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08章長袖善舞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31日 00:30 [字數] 34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禪又驚又怒。

直到費禕開口之前,他雖然埋怨丞相給他闖了禍,但是他從來不懷疑丞相的良苦用心。正如以前他一直覺得丞相太嚴厲,卻不懷疑丞相有不臣之心一樣。

他相信丞相,他真把丞相當成父親一樣的信任。

可是,聽完了費禕這些話,他才知道諸葛亮瞞著他做了多少事情。他不用去查了,他相信費禕不會去誣陷丞相。他現在知道,費禕說得沒錯,魏霸如果真有不臣之心,那也是丞相一步步的逼出來的。

不管動機如何,諸葛亮獨攬大權是事實。以前,劉禪只是不滿諸葛亮的做法,卻不懷疑諸葛亮的忠誠。現在,他依然不懷疑諸葛亮的忠誠,卻不得不面對諸葛亮造成的惡果。

他硬生生把一個國家棟樑逼成了逆臣賊子,而且,這似乎已經無可挽回。

你可以說好心辦了壞事,可是能因為好心辦了壞事就不用承擔後果嗎?

劉禪憤怒了。

「丞相誤我,丞相誤我1劉禪連聲叫道,在大殿上來回踱著圈,憤怒得像頭焦躁的公牛。他低吼道:「丞相他想幹什麼,都病成了那樣,卻不肯死,非要把魏霸逼反了,他才肯死么?現在好,他趁心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

「法辦1費禕接了一句。

「什麼?」劉禪一時沒聽清,扯著嗓子又問了一句:「你剛才說什麼?」

費禕提高聲音,又說了一遍:「臣說,法辦,依法查辦。」

劉禪快步走到費禕面前:「法辦?」

費禕重重的點了點頭:「陛下,國有國法,凡事皆當以法為本。丞相當年制蜀科,以法治國,是以國泰民安,罪人而無怨,皆因依法而行。今天。以朝廷大臣之重,行刺殺大臣之事,非律法所容。若不能以法制裁,則人人效仿,天下豈能不亂?若不能按章辦事,清查涉案人等,又怎麼能服眾?」

費禕一口氣說了幾個按法辦事的理由,大意無非是說,只有依法辦事,把這件事案子查清楚。相關人員都得到懲處。還晉王一個公道。才能讓天下人心服口服,也讓那些弄險的人受到應有的懲處。

不管怎麼說,用刺殺的手段來解決朝堂上的爭端,都是下不檯面的事。不能縱容,當然也不能效仿,只能依法處置,才能正本清源,恢復朝堂上的秩序,否則,以後看誰不順眼,都派刺客去幹掉對手,那朝堂還是朝堂嗎?

就算是市井。也不能這麼干埃

劉禪覺得有理,接受了費禕的建議,組織相關的人員,設立專案組,專門負責這件刺殺案。

這個決定。將在兩日後的朝會上宣布,並由群臣一起商定負責人員。

……

和劉禪達成了一致,費禕離開了皇宮。在出宮門的時候,他遇到了董允。

董允和費禕是好朋友,甚至可以說是至交。費禕能得到諸葛亮的賞識,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因為得到了董允的幫助。不過,自從費禕和魏霸走得近了之後,他們之間的來往就非常少了。

今天,董允攔住了費禕。他的臉皮抽了抽,像是笑,又像是哭。

「文偉,今天又對陛下說了些什麼?」

費禕笑了:「休昭,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何必拐彎抹角的。我對陛下說了些什麼,你很快就會知道,又何必專程來問我?」

董允的臉再次抽了抽,轉身相邀。費禕也不推辭,跟著董允來到了他的官廨。董允讓人上茶,隨即關上了門,向費禕深施一禮:「文偉,救我1

費禕慢條斯理的喝著茶,目光穿過茶霧,瞟了董允一眼:「怎麼,這件事,你也有份?」

「我能不知道嗎?」董允都快哭出來了。

「那你究竟知道多少?」

董允愣了一下,沒太明白。費禕又問了一句:「你知道多少,比如詔書的內容,比如刺客的來處……」

「我哪能知道那麼多。」董允叫了起來,臉都有些白了。「我只知道丞相要對付魏……不,晉王,究竟是什麼手段,我不太清楚。後來才知道,劉鈺那小子也在裡面,我還以為是劉鈺要下手呢。劉琰死後,劉鈺遍訪名師,苦練武技,據說下了些本錢,身手不錯。」

費禕不動聲色的聽著,聽完董允的講述,他知道董允其實知道的很有限。想想也很正常,這麼機密的事,怎麼可能誰都知道。

「那你估計,誰會對這件事比較了解?」

「姜維1董允不假思索的說道,神色有些猙獰,片刻之後,他又說道:「諸葛恪應該也是知道的。」

「為什麼?」費禕佯裝不解的問了一句。

「那還用問?」董允的怒火被挑了起來:「文偉,我想你也清楚,姜維這豎子,不知道有什麼好的,偏偏丞相把他當心腹。當初剛剛歸順,就封了侯。如果說這是安撫涼州人,那也就罷了,可是憑什麼讓他統領虎步營?虎步營可是天子禁軍啊,我都沒機會……」

董允一說,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不僅是多年前的至交,更是如今能夠救他一命的唯一機會,他哪裡還敢瞞著藏著。當下把自己的猜測一一說來。

費禕聽了,暗自慨嘆。丞相啊,這些事,你知道嗎?你身邊的人都在互相猜忌,你又怎麼可能戰勝魏霸。魏霸身邊的人也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可是魏霸能及時處理,絕不會造成這麼大的矛盾。董允對姜維的怨恨,可不亞於對魏霸的怨恨埃

你重用姜維和諸葛恪,傷了多少人的心埃

等董允說得口乾舌燥,捧起茶杯喝茶,費禕給他續了一杯茶,又拍拍他的肩膀:「休昭,我沒看出來你有性命之憂埃就這麼點事?當然了,你和丞相走得近,要說一點牽連也沒有,恐怕也不太可能。可是就我看來,你這點事,應該不嚴重。充其量,也就是暫時貶職而已。」

「當真?」

「當然。」費禕笑笑:「和丞相有交往的人多了,難道都是同案犯,就得殺?那得殺多少人埃」

「說得也是呢。」董允如釋重負,也笑了一聲,只是笑得不太自然,聲音乾澀尖細,有如梟哭。

「行了,安心等著吧。」費禕起身,甩了甩袖子,舉走向外走,走了兩步,又折了回來:「休昭,有句話,我要提醒你一下。」

「你說。」董允連忙說道。

「你身為光祿勛,統領宮中衛士,負責陛下的安全,可謂是身荷重任。當此多事之秋,你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千萬不要再出紕漏。要不然……」

董允心領神會,連連點頭:「多謝文偉提醒。」

費禕笑了笑,如此一來,除了蔣琬身為尚書令,可以自由出入宮之外,丞相府的其他人想再見駕,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

費禕離開了皇宮,徑直來到了李嚴的住處。李嚴現在不是大將軍了,當然不能再住在大將軍府。他們父子搬到了一個僻靜的小院,僅從門前的格局看,誰也不會想到這裡住著李嚴。

費禕在門前站了一會,大門敞開,李豐快步走了出來,滿臉堆笑:「費君大駕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埃」

費禕笑了起來:「晉王殿下曾經說過,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幢宅子雖然簡陋了一點,卻因為有了君家父子,早就蓬蓽生輝啦。」

「費文偉,你越來越會說道了。」李嚴從裡面走了出來,含笑打量了費禕一番,道:「說吧,來看我這個廢人,有何貴幹。我這裡一窮二白,仙也沒有,龍也沒有,廢物倒是有一個。」

費禕哈哈大笑,挑起大拇指道:「將軍,還是晉王殿下說得對,大將軍為宦多年,不會一蹶不振的。今天一見,果然神采依舊。」

「是么,他如今高居王位,還記得我這個故人?」李嚴撫著鬍鬚,皮笑肉不笑。

「那當然,事到如今,晉王殿下還指望著大將軍能為他主持公道呢。」費禕笑道:「大將軍,你莫非手緊到這個地步,連一杯奉客的茶也捨不得?」

李嚴一愣,仰天大笑,拉著費禕進屋,一邊笑一邊說道:「慚愧慚愧,我自從敗走壺關之後,就閉門讀書,家中久未有客,一時真是沒什麼準備。不過,既然你費文偉來了,又帶來了晉王的問候,我就是賣了這身衣服,也得請你喝一頓酒。」

「那還是我來吧。」費禕拍了拍手,魏興帶著挑了幾擔禮物走了進來,向李嚴躬身一拜。

李嚴認識魏興,他看了看那些禮物,又看了看魏興,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的說道:「禮下於人,必有所求。看來這次晉王真是受了大委屈了。要不然,他那麼喜歡算計的人,不會下這麼大的本錢埃」

魏興微微一笑:「誠如大將軍所言。我家少主為國效力,出生入死,卻受到這樣的對待,著實讓人寒心,所以這才略備薄禮,請大將軍主持公道。」

李嚴撫著鬍鬚,笑了起來,只是笑得有些苦澀,有些落寞。曾幾何時,他還是魏霸的盟友,俯視魏霸,現在,他卻已經淪落為魏霸手中的一把刀了。

.

.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霸蜀 第1007章宣戰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09章孤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