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48章割不斷,理還亂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1日 01:38 [字數] 35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玉門關。

姜維端坐在案前,看了一眼手中的的帳簿,又瞟了一眼站在面前的男子。這個男子高鼻深目,明顯不是漢人,與常見的胡商也不相同,他有一頭捲曲的黑髮。

「你去年秋天曾經從此西行吧?」姜維放下了路傳,盯著這個胡商,眯起了眼睛,側著身子靠在案上,左臂扶在案上,右手撫在腿上,靠腰間的刀環非常近。

這是他警惕的標誌,身邊的幾個身材高大剽悍的衛士立刻握緊了手中的環刀,向那個胡商圍了過來。

「是的,將軍真是個記憶力驚人的人。」那個男子有些緊張,聲音中帶了些顫抖,可是一口洛陽官話話說得還能聽得明白,大概是在洛陽住過多年的。

「埃拉伽拉盧斯?塞維魯?」姜維沒有說這個羅攏而是用略顯生硬的大秦語說出了這個人的本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時你曾經說過,你不再回來了。」

羅馬人大吃一驚,驚訝的看著姜維。漢人是驕傲的,任何異族人在他們的眼裡都是沒文化的蠻夷,他們不屑於去學習蠻夷的語言,更習慣於稱呼他們的漢名——安向東,他在洛陽住了四五年,也沒有一個漢人能稱他的羅馬名字,眼前這位漢人將軍是第一個,更讓他不敢相信,他憑藉的僅僅是一年前的一次短暫的見面。

姜維盯著安向東的眼睛,眼中卻露出笑意。他做出警戒的姿態,就是想壓迫這個胡人,讓他不敢說謊。現在驗證了他的猜想,他已經想起這個人是誰了,同時記起的還有那繞口的大秦名字和他顯赫的身份。

安向東是個真正的羅馬人,而不是那些中途倒賣漢人絲綢的胡商。他是真正的大秦皇族。他到大漢來,與其說是做生意,不如是說出使——真正的出使,而不是以貢獻為名義進行貿易。原本在洛陽過得還算可以,可是後來長安被蜀漢所奪,曹魏也一直沒有興趣和羅馬產生什麼關係,他就取道回羅馬了。

前年秋天離開的時候,姜維曾經見過他,沒想到僅隔一年,他又見到了這個人。

「為什麼去而復返?」

安向東臉色一黯:「我回家鄉去,是因為覺得你們大漢戰亂頻繁,又加上思鄉日久,所以才決定回家。可是,我的家鄉現在比你們大漢還要亂,到處都在打仗,所以……」

安向東把大秦的情況大致說了一下,姜維這才知道遠在萬里之外的大秦和大漢一樣,現在也是混戰不休,不久前還發生了弒君的事件,皇帝的廢立被類似於北軍的親衛軍所控制,皇權甚至被拍賣,價高者得。塞維魯家族已經失去了皇位,安向東生怕被清算,只得再次返回大漢。

姜維大感好奇,不過他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稅收。這個羅馬人這次帶來的東西明顯少了很多,當然不僅是他,來往於西域和長安之間的商隊明顯不如往年,至少減了三分之一,這嚴重的影響到了姜維的收入。姜維在這裡立足,要拉攏鮮卑人、匈奴人,就要大量的賦稅。

所以,來往胡商的商稅,一直是他一手掌管的。

安向東嘆了一口氣:「將軍,你不知道么,在大秦和大漢之間,新出現了一個叫薩珊的帝國,他們佔領了商道,收取重稅,很多商人覺得這樣無利可圖,就改走海道了。」

「海道?」姜維吃了一驚:「到交州?」

安向東想了想,點頭道:「好像是。」

姜維有些心亂。他揮了揮手,讓安向東離開了。他被魏霸和李嚴聯手從關中趕了出來,在荒涼的敦煌錘鍊自己的身心,過得雖然辛苦,卻也自在。因為這裡基本聽不到關於魏霸的消息,他不用再時時刻刻的和魏霸比較,承受來自魏霸的巨大壓力。

可是,他沒想到遠在敦煌也和魏霸脫離不了關係,魏霸控制的交州正在不知不覺的吸取西域商道的利潤,而他還蒙在鼓裡。

姜維回到後院,夫人橋月正指揮著一群胡婦打掃後院,在庭中架起了烤羊的架子。看到姜維進門,她笑著迎了上來,遞上一碗水,見姜維的臉色不好,關切的問道:「將軍,怎麼了?」

「哦,沒什麼。」姜維接過水,一口飲盡,嘆了一口氣道:「西域之外,又出現了一個什麼薩珊帝國,要與我爭利。如今胡商為了安全,都走海道了。」

「想必很遠吧。」

姜維想了想,「胡人說,走道要走大半年,才能到達他的東境。」

「這麼遠埃」橋月吐了吐舌頭,沒有再問。

「怎麼又要烤羊?」姜維看著烤羊的架子,不解的問道:「有什麼事?」

「有客人來了。」橋月笑嘻嘻的說道。

橋月話還沒有說完,一個中年人從側院走了進來,老遠的就拱手笑道:「伯約,公務真是繁忙埃」

姜維看了一眼,大吃一驚,連忙趕上前去行禮。來人正是劉敏,他是蔣琬的表弟,官居揚威將軍,此時應該在上邽,和王平在一起,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敦煌?姜維心念一轉,頓時喜上心頭。劉敏突然出現在這裡,大概是丞相終於又想起我來了。

劉敏和姜維上了堂,感慨的說些路途辛苦,敦煌的風俗民情,又誇橋月有大婦之德,卻一直不說正事。姜維也不催促,熱情的回應著,彷彿劉敏只是來探親訪友的。

談了大半個時辰,劉敏終於言歸正傳,笑道:「伯約,看來丞相讓你到敦煌來,是對的。」

姜維躬身致意:「丞相深意,維不敢揣測,只是憑著本心,儘力做好自己的事罷了。」

「嗯,有時候,吃點苦,受點挫折是好的,一路順風,未必就是好事。」

姜維不知劉敏想說些什麼,不好接話,只是靜靜的聽著。

「魏霸的事,你知道了吧?」

姜維點了點頭,敦煌雖遠,卻也是大漢的疆域,成都朝堂的邸報會送到這裡,只是時間耗費得比較長,得到的消息會滯后一些罷了。當然了,邸報上寫得很簡單,只說彭城失利,究竟損失多大,並不太清楚。根據那些簡單的文字,姜維也沒敢認定魏霸是吃了苦頭,只當他是小有挫折,沒能像以前一樣大獲全勝。

「丞相召他和李嚴、陸遜到成都議事,李嚴借口棧道失修,延滯不前,拖了一個月才到成都,魏霸卻裝聾作啞,說什麼使者失蹤,沒有接到詔書。」劉敏把出發前得到的最新消息告訴了姜維:「現在,丞相派陳孝起遠赴交州,欲與魏霸連橫,促成陛下親征,一統天下。魏霸騎兵受挫,只能逞威於海上,這陸上的事情……」

劉敏笑了笑,指指姜維:「就落在伯約的肩上了。」

姜維狂喜,他深施一禮:「丞相有令,焉敢不從。什麼時候起程?」

「不急。」劉敏撫著鬍鬚,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要想出征,阻力頗大。丞相還要費些周折,至於伯約,更是一柄利刃,當關鍵時刻才能出鞘,不可輕易為人所知。」

劉敏拿出一份詔書:「從現在起,伯約由敦煌太守轉金城太守,兼領護羌校尉。」

姜維點了點頭,雙手接過詔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遍,收入懷中。

……

魏霸站在碼頭上,雙手拱在胸前,身體微微前躬,是後輩迎接前輩的禮節。

陳震乘坐的大船剛剛靠岸,魏霸就快步迎了上去,象徵性的挽了一下纜繩,然後一步躍上船來,快走到陳震面前,躬身一拜:「同郡小子,見過孝起先生。」

義陽原屬南陽郡,陳震是南陽人,從理論上來說,魏霸和他是同郡。既然如此,那後輩對前輩恭敬一些,也就是應該的。換了平時,也許陳震不會把魏霸當作同郡,就算是魏延在世的時候,陳震也很少和魏家有來往。這一點,就像首都的人看不起邊區的人一樣,陳震作為南陽人,還是有點驕傲的。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陳震知道自己這次來的任務很重,他不敢因為自己的驕傲而耽誤了諸葛亮的大事。既然魏霸主動以後輩禮節相見,他當然要投桃報李。

「將軍,我怎麼敢當。」陳震一臉笑容的迎了上來,還了一禮。

「先生遠來辛苦,令小子敬佩。」魏霸笑眯眯的說道:「有什麼樣的大事,要孝起先生這樣的前輩不遠萬里的趕到朱崖來?一紙詔書,傳我至成都便是了。」

陳震苦笑,心道不是沒有詔書,是連人帶詔書都被你扔在山溝里了吧。

「有些話不能寫出來,讓人轉告,又擔心辭不達意,只好讓我來走一趟了。」陳震打量著魏霸:「將軍,莫非是要這裡說,說完就讓我迴轉?」

魏霸一拍額頭,笑道:「失禮,失禮,先生快請,先到鄙邑看看風光,嘗點野味,然後再說不遲。」

他說著,熱情的把陳震迎上了案,兩人一邊走一邊談笑風生,看起來親熱無比。陳震也不著急,心情的飽覽朱崖島上的風光,對沿途看到的新奇瓜果樹木都要問個明白。魏霸一一作答,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如今島上有多少戶口?」陳震突然問了一句。

「在籍的大概有七萬戶,四十多萬人。」魏霸不緊不慢的應了一句:「勝兵者大概十二三萬人。」

陳震吃了一驚:「這麼多?」

「都是些蠻子,平時好狠斗勇,身體好得很。」魏霸聳聳肩,笑道:「不過都是些烏合之眾,要想整治成軍卻費力得很,不像中原的百姓那麼溫順聽話。沒有個三五年時間,上不了陣。」

.

.

.rs

(快捷鍵:←)霸蜀 雙倍月票,最後一天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49章我可以等他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