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33章薑是老的辣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4日 02:17 [字數] 35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馮進背著手,在堂上來迴轉著圈。張威抱著雙臂,靠著柱子,仰面朝天,兩顆眼珠子卻隨著馮進走來走去,嘴角的不屑越來越濃,嘴裡叼著的一莖草上下晃動著,顯得有些輕佻。

「好吧,你別這麼看著我。」馮進忽然惱了,停住腳步,瞪著張威吼道:「我這不是在想辦法嗎?」。

「我沒說你沒想辦法。」張威「呸「的一聲吐出草莖,雲淡風輕的說道:「我只是想不通,這種鳥事有什麼好想的?魏子玉把我們幾個當兄弟,什麼好事都先由著我們,我們幾個人才算是見了天日。現在他被丞相壓著出不了頭,你卻猶猶豫豫的像個女人,這算什麼兄弟?如果不是他在裡面周旋,你以為吳懿、孟達會把機會讓給我們?」

「這些我都知道。」馮進沒好氣的打斷了張威:「可是你要搞清楚一點,子玉那是什麼人,你以為他是個好相與的?他敢當著丞相的面扇后將軍劉琰的耳光,他何嘗是個願意服軟的。之所以現在他忍氣吞聲,閉門思過,不是他不敢與丞相翻臉,而是他不想讓外人沾了便宜。」

「什麼外人?」

「丞相也好,魏家也罷,都是荊襄人。丞相是文官之首,魏將軍是武人之冠,只有他們互相合作,步調一致,荊襄系才能從容面對其他人。如果荊襄系內部文武不合,你以為是好事?」馮進咄了張威一口:「我不是不想聲援子玉,我只是在想。丞相這倒底是想幹什麼。就算他想壓制我們這些武人,也不至於做出這麼明顯的手段來。把子玉調個位高權低的虛職,隨便往哪兒一放,不就解決了?何必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張威也有些猶豫,遲疑了半晌才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在想,丞相會不會是想暫時委屈一下子玉,先糊弄一下孫權,順便再看看子玉的心性。」馮進仰起頭,負手長嘆:「你想想馬幼常吧,他為什麼能一回成都就升任長史?襄陽之戰有功。那自是不用說。但依我看來,他最大的進步卻是能忍人不能忍。隴右之戰後他受的那些屈辱,你能忍得下去嗎?」。

張威一驚:「丞相也想如此敲打子玉?」

「倒不至於這麼嚴重。」馮進苦笑一聲,他覺得張威空有一把子力氣。這腦子卻轉得太慢了。他正在考慮怎麼對張威解釋。有人來報。關興、張紹兩位君侯聯袂而來。一聽這個消息,馮進的臉色頓時一變,看了張威一眼。喝道:「待會兒管住自己的嘴巴。」

張威莫名其妙,沒等他想明白,關興、張紹已經大步走了進來。兩人四下一打量,關興笑眯眯的說道:「喲,二位真是悠閑啊,這是習武還是講文?」

馮進上前拱手行禮,客氣的說道:「不知二位君侯此來,有何指教?」

「我說馮文舉,你這臉怎麼變得這麼快?」關興親熱的摟著馮進的肩膀,用力晃了晃:「我們幾個在房陵、襄陽一起出生入死,可都是兄弟,怎麼一回成都,你就君侯君侯的,莫非是提醒我們你很快就是伏波將軍了?要不要我們兄弟給你大禮參拜?」

馮進臉一紅,再也不住臉,連忙笑道:「你看這話說的,讓我如何自處?那就直說吧,今天來,有沒有事?有事,那就直說,沒有事,我就安排酒菜,我們四個暢飲一番。」

「唉……」張紹嘆了一口氣,看起來心事重重。「我倒是想在你這兒蹭一頓,可是一想有兄弟還在閉門思過,再美的酒,我也吃不下去埃文舉,士猛,我就直說吧。我們兩個要做一件事,替子玉鳴個不平,你們要是有興趣,就一起來,要是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我們也不勉強。這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你說是吧?」

馮進暗自叫苦。在他看來,這是荊襄系內部的事,要解決,也只能由荊襄系人自己內部解決,不應該由外人參與,更何況這二位。他本想敷衍幾句,再想辦法,不料他們開門見山的提出來了,讓他敷衍都無從敷衍起。如果他拒絕,只怕這二位一出門就會把他不肯幫魏霸出頭的事說出去,經驗豐富的老人可能知道他的苦衷,可是那些年輕人哪會有這樣的城府,肯定認為他馮進是個忘恩負義之徒。這次襄陽之戰,他從魏霸那兒得到的好處是最多的,現在魏霸落難,他不肯出頭,那以後誰還願意和他來往。

「這……是不是太急了?」

「還急?」關興誇張的叫了起來:「我們都很清楚,雖說正式的賞賜還沒有宣布,襄陽軍功封賞實際上都已經定了,連我們這些沒出什麼力的人都升了職,唯獨軍功第一的魏子玉不僅無功,還要閉門思過。你說到時候一宣布,我們這些人的臉往哪兒擱?」

馮進也有些窘迫,他猶豫了片刻,只好問道:「那你們有什麼打算?」

「這次襄陽之戰,吳懿那老狐狸占的便宜最大,當然要讓他領頭,要不然豈不是便宜了他。」關興嘿嘿一聲冷笑:「我們的車就在門外,你們一起走?」

馮進暗自嘆息,心道這二位是有備而來,根本不給他緩衝的機會,看來這個坑不跳也得跳了。

「既然如此,那自然一起去了。」見無路可退,馮進也只好光棍起來,朗聲大笑,和關興把臂而行。

……

吳懿居中而坐,耷拉著眼皮,一手端著酒杯,一手翻著書。許靖坐在他對面,眼巴巴的看著他。這是許靖剛剛完成的一部著作,不過屑顯然不在這部書上。吳懿對此心知肚明,但他就是不說。把許靖憋得心急火燎,最終還是沒忍祝

「唉呀,我說我的車騎將軍唉,這麼好的機會,你不能讓他就這麼跑了埃」

「什麼機會?」吳懿一臉茫然的看著許靖。

「我說車騎將軍,你別跟我裝糊塗了行不行?我許靖雖然老朽,這點門道還是看得出來的。襄陽軍功已經定了,封賞的辦法就在他的手裡,他遲遲不宣布,不就是因為首功魏霸不服?張溫在成都等了這麼多天。不就是等魏霸認錯嗎?他躲在家裡閉門思過。思的哪門子過?這分明是不服氣嘛。」

吳懿撇了撇嘴,目光終於從書上離開,他打量著許靖,淡淡的說道:「連你都知道他不服氣。可是你不覺得他有點奇怪嗎?」。

「奇怪什麼?」許靖不解的看著吳懿。過了一會兒。又若有所思:「是哦,以這小豎子在漢中時的性子,他現在應該鬧翻了天才對。怎麼會這麼老實的閉門思過?」

「那你說是為什麼呢?」吳懿似笑非笑的問道。

許靖不快的瞪了吳懿一眼。他學問很深,可是在這方面顯然並不擅長,要不然也不會一把年紀了,官卻越做越校不過,他從吳懿的態度中聞到了什麼,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罷了。偏偏他又自恃身份,不好意思直接問吳懿究竟是什麼意思。

正在這裡,有人來報,關興、張紹,馮進、張威四人來了。吳懿眉頭一挑,沉吟片刻,揮手道:「不見,就說我已經睡了。」

報告的武士張口結舌:「將軍,現在才……酉時埃」

「笨死算了。」吳懿眼睛一瞪,罵道:「你不會說我中午喝多了,還沒醒?」

武士灰溜溜的出去了。

許靖大惑不解:「將軍,關興等人來,為何不見?」

「不用見,我也知道這幾個小兔崽子想什麼心思。」吳懿站起身,大袖一擺,冷笑一聲:「我雖然人不在成都,不代表成都的事我就不知道,關家那丫頭把關羽的佩刀都送給了魏霸,她想幹什麼?是不是年齡見長,想嫁人了?」

許靖眉毛一挑,為老不尊的笑了起來:「關家那丫頭除了年歲大一些,其他的倒是合適,要是這樁親事成了,諸葛丞相恐怕要夜不安寢了。」

「既然如此,那你許文休還不去做媒,討杯喜酒喝?」

許靖連連搖頭:「那可不行,萬一那丫頭不是這麼意思呢?我豈不是自討沒趣。」他話鋒一轉,又問道:「將軍,你就真想這麼看著?」

「看著有什麼不好?」吳懿冷笑一聲:「我跟你許文休說實話吧,我倒希望丞相把那小子的脾氣治一治。他是匹烈馬,治好了,自然是匹千里駒,可是現在嘛,還欠些調教。既然丞相願意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我樂見其成。等他頭破血流的時候,我這車騎將軍府倒是可以給他留個位置。」

許靖恍然大悟,連聲贊道:「將軍,還是你高明埃難怪你能在襄陽一戰成功。」他越想越開心,頭點得像小雞啄米:「這樣一來,荊襄系內部分裂,文武不和,將軍就有更多的立功機會了。再有魏霸那小豎子襄助,將軍以後一定是我大漢的中流砥柱埃」

吳懿看著喜出望外的許靖,暗自嘆了一口氣,心道這人果然是讀書讀死了,難怪一輩子沒出息。這麼好的事,諸葛亮會留給我?不過,這人雖然沒什麼大用,名頭卻是不小,倒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許文休,我聽說你那外甥陳祇和魏霸一樣喜歡技巧?不知他和魏霸要比,究竟孰高孰低?」

許靖一臉的不悅:「這等工匠之事,高低又如何?」他頓了頓,又不得不承認:「魏霸所作的連弩車、霹靂車之類戰具,他看了讚不絕口,想來是不如魏霸的。」

「既然如此,那為何不讓他上門求教?」

許靖一愣,明白了吳懿的意思。未完待續……

PS:第二更,求月票!

(快捷鍵:←)霸蜀 第932章騰挪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34章白頭搔更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