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54章同病相憐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4日 00:47 [字數] 34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戰事規模越大,調動的人力、物力越多,準備的時間越長。這一點,對雙方都是同等的,區別只在於守的一方就在本土作戰,相對的運動距離要比攻的一方小得多,所以也方便一些。

當然後果也很嚴重,一旦開戰,城裡的人也許可以活下來,可是城外的百姓免不了要遭殃。聽到大戰在即的風聲,那些進城無望的百姓就開始考慮搬家避亂。越是窮的人越是如此,因為他們沒什麼財產需要搬的,一副擔子或者一輛鹿車,推起老人、孩子和家中有限的糧食就可以上路。

搬家的首選範圍是附近的山區,有山的地方往往會成為避戰亂的首眩這裡離家近,一旦戰亂結束,很快就可以返回家鄉。洛陽周邊有山,山雖然不大,卻也足夠棲身,所以洛陽周圍的百姓大部分都會選擇到河南、潁川交界處的大山餳甘年來,有無數的人入山隱居,甚至有進了山乾脆就不出來的,真正做了隱士。

青州、徐州和兗州一帶也有山,但是山很少,所以大部分人選擇出海或者南逃。出海,自然是去那些海島,有的做海盜,有的做漁民,有的則在海島上開荒種地,總之是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南逃,自然是逃到江淮一帶,甚至越過長江,進入荊南地區。這裡原本也是交戰之地,戰線北推之後,這裡太平了,人口卻依然稀少,還有大量的良田拋荒。只要稍微花點心思,就可以獲得糊口的糧食。

大戰未起,流民潮已經隨著謠言一起向四面八方飛去。每當這個時候,即將成為戰場的地方長官就會非常忙碌,他們一面要派人堵截流民,安撫當地的世家,盡一切可能的安撫民心,另一方面,他們還要絞盡腦汁,為即將投入戰鬥的大軍準備錢糧。否則。不僅他們的政績會變得非常難看,他們的性命也會非常危險。

戰時因為錢糧供應不及時,被方面大將斬首示眾的地方官從來不缺。

兗州刺史鍾毓現在就是如此,他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奔波於治下的各郡縣。同時還要和大將軍司馬懿溝通情況。

鍾家和司馬家的關係原本是非常不錯的。鍾家是潁川世家,司馬懿是河內世家,雖說鍾家傳世的學術是法家。司馬家傳世的學術是儒家,他們的關係卻還算和睦。鍾毓的父親鍾繇和司馬懿的父親司馬朗關係不錯,再加上他本人優異的學識,他和司馬懿父子的關係是非常親密的。

只是最近羊家的事,讓他有些不好意思。羊徽瑜姊弟失蹤,官面上說是被海盜劫了去,明眼人都知道,這是羊家逃婚。逃婚也有兩個不同層次的理由,表面上的理由是司馬師對吳質的女兒翻臉無情,讓人心寒,深層次的理由則是司馬懿父子不臣之心漸顯,羊家深怕受到牽連。

鍾毓當然知道這些,可是他不能像羊徽瑜一樣一逃了之,他還必須與司馬懿保持密切的聯繫。

這一天,鍾毓又來到了睢陽,求見大將軍司馬懿。

睢陽屬豫州,不過豫州現在大部分都失守了,睢陽已經是前線,僅憑魏國控制的有限地區,也無法供應大軍,所以兗州自然而然的成了睢陽大軍最直接的後勤基地,兗州刺史也就必須路過州界,進入傳統意義上的豫州,向司馬懿彙報情況。

鍾毓來的時候,司馬懿正在院中舞劍,他神情專註,全身心的沉浸在劍術之中,看起來很悠閑。

司馬昭坐在輪椅上,身在陽光下,臉在陰影中。聽到鍾毓進門的腳步聲,他推動輪椅迎了上來,笑道:「稚叔來得好快。」

鍾毓字稚叔,但他此刻不是以私人身份請見,而是以官身來見大將軍,司馬昭不稱其官職,而稱其字,表現出了與眾不同的親密。

「軍情緊急,不得不快。」

「沒那麼嚴重吧,魏霸再次出征,沒有三個月,他無法發動攻擊。」

鍾毓嘆了一口氣:「子上,話是說得不錯,可是如今的形勢你還不明白么?魏霸在交州蟄伏兩年,兵力也許沒什麼明顯增長,可是其經濟實力卻是突飛猛進。他現在運兵運糧都是用船,速度比車載馬馱可快多了。我們看起來靠得近,可是並不佔優勢。」

司馬懿收起了劍,擦了擦額頭的汗,緩步走了過來。鍾毓連忙行禮:「大將軍安好?」

司馬懿點點頭,打量了鍾毓片刻,笑道:「瘦了,是不是太累了?要注意休息埃」

鍾毓苦笑一聲:「心累,怎麼休息也沒用。」

「哦?」司馬懿眉毛一挑,笑了起來:「你才多大年紀,就心累了?」

「大戰在即,前景不明,百姓逃竄,世家不安,我整日奔波,卻見效甚微,豈能不累?」

「世家……也有逃的嗎?」。

「逃的倒沒有,畢竟家大業大,搬起來損失太大。不過,和敵人暗通款曲,卻是避免不了的。」鍾毓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大軍所需錢糧絲帛,我怕是湊不齊了。再強行徵收,萬一引起大亂,我被朝廷責罰倒是小事,耽誤了大軍的供應,可不得了。」

司馬懿瞥了他一眼,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上書朝廷就是了。稚叔啊,你父親雖然學問精熟的文臣,可是當年鎮守關中,卻也是穩定了半壁江山,被武皇帝喻為蕭何。如今國事維艱,你也該繼承家風,敢於擔當重任埃」

鍾毓沒有搭他的話,很含糊的應了一聲。雖然都是世家,雖然關係不錯,但是在對曹魏的感情上,鍾家和司馬家還是有區別的。別看現在司馬懿是大將軍,可鍾家在曹魏的地位和利益遠超過司馬家,從鍾繇時代積累下來的家世,讓鍾毓不會輕易的跟著司馬懿走。

至少目前還不可能。

司馬懿不動聲色,向鍾毓招了招手,上了堂,分賓主落座。司馬昭依然坐在輪椅上,默不作聲的看著鍾毓。

「稚叔,大戰在即,你看我有幾成勝算?」

鍾毓抬起頭,看著司馬懿,剛要推辭,司馬懿搖搖手:「通家之好,就不要客套了,直說吧,我和魏霸對陣,有幾分勝算?」

鍾毓無奈,沉思片刻,道:「若以大將軍和魏霸而論,大將軍沒有勝算。」

司馬懿撫著鬍鬚,沉吟不語,眼睛卻盯著鍾毓不放,目光凌厲逼人,讓人不寒而慄。可是鍾毓卻沒有退縮,侃侃而談:「就目前而論,大將軍與魏霸兵力相近,大將軍的長處在騎,魏霸的長處在水,不相上下。可是,要論軍械之精良,錢糧之充足,恐怕大將軍就相形見絀了,一旦對峙,大將軍很難支撐得長久,錢糧不足,敗退自是意料之中的事。」

司馬懿笑了一聲,忽然嘆了一口氣:「那豈不是我大魏國祚已盡?」

「不然。」鍾毓應聲答道:「自古國不患外不寧,而患內不安。魏霸雖然實力強悍,可是他卻有著非常不利的短處。他嚴重缺少戰馬,縱有戰艦千群,錢糧如山,可是上了岸,他依然戰力不足。譬如一刀,形美質良,奈何刀鋒不利,又與頑鐵何異?」

司馬懿點了點頭,深表同意。

「所以,魏霸不能速勝。重劍無鋒,他只能以其厚實的實力,慢慢消耗大將軍的意志。假以時日,大將軍必然要敗的,所以說一分勝算也無。」鍾毓接著說道:「可是,這場大戰不是大將軍與魏霸之間的對決,而是我大魏與蜀漢之間的對決。」

「那又如何?」

「東線,魏霸有優勢,卻無法速勝。而西線,我軍則佔有較大的優勢。」鍾毓頓了頓,斟酌了一下用詞,以免激怒司馬懿:「關中有李平,本無須劉禪御駕親征,諸葛亮力主如此做法,正是欲奪李平之權的徵兆。大戰未起,先啟奪權之釁,又豈能不敗?若能先破關中,則魏霸這柄重劍將始終無鋒。」

司馬懿眼珠轉動,沉吟不語。鍾毓的意思很明白,要想打贏,指望東線是不可能的,只有先在西線打開局面,再以并州的騎兵轉戰東線,才有可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如此一來,他司馬懿的大軍就只能起到牽制魏霸,阻擋魏霸西進的作用,力挽狂瀾,立不世之功的機會全給了夏侯霸。

鍾毓點出蜀漢內部不合的問題,實際上還是在提醒他司馬懿,不要因為個人私利而壞了國家大事。以司馬懿的智商,他又豈能聽不出來。

鍾家是潁川世家,鍾毓是曹魏重臣的後人,他的態度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相當一部分世家的態度。司馬懿再不甘,也不能不予以重視。至少在表面上,他不能不重視。

「鐘相國雖逝,卻後繼有人,可喜可賀。」司馬昭撫掌而笑,打破了沉默:「稚叔覺得,夏侯霸能夠成功嗎?」。

鍾毓沉默以對。他不知道夏侯霸能不能完成這個重任。如果張郃還在,他會更有信心一點。至於夏侯霸,他不知道他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張郃的車騎將軍是憑真本事打出來的,夏侯霸的車騎將軍則更多的因為他的宗室身份。夏侯霸的迅速升遷,與其說是因為他的戰功,不如說是天子為了制衡世家而採取的平衡手段。

在這一點上,不管鍾毓承認與否,他也是世家,也是天子防範的對向。他和司馬懿是有共通之處的。國不患外不寧而患內不安,蜀漢如此,曹魏又何嘗不是如此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53章他山之玉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55章一生之敵(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