彥穎又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朱仲鈞叫人拿了劉尚,將其處死。

燕山剛剛喪失摯友,又被彥穎扇了兩巴掌,朱仲鈞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畢竟,燕山沒有做錯什麼。

可朱仲鈞和彥穎一樣,覺得灰心。

燕山才入主東宮,就戒備親兄弟了。

朱仲鈞去了御書房。

燕山留在坤寧宮。

他坐在母親身邊,久久沉默。

顧瑾之也沉默良久。

「娘」好半晌,燕山才聲音嘶啞,「兒子從未不敬您1

「我知道」顧瑾之的聲音也啞了。

她微微闔眼。

不過一句流言蜚語,卻釀成今日的苦酒。

果然,顧瑾之以為,若說這個世上相信她的,非朱仲鈞和燕山莫屬。不成想,到頭來,對她深信不疑的,並不是燕山,而是彥穎。

想到自己為了燕山,提心弔膽的那些年,顧瑾之覺得那些苦,有點白受了。

「你去吧。」顧瑾之沉默一瞬,對燕山道,「章歸鴻走了。不管他和彥穎是怎麼打架的,外人只是看到彥穎殺了他。你去安撫,免得旁人誤會。一旦起了誤會,這一輩子都解釋不清了」

燕山心裡悲涼。

他抬眼看著母親,視線里有點朦朧:「娘」

「去吧1顧瑾之已經轉身,回了內殿,不再和燕山說話。

燕山只得離去。

他的腳步虛浮,感覺沒有力氣。

前日還春風得意,到了今日,風雲變幻,風雨交加。

他錯了,真的錯了。

錯在胡思亂想,錯在看輕了彥穎,錯在少信任了父母。

他茫然從坤寧宮出來,那明晃晃的日子,刺著他的眼。

明明眼前一片明亮,他卻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走。

***

彥穎和燕山鬧翻之後,跑了出去。

他到黃昏才回來。

他直接到了父親的御書房。

燕山有什麼事,先和母親商量,彥穎有什麼事,會先和父親說。

「父皇,兒臣想去廣西。」彥穎道。

朱仲鈞猛然盯著他,道:「不許胡鬧!你是雍王,京師才是你的封地。廣西偏遠貧瘠,多有叛亂,只有流放的人,才去廣西1

「兒臣知道1彥穎迎上父親含怒的眸子,堅定道,「父皇,兒臣這是想了一整天的,非一時意氣用事,您聽兒臣說。

兒臣不該和章歸鴻比武,還傷了他,害他慘死。這事,朝臣遲早會彈劾兒臣的,到時候父皇也為難;二來,大哥他對兒臣不放心,總在他眼前,怨恨猜忌會越積越深。父母在世,他或者顧念親情,若是父母不在了,他豈會輕饒了兒臣?我們要是起了爭執,您和母后哪怕到了泉下也不會安心的。

三則,兒臣的確戰功顯赫。兒臣沒有歪門心思,可難保其他朝臣沒有。若是有人想鑽空子,利用兒臣的親信,再外頭給兒臣造勢,逼得兒臣去奪取東宮之位,那時候,肯定會用曾經傷寒大哥的身份說話。到了那時,傷得不僅僅是皇家體面和大哥,更傷了母親。

父皇,兒臣一直記得,您跟兒臣說,母后怕將來和孩子們不親熱,一直親自哺育我們兄弟姊妹四個。那時候乳汁不夠,母后喝不放鹽的魚湯,一喝就是九個月。

兒臣喝過不放鹽的東西,那滋味十分難受。

母后的辛苦,大哥他可以習以為常,兒臣卻不敢忘。

四則,兒臣心中,唯有一人所愛,就是三表姐。就像父親對母親的感情,兒臣此生不渝。若是留在京里,章歸鴻的事在先,只怕流言蜚語,也傷了三表姐。兒臣想帶著她,去廣西。

廣西多叛亂,民風彪悍。兒臣一身武藝,願保一方太平,保父皇江山萬世安穩。」

朱仲鈞一直靜靜聽著,沒有打斷他。

這一刻,他想到了榕南。

「彥穎,你說了這麼多,都是為了父母和兄弟、表姐著想,你自己呢?」朱仲鈞問他,「當年你輕傷不下馬,難道就是為了今日一走了之?你的宏圖壯志呢,你的抱負呢,你所憧憬的生活呢?」

彥穎低垂了頭,掩飾眼角的淚光。

他所憧憬的生活,不過是和三表姐成親,有幾個自己的孩子。

父母健在,兄弟和睦。

「爹,我很小的時候,您就說過,我是個固執的人。」彥穎站起身,給朱仲鈞行禮磕頭,「爹,趁著咱們的感情尚未變,您同意兒子的要求吧。若是您不同意,兒子就偷偷走,難不成你要綁住兒子一世嗎?」

說罷,他不等朱仲鈞開口,起身走了。

「彥穎1朱仲鈞在身後喊他。

彥穎卻不顧,甩頭而去。

朱仲鈞怔怔坐在那裡。

他想了很多。

非常殘酷的,他覺得彥穎所言,皆屬事實。現在不讓彥穎走,他和燕山之間,遲早有人會挑撥。到時候,他們兄弟相鬥,兩敗俱傷,朱仲鈞可能同時失去兩個兒子。

他想到了前世的榕南。

「你不是我爸爸1他總記得榕南最後那句話。

榕南真的恨他。

顧瑾之死了,榕南把顧瑾之的骨灰帶走了,別說最後一面沒有通知他,就是連骨灰,榕南都沒有讓朱仲鈞見到。

如果還把彥穎留在家裡,是不是會給彥穎無謂的希望?

到時候,他和彥穎的父子情,是不是也到了和榕南那樣?

朱仲鈞和顧瑾之前世經歷的不少事,都一一重現。

在御書房,朱仲鈞一動不動,坐了兩個時辰。

而後,他起身去了坤寧宮,把這件事,告訴了顧瑾之。

他把彥穎的原話,學給了顧瑾之聽。

「荒唐1顧瑾之道,「他連父母都不要了嗎?你讓他來,我罵他1

權力的改變,會改變很多的東西。

從決定起事那一刻起,顧瑾之就覺得自己有了準備。

可是到了這一刻,她仍覺得措手不及。

「顧瑾之,讓他走吧1朱仲鈞卻道,「每年多送些俸祿給他。去了廣西,他反而自由自在,也許,那才是他的天堂1

「你瘋了1顧瑾之陡然提高了聲音,「那是我兒子!你們父子、兄弟怎樣,我不管。我的兒子,誰也不許走。燕山已經這樣叫我失望,彥穎也這樣」

說著,她的聲音就哽咽住了。

朱仲鈞輕輕摟住了她的肩頭。

顧瑾之推開他,不讓他碰自己。

「我的榕南,難不成我兩世都和他沒有母子情誼?」顧瑾之最終哭著道,「我不服氣,我已經很努力去做個母親了,這不公平1

這一刻,她寧願回到廬州去。

也是直到這一刻,顧瑾之才不得不承認,她的生活,已經面目全非。

她微微闔眼,一滴熱淚從眼角墜落。

***

彥穎是個心智堅強的人。

他並不貪戀這些繁華。

要放棄親情,離開父母,彥穎也是痛苦萬分的。但是他把自己這道坎過去了,他就不再軟弱回頭,他已經做了決定,接下來,就是說服顧怡跟他一起走。

他去了顧家。

顧怡在自己院子里。

她把自己反鎖在房裡,眼裡腫的似核桃,頭髮也不梳,狼狽不堪。

看到有人進來,顧怡從朦朧視線里,看到是彥穎。

這個殺了她心上人的男人。

枉她當他是親弟弟!

顧怡猛然將手邊的枕頭舉起來,砸向了他:「滾,你滾!你這個殺人兇手1

彥穎被結結實實砸了一下。

他仍是幫著顧怡撿起了枕頭,放在床上。

他坐到了顧怡身邊。

顧怡伸手去打他。

那拳頭並不重,可似鐵鎚般,全部砸在彥穎的心坎上。

現在,他終於確定,顧怡是和章歸鴻兩情相悅的,章歸鴻沒有騙他。

顧怡,一直把他當成小孩子。

可是他沒有放棄希望。

他仍由顧怡打著。

直到顧怡打累了,冷冷對他說:「滾,不要再來,我看著你就噁心。」

彥穎的心,又被狠狠刺痛了下。

他仍是壓抑著自己的悲痛,把自己即將遠行的話,告訴了顧怡:「你願意不願意跟著我去?廣西雖然貧瘠,可是我對你好」

顧怡突然冷笑:「你畏罪潛逃,還要我跟著你去?」

笑著笑著,她又哭了,大罵彥穎,「我恨不能你死!你為什麼只是去廣西,你怎麼不是去死!你要是死了,這世上根本沒人惦記你。可是章歸鴻死了,我也活不成了。最該死的人,就是你1

她歇斯底里的咆哮著。

婢女們進來,壓住了她。

顧怡那近乎瘋狂的模樣,深深印在了彥穎腦海里。

他恍恍惚惚回了宮裡。

次日,他又去了御書房跪下,求父親讓他南下。他說:「您不准我走,我就偷偷走!您恩准吧,至少兒子還能光明正大跟母后和彤彤、彥紹作別,不至於一個人孤零零的走。」

朱仲鈞的心,似被緊緊攥祝

他沉默著。

那句答應,太過於理性,怎麼也說不出口來。

彥穎一連跪了四天,朝臣也真的開始彈劾彥穎殺人,朱仲鈞才說:「好,你去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潮潮,似乎要哭出來,卻又極力壓抑著。這聲音,比哭腔更叫人心酸。彥穎的眼睛頓時就濕了。

他給父親磕頭:「謝父皇隆恩!父皇江山千秋萬代。」

然後,彥穎又去坤寧宮,把這件事親口告訴了母親。

顧瑾之知道,如今走到這一步,現在離開是最合適的。可是她捨不得,她抱著彥穎,痛哭了一常

彥穎卻分外堅持。

他簡裝上路,第二天就收拾好了,要遠行。

朱仲鈞帶著妻兒在午門送彥穎。

「每年都要回來1顧瑾之反覆叮囑他,「娘會想念你1

「」彥穎沉默沒有接話。

彤彤和彥紹則是完全懵的。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燕山站在顧瑾之身邊。

他神色愧疚,想挽留的話有千言萬語,偏偏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彥穎給父親磕頭。

朱仲鈞叮囑他:「到了廣西,要定期給京里送信。你這次去,只當是散散心。心情好了,再回京來。朕和你母后盼著你。」

彥穎道是。

「二弟」燕山剛想開口,卻被彥穎打斷。

彥穎喝住他:「你住口!上次就說了,咱們恩斷義絕,我不是你兄弟,你不配!不要和我說話1

燕山眼底就浮了水光。

「彥穎,你聽哥哥說」燕山上前幾步,想要正式道個歉。

彥穎卻撇開他,去抱彤彤。

彤彤雖然茫然,卻也看出了幾分端倪。

「二哥,你什麼時候回來?」彤彤問。

彥穎只是笑笑,摸了摸彤彤的腦袋。

然後,他又和彥紹抱了下,拍拍彥紹的肩頭。

彥紹直到今天,才知道二哥要走。他尚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一一作別後,彥穎登上了他的馬。

快要上馬的那一瞬,他突然停下來,問顧瑾之:「娘,您曾經說,當年有個道士給你算命,說您必將母儀天下。那您有沒有替我算過命?是不是我這輩子,註定了要孤寂一生?」

顧瑾之睜大了眼睛看著他。

彥穎卻沒有等母親回答,翻身上馬,駕馭而去,揚起清塵飛舞。

顧瑾之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

遠去廣西的彥穎,最終失言了。他的一生,只回過一次京城,就是十年後,顧怡去世,他回來祭拜,拿走了一套顧怡平常慣穿的衣裳。

顧怡直到死都未嫁。

又過了十二年,那時候顧瑾之和朱仲鈞都相繼去世,燕山繼位,彥穎從廣西遞了奏摺,讓朝廷冊封他的妻子顧氏為雍王正妃。

顧氏的身份來歷,全部用的是顧怡。

顧怡那時候,都去世十二年。

燕山一生,都會彥穎充滿了愧疚。他沒有多問,批准了彥穎的奏摺,冊封了顧氏為雍王正妃。

當時,燕山不太明白彥穎的用意。

直到半年後,廣西傳回來消息,說雍王壽終正寢,和王妃顧氏,合葬在廣西,燕山才明白半年前那封奏摺的用意。

彥穎想和顧怡合葬。生未同衾死同穴,是彥穎最後的心愿。

那個瞬間,已是壯年的燕山淚如雨下。

「是不是我這輩子,註定了要孤寂一生?」燕山耳邊,猶記二十二年前,彥穎遠行時,問母后的那句話。

不成想,一語成讖。

想到這裡,燕山伏在龍案,失聲痛哭。

他想,二十二年前他那兩巴掌,打斷了他弟弟的一生。

****

彥穎離開后的大半年,朱仲鈞和顧瑾之仍是不敢多提他,提到他,心裡就泛酸。

最終到了彥穎生日那天,顧瑾之特意煮了長壽麵,散給宮裡眾人吃。

彥穎是五月十八生的。

他生日那天,夜空澄澈,瓊華流眄。

朱仲鈞想去彥穎從前的宮殿看看。

顧瑾之跟著去了。

彥穎的東西,從來沒有動過,一切如舊。

他的盔甲、他的刀劍,都帶走了。他的衣裳、他的書籍筆墨,都留了下來。

回去的路上,月華將朱仲鈞和顧瑾之的背影拉得很長。

和諧溫柔的風,撩起髮絲繾綣。

顧瑾之卻沒有什麼力氣,朱仲鈞看在眼裡,輕輕攙扶著她的胳膊,相依而行。

顧瑾之問朱仲鈞:「你說,彥穎每年都會回來嗎?」

「不會的。」朱仲鈞道,「幾個孩子里,他最固執,和榕南一樣。」

顧瑾之沉默。

衣袂輕揚,她倏然問:「你覺得,榕南和彥穎,是一個人嗎?」

朱仲鈞又沉默。

然後他問顧瑾之:「你和從前的你,是一個人嗎?」

「我是。」顧瑾之道。

「我也是。」朱仲鈞道。

答案,已經不言而喻。

腳步緩慢,疏影斑駁。

踏碎小徑的枝葉,朱仲鈞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看著顧瑾之,緊緊攥住了她的手,問「顧瑾之,你愛我嗎?」

「愛1

「我也愛你1

****

全文完。RS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春閨記事 第547節尾聲(3) 春閨記事目錄(快捷鍵:回車) 春閨記事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春閨記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