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53章他山之玉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3日 11:29 [字數] 33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洛陽,車騎將軍府。

夏侯霸背著手,在堂上來回踱著步。王默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面前的地面,像是在研究地上的磚紋。對面坐著魯王曹宇和城門校尉曹爽,桓范站在他們身旁,面色有些泛紅。

他們剛剛收到荊州傳來的密報,蜀漢車騎將軍魏霸離開了封地朱崖,來到了洞庭,與其兄魏風、其弟魏武見面。桓范分析,魏霸突然離開封地,又是在洞庭兄弟見面,恐怕不僅僅是家人團聚這麼簡單。按照常例,列候無詔不能輕易離開封地,否則就是違法。魏霸和諸葛亮爭鬥正急,在這個時候,他不會給諸葛亮送去把柄。

他這麼做,只有一種可能,這是得到諸葛亮默許的。再往深層次想,他和諸葛亮達成了某種協議,靜極思動,又要有所動作了。

恍惚間,彭城之戰已經過去了兩年時間。這兩年是難得的太平之年。雖說成都傳出詔書,劉禪要御駕親征,一統天下,詔書甚至還傳到了洛陽一帶,引起了不少騷亂,讓曹睿好生擔心了一段時間。不過後來李嚴拖延時間,魏霸乾脆沒有去成都,劉禪御駕親征的事也就慢慢沒了消息。

夏侯霸等人知道,這裡面的問題可能就出在魏霸身上,魏霸不肯配合,這仗就打不起來。蜀漢內部矛盾重重,魏霸擁兵自重,已成尾大不掉之意,李嚴聯合魏霸,與丞相諸葛亮斗得不亦樂乎,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他們不合。就很難行成合力,對曹魏造成真正的威脅。可是一旦他們三人妥協,達成一致,那曹魏就有些危險了。

所以,曹魏的細作最關注的地方就是交州和荊州,魏霸一動,他們就把消息傳回了洛陽。

因為彭城之功,夏侯霸升任車騎將軍,與魯王曹宇一內一外,是宗室倚重的兩員重將。再加上大將軍司馬懿。形成了一個互相制衡的結構。這兩年,司馬懿駐陳留、睢陽,負責東南戰場,夏侯霸負責并州戰常曹宇則鎮守京師。守護腹心。

因為兩人性格和戰功的差異。夏侯霸已經超過曹宇,成為宗室當仁不讓的第一重將。能到這個位置,不僅是因為他的戰功超過曹宇。更因為他折節下交王昶,讓曹睿看到了他剛強之外的局量。

王默就是王昶的侄子。夏侯霸聽王凌的勸告,回洛陽之後就去拜見王昶,不料王昶自恃身份,不願意與夏侯霸這樣的武人交往,讓夏侯霸吃了閉門羹。在大家都以為夏侯霸會發的時候,夏侯霸一反常態,執禮甚恭,多次上門求見。王昶被他感動,雖然不願意親自入府,卻把侄兒王默派到車騎將軍府來做幕僚。

王默的入幕,讓很多人重新認識了夏侯霸。也正是因為如此,曹睿覺得夏侯霸雖然不夠圓滑,卻識大體,能免摧剛為柔,所以委以西線重任。

魏霸重新出山,已經被擱置一年之久的作戰計劃又有重新啟動的跡象,身為西線大將的夏侯霸當然最緊張。他立刻把曹宇、曹爽等人請來商量,當然了,桓范、王默這樣的幕僚當然更是重中之重。

桓范很主動,分析了當前的局勢,提醒夏侯霸注意,蜀漢的主力雖然在西部,可是危險卻在東部。關中有天子劉禪,有大將軍李嚴,還可能有丞相諸葛亮,應該不會再讓魏霸再從關中出師。那麼魏霸會在哪裡呢?從他的兵力優勢來考慮,最大的可能是東線,或者是海上。

彭城之戰前,魏霸的戰略意圖就是先取遼東,解決戰馬來源問題,只是後來被彭城之戰打斷了節奏。現在他重新出征,很有可能重操故技。以魏霸的戰力和他在水師上的優勢,東線將承受很大的壓力。

因此,桓范建議夏侯霸上書天子,調整戰略部署,以免東部有失。

夏侯霸覺得有道理,他又詢問王默,王默卻人如其名,只是沉默,不肯說話,讓夏侯霸莫名的有些惱火。他甚至懷疑王昶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認可他,派王默來,就是因為他是個鋸嘴的葫蘆,一聲不吭。

「處靜,你就一點意見也沒有嗎?」。夏侯霸強按心中不快,沉聲道。

王默嘆了一口氣,清咳了一聲:「大王,將軍,成郊蘋之所以拖延到現在,最大的問題恐怕還是內部不睦,這一點,我想你們都有同感吧?」

曹宇、夏侯霸互相看了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夏侯霸鬆了一口氣,王默終於肯開口說話了,讓他避免了尷尬局面,算是一個不小的進步。

「魏霸和諸葛亮的矛盾,細細說起來,並不是他們本人有什麼恩仇,而是因為他們對世家的觀念有分歧。魏霸對世家採取比較寬容的態度,聯絡世家,共生共贏,而諸葛亮卻秉持法家的治道,一心想大權獨攬。見魏霸父子兄弟因軍功而成為新的世家,有可能對君權產生威脅,自然要極力打壓。」

王默不緊不慢的分析著蜀漢朝廷內部的爭鬥,卻遲遲不提及戰事,夏侯霸聽得有些焦躁,曹宇卻漸漸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了桓范一眼,桓范微微頜首,表示贊同王默的意見。

王默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從戰事上來說,東線的壓力確實很大,增援東線是應該的。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負責東線戰事的是司馬懿,在幽州的是陳泰,他們也是世家。如果僅僅增兵,不調將,則形同給司馬懿增加實力,恐怕天子不會願意。如果增兵的同時再派將,那司馬懿會不會認為這是天子趁機奪他的兵權?

大敵當前,君臣之間產生這種誤會,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桓范的建議沒錯,但那僅僅是軍事上,王默的建議則考慮了政治上的,談不上眼光更深遠,只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考慮問題,自然得出了不同的觀點。

王默同時還隱晦的提出了一個足以讓人警惕的問題:諸葛亮與魏霸的矛盾在於對世家的態度,曹魏存在類似的問題。諸葛亮以老臣而處於下風,是因為他對世家採取打壓的態度。目前曹魏採取的也是同樣的態度,那麼曹魏會不會走步諸葛亮的後塵,失去世家的支持?

這是一個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王默之所以一直不肯提這個問題是因為他的身份。曹宇、夏侯霸是宗室,桓范也是譙沛鄉黨,而王默卻是太原世家。他如果建議天子改變對世家的策略,會不會引起天子的反感,反而誤解了他的意見?

君臣之間如果有了猜忌,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事。任何一個明智的臣子都會盡量避免遇到這種情況。王默的名字是他的叔父王昶起的,王昶奉行黃老之道,處柔處弱,不肯主動惹事。這一點,從王默和王昶的兒子王沈、王渾等人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來。

夏侯霸有些赫然,他知道誤解了王默。他咳嗽了一聲,語氣更加和緩:「那以處靜之見,該當如何處理?」

「取敵之長,補我之短。」王默淡淡的說道,然後就閉上了嘴巴,再也不肯多說一句話。

夏侯霸沉默了。取敵之長,自然是取魏霸之長,也就是與世家合作。補我之短,自然是要天子改善和世家的關係。這句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太難了。

曹睿一直有一種看法,曹魏之所以現在被世家所左右,就是因為文皇帝當政的時候,對世家太遷就了。如果像武皇帝那時候一樣緊緊鉗制世家的發展,不至於會出現現在的窘境。在武皇帝的時候,司馬懿敢這麼放肆么?他之所沒有明說,是因為不能指責先帝,可是讓他放鬆對世家的壓制,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問題繞了一個圈,又回到了原來的問題上。說到底,還是皇室和世家的矛盾。

「這個問題干係甚大,我們暫時不談。」夏侯霸擺了擺手,決定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否則肯定得不出一個結果。「就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要不要加強東線的兵力?」

桓范沉吟片刻,又道:「如此說來,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怎麼一個反其道而行之?」

「魏霸水師雖強,可是沒有足夠的騎兵,一時很難對遼東產生真正的危險。將軍何不集結重兵,先破關中?」

夏侯霸眨了眨眼睛,怦然心動。桓范說得不錯,魏霸要想真正形成威脅,還需要一段時間,如果能趁此時間重創關中的蜀漢軍,甚至重奪關中,那魏霸獨力難支,就算拿下遼東,也無法影響整個戰局。

如果真的能擊敗李嚴,挫敗劉禪親征,那宗室的力量就可以得到進一步的加強,對世家的優勢就會更明顯。到時候再反過頭來迎戰魏霸,豈不是要輕鬆許多?

「處靜,你覺得元則此計如何?」

王默想了想,頜首附和:「反者道之動,我覺得元則此計甚妙。只是事不宜遲,需得速戰速決,若是主動進攻關中,我怕難以建功,不如主動示弱,引逆軍主動出擊。」

桓范笑了笑:「這麼說來,還是要先佯動於東了?」

王默想了想,也笑了起來:「不錯,的確應該如此,聲東擊西。」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52章好大一個坑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54章同病相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