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10章驚天之秘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01日 00:48 [字數] 34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侯霸背著手,在帳內來回踱著步,焦灼如籠中困獸。

他現在就是一頭困獸。

新年之後,春風漸起,各種消息就隨著春風一直來到了他的面前。先是魏霸成了晉王,當之無愧的成為蜀漢的第一重臣。如今,他雄心勃勃,幾路大軍虎視眈眈,一步步的逼向睢陽,大有將整個山東一舉拿下的勢頭。

夏侯霸不能不緊張,魏霸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撲向睢陽的三路大軍加起來,兵力接近十萬,是他的兩倍有餘,而他一直以來仗以取勝的騎兵早就落了下風,再也不可能力挽狂瀾。

這一仗,還沒有打,他就已經露出了敗相。於今之計,最好的辦法是放棄睢陽,收縮防線,退守成皋、滎陽一帶。成皋、滎陽有地利可用,離洛陽又近,更有利於防守。

這個念頭一浮現在腦海里,夏侯霸就有些莫名的焦躁。他一向崇尚進攻,認為進攻是最好的防守,現在仗還沒打,他就要放棄兗州,立足於防守,實在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這足以說明,他不僅在實力上沒有任何自信,在心理上也已經輸了。

這一點,比兵力不足更讓夏侯霸沮喪。

一個親衛走了進來:「將軍,營外有一個人,自稱是將軍故人,求見將軍。」

「故人?」夏侯霸愣了一下:「他叫什麼?」

「他沒說。」親衛遞上一封信:「他說把這個交給將軍,將軍就知道他是誰了。」

夏侯霸接過信。打開看了一眼,臉色頓時一變。他沉吟了片刻,說道:「讓他進來。」他隨即又讓人叫來了夏侯威,寒著臉道:「給我準備一百名甲士,將大帳包圍起來,任何人不得隨便出入。」

夏侯威莫名其妙:「幹什麼,有刺客?」

「我準備殺人。」夏侯霸擺擺手,示意夏侯威不要多問了,立刻去準備。夏侯威撓撓頭,轉身去準備了。夏侯霸看了一眼手中輕飄飄的信。冷笑一眼:「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來見我。」

時間不長,夏侯威將甲士部署到位,一百名甲士將中軍大帳圍了三重,盔明甲亮。殺氣騰騰。

來人一襲春衫。除了臉皮略有些黑之外。可以算得上玉樹臨風,氣定神閑。

他看了一眼大帳外的甲士,就展顏而笑。對站在門口,一臉寒霜的夏侯霸說道:「仲權叔,這就是你手下最精銳的力量?」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夏侯玄。這一百甲士雖然很威風,可是在他的眼裡,這些人不過如此。原因很簡單,他看過更強悍的甲士,那些甲士的殺氣比眼前這些甲士還要更勝幾分。

夏侯霸眉頭微蹙,聽聞夏侯玄來了,他本想擺出一個陣勢,先殺殺夏侯玄的威風,挫挫他的銳氣。身為敵國大將,居然敢孤身入營,這眼裡還有我么?不料他精心準備的下馬威根本沒鎮住夏侯玄,反而被他笑話了。這讓他很受傷。

「進來吧。」夏侯霸不接夏侯玄的話茬,轉身進了大帳,自顧自的在主席坐下,寒聲道:「最好能說幾句讓我滿意的話,要不然,你今天走不出這個大帳。」

「仲權叔什麼時候喜歡聽好話了?」夏侯玄慢條斯理的在客席上坐下,將衣擺整理好,這才抬起頭,笑盈盈的看著夏侯霸:「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你埃」

夏侯霸更是惱怒:「這麼說,你今天是來消遣我的?」

「當然不是。」夏侯玄搖搖頭:「我只是想不出有什麼樣的話能讓你滿意。大戰在即,論兵力,論形勢,論錢糧充足,論將帥能力,我都想不出一點能讓你高興起來的話。要不,我姑妄言之,你姑妄聽之?」

「呸1夏侯霸啐了一口,愈發的沮喪。夏侯玄的話句句戳他的心窩,讓他更加鬱悶。可是,夏侯玄輕身來訪,他又不能真的一聲令下,將夏侯玄斬殺當常別說夏侯玄是他的親人,就是普通人,他也不能這麼干埃

「你究竟來幹什麼的?」夏侯霸沒好氣的說道。

「馬上就要和你對陣了,事先打個招呼。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嘛。」

夏侯霸冷著臉道:「曾經是一家人,現在是敵人了。」

夏侯玄看了夏侯霸一眼,忽然又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突然問了一句:「你知道你為誰而戰嗎?」

「當然是為天子而戰。」

「你知道天子是誰?」夏侯玄追問了一句,只是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只剩下譏諷和嘲笑。

夏侯霸的眉頭擰了起來。他盯著夏侯玄,心臟猛的跳了兩下。夏侯玄來果然有事,而且是大事,是他心裡一直擱不下的那件大事。

夏侯玄起身,坐在夏侯霸對面,伸手端起夏侯霸的酒杯,倒了一些酒在案上,用手指蘸了酒,寫了一個名字。夏侯霸一看,眼睛頓時瞪得溜圓,他霍的站了起來,大聲道:「不可能1

夏侯玄無動於衷,輕輕的把名字擦掉,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慢慢的品起了酒。

夏侯霸愣了半天,一步跨到夏侯玄身邊,揪著夏侯玄的袖子,低吼道:「快說,你是從哪兒得來的消息?你是想拿這個消息來誘降我嗎?」

夏侯玄輕輕掰開夏侯霸的手,微微一笑:「你覺得我有誘降你的必要嗎?我只是不想讓你死得糊裡糊塗。其實,你應該明白我說的是真的,對不對?」

夏侯霸兩眼圓睜,太陽穴呯呯直跳,額頭血管像蚯蚓一下蠕動著。正如夏侯玄所說,他一看到這個名字,就知道可能是真的。只有如此,才能解釋一直以來,朝廷的怪異舉動。

可是,他從情感上不能接受,這也太詭異了。如果是這樣的話,當初明帝為什麼要重用他,還讓他做了輔政大臣?

「你有證據嗎?」

「如果沒有證據,我敢來見你,又說這樣的話?」夏侯玄眼皮一挑,冷笑道:「這件事有多嚴重,我不至於連這點都分辨不出吧?」

「那你想如何?」夏侯霸忽然冷笑一聲:「既然魏霸早就知道這件事,他為什麼還要和洛陽談判?」

「他姓魏,又不姓曹,洛陽的事,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而已。」夏侯玄嘆了一口氣:「我來見你,也是費了好大的口舌。你應該清楚,將整個曹家清降掉,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多一個魏國,不僅多分一份土地,更是一個不安定因素。如果能趁此機會清除掉,將來也可以省很多事。」

夏侯霸的眼角不住的抽搐起來。他咬牙切齒的罵道:「賤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做出這樣的事來。我要回洛陽,我要回洛陽。」

「你當然應該回洛陽,可是不能這樣回去。」夏侯玄擺擺手,示意夏侯霸稍安勿躁。「如今大戰在即,雖然還沒打,但是形勢已經很明朗。你直接面對的對手是我和鎮北大將軍陸遜,在我們的身後,還有晉王殿下。說得直接一點,你和我們任何一個人對陣,如果實力相當,也許還有一戰之力。可是現在,你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夏侯霸沒有反駁,他知道夏侯玄說的是實情。

「因此,退回洛陽,是遲早的事情。可是在此之前,你不能露出任何破綻。否則,你不僅無法挽救曹家,而且會把自己陷進去。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今天冒險前來,可就是害了你了。」

夏侯霸冷笑一聲:「說了半天,你還是要我聽你的,將兗州拱手相送。兗州我可以給你,可是我能得到什麼?」

夏侯玄反問道:「你想得到什麼?」

「我……」夏侯霸一時語塞。他是有一個願望,可是話到嘴邊,又覺得這個願望太離譜了,魏霸肯定不會答應。

「想為曹家保留一點封爵?」

夏侯霸點了點頭,神情忐忑:「可以么?」

「不知道,我儘力而為。」夏侯玄站了起來,撣撣衣服:「也許吧,我能爭取到一個機會。不過,這個機會很渺茫。你應該清楚,現在你的談判資本還沒有洛陽雄厚。就我所知,洛陽已經答應了晉王的相關條件,現在只是在商談一些細節而已。」

「我有大軍1夏侯霸咆哮起來:「我還有近五萬大軍。」

「你要覺得能打,你不妨試一試。」夏侯玄惋惜的搖搖頭:「五萬軍餉都發不出來的大軍,你覺得有什麼用?」他指了指外面的那些甲士,又道:「這樣的將士,在我的軍中至少有五千,在晉王殿下的身邊更是數不勝數。這些人遠遠算不上精銳,每一個真正的戰士都應該如此,也只有你,才會把他們當個寶貝,拿出來炫耀。」

他回頭看了一眼夏侯霸:「你要想參與到這場賭局中,先得看看自己手中有多少本錢。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我今天真是白來了。仲權叔,保重1說完,夏侯玄拱了拱手,揚長而去。

夏侯霸目前夏侯玄離開,忽然覺得渾身無力,一屁股坐在席上。他托著額頭,腦子裡亂成一團,憤怒和驚訝,絕望和無助,全部糾纏在一起,讓他欲哭無淚。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1009章孤臣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11章將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