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41章光與影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8日 01:03 [字數] 34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吳懿是蜀漢朝堂上一個很容易讓人忽略的角色。作為太后的兄長,他不僅沒能像歷史上的那些外戚一樣獨攬大權,而且被邊緣化得讓人幾乎想不起來。論地位,他這個驃騎將軍不僅無法和大將軍、丞相相提並論,甚至被車騎將軍魏霸壓過了風頭。談到朝堂上的幾個勢力,幾乎沒有人會想到吳懿這個驃騎將軍。

可是真正想起這個人,你就會發現,他其實不容忽視。

他是太后的兄長,在必要的時候,太后的懿旨就是天子也不能隨便駁回。也就是說,他隨時都有可能佔據道統上的制高點。

他是驃騎將軍,身在關中,手下近五千多精銳,他的兒子吳敏在漢中,代行漢中督的職權,他和姜維等一幫丞相府的親信關係親近。細說起來,他掌握的實力遠在李嚴之上。

可他就是不聲不響,默默的站在不為人注意的角落裡。

如果不是法邈提醒,李嚴幾乎忘了這個人。一想起這個人,卻足以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魏車騎在東,大將軍在西,原本是互為犄角之勢,現在魏車騎受挫,丞相一舉奪回了東線的兵權,接下來他會怎麼做?」法邈的聲音如同從草原上吹來的朔風,吹得李嚴徹骨生寒。「大將軍,丁憂三年,魏車騎不會閑著,丞相當然也會知道他不會閑著,丞相自己也不會閑著。三年之後,就是見生死的時候,至於是誰生誰死,現在還不清楚,可是大將軍你不覺得,你的危機就在眼前嗎?」

「你別說了。」李嚴厲聲喝祝他不是惱火法邈,而是被法邈的提醒嚇住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沒錯,他和魏霸是聯盟。正是他們互相合作,才將兵權從諸葛亮手裡奪了回來。沒想到常勝將軍魏霸居然失了手,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魏延陣亡了,這給了諸葛亮一個天賜良機,一舉奪了魏霸的兵權。

現在,諸葛亮既掌握著成都的政權,又掌握了一部分兵權。那他接下來會幹什麼?

當然是再奪他李嚴的兵權。沒有魏霸策應,現在是李嚴最虛弱的時候。關中有吳懿,涼州有姜維,李嚴腹背受敵,只要一個不小心,他隨時都有可能被諸葛亮打落塵埃。

他敗了。諸葛亮將所有的兵權收回去,那魏霸也就沒什麼反抗餘地了。

這是諸葛亮重掌大權最好的機會,以他的性格,他能放棄這個機會嗎?

李嚴這時候關心天師道的問題,似乎有些輕重不分。他的後背全是冷汗,額頭上也有些濕潤。他看看法邈,啞聲道:「伯遠。丞相會怎麼做?」

「少將軍去義陽弔喪的時候,魏車騎曾經提醒過他一句話,不知道大將軍還有印象否?」

李嚴皺了皺眉,不知道法邈說的是哪一句。

「大將軍,在戰場上,是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以魏車騎的謹慎都會遭遇彭城之失,關中的形勢更加複雜,誰能預料這其中會發生什麼事呢?不發生戰事。自然是風平浪靜,可是一旦魏軍主動攻擊關中,或者大將軍主動出擊并州,那就什麼可能都有了。」

李嚴不說話。在魏霸缺陣的情況下,他當然不會主動出擊并州,可是他不出陣,不代表諸葛亮就能讓他在關中呆著。如果天子下令出擊。他怎麼辦?正如魏霸提醒的那樣,一旦到了戰場上,什麼意外都有可能發生。

比如該掩護他的某個人突然不在他該在的位置了。

李嚴立刻想起了最近的談判。兩天前,他剛剛收到孟達的消息。說談判突然中止了,諸葛恪回到了江陵,然後就不見了。

談判談得好好的,談判的人會突然不見了?就算諸葛恪有事,那正使費禕還在呢,為什麼不接著談?突然中斷,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有人下令停止談判。

李嚴想到了一系列的可能,每一個可能都讓他心驚肉跳。

「伯遠,如何是好?」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法邈笑道:「只要大將軍心中有定計,就無懼任何陰謀詭計。」

李嚴苦笑一聲,心道說來輕巧,做起來卻是何其的難。

……

司馬懿伏在案上,仔細端詳著地圖。司馬昭坐在輪椅上,托著腮,看著外面燦爛的陽光出神。

「子上,你說并州會不會麻煩?」

司馬昭沒注意,依然看著外面。司馬懿沒聽到迴音,愣了一下,抬頭一看,看到司馬昭眼中流露出的渴望,不由得心中一軟,起裳的身邊:「想出去走走?」

司馬昭一愣,下意識的「氨了一聲:「父親說什麼?」

「我說,春光正好,我們出去走走吧,悶了一天,出去透透氣。」

「好埃」司馬昭欣喜不已,隨即又意識到他們之前的話題,連忙問道:「父親不研究形勢了?」

「出去一邊走一邊談。」司馬懿推著輪椅,出了門。有侍衛上前準備接手,司馬懿搖了搖頭,自己推著司馬昭,慢慢的向前走去。司馬昭靠在輪椅背上,閉上了眼睛,張開雙臂,似乎要將整個天地都攬入懷中。

「風吹過手心的感覺,真好。」司馬昭有些心醉神迷,臉上露出孩童般的天真。

他受傷致殘以後,不可能再統兵作戰,一心鑽研權謀,又不怎麼出來曬太陽,人越發的陰沉,已經很少能在他臉上看到這麼純真的表情。司馬懿看在心裡,感慨不已。在這兩個最年長的兒子當中,司馬師最像他,喜怒不形成色,很少能看到他感情外露,司馬昭相對來說沒那麼深沉,遇事不夠穩重,可是現在,他們正好反過來了,司馬昭比司馬師還要內斂陰沉。

「喜歡,以後就多出來轉轉。」司馬懿道:「在外面吹吹風,有助於頭腦清醒,對養生也有好處。」

司馬昭聞言失聲而笑:「父親身體這麼好,也要養生?」

「一張一弛,文武之道嘛。」司馬懿也笑了起來:「活得久一點,總是好事。唉,子上啊,你知道不,魏霸最近就在尋仙問道,不僅把陳郡的那個活神仙請到湘關去了,還派人入海尋找仙山。」

司馬昭輕笑了一聲:「把活神仙請到湘關,恐怕還是想借活神仙的名招搖撞騙,蠱惑人心,派人入海,恐怕也不是尋找仙山,而是另有所圖。父親,彭城之戰,魏霸損失不小,可是他的水師還是天下之雄。他這麼做,怕是想揚長避短,避實擊虛吧。」

司馬懿有些後悔,他本來就是想和司馬昭出來看看春光,不想整天沉浸在陰謀詭計中,提到活神仙,也是想活躍一下氣氛,沒想到又扯到這上面去了,難得的輕鬆心情頓時破壞無遺。

司馬懿沉默著,推著輪椅,慢慢的往前走。

司馬昭感受到了司馬懿的沉默,也不說話了,閉著眼睛,仰著頭,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司馬師快步走了過來,掃了一眼沉默的司馬懿和司馬昭,立刻收住了腳步,笑道:「你們這麼有興緻,居然出來踏青,也不叫我一聲。」

「不叫你,你不是也來了么?」

「叫我一聲,我也好帶點酒食出來,父子三人對飲,把酒臨風,豈不快哉。」

「現在去拿也不遲。」司馬昭擺擺手:「速去,且莫空言,我已經口生饞涎了。要交州蜜酒。」

司馬師大笑,轉身而去。司馬懿含笑道:「沒想到你天天與魏霸為敵,卻喜歡上了交州蜜酒,我還以為你恨屋及烏,討厭一切與魏霸有關的東西呢。」

「人是人,酒是酒。」司馬昭嘿嘿的笑了起來:「再說了,我也不討厭魏霸,相反,我倒是覺得有這樣一個對手蠻有趣的。只是這話不能對兄長說,他一定不喜歡有魏霸這麼一個對手。」

「你覺得子元怕魏霸?」

「怕倒是談不上,反正我知道他不喜歡魏霸這塊磨刀石。」司馬昭睜開眼睛,想了想,忽然說道:「父親,東邊可能出事了。」

「東邊能出什麼事?」

「不知道。」司馬昭眯起了眼睛,臉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習慣的將手肘支在輪椅扶手上,托著腮。過了片刻,司馬師提著酒食從遠處走來,司馬昭忽然說道:「我知道了,子元剛才的神情不對。」

司馬懿回味了片刻,不禁啞然失笑,卻不說破:「那我們都不說,看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司馬昭也笑了起來,頑皮的神情又回到了臉上,彷彿回到了幼時和司馬師一起捉迷藏的光景。

司馬師快步走了過來,看了一眼司馬懿、司馬昭的表情,不禁詫異的笑道:「你們在說些什麼,這麼開心?」

「沒什麼,我們在想,你今天怎麼自己拿東西,沒帶侍從來。」

司馬師眨了眨眼睛,臉色一黯:「羊家剛剛送來消息,羊徽瑜、羊祜姊弟到海邊遊玩時,被海盜劫走了。」

司馬懿一聽,臉色頓時一沉,眼中有戾氣閃過。

司馬昭也愣了一下,隨即淡淡的說道:「羊家連說謊都懶得說得周全,眼中還有我河內司馬嗎?」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9

(快捷鍵:←)霸蜀 第940章投石問路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42章非戰之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