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97章死士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5日 11:37 [字數] 34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剛才就發現劉鈺的步態有些問題。正常人的步子,都是兩腿交替前進,劉鈺也是如此,可是有那麼一兩次,劉鈺的右腿卻是拖在後面,像是受了傷之後沒好利索,留下了後遺症,但是又不總是如此,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人的步態。如果不注意看,會以為他是不湊腳,或者是因為緊張,所以有些亂,卻不會想到是禹步這種道門中的秘法。

「你確定嗎?」

「不確定。」敦武搖了搖頭:「這種步法本來就是由殘疾人的步子演變過來的,真假難辨。只有道門中的人,而且是修鍊過禹步的人,才能認出是真是假。珍英在這裡,也許能看得出。」

魏霸嘆了一口氣,韓珍英現在都在關鳳的身邊,怎麼可能趕得過來。不過也沒關係,認不準,就當他是真的,小心一點總不為過。一個高手是殺,兩個高手還是殺,更何況劉敏身邊可不是一兩個高手那麼簡單。那些從西涼趕過來的死士,就算沒有那個高手厲害,想必也差不到哪兒去。

「在府中再增加一百甲士。」魏霸捻了捻手指:「讓黑沙來,一起躬逢盛事。」

「喏。」

……

副使劉鈺去得快,回來得更快,讓劉敏有些意外。

一切正常,大人的要求,車騎將軍都答應了。擇吉時接詔,請大人稍候片刻。劉鈺如是回報說。

劉敏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魏霸同意接詔,那就是朝著他希望的方向靠近。

劉敏隨即對隨從做出安排,即將迎來最關鍵的時刻,他自然要和手下商量好行動方案。做了一番部署之後,劉敏把那個高手請到了自己的房間,告訴他即將行動,然後和顏悅色問道:

「楊君,千里奔波,你的身體支持得住嗎?」

這人是諸葛亮親自安排的,即使是主使劉敏,也知道此人姓楊,不知全名,平時只以楊君稱呼。他隱約從口音相貌猜出此人是涼州人,可能和姜維有點關係,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關係。

「請大人放心,某曾為追蹤一隻罕見的雪豹,在雪山中波奔千里。這一路行來,算不得辛苦。」

「那好,待會兒就要仰仗楊君了。」劉敏再一次吩咐道:「若是魏霸肯接受詔書,隨我入京,則無須大動干戈。只有他不肯就範時,才能用強。」

楊熊點了點頭,並不言語。

劉敏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句話基本上白說。一來魏霸不怎麼可能答應以王爵換兵權。去長安,從此虎入囚籠,龍遇淺灘,他怎麼可能答應。二來眼前這位楊君大概另有受命,到時候不管魏霸是不是答應,一場廝殺總是免不了的。只在魏霸死了,才能真正去除了後患。

與魏霸的部下分崩離析,互相攻殺相比,魏霸本人的威脅顯然更大一些。丞相做了那麼多安排,當然是以當場擊殺魏霸為目的,那份密詔就在他的行囊里。至於事後的解釋,看看劉鈺就知道,丞相早就有計劃。

劉敏在驛館中等待,時間並不長,他卻覺得非常難熬。漏壺時的每一滴水,似乎都滴在了他的心頭。

傍晚時分,魏霸派人來通知,他已經準備妥當,恭請詔書。

劉敏幾乎是跳了起來,他從行囊里拿出那份當場格殺的密詔,塞進袖子里,又仔細的掖了掖,這才走出門,招集隨從,擺開儀仗,一路向魏霸的府第走去。

天子有使者來的消息早在劉敏進城的時候就傳出去了。普通百姓不可能知道朝堂上的那麼多蠅營狗苟,都以為是天子派使者來嘉獎車騎將軍及其麾下的將士,不少人就站在路邊看熱鬧。劉敏等人一路走去,路邊的百姓越聚越多,都用熱切的眼光看著他們。

劉敏心中暗嘆。魏霸的手段還真是高明,輕取青徐也就罷了,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取得了民心。看這些百姓的眼神就知道,魏霸一死,臨淄一亂,百姓受難,難免會把仇結到朝廷頭上。將來再取青州,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希望丞相的計劃能夠如願進行,趙統、費禕等人會迫於形勢,向朝廷低頭,主動配合他們掌控青州的形勢。

在劉敏的擔心中,他們來到了魏霸的府第前。一看到門前的儀仗,劉敏先吃了一驚。魏霸是車騎將軍,門前有執戟衛士很正常,可是今天的衛士未免太多了些。遠遠超過了一百之數,他們在大門前分開,向兩側分去,沿著高大的院牆一直延伸到遠處,看起來竟是將整個府第包圍了一般。

這是有緊急行動的時候才會有的情況,莫非魏霸已經有所準備?劉敏心頭一驚,隨即又苦笑了起來。魏霸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一點準備也沒有。不過,成敗的關鍵只在須臾之間,牛之地,魏霸就是在外面部署再多的大軍,也無法影響結局。

從接受任務的那一刻起,劉敏就有心理準備。如果不成,只能以身殉國。成了,同樣有可能性命不保。現在,一步踏入大門,他的生死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楊熊。楊熊微微頜首,眼神平靜無波。

劉敏剛剛跨進前庭,就看到了趙統。

趙統一身甲胄,在甲胄外面,還罩了一身無緣飾的白袍,明顯是一件孝服。劉敏一看,就嚇了一跳,忙不迭的問道:「趙老將軍……」

「剛剛接到消息,家父已於正月初一辭世。」趙統向後退了一步:「統在服中,有失禮之處,還請劉君見諒。」

劉敏連連點頭,心中涌過一陣悲哀。元從系最後一位老人去世了,元從系已經煙消雲散。

「將軍既然有服在身,為何……」

「我是監軍,這麼大的事,豈能不來。」趙統拱了拱手,「請使者稍候,我先進去看看準備得如何了。」

劉敏非常高興。從趙統的態度看,這他應該是傾向於朝廷的。他身後的楊熊皺了皺眉,靠近一步,說道:「大人,此人就是趙雲之子趙統?」

「是啊,你認識?」

「不,此人行走之間,步態嚴整穩重,雙臂卻靈動異常,應該是一個用矛高手,而且是騎矛步矛皆精。我想來想去,也許只有他才有可能。」

劉敏笑了起來。看得出來,這個高手對趙統有些忌憚。他輕聲說道:「無妨,他雖是魏霸的師兄,卻是丞相派來的監軍,你不用把他當成敵人。」

楊熊哦了一聲,明顯放鬆了些。

過了一會兒,有人來報,裡面已經準備好,請使者入內傳詔。劉敏咳嗽了一聲,借著正衣冠的時間,再次給劉鈺等人使了個眼色,然後拿出雙手捧起詔書,昂首向中庭走去。

騎士們一起向前走去,卻在門口被攔住了。

身材高大的朱壹手一伸,幾乎把整個大門都攔住了。他咧嘴一笑,語氣很和善,態度卻非常堅決。

「有主使、副使即夠,這些郎官們還是在前庭等候吧,裡面不夠大,站不下。」

劉敏沉下了臉,不說話。副使劉鈺上前一步,寒聲道:「天子使者傳詔,例當有郎官隨侍。怎麼到車騎將軍這兒,連朝廷的規矩都行不通了?」

朱壹笑笑:「大人見諒,不是有意冒犯,只是車騎將軍儉樸,不肯用深宅大院,所以中庭狹小,容不下這麼多甲士。」他指了指劉敏等人身後郎官打扮的武士:「這麼多人擠在一起,到時候兵甲相碰,丁當作響,豈不是有傷禮儀莊重?為朝廷禮儀計,還是留在前庭比較好。反正只隔一道牆,也是一樣的嘛。」

劉鈺還要再爭,劉敏咳嗽一聲,打斷了他們的爭論。他早就知道魏霸不可能讓他把所有的甲士都帶進去,這些人留在外面是必然的,只不過按例爭論一下,也好讓魏霸放鬆一些警惕。

「你說的有些道理,可是朝廷的禮儀也必須兼顧。這樣吧,我帶五名甲士進去,其他人留在外面,想必車騎將軍的中庭不會小得連這幾個人都容不下吧。」

朱壹有些為難,立刻讓人去報,過了片刻,裡面傳出話來,車騎將軍已經應了,請使者入內。

劉敏已經點好了五名甲士,自然都是楊熊及其帶來的同伴。他們昂首走進中庭,發現中庭只有廖廖數人。魏霸當中而立,趙統和另外一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拱手站在他身後。另有兩個身形剽悍的武士站在一旁,腰間掛刀,手中持矛,警惕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劉敏鬆了一口氣。看來魏霸雖然有準備,卻還是有所不足,特別是身邊的力量嚴重不足。雙方的人數差不多,可是實力卻不在一個檔次上。他肯定以為把那百名扮作郎官的死士留在外面,他就安全了,卻想不到有一名真正的高手藏在其中,而這個高手才是真正的殺手,外面的那些死士都不過是遮眼法,留在外面,就是為了讓他覺得放心。

劉敏此時有些佩服諸葛亮,這個辦法看起來極險,卻也是為數不多,能接近魏霸的辦法之一。

甚至可能是唯一。

魏霸一定想不到我們是死士,不僅外面那一百多人,身後的這五個人是死士,劉鈺也是死士,我也是死士,遠在關中的丞相也是死士。

死士者,忠君之事,死不旋踵。

劉敏上前一步,笑道:「車騎將軍,請接詔吧。」

(快捷鍵:←)霸蜀 第996章仇人見面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98章意外不意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