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88章分化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1日 01:45 [字數] 33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侯霸的眉頭挑了起來。

魏興的話說得輕飄飄的,卻像是在他臉上狠狠的抽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讓他的臉火辣辣的。一個火星扔進了油海,「蓬」的一聲,烈焰升騰。

「要我行方便,也並非不可。將來我如果要取長安,他能行個方便嗎?」

「這事兒得問丞相去。」魏興笑笑:「如果將軍能夠踏上遼東一步,我家將軍可以將襄平拱手相讓。」他瞟了夏侯霸一眼,笑出了聲,拱了拱手,撥轉馬前,揚長而去。

他的心情不錯,還哼起了小曲,不知道是蜀歌還是楚歌,在夏侯霸的耳朵里,這和垓下的楚歌很相似。這歌聲唱到了他的心裡,泛起無限的悲涼。

「世事不可為,將軍胡不歸?胡不歸,胡不歸,雕樑畫棟,瓊樓玉宇,盡數已成灰。牆頭雜草,庭前野麥,飢鼠繞床腿……」

不知道霸王當年,是不是被這一首楚歌唱散了十萬軍,唱散了一腔豪情,這才平生第一次逃跑。

夏侯霸的滿腔怒火,不知何時已經熄滅,他靜靜的看著已經裕默默的轉回了馬頭。在將士們立營的時候,他坐在馬紮上,將地圖攤在地上,久久無語。

魏興說得沒錯,世事不可為。仗打到這一步,再守青州已經沒有意義。魏霸的大軍攔住了他的去路,有足夠的實力碾壓他。五千重甲騎,這是從未有過的精銳。夏侯霸自己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憑著五十重甲騎,他已經能夠隨意的凌辱同等數量的對手,五千騎將具有什麼樣的威力,他不敢想象。

吳軍以水師稱雄,魏軍以騎兵獨霸,如今魏霸兼有水師和騎兵的長處,從遼東而來,又有誰能擋得住他?別說他要取青州,就算他要取洛陽,恐怕也沒人攔得住他。

司馬懿啊,你放走了最後一個機會,現在沒有人能夠再挽回這個敗局。

夏侯霸看著地圖,越看越失落,越看越悲愴。

魏霸攔在他的前面,諸葛直和周胤在樂陵攻城掠地,馬忠、步騭捲土重來,他很快就會遭到前後夾擊,哪裡還有餘力去救王凌。

可是,不救又怎麼行,就這麼放棄?

夏侯霸進退失據。

……

一騎快馬衝進了馬忠、步騭的大營,送來了車騎將軍的軍令。

魏驃騎將軍夏侯霸已經北上,彭城空虛,令鎮東將軍馬忠即刻統兵北上,攻克淮陰、下邳、彭城諸要塞,並北進至青州臨淄,協助大軍攻擊,不得有誤。

看完軍令,馬忠和步騭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苦笑。

魏霸的軍糧不是好吃的,現在要付出代價了。明知這可能是個陷阱,他們也只能往裡跳。如果不服從軍令,魏霸隨時都可以名正言順的奪去他們的兵權,如今魏霸聲名顯赫,連戰連勝,將士們都願意跟著這樣的將軍征戰,誰願意一看到魏軍就跑。一旦魏霸宣布免去他們的軍職,恐怕除了他們自己的部曲,沒幾個人會站出來為他們說話。

魏霸甚至會以違令不遵為借口,拿出天子節旄,直接斬殺他們。王平就是例子。

馬忠覺得壓力很大,他既要執行諸葛亮的命令,不為魏霸所用,又想不出妥善的辦法。和魏霸這樣的人打交道,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推脫的。

兩人說了半天,也找不到什麼好辦法,只好分頭去準備。

步騭離開之後,狐忠提醒馬忠道:「步騭有可能會變卦。」

馬忠沒有吭聲。他是個謹慎的人,不用狐忠提醒,他也能感覺到步騭神態的異常。對他來說,他要執行諸葛亮的命令,牽制魏霸。可是對於步騭來說,步騭沒有這個義務,他執行的是孫權的命令。在孫權的影響力越來越小的情況下,他不能不考慮步家自己的利益。

趙統是魏霸的師兄,他的妾孫魯班是步騭的外甥女,步騭的另一個外甥女嫁給了朱據,朱據現在在潁川,據說和諸葛恪相處並不和睦,和陸遜走得比較近。

在這樣的情況下,步騭有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

「讓步騭主攻。」狐忠建議道:「攻取彭城之後,就由他守城,將軍率軍北上。」

馬忠掃了狐忠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讓步騭主攻,如果攻不下來,魏霸要先砍步騭的首級。等到完成第一步的戰略任務,他再統領大軍北上增援,是為了避免步騭趁機投入魏霸的陣營。

這不是一個好辦法,步騭不可能感覺不到其中的用意。可是馬忠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

步騭回到了自己的大帳,一眼就看到了顧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他放慢腳步,緩緩走到自己的席前,轉過頭道:「你又何必如此。」

「無他,給將軍指一條明路而已。」

步騭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將軍遊宦已久,如今望家門而不能入,不知有何感觸?」顧承淡淡的笑著,興趣盎然的看著步騭,像是看一隻困在牢籠中的猛獸。這種眼神讓步騭很不舒服,怒氣隱隱。顧承看在眼裡,卻不以為意,繼續說道:「大軍出征,意外在所難免,如果再出現一次鐵騎突襲這樣的事情,將軍恐怕再也沒有入家門的機會了。淮陰步家的榮耀,也將勃然而興,勃然而亡。」

步騭的眼神越來越獰厲,大手緊緊的握著刀環。他一直懷疑上次夏侯霸突襲他,是魏霸的部下放水,現在從顧承的口中聽到這樣的威脅,更讓他認定了這種猜想。可是他不得不考慮一個事實,如果魏霸再次放水,夏侯霸再突襲他一次,他未必有上次那麼好的運氣。就算他小心防備,他也沒有那麼強的實力再來和夏侯霸作戰了。結果將如顧承所說,步家因他而興,因他而敗。

「不瞞將軍說,車騎將軍的軍令是針對鎮東將軍的。不過,鎮東將軍不會束手就縛,他一定會將危險轉嫁給將軍。」顧承慢悠悠的說道:「將軍聽的是吳王的將令,如果將軍被車騎將軍與丞相之間的爭鬥所牽連,讓車騎將軍認定大王是丞相一黨,吳王怕是無法解釋。將軍,你覺得吳王這麼做,值么?」

步騭凜然驚醒。孫權不可能和諸葛亮一黨,諸葛亮行法家之道,最後肯定是要削藩的,孫權為了王位著想,也不會支持諸葛亮。而魏霸則不然,魏霸顯然並不打算對孫家趕盡殺絕,他只是擔心孫權記仇,不肯結盟,這才轉而拉攏孫策一系。這已經逼得孫權很難受了,如果再讓魏霸覺得孫權和諸葛亮一系,魏霸還能容忍孫權的繼續存在么?

那樣的話,不僅步家會倒霉,孫權也會受到牽連。

步騭動搖了。對他來說,選擇依附魏霸並不難,他的外甥女婿趙統、朱據都傾向魏霸,他和魏霸本人也沒什麼深仇大恨。唯一讓他覺得不方便的是孫權與魏霸並不和睦,他身為孫權的大將,身為步王后的族人,不能像陸遜那樣明目張的給魏霸撐腰。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如果他再一意孤行,很可能會給孫權帶來麻煩,這就違背了他唯一的道義出發點。

而且正如顧承所提醒的那樣,魏霸這個軍令是針對諸葛亮的黨羽馬忠的,馬忠必然會將危險轉嫁給他,那他有必要做這個替死鬼嗎?

步騭坐正了身子,向顧承微微欠身,作為一個與顧承的祖父顧雍平輩的他來說,這已經是對顧承最大的禮遇。顧承不敢受,連忙避席,還禮。

「我該怎麼做?」

「首先,向吳王通報,指明當前的形勢,若吳王再不改弦更張,則討逆將軍一系必將代替他在孫家的地位。其次,若馬忠令將軍先攻淮陰,則向其討要人馬,充實將軍的實力。最後,最好能派一個人去和車騎將軍見個面,以示誠意。」

步騭連連點頭。他看看顧承,又笑道:「你是北歸,還是南行?」

顧承笑笑:「離家日久,思親心切,難得有機會,當然要公私兩便,回家看看大父大母。」

「那還請代向顧公問候起居。」

「多謝將軍厚意,一定帶到。」

兩人相視而笑,幾句看似尋常的客套話之間,他們已經將各自的心意交待完畢。顧承隨即離開了大營,繼續南行,渡江去吳郡,要和祖父顧雍商量顧家的前程。步騭則派自己的兒子步璣北上青州,與魏霸會面。

步騭的所作所為,並沒有瞞著馬忠。當馬忠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沉默了很久,最後長嘆一聲。

「給丞相寫一封信。」馬忠對狐忠說道:「人心渙散,土崩在即,我們支撐不了太久。」

狐忠默默的點了點頭,如喪考妣。他回到自己的營帳,提起筆,卻不知道寫什麼才好。十幾年來的經歷一幕幕的浮現在他的腦海里,當年的他意氣風發,為諸葛亮的風采所傾倒,接受了諸葛亮託付的重任。現如今,丞相風燭殘年,他的前途也一片黯淡,看不到一點光明。

當初的選擇錯了嗎?狐忠手一抖,筆端的一滴墨滴了下來,在紙上洇成一團。

.

.

(快捷鍵:←)霸蜀 第987章又相逢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89章不得不低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