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93章女子可黨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3日 11:31 [字數] 35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商人打扮的周魴坐在車中,看著從一旁急馳而去的百餘騎,沉吟不語。

這些人馬背上帶著行李,風塵僕僕,行色匆匆,卻甲胄鮮明,行進之間也是井然有序,數百匹戰馬不嘶不鳴,馬背上的騎士紋絲不動,顯示出了極強的控制能力。

這些都不是普通的騎士,是真正的精銳,那種鐵血味道一眼就看得出來。

「是哪兒人?」

「不知道。」車旁的一個隨從說道:「我立刻去查。」

周魴點了點頭,放下車帷,微闔雙目。

中午時分,隨從回來了。「那些人沉默寡言,基本不說話,很難從口音聽出什麼。不過,在驛館時,有人非議征東將軍姜維,其中一人準備出手釋,被頭領攔住了。」

「這麼說,這些人可能是隴右人,姜維一黨?」

「應該是。」

周魴沒有再說。他在長安大半年,憑藉他過人一等的行間能力和手中充足的資金,他已經打聽到一些姜維的秘密。比如姜維對他那個出身不明的夫人極好,比如姜維每天都要苦練武藝,比如姜維有不明的巨額資金支出,以至於以他的身份還要節衣縮食,並派家人經商致富。

他雖然還沒有搞清楚姜維所有的秘密,但是這些都指向姜維可能有秘不示人的力量。也許,剛才過去的那百餘精騎,就是這些力量中的一部分。

涼州人剽悍好鬥,多驍勇之士,以姜維的名聲和實力,招攬一些勇士應該不難。

周魴笑了笑,彷彿猜到了什麼。

在他們身後數里的驛館外,路邊的一棵大樹下,一身乞丐裝的陳茗擦著嘴角的血,對彭珩說道:「老大,我這次可是見了血,你得給我記上。他老母的。出道這麼多年,被一個蠻子打了,這要讓我師兄師妹知道了,豈不得笑死。」

「知道了。」彭珩裹緊了身上的破棉襖,打量著來往的行人:「你說,這些人為不會是姜維豢養的死士?我看他們都不像是正常人,冷冰冰的,一點生氣也沒有。」

「死士可不是死人,只是好勇鬥狠,敢拚命而已。」陳茗想了想:「不過。這些人都是高手。按照我們道門的說法。這些人已經近乎呆若木雞,最合適潛伏。如果需要,他們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就為了等那一瞬間的機會。」

「還不是死士嘛。」

「是死士。不過是最厲害的那一類死士。」

「走,我們跟上去看看,看這些人究竟去了哪兒。」

陳茗應了一聲,爬了起來,跟著彭珩向長安城走去。

……

彭小玉支著額頭,看著剛剛收到的密信出神。經年累月的算計,讓她的鬢角提前出現了几絲白髮,在燈光的照耀下,分外刺眼。

兒子魏岱膩在她身邊。用小手細心的去挑出那根白髮,輕輕一拽,然後攤在手心,笑嘻嘻的說道:「阿母,你看。你又年輕了。」

彭小玉忍不住一笑,伸手拍了拍魏岱的小屁股:「今天有沒有乖?」

魏岱抱著她的脖子,把頭埋進她的懷裡,吃吃的笑著,卻不肯答。

「又和人打架了,是不是?」彭小玉愛昵的抱著他:「阿征不在這兒,沒人幫你,你自己要小心些。」

「我知道。」魏岱笑道:「我向英姑姑學了劍法。」

「學劍?」彭小玉嚇了一跳:「你才多大,怎麼能學劍,傷著怎麼辦?」

「沒事,我用的是木劍。」魏岱一轉身,從屋角拿出一把小木劍,有模有樣的虛刺了兩下:「英姑姑說,只要我把這一招練好,就可以成為高手。」

「你英姑姑又逗你玩呢。」彭小玉笑了起來。和兒子說了一陣話,剛才的疲憊似乎也一掃而空,整個人也精神起來。

「什麼事這麼開心?」魏霸走了進來,一看到魏岱,立刻向後跳了一步,雙手立掌,護在胸前,虛張聲勢的說道:「哪位高人,報上名來1

魏岱左手捏起劍訣,右手持劍,一本正經的說道:「蜀山劍派第五代弟子,魏岱是也,看劍1說著,持劍上刺。魏霸手忙腳亂的擋了兩下,翻身倒地,歪眼吐舌,作屍體狀。魏岱扔了劍,撲了上去,摟著魏霸的脖子,剛要說話,魏霸突然伸出手,在他腋下撓了兩下。魏岱頓時咯的笑了起來。

父子倆在地板上滾作一團。

彭小玉看著,眉眼帶笑。

魏霸和兒子鬧了一陣,掐了掐魏岱的小臉蛋:「小子,去找英姑姑再學兩招,以後一定能成為絕世劍客。」魏岱應了,撿起木劍,一溜煙的跑出去了。

「你就希望岱兒做個劍客?」彭小玉拿起一份公文,遞了過去。魏霸接在手中,一邊看一邊說道:「做什麼並不重要,做他喜歡的,才是最關鍵的。」

「他要是喜歡治國呢?」

魏霸瞟了彭小玉一眼,笑了一聲:「那我就給他一個國。」

彭小玉撇了撇嘴,故作不屑。

「天下之大,一個人哪能治理得了。我把他們兄弟分得遠一些,至少百年之內,他們不會兄弟相攻。」

「那百年之後呢?」

「百年之後的事,誰能說得清。」魏霸攬住彭小玉的肩膀,輕輕晃了晃:「小玉,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不要太操心了。天下哪有萬世永存的辦法?無非是因時而變罷了。」他將手中的密信放在案上,敲了敲:「這麼說,丞相是打算動手了?」

「看起來是。」說到正事,彭小玉也嚴肅起來,眼中有一絲不安。「雖然還沒有接到潁川、淮陰等地的線報,但是可以相信,丞相這次很可能準備發動最後一擊了。他派出的使者中,有不少是剛從隴右趕來的高手。」她抬起頭看著魏霸:「我想來想去,應該是接詔的時候最危險。」

「接詔的時候……」魏霸撫著頜下短須,沉吟不語。彭小玉所說的危險,和他擔心的正相同。接詔的時候,他身邊是不能太多的隨從的,最多也就是一兩人。如果對方真打算在這個時候動手,以雙方不成比例的數量,危險性的確不校

可是,他覺得諸葛亮不至於這麼干。當場格殺?這也太簡單粗暴了吧。這和他印象中的諸葛亮不一樣。諸葛亮喜歡不戰而屈人之兵,當年的廖立,現在的李嚴,他都留著他們的性命,何以對自己卻要用這種粗暴的辦法?人可以殺,然後怎麼向天下人交待?

「你擔心的的確有道理,可是卻不得不防。」彭小玉擔心的提醒道:「廖立、李平哪有你的威脅大?丞相為了對付你,軟的硬的,試了這麼多次,都沒能奏效,焉知他不會鋌而走險,用最簡單,最粗暴的辦法來解決你?你如果有什麼意外,魏家可就成了一盤散沙。」

魏霸笑笑,有些不以為然,又有些邪氣。他摸摸彭小玉的頭髮:「好啦,我會做些準備的。要取我的首級,沒那麼容易。你花點心思,打聽出都有什麼人。我還是覺得,丞相這麼聰明的人,不會做得這麼粗暴。他至少應該安排一些遮掩,以備將來給眾人一個解釋。」

他頓了頓,又道:「我難道比當年的關侯還要麻煩?他能把那件事處理得滴水不漏,讓人無話可說,又怎麼會這麼簡單的對付我。我魏家可不是關家,被人陰了也沒話說。別的不說,如果我出了事,子柔、子烈肯定不會答應,如果他們帶著圖紙跑到洛陽,丞相豈不是麻煩了?」

彭小玉搖搖頭:「我還是不放心,要不,你把夏侯將軍調回來吧。有他在,丞相至少要投鼠忌器。」

「這倒是個好辦法。」魏霸哈哈一笑:「你果然是我的女諸葛,丞相怕什麼,你一清二楚。」

「可惜,都是一些上不得檯面的計謀。如果嬡容姊姊在,她一定能考慮得比我更周到。」

魏霸瞟了彭小玉一眼:「你少在我面前遮掩,別以為我不知道似的。你現在有身份了,也有軍謀團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君子不黨。」

「我又不是君子。」彭小玉聳了聳肩膀,微微一笑:「我是和小人並稱的女子。再說了,我也不是結黨,只是結交幾個閨中密友而已,難道這也是罪?」

魏霸輕嘆一聲,拍拍額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古人誠不我欺埃」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把這個江湖再擴大一點?可不能讓人等得太久了。我等戰意正濃呢。」

「再等等吧。」魏霸起身欲逃,卻被彭小玉一把拉祝魏霸無奈,只得攤手道:「怎麼得,也得把這件事給處理完吧?再說了,我是何等樣人,以一侯爵,焉能有這樣的福分,豈不委屈了人家。還是等我封了王再說吧,也好給你們一個名份,不至於辱沒了家門,將來受人鄙視。」

「沒看出來,你還真是會替人考慮埃」彭小玉撅嘴道:「當初我進你魏家門的時候,你怎麼沒這麼在意?」

「你是第一個進我家門的好不好?」魏霸著惱道:「要不是你堅持要去掙點功勞,哪裡會輪到她們搶先。現在後悔了?活該1

牆,有憋不住的笑聲傳來。彭小玉鬆開魏霸,任他離開,這才推開側室的門,嗔道:「很好笑么?很得意么?」

.

.

.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快捷鍵:←)霸蜀 第992章旁觀者清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94章壽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