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1005章軟硬兩手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9日 11:25 [字數] 33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郭修將郭立送到城外。

郭立愁眉不展,唉聲嘆氣。

郭修輕鬆了拍了拍郭立的手臂:「叔父,你放心的去吧。在洛陽多呆一段時間。也許,我已經完成了任務,你根本不用回來了。」

「哼哼,我怕你不是他的對手,最後白忙一場,自取其禍。」

「富貴險中求。」郭修不以為然:「除非,你現在也有個女兒,能送到魏霸的王宮裡去。這樣的話,我們郭家就有希望了,也不用我冒這個風險。」

郭立又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郭修說得對,郭家想要富貴,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郭家在西平還算有點實力,到了山東,根本提不上嘴,就連益州彭家都未必比得上,更別說夏侯家、羊家了。要指望再像郭太后這樣由一個官奴婢變成太后而翻身,基本是不可能的。按說,郭家和魏霸沒什麼仇,就算沒有富貴,生存終究不是問題,可是在夏侯家在,這個問題就有些麻煩了。

郭立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他現在只想跑得遠遠的,最好能躲回西平去,免得郭修一失手,郭家被魏霸斬盡殺絕。他身為主使,卻主動去洛陽彙報工作,把郭修這個副使留下來,就是出於這個想法。

除非聽到魏霸的死訊,他是不會再來了。

郭修理解郭立的心情,也知道沒法勸。郭立是有點本事,不過那是在戰場上,這種權謀的事。他玩不轉,留在這裡,整天愁眉苦臉的,誰知道哪一天就說漏嘴了。

他有些後悔了,當時不應該一時激動,把這件事透露給郭立。應該一直瞞著他,瞞到事情結束為止。

送走了郭立,郭修回到了臨淄城,去賣筆墨紙張的市肆買了些用具,準備開始為魏霸的家人畫像。

……

魏霸打量著費禕一副遠行的裝束。無奈的笑了笑。他挽著費禕的手。緩緩向前走去。

「文偉兄,長安的事,就辛苦你了。」

費禕微微欠身:「多謝大王信任,禕無以為望。定當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不要死。」魏霸拍著他的肩膀。嘆了一口氣:「記住,不管事情辦得成,辦不成。都不要死。辦不成,大不了換一個辦法,耽誤一點時間。可是人死了,就再也不能復生了。」

費禕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很爽朗。他搖搖頭:「長安一定有很多人以為大王將舉起屠刀,殺他個血流成河,沒想到大王卻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著實非常人可以揣測。」

「所以說,知己難得。」魏霸拱拱手:「你代表我去長安,左手是戰爭,右手是和平,只有和平無望時,才能動用戰爭的手段。這個重任,非文偉兄莫屬。若能成功,善莫大焉。」

費禕躬身一拜,轉身上馬,向魏霸拱了拱手,輕踢馬腹。座騎希聿聿一聲長嘶,撒開四蹄,向遠處急馳而去。數十名隨從齊唰唰的向魏霸行了走,催馬遠行。

魏霸看著費禕遠去的方向,負著手,半天沒有動。虞汜走了過來,笑道:「大王,回吧。費文偉長袖善舞,如果他搞不定長安,誰也搞不定長安。」

「話雖如此,可他畢竟是個書生。」魏霸眉頭微蹙,眉宇之間還是有些憂色:「姜維能派出刺客對付我,萬一狗急跳牆,再派人對付費文偉,也不是不可能。」

「大王安排了二十個武卒保護他,區區刺客,又如何能近得了他的身。」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埃」

「大王真想保得費文偉周全,還是儘快發動攻勢為妙。大王在戰場上的攻勢越凌厲,費文偉在長安就越安全。」

魏霸點點頭,轉身上了戰馬,回城。

……

晉王府的中庭大堂上,諸將團團而坐,正在七嘴八舌的說笑著。魏霸晉爵為晉王,又斬殺了意圖刺殺的使者,得到了密詔,接著以霹靂手段,一口氣拿下了亂、諸葛惲諸葛誕,如果半壁江山已經落入魏霸之手,可謂是大快人心。

在快意的同時,還有一種心照不宣的態度在慢慢感染著每一個人。以前,魏霸是大漢的車騎將軍,他們這些人有的是漢將,有的是吳將,不管是不是歸魏霸指揮,是不是和魏霸走得很近,終究在名分上不是魏霸的人。現在不一樣了,魏霸建國,有資格建立自己的掾屬,他們有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晉將,成為魏霸自己的將領。

這樣一來,原本橫在他們之間的歸屬關係就會淡化。大家都是晉將,還談什麼漢魏吳。

當然了,區域分歧永遠會有,小利益集團永遠不可能消失,但是有了晉這個共同的大旗,他們之間的隔閡肯定會小很多。

現在,大家最擔心的就是魏霸會將哪些人納入晉國的範疇,又將哪些人拒之門外。這就是自己在魏霸心目中的地位高低的具體體現了,很可能也是仕途的分水嶺。

不管表面上說得多麼動聽,在座的都知道,魏霸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天下歸晉,已經是必然趨勢。今天的晉國,必將是未來的晉朝。

眾人說得正熱鬧,見魏霸走進門來,立刻閉上了嘴巴,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擱在桌面上。魏霸習慣了使用高腳桌椅,他打造了一張超大的橢圓形會議桌,最重要的將領掾屬都圍著桌子坐,而不是像以前一樣各據一案,所以坐姿自然也有所變化,沒有人再把手拱在袖子里,而是擱在桌子上,讓每個人都能看得到。

這也是開誠布公的意思。

魏霸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的座位除了椅背高大一點之處,與其他的座位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向眾人頜首致意,眾人紛紛還以注目禮。魏霸入座,剛要說話,坐在他右手的隱蕃推過來一張紙條。魏霸看了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又把紙條推了回去。

眾人的心立刻提了起來。別看魏霸和隱蕃的這個小動作雲淡風輕,可是在座的人都知道隱蕃是幹什麼的。他的任何一個舉動,都有可能掀起血雨腥風。而且,接下來的這個會議有多重要,大家都有數,隱蕃在這個時候當然不可能用無足輕重的消息來干擾魏霸的思路。

只是不知道這又是什麼大事。

「諸位久候,剛才,我去城外送費文偉了。他將趕赴長安,將前幾天發生的事向朝廷彙報,為我討個公道。」魏霸淡淡的說道:「朝廷上的事,由他去操心,我們要操心的是對魏國發動最後一擊。」

眾將立刻興奮起來。

魏霸示意了一下,虞汜站了起身,從陸抗手中接過一枝荊竹,在手心拍了拍。羊祜拉開了一幅布,將一副巨大的地圖展現在眾人面前。

虞汜咳嗽一聲,開始講解當前的戰略形勢。

當前的形勢很明朗。

晉王本人親率大軍,駐紮在臨淄,有步騎及水師共五萬餘人,其中包括五千重甲騎,是諸路大軍中實力最強的一個。

左側有兩路人馬。一個是鎮北大將軍陸遜——他剛剛神奇的恢復了健康,一舉拿下了諸葛悛—是離洛陽最近的一個。目前他和衛將軍孟達合兵一處,大概有四萬多人,是僅次於晉王魏霸的一路大軍。

除了陸遜之外,孫韶接管了亂的人馬,現在總兵力一萬五千餘,正駐紮在彭城,隨時準備西進。

在幽州,征西將軍鄧艾、來遠將軍陳表,正率領兩萬步騎,五千水師,水陸並進,向右北平進發。他們將遭遇魏國的幽州刺史陳泰,在右北平一帶交戰。

魏國目前分成東西兩條戰線,西線是大將軍大司馬司馬懿,東線是驃騎將軍夏侯霸。魏霸出征,最主要的對手就是夏侯霸,另外就是幽州刺史陳泰率領的幽州勁卒。在暫時無須考慮司馬懿的情況下,戰略攻勢主發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圍攻洛陽,全取大河以南。參與的兵力包括潁川軍團,青徐軍團,總共有大軍十萬餘。

第二,奪取幽州,對冀州形成包圍之勢。主要執行人員為鄧艾、陳表所部的遼東軍團,總兵力兩萬。

從數量上看,當然是以洛陽為主,幽州為輔。可是從總的局勢來看,幽州的得失至關重要。考慮到魏霸隨時都有可能和關中朝廷翻臉,很難再從涼州取得戰馬,而僅憑遼東又很難滿足戰馬的大量需求,全取幽州,甚至滲入并州北部的草原,把幽並納入囊中,就顯得非常必要。

虞汜講解完了,眾人神色各異,都開動腦筋,仔細思考,準備迎接待一會兒的討論。虞汜所講的只是一個戰略方向,並不是最終的結果。只有當眾將討論之後,提出幾條最可行的方案,再交軍謀團仔細推演,才會選出一條執行方案,一到兩條備用方案,整個戰略決策才算最終完成。

在討論的過程中,意見能否得到採納,就是各人能力的展示機會,任何一個想建功立業的將領,都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經過一杯茶的功夫,趙統站了起來,第一個發言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1004章不作死,就不會死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1006章命中注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