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50章幕後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2日 00:59 [字數] 33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陳震本來以為自己是來談判的,現在卻發現,他根本沒有談判的資本。.

他這時候才理解了諸葛亮的無奈。除了王爵,還有什麼有可能讓魏霸動心的呢?事實上,他現在對王爵能不能讓魏霸動心都沒有把握,很明顯,魏霸只要再等上幾年,等諸葛亮一死,王爵自然是他的囊中之物。

這一切都歸根於魏霸的實力。有兵有糧,進可以取天下,退可以割據自立,他又何必俯仰於人?

諸葛亮知道封魏霸為王的後果,與吳王和可能的魏王不同,主動封魏霸為王,就是開了一個不好的先例,就像在本來已經很危險的大堤上開了一個口子,很可能引起連鎖反應,一潰千里。

可是他沒有辦法,因為只有這個條件對魏霸可能有一點誘惑力。沒錯,魏霸憑著自己的實力,得到王爵是遲早的事情,可是這個王爵在諸葛亮執政的時候給,和以後他自己強迫朝廷給,甚至是自立為王,在道統上的區別是非常大的。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諸葛亮同意封他為王,甚至比劉禪同意封他為王來得正有意義。

陳震沉吟良久,看著魏霸已經有些不耐煩,只得主動說出了條件。果然,魏霸的眉毛揚了揚,有些動容。雖然只是剎那的興奮,卻被陳震捕捉住了。他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看著魏霸,忽然間覺得後背全是汗。

冬天的交州雖然不冷,可是還沒有熱到這個地步。陳震知道,他面臨著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而且,決定權已經交出去了。接下來,他只有聽天由命的份。

「茲體事大,能容我思量思量么?」魏霸側著頭,請求道。

「應當如此。」陳震脫口應道。他似乎比魏霸的壓力更大,更想早點離開這間屋子。出門的時候,他看了一眼案上的那口萬人敵,忽然有些感慨。不知道關羽的在天之靈聽到這番話,會作如何想。

送走了陳震,魏霸背著手,緩緩的走回了西側的小樓。

腳步聲在樓梯上響起,彭小玉掀簾而出,笑盈盈的迎了上來:「你可算回來了。」

魏霸眨眨眼睛,笑道:「你在等我?」

「不是我在等你,是有人等了你一個下午,聽說你要宴請陳震,只得怏怏的走了。」彭小玉挽著魏霸的手臂,將他拉進內室,拿出一部《天竺史記》塞給魏霸:「喏,這是她還來的書,裡面可全是心血。」

魏霸莫名其妙的接過書來,翻開看了看,書里夾了不少紙條,紙條上用絹秀的小字寫滿了注。魏霸隨意看了兩條,竟然說的是天竺浮屠與徐州所傳浮屠的異同。魏霸在徐州的時候,聽說過浮屠教的一些事情,和他印象中的佛教有不小的區別,只是他還沒看出徐州所傳浮屠教和天竺的浮屠教有什麼區別。

「一個正當年華的才女,研究浮屠教幹什麼?」魏霸將書放在一旁,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揉揉太陽穴:「丞相允諾封王了。」

「意料之中的事。」說到正經事,彭小玉也收起了笑容。她負責內部的機密事務,有專門的渠道來往於成都、交州之間,陳震剛剛離京的時候,消息就同步送出了。「丞相已經沒多少籌碼了。」

「可丞相不是輕易認輸的人。」魏霸撫著唇邊的髭鬚,眼神微縮:「我總覺得,這裡面似乎還有什麼陰謀。」

「千般妙計,也要有足夠的實力為後盾。」彭小玉冷笑一聲:「事到如今,只要夫君自己謹慎一點,不要被他壞了姓命,他又能如何?」

「嗯。」魏霸應了一聲,出神的看著窗外。交州天氣熱,蚊蟲也多,所以在窗戶外面罩了一層碧紗。從亮著燈的屋裡向外看去,除了明月之外,其他的景物都罩上了一層薄霧。他看了片刻,又道:「讓玄玉查一查,丞相究竟還藏了些什麼手段。以我對丞相的了解,他不是那麼輕易容易放棄的人。這一次,我不僅得把他的餌吞掉,還要收了他的魚鉤,最好能將他本人也拉下水。」

「不打敗他,你就沒自信么?」彭小玉瞟了他一眼,嗔道:「明明可以不戰而勝,非要行險。」

「不知道。」魏霸嘆了一口氣:「也許,他就是攔在我面前的一座山,不跨過去,終究是個心結。」

……

陳震在朱崖呆了半個多月。這半個多月,魏霸一直沒有見他。陳震雖然急得上火,卻也只能按捺住姓子,在朱崖看看海島風光,還走訪了附近的幾個縣城。

朱崖島上的原住民不多,新來的移民卻非常多。這些人聚集在魏家莊園的周圍,自然的形成一個個的聚落,規模大些的便稱作縣,規模小些的便稱作鄉里。既然是不遠千里而來,那些鄉音相近的人自然的聚在一起,名字便也以老家的名字代替。

陳震在這裡看到了很多中原的地名姓氏,其中不乏從青徐等地來的。自從董卓入洛陽,袁紹等人起兵討董不成,反而自相混戰,青徐之地就成了戰場所在,原本人煙稠密的青徐現在戶口耗減,一部分是因為戰亂而死,另一部分卻是因為戰亂而逃。

外逃的人遠遠比死去的人還多。農耕民族重土安遷,不到萬不得已,不願意背井離鄉,戰亂是促成移民的最大原因。如果不是中原戰亂,大量的百姓南遷,別說交州得不到這麼多的人口,就是整個江南的開發都會慢上許多。

魏霸佔據荊南和交州,成了亂世最大的受益者。中原的那些重臣們,雖然知道有不少人南遷,但是在他們的眼裡,交州還是蠻荒之地,不值得重視。諸葛亮本人大概也有這樣的看法,所以才沒有對魏霸產生足夠的警惕,現在終於讓魏霸坐大了。

一念及此,陳震就覺得非常惋惜。

朱崖是海島,雖然宜耕面積不少,畢竟不如出海打漁來得方便。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這是最樸素的道理。所以陳震在朱崖的這段時間,看得越多的還是出海的漁船。每天早上,都有不少漁民駕船出海,每天晚上,都會有無數的漁船回來,幾個港口總是帆影如織,人聲鼎沸。

陳震注意到,不時的有戰艦入港,從上面放下一些遇到風浪而傾覆的漁民,然後又重新起帆,駛入大海深處。當出海的漁民數量達到一定規模的時候,通常都會有一兩艘樓船隨行。

經過打聽,陳震才知道,那是水師戰艦,他們在海上的任務一是護航,以免海盜打劫,一是在漁民們遇到意外情況時予以救護。同時,他們還承擔由朱崖到九真、曰南一帶的遠途護送。陳震花了些心思,打聽到這支水師大概有四五艘巨艦,二十多艘樓船,大小戰船三百多艘,總兵力在一萬五千人左右。分成三批,一批出海,一批返航,一批留守朱崖休整。

陳震很驚訝,他從來不知道交州水師有如此規模。在一次與魏霸的記室楊戲見面時,他隱晦的提出了這個疑問。楊戲很不以為然的說,將軍麾下的水師按區域劃分,不到萬不得已,將士們不會遠征。畢竟離家時間長了,思家念土的情緒會影響作戰。交州水師除了那次遠征武昌之外,基本上不出交州海域執行任務,朝廷當然不知道了。

陳震很驚訝,隨即又問了一個問題,魏霸現在治下的水師一共有多少人?

陳震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水師行於海上,魏霸又不向丞相府要錢要糧,所以丞相府根本不知道魏霸麾下究竟有多少水師。

楊戲眨了眨眼睛,笑而不語,被陳震逼得急了,他推脫道,我只是一個文職,不知道軍事上的事,反正你也看到了交州水師的規模,大致上,你應該可以推斷出東海的水師規模。東海是前線,交州是後方,理論上說,目前在東海的水師只會比交州水師實力更雄厚。

「鄧艾他們是不是都去了東海?」

楊戲沉吟半晌,點了點頭。

陳震倒吸了一口涼氣。交州水師有一萬五千多人,那東海水師至少有兩萬人。周胤、鄧艾等人撤出彭城,去了東海,大概不僅僅是給馬忠一個下馬威那麼簡單。魏霸早有計劃放棄彭城。彭城受挫,騎兵折損嚴重,在青徐一帶與魏軍爭鋒必然帶來更大的傷亡,所以魏霸乾脆把主力撤出了青徐,全力加強水師的力量,把這個難以建功的戰區交給了馬忠。

換句話說,即使諸葛亮不安排馬忠去東線,魏霸也有意放棄青徐。而他放棄青徐,恐怕也不僅僅是無法與魏軍鐵騎爭雄這麼簡單,他是主動撤退,韜光養晦。這麼做的目的,也許就是要讓諸葛亮覺得東線已經不再是威脅,好把主要的目標轉移到關中。

換句話說,目前諸葛亮要挾天子之威,御駕親征關中,以奪李嚴兵權的形勢,早在一年多前,就在魏霸的預料之中。他一直在有意無意的推動著朝堂上的局勢向前發展。包括今天諸葛亮被迫以封王為條件,換取他的支援,其實都在魏霸的預料之中。並不是因為諸葛亮做出了什麼決定,而是魏霸逼他做出這樣的決定。

陳震一時心灰意冷。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49章我可以等他死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51章福兮禍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