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18章人心所向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05日 02:01 [字數] 33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郭修趕到了野王,立馬山坡之上,看到連綿數里的大營,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晉軍的兵威之盛,絕非奄奄一息的魏國可比,如果不出意外,魏霸一統天下的大勢已成,只等發動最後一擊。要想力挽狂瀾,談何容易。

「魏霸不死,絕無可能。唯有奮起一擊,才有一絲希望。郭孝先,你必須成功。」郭修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句,輕踢馬腹,向大營馳去。

到了營門前通報,時間不長,有人把郭修帶到了虞汜的帳門。又在虞汜帳前等了小半個時辰,郭修才見到了虞汜。

虞汜居中而坐,年輕英武的魏武坐在一旁,埋頭在文案之間,仔細翻看著一本厚厚的作戰計劃書。郭修皺了皺眉,有些奇怪。他不認識魏武,但是從魏武華麗精良的甲胄可以看得出來,這員陌生的年輕將領級別不低,應該僅次於魏霸,至少不低於虞汜,可是他在虞汜又是坐在客位上,顯得有些尊卑顛倒。不過,更吸引郭修的是魏武手中的作戰計劃書,這麼多的內容,自然不可能是一次小小的戰役,也許是圍攻洛陽的計劃書,甚至有可能是統一天下的作戰計劃。

郭修恨不得把那本計劃書搶過來看一看。

「郭孝先,你來得這麼快?」虞汜笑了笑,伸手示意郭修入座:「你再遲兩天來,我們就拿下整個冀州了。」

郭修抗聲道:「恐怕鉅鹿、邯鄲、鄴城都不是那麼好攻的。」

「這要看對誰了。」虞汜無所謂的笑了笑:「對我們來說,只是花多少錢的問題。」

郭修無語,他承認虞汜說得對,攻城戰術已經改變,城牆已經沒有絕對的優勢。只要有足夠的霹靂車,足夠多的烈火彈,迅速攻克城池,並非不可能。而守城一方要想守住城池,也只有使用大量的霹靂車和烈火彈進行反擊,才有守住城池的可能。

很顯然,在這方面,魏霸具有絕對的優勢。在這種實力的差距面前,不管有多少妙計,都無處可施。

郭修現在就有這種無力感。按照他的性格,他會和虞汜唇槍舌劍一般。問題是,他就算辯論佔了上風也沒用,惹怒了虞汜,他很可能就見不到魏霸,耽誤了大事。

郭修強按怒火,遞上了新的談判條件。

虞汜翻看了一下:「縣侯?」眉頭便皺了起來,顯得有些不悅。

郭修哀嘆一聲,真是龍游沙灘,虎落平陽啊,先帝在的時候,是不肯稱王,現在倒好,連一個縣侯都不可得了。

虞汜抬起眼皮,瞟了郭修一眼:「說實話,我覺得縣侯不太可能。不過,能從王爵退到侯爵,可見你們還是有誠意的。這樣吧,我轉呈晉王看看,也許他會網開一面。」

「感激不荊」郭修鬆了一口氣,又道:「我能面見晉王么?」

「如果晉王願意接受你這個條件,你自然能見到他。」

「那太好了。」郭修笑了起來,極力讓自己表現得輕鬆些。「我從宮裡帶來了一些難得的顏料,畫出來的像能夠歷久彌新,永不褪色。」

虞汜點了點頭,轉身讓人引郭修去休息。第二天清晨,虞汜派人來說,晉王要見他。

郭修且驚且喜,收拾好東西,做好準備,這才跟著一個武卒來到魏霸的中軍大帳。

魏霸正在和魏武一起習拳,兄弟倆你來我往,進退自如,宛若起舞,賞心悅目。即使是郭修看了,也不禁暗自贊了一聲。雲手雖然不是很剛猛有力,卻很有風度,非常適合有身份的人練習。郭修見過夏侯懋練習,也見過曹洪練習,但是都不如魏霸練起來有氣勢。

「大王好拳法。」郭修真心誠意的贊了一聲。

「哈哈……」魏霸笑了一聲,收了勢:「郭君來去匆匆,辛苦了。不過,郭太后能夠認清形勢,郭君的辛苦便也值了。她願意以侯爵就國,我覺得很是不易。具體的條件,你和虞祭酒議議吧。如果可行,我就上報長安朝廷,請求陛下詔准。」

郭修有些失落,他等了一夜,沒想到魏霸根本沒有和他獨處的意見,一大早的把他叫過來,只是告訴他他答應了他們的請求。郭修想了想,又道:「修觀大王神采奕奕,如能就此留影,想必後世子孫一定能為大王的神采折服。不知大王可有空閑?」

魏霸眉毛一挑,遺憾的咂了咂嘴:「畫像的事以後再談不遲,還是先談正事吧。鄧艾部已經逼近鉅鹿,我也即將北上,如果你們不能在我攻克鉅鹿之前達成協議,等冀州易手,恐怕侯爵也要變一變了。」

郭修無奈,只得退下。

……

魏霸沒有騙郭修,就在郭修和虞汜談判的時候,他令魏武率領一萬步騎北上,自己緊隨其後,攻入冀州。冀州的主力都被裴徽率領著,正在鉅鹿堅守,鄴城、邯鄲也有守軍,數量卻非常有限。魏武率軍進入魏郡之後,魏軍根本不敢出城迎戰,只能緊閉城門據守。

僅僅半個月的時間,整個冀州就只剩下鉅鹿等三座大城,其他城池全部失守,幾乎是兵不血刃,望風而降。

這時,一直在鄧艾軍中的陳泰趕到了魏霸的大營,求見魏霸。

魏霸很客氣,親自出迎,把陳泰引入大帳。陳泰感激莫名,再三致謝,然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大王,泰冒昧,想親眼看一眼有關曹芳身世的證據。」

魏霸笑了:「我知道你急沖沖的趕來,就不是為了見我。」

陳泰尷尬的笑笑。他從鄧艾處趕來,鄧艾當然會把相關的信息轉達給魏霸。魏霸這麼說,也就是說笑而已。

魏霸隨即讓人帶著陳泰去找隱蕃。隱蕃早有準備,把相關的文件攤在陳泰面前,又叫來了幾個人,然後對陳泰說道:「人證、物證皆在此,你可以一一詢問,若有什麼疑問,只管來問我便是。」

半個時辰后,陳泰面色煞白的離開了隱蕃的大帳,再次來到魏霸的面前。他怔怔的站了半天,這才說道:「大王,能為曹魏列祖留一絲血食么?」

魏霸笑道:「陳君縱使不說,我也會這麼做。你別忘了,曹氏、夏侯氏都和我有密不可分的聯繫。不過,陳君忠於舊主,明辨是非,敢於直言,我還是敬佩的。」

陳泰嘆了一聲,撩起衣擺,跪倒在魏霸面前,鄭重的磕了三個頭,吞聲道:「潁川陳泰,願唯大王馬首是瞻,效犬馬之勞。」

「有玄伯相助,天下可定。」魏霸起身,扶起陳泰,請他入座。「玄伯,與裴徽相熟否?」

陳泰會意,躬身道:「泰當以身入鉅鹿,曉以大義,喻其是非。若彼不願降,則與鄧將軍并力,攻克鉅鹿。」

「甚善1魏霸大喜,隨即讓人拿來了一副印綬,擺在陳泰面前。陳泰接過來一看,是鎮軍將軍。這雖然是個雜號將軍,卻是鄧艾的副將。作為一個降將,魏霸一下子就給他這樣的官職,是非常罕見的。通常對於降將而言,可以授高位,但是不會給實權,副將這個位置太重要了,一般是不會給剛剛歸順的降將的。

「這個……」陳泰有些猶豫。

「這是鄧士載的力薦,我覺得很妥當。」魏霸笑笑,將陳泰推過來的印綬又推了回去。「早在南陽時,我就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共事,今天總算是如願了。玄伯,不要推辭,如果有人不服,拿出你的本事來,證明給他們看。」

陳泰感激不盡,躬身拜受。

……

陳泰回到鉅鹿之後,向鄧艾做了彙報。見陳泰換上了晉國的印綬,鄧艾也非常意外。在魏風也在他軍中的情況下,魏霸依然讓他做主將已經是難能可貴,他還推薦一個降將陳泰做副將,在一般人看來,這就是不知進退。鄧艾本來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如果魏霸拒絕了,這也很正常,所以他事先並沒有對陳泰說,就是不想讓陳泰有太高的期待。

可是魏霸答應了,而且把功勞推到他的身上,讓陳泰感激他。鄧艾很意外,也很感激。

陳泰隨即和鄧艾、劉陶商量了一下,親自入城勸降裴徽。他們都是世家大族,有共同語言。見陳泰降了,裴徽已經心動,再等陳泰把天子曹芳非曹氏血脈的秘密一說,裴徽再也沒有一絲反抗的**。

兩天後,裴徽舉鉅鹿而降。五天後,鄴城、邯鄲兩城收到消息,也相繼獻城。

到此,整個冀州被納入魏霸轄區,從鄧艾進入冀州開始算,前後不到一個月。

魏霸隨即委任裴徽為行軍主簿,以劉陶為冀州刺史,鄧艾、陳泰、魏風等人率領步騎五萬,由井陘進入并州,由北向南攻擊司馬懿鎮守的晉陽,準備收復曹魏控制下的最後一個州。

與此同時,一封報捷文書被送往長安。除了報告收復冀州的捷報之後,魏霸再次要求天子下詔,命令關中軍團出潼關,夾擊洛陽,完成平定天下的最後一擊。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1017章代漢者,當途高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19章大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