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56章鴿子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5日 01:38 [字數] 3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遜心裡咯一下,嘴唇一動,隨即抬手撫須,掩飾自己的異樣。.

魏霸一直盯著他,見他如此作派,不禁笑道:「有話不說,憋著不難受?」

陸遜猶豫了好一會,苦笑道:「這是你的家事,我不知道怎麼說。」

「說是不說,其實已經說有了。將軍就是改了名字,依然不違原意埃」魏霸打趣道。

陸遜原名陸議,字伯言,後來改名陸遜,以示謙遜自守,不再像年輕的時候一樣橫議是非。不過他終究受聖人影響太深,見到該說的,他還是忍不住要說,特別是後來隨著軍功的積累,官爵的升遷,孫權對他愈加倚重,他更是一言如鼎,該說的一句也沒少說。如今與魏霸結成聯盟,多少有點虎落平陽的意思,可是他依然直道而行,並沒有當一個鄉愿的想法。

可是面對魏霸,陸遜真不知道怎麼說。按說,立長立嫡,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制度,看起來問題多多,但是總的來說,大部分時候還是利大於弊的。問題是這句話對魏霸不好說,因為魏霸本人就非長非嫡,對他說立長立嫡的好處,顯然沒什麼說服力。

「我聽說,曹丕、曹植當年爭嫡,最後曹**做出定奪,是因為賈詡的一句話。」陸遜想了一會,很婉轉的說道:「賈詡這個人雖然禍亂天下,罪在不赦,可是這句話還是說得很有見地的。」

魏霸心知肚明,卻不點破:「賈詡說了句什麼話?」

「他當時故意不答曹**的話,直到曹**要生氣了,他才說,他在想袁紹和劉表的事。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曹**自己做出了決定。」陸遜笑道:「你說,他是不是說得很有技巧?」

「賈詡是降臣,不能直言還情有可原。」魏霸指指陸遜,又指指自己:「我們亦師亦友,沒必要這麼客氣吧?我想,你現在嘴上說賈詡有見地,其實心裡更為崔琰感到悲哀,對不對?」

陸遜眨了眨眼睛,點了點頭。他明白了魏霸的意思,沒有再說什麼。

曹**最後選曹丕作為繼承人,並不是因為什麼立長立嫡,而是曹植本人放棄了。不管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他後來的表現都不符合一個繼承人的標準,所以曹**才最後選中曹丕。否則,他開始就不會殺掉支持曹丕的崔琰。

崔琰支持曹丕,甚至到了激進的地步,把曹**原本秘密諮詢的問題公佈於眾,讓爭嫡的問題公開化,這讓曹**很惱火,找借口殺了他。殺崔琰,其實也有藉機向那些抱著立長立嫡觀念的人示威,他本人根本沒把這個觀點放在眼裡的。

在道義上,即使是當世,曹**也已經是**。可是,天下人一邊罵他,一邊在學他。孫權、諸葛亮都在學習他的霸道,只不過因為所處身份的不同,所以用法不同。孫權吸引教訓,嚴格限制世家,警惕江東世家的膨脹。諸葛亮則將曹**的丞相府照搬過來,建立了自己的霸府。至於他是不是有曹**那樣的不臣之心,誰也不好說,至少他的做派和當初曹**的做派沒什麼兩樣。

如今魏霸崛起,實力比諸葛亮更強,他和諸葛亮的爭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狀態,一旦取勝,他必然會取代諸葛亮,建立自己的霸府。與諸葛亮的忠殲難辯不同,他已經擺明了要自立,比諸葛亮更像曹**。

他的用兵也像曹**,詭異多變。他的用人也像曹**,唯才是用。他對世家的態度和曹**有所區別,但是和曹**晚年的做法也有相似之處。

在魏霸看來,這也許是時代的要求,曹**的做法適應了時代,所以才能取得一定的成功,他要想成功,也只能這麼做。可是在陸遜看來,這是魏霸步曹**後塵的鐵證。既然如此,學崔琰就危險了,學賈詡可能更安全一些。雖然他很看不起賈詡,但是對賈詡的這個應對,他卻非常欣賞,所以當他意外的發現魏霸要把庶生長子魏徵當成繼承人來培養的時候,便很自然的提起了這件軼事。

可是魏霸說,你不要學賈詡,你應該像崔琰一樣直言。

魏霸這是以尊者自居,以曹**為榜樣,卻又自詡不像曹**那麼好殺的意思。可是陸遜卻不這麼想,曹**也不是一開始就好殺的,他開始的時候也能聽進反對意見,要不然他也不能成就那一番事業。可是等他的地位穩固了之後,他就沒那麼好說話了,逼死荀彧,枉殺崔琰,都是後來的事。魏霸如今還談不上地位穩固,也許聽得進忠言逆耳,等他勝在握,他還能這樣嗎?

陸遜也許夠耿直,但是他也清楚這種家事最好不摻和,否則後患無窮,所以他還是沒說。他現在有些後悔了,早知道魏霸是給魏徵找伴讀,他就不把兒子陸抗帶來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陸遜的糾結,魏霸忍不住笑了,卻又感到一些苦澀。陸遜糾結,是因為他作為臣子,沒有太多的選擇權。他何嘗又不是如此,如果有選擇,他又何必冒這麼大的風險。

「我的幾個孩子中,魏徵最年長,身體也不錯,看起來也不笨,次子尚幼,也談不上培養。」魏霸解釋了一下,又道:「你今天來,不會是為了討論我的家事吧?」

陸遜一愣,這才想起來意。之所以離題萬里,是因為他雖然身為重將,卻是個標準的儒家。在儒家的觀念中,立嗣是關係到千秋萬代的大事,所以一聽到魏霸要培養庶長子,他就忍不住的進言了。魏霸給了他一個聽起來似乎有些道理的解釋,他也順勢把這個話題扔在一邊。

「我今天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戰事的。」陸遜尷尬的說道:「這場戰事浩大,東西戰線三千里,要想統一指揮,怕是不可能。可是如果各自為戰,只怕又會被魏軍各個擊破。關中有大將軍坐鎮,我們指望不上,可是我們之間,多少要有點約定吧。」

「你說。」魏霸很直接的說道。

「就目前而言,我軍騎兵不足,在平原地帶與魏軍爭鋒,沒什麼優勢可言。正面進攻不成,只有迂迴攻擊。我在潁川威脅洛陽,讓司馬懿不能遠行,你從海上進攻,先取遼東,解決戰馬來源問題,可有把握?」

「把握談不上有多少,不過你這個方案顯然是最合理的方案。」魏霸贊同的說道:「這是大勢。大勢不錯,才有成功的可能。當初爭彭城,就是大勢錯了,即使沒有彭城之敗,後來也會遇到挫折。」

陸遜頜首,他也同意魏霸的看法。

「因為彭城一戰,陳泰已經在幽州經營了三年,根基已經牢固,我在白狼山做的手腳,已經看不出什麼影子。不過,看不出不等於不存在。」魏霸笑道:「明年開春之後,我再去遼東,和陳泰交鋒,拿下遼東,則星星之火又可燎原。」

「你很有信心啊?」陸遜提醒道:「陳泰雖然是書生,卻頗善用兵,千萬不要大意。」

「陳泰的能力,我一向很看重。不過,魏國沒有水師,他們要想支援遼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魏霸輕聲笑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相信在水師上的短板,也會是陳泰的掣肘之痛。而且,司馬懿被你牽制住,夏侯霸被大將軍牽制住,魏軍能夠派往遼東的主力有限。上駟對下駟,我就算不是上駟,多少也能算個中駟吧,對打敗公孫淵這個下駟,我還是有信心的。」

陸遜笑了起來,連連點頭。魏霸說得沒錯。攻擊遼東,是蜀漢最善戰的魏霸對實力最弱的陳泰,勝算應該還是很大的,打敗陳泰和公孫淵,不僅可能重振魏霸神將之名,而且可以解決騎兵短缺的問題,無疑是一個兩全齊美的戰略方案。

商量完了戰略戰術,魏霸拍了拍手,艙門推開了,一個面色黝黑,身材矮小的男子走了進來,手裡拎著一個鳥籠,籠中一隻灰色的鴿子,咕咕的叫著。

「這是我送給你的。」

陸遜臉一沉,正色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喜歡這些玩物。」

魏霸忍著笑,接過鴿籠,擺在案上,從裡面拿出鴿子,托在手上。「這可不是玩物,這一隻鴿子,比一套桌椅還值錢。」

陸遜不說話,眼神更加不悅。一隻鴿子十金,魏霸什麼時候養成了這個壞毛病?

「可是這隻鴿子,能曰行六七百里,翻山越嶺,風雨無阻。」魏霸**著頜子光滑的羽毛。「遼東與潁川之間如果有什麼消息要傳遞,三五曰便可到達。」

陸遜大吃一驚,這才明白這些鴿子是幹什麼用的,不由得滿臉通紅。遼東到洛陽三千六百里,用最快的快馬傳遞情報也要七八天時間,在驛站設施不完備的情況下,至少需要半個月以上,洛陽才有可能收到來自遼東的消息。鴿子不需要什麼驛站設施,甚至不需要人照顧,不論是成本還是效率,那都高得多了。

如果這些鴿子真能負責起這樣的作用,別說十金,就算百金也是值得的。用快馬把消息從遼東傳到洛陽,要養多少馬,要多少人?這些費用可不是幾十金就能搞定的。

「除了成都,你這裡是我設立的第二個基地。」魏霸拍拍陸遜的手,「千萬保密。」

「一定,一定。」陸遜連連點頭。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55章一生之敵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57章明爭暗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