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武俠仙俠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

第一百九十章:何藍的中庸之道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1日 14:32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桃子這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愣在那裡。何藍表情古怪,嘴角抽搐了兩下,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原本紅潤的臉蛋更紅了,就差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了。沈一則雙拳緊握看著小桃子,尼瑪啊,這見面第一句話就這麼問候,你這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你到是不會死,可是回頭你這個大姐姐要拾掇我埃

上官如雲到是看了出來何藍跟沈一剛剛做過愛,可是她並沒有說出來。現在被小桃子點破,她也有些尷尬,剜了一眼小桃子,這才走了進來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小桃子識人之術還為修成,難免看眼拙了嘛。」

何藍喘了一口粗氣,低聲說道:「我去上廁所,你們聊。」

說完,一溜煙跑了。

沈一傻眼了。尼瑪,何藍這是被小桃子打敗了嗎?從表面上來看,是。小桃子一句驚世駭俗的話,讓何藍羞愧到無地自容。沈一忽然想到這還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啊,何藍面對林子晴楚蓉乃至於吳仙子和吳仙草的時候都能獨當一面,可是到了小桃子面前,那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小桃子笑嘻嘻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在病床上的沈一,說:「混蛋,感覺怎麼樣了?」

沈一翻了一個白眼,小桃子則說:「哼哼,我告訴你,我要是不這麼說,她能離開嗎?她要是不離開,咱們怎麼說咱們的事情啊,這都是師姐我用心良苦,你好好體會著吧,我也不用你感謝,回頭給我買點香草冰激凌就行了,草莓冰激凌也行,香草吃膩了。」

沈一驚訝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靠,這尼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嗎?說起話來老套無比,而且這尼瑪還能何大美人給打敗,這要是長大了,不成了比何大美人更牛掰的妖孽了嗎?上官如雲卻是不多管這些,坐到沈一的跟前說:「我已經聽說你的事情了。」

沈一怔了一下,上官如雲卻說:「我只是聽出來一個大概,你將事情在給我仔細的說一說,我幫你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沈一嗯了一聲,將事情告訴了上官如雲。事情的經過很簡單,沈一在看戲,然後說了不該說的話,然後就被降天譴了。可是沈一這一輩子說過很多不該說的話,唯獨這一次降天譴了,這就讓沈一有些蛋疼了。

不過上官如雲聽了之後,稍微一分析,就對沈一說:「這不是天譴。」

沈一愣了,等著上官如雲的下文。

上官如雲說:「這是你功德被扣光之後,大乘三千對你的懲罰。」

沈一聽了之後,怒了:「靠,我什麼壞事兒沒做,憑什麼扣我功德?」

上官如雲說:「這與你的心態有關,你當時說你挺佩服那一伙人,而且還想讓逃生,儘管當時他們並沒有傷害那些食客,但是從本質上面來說,他們殺人越貨,就是一個十足的壞人,大乘三千心性向善,必須懲惡揚善,即便不懲惡揚善,也不能助紂為虐,你說出那樣的話,所以今天扣光了你的功德,然後大乘三千懲罰,懂了吧。」

沈一忽然一怔,抬起頭看著上官如雲的眼睛說:「那也就是說,如果不一心向善,我可能就要死了?」

上官如雲說:「不是一心向善,這世界上的善惡黑白誰也說不清楚,你只需要樹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就可以了,你可以不讚美英雄,但是你不能助紂壞人,平庸,中和,這才是道家的理念,也最符合大乘三千的理念。」

沈一聽的雲里霧裡,不是太懂。

上官如雲卻說:「那幾個人還是死了對嗎?」

沈一點頭。

上官如雲說:「如果他們不死,你說不定就危險了,記得以後千萬不要這樣了。」

沈一問:「有什麼危險,你能給我說清楚不?」

上官如雲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但凡功德被扣光,你都會迎來一次神識俱滅之危,如若不及時挽救,你很有可能筋脈全斷,到時候你可就真的成了一個廢人了,而且每多一次功德被扣光,危險性就會大一分,你現在已經是第一次了,你第二次被扣光,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沈一有些后怕,他更後悔繼承這個什麼破玩意兒的大乘三千了,靠,這玩意兒除了功德三千飛羽成仙之外,還能有毛用?還不如一瓶仙顏露給人的作用大呢。上官如雲說:「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昨晚上有高人救你。」

沈一怔了一下,說:「對,我也感覺有,我忽然感覺到天靈穴遭遇重擊,然後就昏死了。」

上官如雲又說:「還有那些劫匪都死光了,如果他們不死,你就更危險了。」

沈一問:「你知道是誰嗎?」

上官如雲搖了搖頭說:「我可不是神仙,就連你受傷,我都是從電視上面看到的,你可別將我當成全能的了,如果我掐指一算就什麼都知道了,那我直接算一下我什麼時候飛羽成仙,然後這一路上會遇到什麼人,我直接去找他不就是了。」

沈一被說的無地自容,上官如雲卻說:「放心吧,是友非敵,到了該見面的時候,她自會來。」

沈一點了點頭。

剛好這時候何藍回來了,她洗了臉,臉蛋總算是不在潮紅了。見何藍回來,三個人果斷不在多談,上官如雲安撫了沈一幾句,就說是以師姐的名義過來看看沈一,希望沈一早點康復,然後就離開了。

事實上,沈一現在一點事兒都沒有了,甚至腦袋都是十分清明。

上官如雲走後,沈一一直想著上官如雲的話。中庸,平和。這樣的辭彙一直都沒有出現在沈一的記憶之中,他是隨著**十年代成長起來的人,他們這一代人的辭彙中只有鋒芒,個性,張揚,中庸和平和算個什麼埃所以沈一在面對那種並不是壞的徹底的人,才會說出那番話,結果忤逆了大乘三千的真諦,被扣光了所有功德不說,還糟了大乘三千的懲罰,如果不是那個神秘人出手相救,沈一早就筋脈全斷了。

想起這些,沈一不由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難道不中庸平和,就不是一個好人了。

沈一想想,有些茫然無措的感覺。

嘆了一口氣,卻發現何藍正在看他。

沈一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臉,說:「怎麼了,你看我幹嘛?」

何藍說:「我看你好憂愁的樣子。」

「啊?」沈一有些不相信:「不是吧,我有什麼好憂愁的樣子。」

何藍說:「你眉毛都成八字了,還說不憂愁。」

沈一苦笑。

何藍說:「沈一啊,你要有什麼憂愁就對我說,沒必要這麼苦思冥想,其實仔細想想,人這一輩子也就幾萬天而已,你要是因為憂愁蹙眉,那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了,人活著圖了什麼,不就是為了高興一天是一天嗎?」

沈一詫異的看了看何藍,何藍被沈一看的不自然,問:「我怎麼了?」

沈一搖了搖頭,說:「我只是在你身上看出來一些特點。」

「什麼特點?」何藍笑嘻嘻問道。

沈一說:「你想聽普通話還是方言。」

「都聽。」何藍說。

「方言就是你這種想法很大眾化,很小女人,像是一點夢想都沒有。普通話就是,你這種小女人的思維,恰恰就是咱們中國自古以來的中庸文化,現在我們的思想被社會的動蕩與各種因素所誘惑,經常性高談闊論夢想,可是真正的現實卻是我們一天一天過,才是真正的人生,那些所謂的希望,所謂的夢想,都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沈一一口氣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何藍盈盈一笑說:「你現在才知道啊,所以你以後就別跟我提什麼準備內褲外穿拯救世界了,你和我平平淡淡過日子,才是真。」

沈一頜首,不過很快沈一就說:「不過說真的,這種中庸文化已經不適合現代社會的潮流了,如果所有人全都中庸,那麼愛迪生也就抱著老婆睡覺去了,也不會發明電燈了。」

何藍卻說:「看來你還是沒理解透徹,我記得我看過一本書上面說過,中庸並不是沒有一味的追求,而是追求自己力所能及的,樹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慢慢去晚上屬於自己的小夢想,而不是一味的沉溺在貪嗔痴,欲錢權之中。和平待人,為人處世都一絲不苟,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去說值得說的話,去愛值得愛的人,這才是真正的中庸之道,你要記住,懦弱並不等於中庸。」

沈一啞然,何藍說的太有道理了。

沈一將何藍抱了起來,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說:「老婆,你果然是我的寶,是那個值得我愛的人。」

何藍嬌羞說:「是么?」

「當然了。」沈一說。

何藍嗯了一聲,十分鎮定的說:「那你就先給我解釋一下那個小女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吧,我真的很饑渴嗎?如果你要是給我中庸不出來,我就來中庸你。」

沈一看著何藍的眼睛,驚訝的嘴巴張的大大的。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何藍的中庸之道是什麼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女護士的貼身醫仙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