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14章溫水煮青蛙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03日 00:45 [字數] 36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嚴、吳懿相對而坐,各自想著心思。費禕笑而不語,從容的品著茶。

長安已經被他們三個掀起了一陣不是很猛烈,卻足夠強勁的風暴。

李嚴、吳懿領銜,負責清查宣詔使者刺殺晉王一案,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取證,大體情況已經摸清。丞相諸葛亮以魏霸有不臣之意為由,說動天子,在晉封魏霸為晉王的同時,收其兵權,令其回長安述職。除此之外,使者還攜帶了另一份密詔,如果魏霸不肯受明詔,則以密詔抓捕,必要的情況下,可以當場格殺。

詔書沒什麼問題。天子劉禪已經認可,密詔的確是他所下,用璽也是經過他的允許的。在此之前,諸葛亮謀划時,他也知道。問題在於,使者團中有死士,他不知道。

用密詔抓捕不臣,這是有慣例的,但是用死士,這性質完全不一樣。這裡面有兩個問題,一是死士怎麼會搖身一變,成了天子宣詔的使者。二是安排了死士,自然是以格殺為主要目的,而不是抓捕。換句話說,詔書成了遮掩,使者團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殺死魏霸,哪怕他接受詔書,願意交出兵權。

事實也正是如此,在魏霸接受了詔書的情況下,偽裝成郎官的死士依然發動了對魏霸的刺殺。

這違背了天子的本意,是矯詔。

所以,這件刺殺案不僅於禮不合,而且更大的問題在於他們把天子當成了擋箭牌。比起刺殺魏霸,這個罪名更不可饒恕,性質也更加嚴重。刺殺晉王,哪有矯詔來得嚴重。

負責安排此事的丞相諸葛亮當然成了罪魁禍首,不僅贈謚無望。而且面臨著矯詔的大罪。

在經過看似瑣碎,實則非常精細的操作之後,整個丞相府的相關人員都被控制起來,可是最關鍵的一個人卻還沒有落實罪名。

姜維在這裡面究竟起了什麼作用,目前沒有定論。原因有兩個:一是死士是涼州人。卻未必就和姜維有關,這需要進一步的證據。二是姜維手中有兵,不能像丞相府的其他人那樣,一道詔書就可以將他們入獄,慢慢審問,隨時提審。為了避免姜維狗急跳牆。降魏或者乾脆兵變,血洗長安,李嚴等人的動作一直很溫柔,以免逼反姜維。

兩個原因中,后一個是主要因素。可是,再溫柔。這一步也要跨出去。

他們幾個今天聚在一起商量,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對費禕來說,目的只有一個:說服吳懿倒戈。

吳懿手中有一萬多人,如果吳懿倒戈,就算姜維反叛,他們也能守住長安,至少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否則。僅憑馬承手中的那點北軍,根本擋不住姜維的攻擊。

從接詔徹查此案到現在,吳懿的態度一直都不是很明朗。他按照詔書的要求辦案,滴水不漏,卻看不出本人的傾向。他似乎只是奉詔行事,不偏不倚。這樣做的好處當然是有的,到目前為止,哪怕是他們抓了丞相府的所有重要人員,卻都是明正言順,沒有給人留下什麼攻擊的口實。

可是現在。卻必須要吳懿做出表態,否則無法對姜維動手。

吳懿只有一個擔心,如果姜維舉兵反叛怎麼辦?按照現在的辦事原則,沒有確定之前,不能宣布姜維的罪狀。就不能剝奪姜維的兵權。而不剝奪姜維的兵權,又怎麼能讓姜維老老實實的到廷尉府聽審?

這是一個死扣。說白了,就是投鼠忌器。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怕逼得姜維狗急跳牆。

「說能保證長安無事?」吳懿這樣說。

誰也不能保證。事實上,大家都清楚,一旦下詔讓姜維到廷尉府接受調查,姜維就會舉兵反叛。逼反了他,後果很嚴重。目前魏霸的大軍還遠在洛陽,他鞭長莫及,救不了長安。

魏興按著刀走了進來,瞟了一眼屋內沉默的幾個人,對費禕拱了拱手:「晉王殿下有使者到。」

費禕頓時精神起來:「傳進來。」

李嚴和吳懿互相看了一眼,也各自回到座位上。

使者進來了,風塵僕僕。他送上一封信。費禕看了之後,無聲一笑。他把書信遞給李嚴、吳懿,淡淡的笑道:「現在有理由了,晉王送來了一個最好的理由。」

李嚴先接過去看了一眼,眉毛一挑,隨即笑了笑,又轉給吳懿。吳懿接過來,半晌無語。

魏霸的信很簡單,我已經兵臨洛陽,請陛下下詔,命令關中軍團出擊,一起圍攻洛陽。

魏霸沒有指明要誰統兵,可是話里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姜維願意出潼關,那就由姜維去,如果姜維不肯去,那就由別人去。當然了,他手下的兵要帶走。

就關中而言,現在除了姜維,還有誰適合統兵?一個是李嚴,一個是吳懿。相比之下,自然是吳懿最合適。

「子遠,這是一個機會埃」李嚴起身,走到吳懿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輕笑一聲,舉步走了出去。站在陽光下,他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慢慢的化作一聲輕嘆。

有兵才有說話的資格。他現在手裡只有一千兵,所以這個機會只能落到吳懿的手上了。

吳懿猶豫了片刻:「請陛下下詔吧。」

魏霸的請求立刻傳達到了天子面前。吳懿給天子出了一個主意,先調漢中、扶風諸郡的郡兵到長安,然後再詢問姜維有沒有領兵出征的意向,如果沒有,則將其兵撥付一部分給其他人。這樣一來,姜維只有三個選擇:統兵出征,放棄兵權,立刻舉兵造反。

不論哪一個,都可以把他逼到死路上去。這麼做的前提保障就是調集漢中、扶風郡兵,可以在姜維造反的時候,保證長安有優勢兵力可用。

天子同意了,立刻下令漢中太守吳敏、扶風太守廖化各統兵一萬。立刻趕往長安。

……

長安的行動雖然隱秘,卻依然瞞不過姜維的眼睛。

一騎快馬,奔進了潼關城。

姜維怔怔的坐了很久,拳頭握了又放,放了又握。遲遲沒有拿定主意。

天子下詔調吳敏、廖化的兵,目的應該很明確,就是要增加長安的兵力,解決他的威脅。一旦這兩個人到位,他就沒什麼兵力優勢可言了。到時候,只有兩條路。一是交出兵權,任人宰割,二是舉兵清君側,重新將天子控制在手中,卻要面對同樣甚至更多的兵力。

以吳懿的能力,同等兵力下。姜維沒有必勝的把握。更重要的是,這樣一來,他就真的成了反賊。即使是擊敗吳懿,只要沒抓住天子,他都算不上勝利,在道義上必然要處於下風。然後,魏霸就可以明正言順的討伐他。

爭來爭去。不就是爭一個誰是正義么。

從長安趕來的尹賞看著姜維,額頭上全是細密的汗珠。「伯約,不要再猶豫了。」

姜維看看尹賞,苦笑一聲:「現在舉兵,我們還有回頭路嗎?」

「你不舉兵,就有回頭路?」尹賞沒好氣的反駁道:「是降魏,還是退出隴右?」

「不急。」姜維自言自語道:「漢中兵到長安,沒有一個半月是做不到的。我還有時間。也許……很快就有好消息傳來。到時候,我們也許就會不戰而勝了。」

「什麼好消息,能讓你不戰而勝?」尹賞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他覺得眼前的姜維和他印象中的姜維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人。姜維以前很果決。有時候近乎果決得魯莽,現在卻有些猶猶豫豫的。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他還要等。

「等魏霸的死訊。」姜維笑了笑:「如果魏霸突然死了,你覺得會怎麼樣?」

尹賞啞口無言。如果魏霸死了,那情況的確會大有不同。魏霸的勢力分裂。就很難對關中現產生實質性的威脅。到時候,姜維可以輕而易舉的掌握關中。可是,魏霸會死么?那麼多死士都沒殺死魏霸,姜維還有什麼辦法讓魏霸死?

「魏霸隨時都可能死。」姜維沒有多說,只是用企求的眼神看著尹賞:「請你一定要相信我一次。」

「如果一個月後,魏霸還沒有死呢?」

「那我就統兵出關。」姜維道:「想讓我放棄兵權,那是萬萬不能的。」

尹賞長嘆一聲,又商量了一些細節,立刻起身返回長安。

……

陳茗快步走進了後院,向正在下棋的費禕和彭珩說道:「尹賞已經回到了長安。」

「潼關可有異動?」

「一切如常,目前看來,姜維沒有什麼動作。」

彭珩看了費禕一眼,鬆了一口氣:「看來姜維還沒有絕望,不想鋌而走險。」

「這就對了。」費禕笑笑,敲下一子,將彭珩的一片黑子全部吃掉。「給他留一線希望,才不會拼個魚死網破。在兵法上,這就叫圍三闕一。在心思上,這叫溫水煮蛙。」

「溫水煮蛙?」

「你沒聽說過?」費禕有些好奇:「這是晉王說的,大致說的便是用綿密功夫,避免太過激烈的手段,總給對方留一點念想,讓他無法下決心。等他發現無路可走,想要垂死一擊的時候,已經被煮熟了。」

彭珩恍然大悟,笑著點點頭:「我說你怎麼不緊不慢,盡使些軟綿綿的手段,原來你是想把姜維當青蛙煮了埃不過,姜維未必會如你的願喲。」

「他除了舉兵之外,還能有什麼手段?」費禕撇了撇嘴:「他既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潼關獻與司馬懿,就只能寄希望於一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哪怕一個虛無縹緲的希望,也是希望。」

他頓了頓,又道:「丞相如此,他也是如此。」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1013章用心良苦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15章為誰盡忠(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