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15章為誰盡忠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03日 11:22 [字數] 34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右北平,徐無山下,戰鼓聲一陣接著一陣,幾乎是聲嘶力竭。

戰旗飛舞,戰馬奔騰,數萬大軍正在激烈的廝殺。

陳泰站在山坡上,看著山坡下激戰正酣的戰場,面色煞白。兩手緊緊的捏在一起,指節發白。

這是他和鄧艾的第二次交手。第一次發生在遼西郡。鄧艾水陸並進,水師在碣石山登陸。他早就估計到了鄧艾的這個計劃,事先在碣石山部署了阻擊陣地。鄧艾看了他的陣地之後,只試探性的進攻了一下,立刻調整了方向,水師調頭西進,岸上的步騎也放棄了碣石山,一路向西突擊,進入了右北平。

陳泰在右北平當然也有安排,他就等著鄧艾向西,隨即尾隨而至,準備在徐無山一帶前後夾擊,將鄧艾陸行的步騎先行擊潰,然後再想辦法誘水師上岸,予以重創。

他的計劃看起來很不錯,鄧艾在徐無山附近被他截住了。可是,他卻發覺情況有點不對。

鄧艾的步卒大約有一萬人,精騎五千,而他有步卒兩萬,精騎七千,總兵力接近鄧艾的兩倍。按理說,他就算不能全殲鄧艾所部,也能重創他。然而,事實卻大出他的意料。鄧艾所部的戰鬥力之強,遠遠超出他的想象,更讓陳泰吃驚的是,鄧艾從一開始就擺出了防守的陣營,利用強弓勁弩進行阻擊,根本沒有進攻的想法,五千精騎一直擺在後陣。

陳泰攻擊了三天,依然沒有達成事先的戰術目標。就在他準備撤退的時候,陳表率領五千水師趕到。

與陳表一起趕到的,還有魏風率領的五千重甲騎。

重甲騎的登場非常震撼。當五千騎士掀開了罩在身上的披風,解開了戰馬身上的馬衣。露出那些明光光的重甲時,整個戰場突然間亮了起來,很多魏軍士卒甚至睜不開眼睛。重甲騎從戰場南部發起衝擊,夏日的陽光照在他們身上,再反射到魏軍將士的眼中。讓他們無法直視,只能看到一片光明撲面而來。

就在這讓人驚駭的場景中,五千騎士發動了攻擊,直撲魏軍的后陣。

陳泰立刻下令右翼的騎兵反擊。可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

右翼的三千騎兵根本擋不住這五千重甲騎,雙方一交手。實力的差距就表現無遺。魏軍騎士雖然縱馬賓士,箭落如雨,卻無法撼動重甲騎的陣勢。五千重甲騎兵排著隊衝殺過來,速度並不算很快,卻非常堅決。他們像一把把鋒利的大劍,毫不留情的從魏軍陣地上衝殺過去。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三千精騎沒能擋住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鋼鐵怪獸衝進了后陣,將后陣沖得七零八落。

而這還只是噩夢的開始。

等到重甲騎登場,一直被鄧艾留在後方的五千精騎也在趙廣的統領下衝出了陣地,他們不去衝擊魏軍陣地,卻對剛剛被重甲騎重創的魏軍精騎痛下殺手。三千魏軍精騎與重甲騎對沖,直接損失就超過了千人。士氣更是受到了嚴重的挫傷,哪裡還是這些養精蓄銳,士氣如虹的晉軍騎士的對手,一下子被殺得落花流水。

他們甚至連逃都逃不掉,這五千精騎就是為了追擊而生的,他們的速度絲毫不亞於魏軍騎士,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到半個時辰,魏軍右翼的三千精騎就被全殲,后陣也被重甲騎沖亂,撕開了一個大口子。陳表隨即指揮著五千步卒衝殺過來,奮力向中軍挺進。

眨眼之間,陳泰就腹背受敵。

主簿劉陶站在陳泰身邊,嘆了一口氣:「使君,我們中計了。」

陳泰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中計了。鄧艾就是一個誘的目的就是要纏住他,不讓他離開,真正的主力不是鄧艾率領的一萬五千步騎,而是陳表和魏風率領的人馬,特別是魏風率領的這五千重甲騎。

這五千重甲騎放眼天下,也很難找到敵手,他們唯一的弱點就是慢,不耐久戰。要是他和鄧艾展開游擊戰,這些重甲騎就很難發揮作用,甚至根本追不上他。所以鄧艾以自身為餌,將他釘在此地,等著重甲騎從容趕到,給他致命一擊。

鄧艾的戰術高明,他也沒有錯。錯的只是他不知道這些重甲騎居然到了幽州,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在他的情報系統中,這些重甲騎應該是跟著魏霸去了青州的,現在應該在洛陽才對。

現在他知道,自己的情報不準確,至少不全面。否則,他不會不考慮這個如此重要的因素。他估計,陳表率領的五千水師除了運送糧草輜重之外,更大的可能是接應魏風登陸。只有在海上,他們才能輕易的瞞過魏軍的斥候。

重甲騎也好,水師也罷,這都是魏軍不具備的優勢。在這種優勢下,他想不敗又怎麼可能。

「突圍吧。」陳泰揮了揮手,神情沮喪:「趁著還沒有被趕盡殺絕,突圍。」

劉陶點了點頭,沒有反對。到了這個地步,除了突圍之外,沒有其他希望了。再戰下去,只有全軍覆沒一個可能。

在戰鼓聲中,魏軍開始向西突擊,準備和西部阻擊的將士會合。

聽到魏軍的戰鼓聲,鄧艾微微一笑,下令全線阻擊。陳泰從誰的陣地上突圍,就殺誰,生擒或斬殺陳泰者,首功。

聽到這個命令,晉軍將士士氣高漲,戰意盎然。他們從一開始就是防守陣型,現在根本不需要調整,就可以立刻投入戰鬥。

連弩車咆哮起來,弩手們連聲嘶吼著,扣動弩機,將一匣匣的利箭射上天空。

小型霹靂車也在咆哮,它們扔出的不是石彈,而是烈火彈。這種改進后的烈火彈不僅能燃燒,裡面還夾有鐵釘,扔在地上,不論是人腳還是馬蹄,都很容易被扎穿,是阻擊戰的利器。

見魏軍準備突圍,魏風等人也加緊了攻擊,魏風攻堅突破,趙廣追殺,陳表趕上去清掃戰場,重甲騎、精騎和步卒連番上陣,攻勢如潮,一波接著一波,讓魏軍應接不暇。

戰至傍晚,魏軍突圍不果,包括陳泰在內的絕大部分人被俘。

陳泰滿臉血污,疲憊的坐在一匹戰馬的屍體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手臂酸麻得近乎痙攣,根本揮不住手中的戰刀,乾脆將已經卷口的戰刀扔在一旁,雙手扶在膝蓋上,閉上了眼睛。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劉陶推了推陳泰的手臂:「使君,鄧將軍來了。」

陳泰抬起頭,眯著眼睛看了鄧艾一眼,仰起了身子,啞聲一笑:「將軍是來取的我首級么?很遺憾,我未曾親手奉獻給你,還得勞動將軍。」

鄧艾笑笑:「勝負已分,何必再取首級。陳君,我對令祖太丘公景仰已久,只可惜生得太晚,不能親見其面。不知道陳君能否賞光,共飲一杯,讓我也聽聽太丘公的風采?」

「嘿嘿,敗軍之將,有辱家門,哪裡還有膽氣提及家祖。」陳泰擺了擺手:「多謝將軍美意,正如將軍所說,勝負已分,唯欠一死爾。」

鄧艾笑笑:「將軍是準備為曹魏殉國呢,還是準備為當今天子殉國?」

「有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鄧艾從親衛手中拿過一個小馬扎,坐在陳泰對面,笑道:「如果你要為曹魏殉國,則當今天子恐怕不姓曹。」

陳泰一愣,隨即站起身來,厲聲喝道:「鄧艾,敗軍之將,不敢有所奢望。可是,士可殺不可辱,你當面污辱我主,是何道理?皇家血脈,豈容有誤?」

「那你說,洛陽的那個曹芳究竟是誰的兒子?」

「不……不是任城王曹楷的子嗣么?」

「哈哈哈……」鄧艾笑了起來,他起身攬著陳泰的肩膀:「陳君,你自己也未必相信吧?想知道真相么?那就不能死。」

「你沒騙我?」

「有必要嗎?」鄧艾聳聳肩,無所謂的攤攤手:「潁川陳家,不是只有你一個後人。」

陳泰驚駭莫名。他仔細的打量著鄧艾,心裡越來越沒底。鄧艾如果只是為了勸降他,大可不必用這種理由。既然他這麼說,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正如鄧艾所說,陳泰對洛陽的天子曹芳也有些狐疑。堂堂的一國天子,居然說不清來歷,這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可疑的事情。他久在京城,當然知道曹芳是曹楷子的可能性非常校

曹家那麼多子弟,最不可能的就是曹楷的兒子。因為,在魏文帝曹丕的心目中,曹彰可能比曹植還要可惡。曹丕能留曹植一條命,卻容不得曹彰,否則就不會親手毒死他,而且是在生母卞太後面前。

曹彰可以說是曹丕唯一殺掉的宗室。明帝不是不知道這些情況,他怎麼會選曹彰的孫子作繼承人?

如果曹芳真的不是曹魏子弟,那他又為誰盡忠?

陳泰茫然四顧,半晌才低下了頭:「鄧將軍,我要親眼看到證據才能相信。」

「會的,只不過要陳君安心的等一段時間,證據不在我本人手中。」鄧艾誠懇的伸出手:「那麼,現在我們去喝一杯?」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1014章溫水煮青蛙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16章落葉歸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