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29章雄鷹折翼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2日 00:52 [字數] 34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山東側,獲水南岸,朝陽升起,照耀在依然在奮勇衝殺的上萬騎士身上。

這場混戰已經接近近尾聲。

魏風伏擊田豫,夏侯霸隨即以優勢兵力包圍了魏風。魏風頑強衝殺,終於等來了父親魏延。魏延率領五千生力軍加入戰場,再次將戰局扳平,從亂軍之中救出了魏風。

黑暗之中,夏侯霸看不清魏延的真實情況,生怕有失,不敢全力以赴,慢慢的撤出了戰常

魏延同樣不敢戀戰,且戰且退,雙方漸漸的脫離了接觸。

獲水旁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魏延臉色蒼白,臉上血流如注。混戰中,一枝羽箭射穿了他的臉頰,卻被他生生折斷。他一直在嘶吼著下達命令,聲音原本就有些沙啞,受了傷,身邊的武卒居然也沒有注意到他已經受了傷。直到此刻,才發現他的情況非常不妙。

魏風不敢怠慢,跳下馬,要將魏延從馬背上抱下來。魏延沒有反對,順著魏風的手臂,從馬上滑了下來,卻不肯躺下。他倚在魏風的懷裡,拔出腰間的拍髀,在地上寫了起來。

「敵情不明,速與子玉會合。」

魏風不解的問道:「還有敵人?」

魏延又寫了兩個字:秦朗,然後想了想,又寫了三個字:司馬師。

魏風殺了一夜,腦子有些糊塗,不知道老爹究竟想說什麼。魏延見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又在秦朗後面寫了三個字:三千騎,在司馬師後面寫了三個字:一萬步。

魏風恍然大悟。在夏侯霸的後面還有秦朗率領的三千騎兵,司馬師統領的一萬步卒。他們在夏侯霸之後出發。也許已經到達戰場,只是因為夜裡搞不清狀況,不敢貿然加入戰常現在天已經亮了,他們隨時都可能發起攻擊。一旦被他們包圍,後果不堪設想。

魏風隨即集結人馬。經過一夜的廝殺。面對夏侯霸率領的優勢兵力,他們損失慘重,只剩下三千多騎,而且體力嚴重透支,不能再戰。

魏風正準備全軍撤退,被魏延拉住了。魏延用手勢示意魏風留五百騎給他。其餘的自己帶走,不要向東,要向西。陸遜在西面,和陸遜會合之後,再一起向東,這樣才能保證安全。

魏風大驚。不肯答應。

魏延大怒,一腳踢了魏風一個跟頭,啞聲怒吼:「滾1

魏風放聲大哭,卻不敢違拗魏延的命令,只得給魏延留了五百騎,自己帶著兩千六百多騎向西前進,同時派人和陸遜聯絡。

魏延的決定非常明智。太陽剛剛升起到彭城的城頭,秦朗就帶著三千餘騎趕到了戰場,和夏侯霸會合在一起。夏侯霸二話不說,立刻命令秦朗發起進攻。他非常清楚,仗打到這個地步,魏延父子已經無力再戰,現在是擴大戰果的最後時刻,如果能摧毀魏延、魏風率領的騎兵,對魏霸來說是個不小的挫折。

秦朗率領騎兵向西衝去,奔出數里。看到了魏延的戰旗。

魏延端坐在馬背上,一桿大旗在背後獵獵作響,五百名騎兵在他兩側分開,南側沿伸到山坡上,北側延伸到獲水旁。被獲水攔腰截斷,彷彿一隻雄鷹,雖然折斷了一隻翅膀,卻依然振翅欲飛。

看到這稀疏的隊形,秦朗意識到魏延想幹什麼了,他也清楚魏風可能去了什麼地方。他心急如焚,舉起戰刀,厲聲長嘯:「加速——」

三千騎捲起一陣風,帶著清晨的涼意,撲向魏延。

雁行陣,穿刺之陣。

魏延輕踢戰馬,舉起了手中的長矛,緩緩一指,兩翼的騎士們開始加速賓士。在賓士中,他們漸漸匯成了一道鐵流。從南側山坡上衝下來的騎士借著坡勢加速,慢慢的沖在了前面,而北側的騎士則稍慢一些,大致與魏延平行。他們的陣勢就像一隻受傷的鷹,傾斜著身子,用沒有受傷的翅膀做出了斜向側擊的動作。

目標:秦朗。

魏風留給魏延的都是魏家武卒組成的騎兵,他們人人裝備一支手弩。手弩的射程不及普通的騎弓,大概只有三四十步,可是手弩裝有五支箭,當他們冒著魏軍的箭雨,衝到面前齊射的時候,打擊力依然不容小覷。

魏軍突前的陣前被密集的箭雨打亂,衝鋒陣型一滯。

兩百多魏家武卒像一柄尖刀,一個接一個的沖入魏軍的陣型,刀尖直指秦朗所在的位置。

魏延像一個高明的劍客,雖然左臂已斷,身體的平衡都無法保持,卻依然劍走偏鋒,刺出了必殺的一劍。長劍斜斜的刺入撲擊大雁的脖頸與身體的聯結處,角度之詭異,力道之精狠,讓人瞠目結舌。

秦朗同樣瞠目結舌。他沒想到一夜惡戰之後,魏延還有這樣的戰鬥力。看著遠處那個端坐在馬背上的身影,他的心頭升起一陣寒意。

「加速!加速1危急之下,秦朗爆發出了懦弱的表面下隱藏的血性和豪邁,猛踢戰馬,再次加速,向魏延沖了過去。

斜行切入的魏家武卒一個接一個的在他身後沖入魏軍陣勢。戰馬相撞,發出一聲聲巨響,戰刀相斫,擦出一串串火星,照亮了雙方血紅的眼。兩百多騎,硬生生的打亂了魏軍的衝鋒陣型,在秦朗背後留下了一個不小的空檔。

魏延看到了這一幕,他放平了長矛,輕踢馬腹。戰馬突然加速,四蹄幾乎騰空,衝出戰陣,向秦朗撲了過去。在他的身前,數十名魏家武卒沉默的舞矛躍馬,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秦朗,讓秦朗和他身前的親衛不寒而慄。

撞擊聲連續不斷的響起,打破了沉默。

一個個魏家武卒落馬,一個個來自并州的騎士落馬。

魏延和秦朗面前的人影越來越少,越來越少。秦朗看到了滿面流血的魏延,魏延也看到了一臉猙獰的秦朗。

兩人同時爆發出一聲怒吼。魏延夾緊了長矛,秦朗舉起了戰刀,側開了身體。可惜已經遲了,「噗1長矛落體,洞穿了秦朗的胸口,鋒利的矛頭從後背刺出,鮮血噴濺。魏延鬆開了手,露出了不屑的微笑。

在中矛之前,秦朗劈出了手中的長刀。他側身,不是為了避讓,而是為了使長刀更有力。

兩馬交錯,長矛入體后的那一剎那,長刀在魏延驚訝的目光中,砍中了他的脖子。

一矛刺出,魏延已經無力再避,他眼睜睜的看著鮮血從頜下出,如箭。他握緊了韁繩,雙腿夾緊了馬鞍,端坐不動,目光中的不屑變成了讚賞。

「轟」的一聲,秦朗落馬。還沒等他落地,一名武卒飛身而過,一刀砍下他的首級。

更多的武卒隨著魏延沖入了魏軍陣中,大肆砍殺。

魏軍也殺紅了眼,暫時放棄了追殺,一擁而上,將魏延等人圍在中間,亂砍亂殺。

……

魏風聽著遠處的戰鼓聲,淚如雨下,號陶大哭。

他沒有停下腳步,更沒有回身支援,他知道父親為什麼讓他離開。這是魏家最後的騎兵,魏家最後的武卒,如果不能把這些人完好的帶回去,魏家就像被打斷了脊梁骨,魏霸就像被打斷了腿,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站起來。

這是父親最後的命令,他必須完成。

在淚眼朦朧中,魏風看到了陸遜的戰旗。

「請將軍率領這些騎兵,趕往彭城。」魏風用手臂擦去臉龐上的眼淚,拱手一拜。

陸遜擺了擺手,幾個親衛擁了上去,將魏風從馬背上拖了下來。魏風大怒,拳打腳踢,如同被激怒的公牛,將陸遜的親衛打得鼻青眼腫。他大吼道:「陸遜,你想變心嗎?」

陸遜皺了皺眉,更多的親衛擁了上去,將魏風按倒在地,綁了起來。魏風的武卒親衛大驚失色,拔出刀,衝上去就要開打,陸遜喝道:「你們想違抗家主魏延的命令嗎?」

魏延二字,讓魏風和武卒們一怔。

「你父親為什麼讓你帶著人來找我?」陸遜怒視著魏風:「活著,才是你的使命,聽懂了沒有?」

魏風身子一軟,癱倒在地,淚水再次湧出了眼眶。

……

戰船上,魏霸忽然心如刀鉸,臉色煞白,身子一晃。

「怎麼了?」虞汜沖了過來,一把扶住魏霸。

魏霸用力按著案幾,不讓自己倒下去。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重新坐穩。因為用力過度,他的太陽穴呯呯亂跳,額頭青筋暴起,眼睛因為充血而變得通紅,彷彿在流血。他死死的咬著嘴唇,腮幫子得緊緊的,他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卻控制不住心痛。他覺得有一把刀正在刺入他的心臟,在慢慢攪動,將他的心割得支離破裂。

敦武和魏興也變了臉色,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莫名的不安。

虞汜的臉色也變了,他飛快的掐著手指,最後,他轉過頭,看著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魏霸,半晌才道:「將軍,有大喪,鎮東大將軍和蕩寇將軍……必有一人。」

「那一定是家父1魏霸搖搖頭,淚如泉湧,一字一句的說道:「家父雖然跋扈,卻極其疼子,他是不會看著家兄死戰,自己躲在安全之處的。」

ps:求月票,求推薦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霸蜀 第928章兩敗俱傷(加更,求月票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30章將星隕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