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34章白頭搔更短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4日 10:51 [字數] 34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錦上添花人人會,因為風險小,當然收益也校高手都是雪中送炭,風險大,收益也大。

魏霸春風得意的時候,人人都知道投奔他不會錯,現在魏霸遇到麻煩了,恐怕不少人會打退堂鼓。這時候,眼力就非常重要,魏霸會不會一蹶不振,直接關係到是否投資能不能收回來的問題。政治鬥爭中,站錯隊可是很嚴重的。

馬謖和向朗沒有這樣的問題,他們知道魏霸的底氣和手段,他們也和諸葛亮沒有迴旋的餘地,就算魏霸一蹶不振了,他們也不可能再回去和諸葛亮套近乎。

但是這遠遠不夠,他們和魏霸之間的關係需要不斷的加固,不能讓別人插進去。馬謖把顧譚的話當個閑話聽聽,可是向朗卻意識到顧家可能會採取行動。他雖然年紀大了,卻比馬謖更敏銳,所以才說馬謖在成都閑得心寬了。

馬謖也是個聰明人,立刻明白了這個問題。

他們當初可是拼了身家性命支持魏霸的,如果到了最後,反讓顧家、陸家成了魏霸的心腹,後來者居上,那他們可就虧大了。

「向公,多虧你提醒,我知道怎麼做了。」

「嗯,要做就抓緊時間做,機會不等人。」向朗重新拿起書,「我相信魏子玉那小子,他既然沒死在張郃的手裡,想來就是天數了。」他頓了頓,又道:「這也許是一個機會,幼常埃我們和他之間的聯絡太少了,要加強一下才好。」

「如何加強?」

向朗皺了皺眉,剛要說話,向條快步走了進來。見馬謖在座,他拱了拱手,也沒多客套,直截了當的說道:「廖公淵自免了。」

「什麼?」馬謖大吃一驚。

向朗眼神一縮,有些遺憾的一笑:「廖立果然又快了一步。」

馬謖看看向朗,明白了向朗的意思,臉上有些慚愧。向朗站起身來。拍了拍肚皮:「魏文長為國捐軀。只派子侄赴祭怕是不夠,這樣吧,幼常你留在成都,警惕一些。我老了。一把年紀。也該回家了,死之前還能看看家鄉的風貌,也就不算客死他鄉。」

「父親。何出此不祥之言?」

「什麼不祥之言,老子早過了耳順之年,聽什麼都無所謂。」向朗擺擺手:「文豹,給我收拾行李,我要回家去。」

「喏。」向條躬身答應。

……

向朗上書乞骸骨,立刻震動了成都朝堂。

諸葛亮關中之戰後,向朗就辭去了軍務,回家讀書。按理說,他沒有爵位在身,是一個庶民,要回家的話,只要官府關具一份路傳就可以了,根本無須上書天子。

然而他卻這麼做了。除了表示一份老臣向天子告別之外,更是告訴朝堂上的人,他向朗,荊襄系的元老,要回荊襄老家去了,要去給魏霸站班。

他代表的是整個荊襄系。除了楊儀等特殊的幾個人以外,就算那些在諸葛亮和魏霸之間搖擺不定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也要思量思量,少不得來送個行,帶上幾句話,表示一下對魏延的致敬,表示一下對魏霸的慰問。

在這時候表明態度支持魏霸,可比之前說十倍的話都頂用。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成都,自然也傳到了諸葛亮的耳中,傳到了趙雲耳中。

當天晚上,趙雲難得的把趙統叫了來。

「公主最近可有什麼舉動?」趙雲沒有遮遮掩掩的,開門見山的說道。

趙統搖搖頭:「最近事情太多,我不敢讓她出去招惹是非,一直關在家裡,連孫夫人那裡都沒讓去。」

趙雲點點頭,對趙統的安排很滿意,不過,他並沒有太過誇讚,接著說道:「管好她的嘴,還是遠遠不夠的。子玉彭城受挫,對江東的威懾不足,我擔心孫權怕是又要沉滓復起。江東如果亂了,不僅對子玉不妥,對我大漢更是不妥。」

趙統連忙向前湊了湊:「父親的意思是……」

「你請旨陪公主去一趟吳郡吧。」趙雲撫著鬍鬚,沉默了片刻,又道:「去請孫夫人出面,陛下信任她。至於丞相那裡,我去說,我想他不會反對的,江東亂了,不是他希望的結果。」

「父親所言甚是,我立刻去辦。」趙統連連點頭。

……

聽說趙雲登門,諸葛亮非常意外,他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蔣琬提醒第二次,他才連忙站了起來。還沒等他下堂,趙雲已經快步走了進來,躬身下拜。

諸葛亮連忙扶住趙雲,朗聲笑道:「老將軍,今天怎麼有空到這兒來?」

「家裡吵得慌。」趙雲咂了咂嘴:「還不是魏霸那個小豎子,當初他不肯娶公主,把公主推進了我的家門,現在他倒清靜了,我的耳根子卻不得安生。」

諸葛亮立刻明白了趙雲的意思,一邊把趙雲往堂上讓,一邊說道:「公主可能也是離家久了,在成都又沒什麼朋友,回家散散心,也放就好了。」

趙雲連連點頭:「還是丞相高明,一語中的,我也是這麼想的。」

諸葛亮笑了起來。趙雲一開口,他就知道趙雲的意思了,趙雲沒說的,他也能猜得到。不過,他知道趙雲專門來找他,不會是為魏霸開脫,更多的是不希望看到東吳出事。就他而言,他也不希望東吳出事,能有趙雲這樣的老臣從中斡旋,他當然求之不得。

「文長戰歿,國家折一棟樑,按理說,我也應該去見他最後一面。」諸葛亮嘆了一口氣:「可是你看我這身體,實在是經不起風波了。老將軍,讓伯仁從義陽走一趟吧。」

趙雲點點頭,轉身打量著諸葛亮的臉,眉心微蹙:「丞相,你最近……疏於用功埃」

諸葛亮苦笑著搖搖頭:「我沒有老將軍那樣的好心性,事情一多,就顧不上練習了。子玉在彭城受挫,朝野震蕩,我也很難處理埃按說,敗軍折將,不罰不足以服眾,可是文長戰歿,他情緒不穩,我又不忍心太過責罰他。老將軍是他的師父,他一向敬重你,伯仁和他親若兄弟,就讓伯仁勸勸他吧。如今他身居高位,可不能像以前一樣率性而為,否則,我到時候也無法對陛下交待。」

趙雲沉吟片刻:「丞相,彭城戰事,有結論了嗎?」。

「還沒有。」諸葛亮反問道:「老將軍可有什麼好的建議?」

趙雲笑了起來:「我久不問事,哪裡能有什麼好的建議。只是我忝為子玉的師父,多少也教過他幾天用兵之道。就我對他的看法而言,他似乎不是那種疏忽大意的人。丞相,他從你處得益甚多,你怎麼看他?」

諸葛亮的笑容淡了,他沉默著,良久才說道:「人非聖賢,豈能無過。張郃也非庸才,我在隴右、關中多次和他對陣過,這人用兵的確有高明之處。子玉受挫,也不是不可能。」

趙雲頜首附和:「丞相言之有理。」然後就沒有再說什麼。坐了一會,他起身告辭,諸葛亮將他送到階下,趙雲轉身婉拒,再一次打量著諸葛亮的臉色,說道:「丞相,如果有可能,還是多注意休息,多練練雲手。這雲手雖然簡單,功效卻著實不錯,合大道至簡至妙之義。我無所謂,可是丞相關係到國家安危,這身體還是要保重的。文長走了,三足折了一足,若是丞相再有所不諱,獨木可就難支了。」

諸葛亮眯了眯眼睛,不是太明白,剛想再問,趙雲微微一笑,轉身大踏步的走了。

諸葛亮站在階上,百思不得其解。他今天和趙雲的對話看起來沒幾句,可是內容很豐富,兩人都是聰明人,有些話根本不需要說得太清楚,只要點一下,對方就能明白了。可是趙雲最後說的這幾句話,他實在不明白。三足中的一個是魏延,那是不用說了,剩下的兩個人中,有一個是他,剩下的那一個呢?

而且,這針對的又是誰?魏霸么?

諸葛亮隱隱能感覺到一點頭緒,可是他怎麼也猜不出趙雲具體的意思,只得暫時放在一邊,重新考慮彭城之戰的後續處理。

在向朗高調返鄉之時,趙雲來見他,除了江東的安危之外,自然還是為魏霸說話。可是趙雲和向朗不是一樣的人,他不需要向魏霸表示什麼。他的出發點更多的還是國家的安危。

魏霸打了敗仗,卻不能處置他?趙雲特地指明張郃不是尋常之輩,實際上是在提醒他不要太過份,否則當年他和張郃對陣,特別是第一次北伐時,在隴右的戰事難免會被人重新提起。這一點讓諸葛亮心裡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憤怒。

向朗明著支持魏霸,廖立寧可辭職,趙雲這樣的老臣也明著暗著的示意他不要太過份,什麼時候魏霸居然積累了這麼多的人氣,自己又什麼時候成了孤家寡人?

諸葛亮自問對朝廷忠心耿耿,可是想到眼前的境遇,他卻有些懷疑起來。

難道真是我做錯了,這才被眾人所棄?

諸葛亮在台階上坐了下來,無力的抱著頭,稀疏的白髮鎖不住發簪,發簪慢慢的滑落在台階上,「叮」的一聲,清脆入耳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33章薑是老的辣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35章不離不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