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金閨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玉堂金閨 > 第二章明月照渠溝2

玉堂金閨

第二章明月照渠溝2

[更新時間]2013年 07月12日 15:28 [字數] 30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胃裡有點抽抽的痛,李恬伸手摸了摸腰間的荷包,裡面還有兩塊綠豆酥,午飯前,熊嬤嬤偷偷塞給她一瓶水和幾塊綠豆酥,一瓶子冷水喝完了,可這酥餅,她實在吃不下,做餡的綠豆沒去皮,餅皮沒揉透,油也太多……這些年,她實在是養尊處優嬌養的太過。

李恬暗暗嘆了口氣,得趕緊離開這裡,這樣吃不好睡不好,撐不了多長時候,今天下午就有點精神恍惚,這樣的虎狼之地,稍一恍惚也許就送了命,她答應過外婆,要好好活著,怎麼舒服怎麼活,怎麼自在怎麼活!

庶舅們總算忍不住放了火,這幾天,不光自己,熊嬤嬤、瓔珞和悅娘她們護著自己,也一樣身心交瘁非常了,這火放的真是及時,竟用了放火這種招搖之極的手段,蠢貨就是蠢貨!李恬嘴角挑著冷笑,也好,有了這把火,榮萱院那把火就成了無頭公案。

唉,榮萱院一定得燒,母親和外婆嫁妝之豐厚,滿京城無人不知,燒了榮萱院,好歹把水稍稍攪的混些,也許能燒掉幾分那些暗中的覬覦之心,自己一個無依無靠的柔弱孤女,身後堆著座銀山……李恬打了個寒噤,人心險惡,誰知道會生出什麼事來!

榮萱院化為灰燼,要是有人問起外婆和母親的嫁妝冊子、歷年帳本、房契地契身契等等等等,自己就可以裝傻,誰也不能確定這些東西是燒了,還是落到了哪裡。

自己才十三歲,因為小,極易讓人心生忽視,這是好處可也是壞處,也就是太小,那些精明能幹的掌柜們會把自己放眼裡嗎?誰知道他們會生出什麼事來……李恬暗暗嘆了口氣,但願人心不要過於險惡。

外婆替自己安排好了很多事,包括親事,自己也留了幾分後備,可誰知道往後會有多大的風雨雷霆?嚴府是狼窩,李家也不是安全可棲之處,自己得儘快嫁人,有個安穩的夫家可憑藉,再大的風雨雷霆也不怕了。

外婆給自己訂的冷家是難得的清靜本份之家,冷老爺出身貧寒,中了傳臚后娶了萊國公丁家的姑娘,丁太太過門后,就給冷家添了條不納妾不收通房的家規,這丁太太是聰明人,冷老爺雖是一榜傳臚,可無根無基,萊國公府這些年也落敗的不成樣子,若沒有這條家規,那冷家大郎再出色,也難攀到好親,可若有了這條,再加上人品才學出色,要結門好親就容易多了,而且娶來的媳婦必是人家的心尖子,要不是沖這條,外婆也不會把自己訂給冷家。

一陣濃烈的疲倦襲來,李恬有些頭暈,不知道什麼時辰了,悅娘不知道回來沒有,李恬遲疑了片刻,伸手在棺床上輕輕彈了三下,外面一個懶散清冷的聲音低低道:「在,歇著吧。」是悅娘的聲音,李恬身心瞬間松馳下來,長長舒了口氣。

「程掌柜那邊……還好吧?」

「跟前幾天一樣,瞧不出什麼特別,黃大掌柜那邊才是大頭,你不盯黃大掌柜,倒讓我去盯姓程的?」悅娘總算找到機會問李恬這句話。

「黃大掌柜是外婆奶兄的兒子,做了十幾年大掌柜,處處妥當,外婆信得過他,我也信得過他,」李恬的話頓了頓,悅娘不以為然的嘿笑了一聲,李恬嘆了口氣,聲音低了很多:「黃大掌柜人和鋪子都擺在明處,程掌柜和孫六卻在暗處,只要他們兩個不亂,明面上真出了什麼事,咱們也有周旋的餘地。」

「嗯,這倒是,那孫六那邊?你讓程掌柜盯著了?」

「沒有,孫六不用盯,他是個聰明人,他叛我有什麼好處?誰肯象我這麼用他?」

這孫六原是南城出名的潑皮無賴。李恬剛到這裡時還小,有一回在街上逛累了,尋了家茶坊喝茶歇腳,孫六和一群無賴正好也在那一處,幾個無賴看她穿戴普通、生的極齊整,嘀嘀咕咕商量著拐走她賣錢,只這孫六,說老娘有交待,離人骨肉的事不能做,甩手走了。當然,後來那群無賴拐她出城,她跟悅娘回來了,那群無賴再沒回來。

這孫六是個極有心計的,見事不對,出去尋了兩天,回來就四處尋李恬,綴在她後面偷窺,看了小半年,尋了個機會,跪在李恬面前,要投靠為奴。

孫六算盤打的精明,他文不成武不就,半點手藝沒有,家貧如洗,四下無靠,可又一心想出人頭地過好日子,這些年不知道打過多少主意,試過多少門路,可條條不通,最後只好打算投靠豪門為奴,可打聽來打聽去,那大家用人,首講可靠,他一個二十大幾的外來戶,論可靠無論如何也比不上那些自小當差的家生子兒,就是投進去,一輩子也就是做個最下等的奴兒。

這李家五娘子,正經的國公府小娘子,聽說又極有錢,這會兒趁她還小,早早投身為奴,等以後她出嫁,自己做了陪房,好歹也能領個差使管管。

李恬卻只讓他寫了投靠文書,並沒收進府,每個月給他五兩銀子,讓他去交接三教九流,打聽些市井閑話。這孫六文書寫好,拿了五兩銀子興奮的深一腳淺一腳回去,就知道自己這一著走的對極了,自己這個小主人,絕非尋常女子。

花銀子交接四方做包打聽,這差使真是派到孫六心坎里去了,他最喜歡也最擅長這個,件件差使做的漂亮利落。不過一年,李恬就將他的用度提到了十兩,如今孫六一個月領一百兩銀子用度,月錢另算,若另有用項,千兩以下憑他一句話就能從程掌柜那兒支取。

程掌柜是林老夫人手裡用出來的老人,原管著南邊的一家古董行,兩年前被李恬調進京城,明面上說是改投了東家,實際卻是從李恬手裡領了銀子,在京城新開了兩處小當鋪,一邊打理當鋪,一邊暗地裡撒銀子交接六部小吏和窮小官們,他心眼縝密,極會辦事,不過一年,從府衙到禁中宮裡,都知道程掌柜為人實在、憨厚可交。

程掌柜一進京城,李恬就讓他和孫六見了面,做了一明一暗的搭檔,程掌柜立腳這麼快,孫六功不可沒,孫六借著程掌柜在官府的那點小路子,這兩年在京城下九流中間越發混的有頭有臉,這兩人,是李恬給自己布下的最重要後備。

「那你讓孫六盯著程掌柜多好,不是比我一天看這麼一兩個時辰好多了?」悅娘追了一句。

「孫六和程掌柜一樣做管事,」李恬沉默了好半晌,才低低的解釋道:「若讓他盯程掌柜,會寒了他的心,譬如我讓你盯瓔珞或是水先生,或是熊嬤嬤,你就不寒心害怕?」

「說到這個,」悅娘呆了好半天才開口道:「萬一你身邊的人……」悅娘話沒說完,就被李恬平淡安穩的聲音打斷了:「悅娘,你們是我的至親,象外婆一樣,退到極處說,真有萬一,我甘心無怨。」

「你放心,我但有一口氣,必護你周全,秋娘拿你當女兒一樣,熊嬤嬤是你奶娘,瓔珞和青枝兩個絕對信得過,就是外頭的掌柜……雖說人心險惡,還是好人多,你別想太多,快後半夜了,趕緊睡吧。」

「嗯,明天早點叫我。」李恬低低的交待了一句,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明天還有很多很多要緊的事。

李恬被悅娘推醒時,外面還看不到一絲曙光,李恬強忍著疲倦和困意,將被褥枕頭推出棺床,哆嗦著抓過棉斗篷裹上,她交待過兩個死黨閨蜜,若看到寧遠侯府有什麼不尋常的動靜,天一亮就趕緊過來救她,這兩個都是在母親面前說一不二的主兒,應該很快就能到了。

天際泛起頭一道曙光時,寧遠侯府的兩處大火總算撲滅了,瑞雲閣周圍空曠無物,雖說燒的乾乾淨淨,可除了燒枯了旁邊幾棵樹,沒有殃及其它,滴翠樓這邊就慘不能睹了,榮萱院內樓台亭閣間都用游廊連著,這火一路漫延的又極快,竟把偌大的榮萱院燒了個一乾二淨。

寧遠侯嚴承志臉上身上黑一塊灰一塊,失魂落魄的呆站在已經是一片瓦礫的榮萱院前,夫人孫氏如同一隻受驚嚴重的小母雞,扶著婆子的手,緊跟在嚴承志身後,抽抽搭搭哭個不停。

二爺嚴承慶窄長臉鷹勾鼻,一臉的陰鷲相,目光陰狠的盯著嚴承志,陰陽怪氣的說道:「這火,它自己可燒不起來。」

(快捷鍵:←)玉堂金閨 第一章明月照渠溝1 玉堂金閨目錄(快捷鍵:回車) 玉堂金閨 第三章逃離狼窩1(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玉堂金閨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