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27章差之毫厘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1日 10:44 [字數] 37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雖然被軟禁了,卻沒有一絲頹喪的感覺,相反,他顯得很輕鬆,似乎肩上卸下了一個重擔,臉上還多了幾分笑容。

這份笑容讓夏侯徽心中的挫敗感更加強烈。

縱馬賓士了一天,又和魏霸唇槍舌劍的較量了一番,夏侯徽很疲倦,本想洗個澡,吃點東西,便早點上床休息。可是當她浴后穿著一襲輕薄的絲衣,推開窗戶,聽到了魏霸爽朗的笑聲時,她不由自主的披上一件外衣,走出了房門。

魏霸被軟禁的地方和她住的地方靠得很近,中間只隔了幾個房間。魏霸正坐在空曠的高台上,視旁邊監視他的十多個甲士於不顧,悠然自得的在品酒賞月。他身前的案上擺了很多瓜果,還有一個大大的冰盆,可以想見,夏侯懋雖然軟禁了他,卻對他依然看重,給了他極高的待遇。

魏霸也看到了夏侯徽,他舉起酒杯,沖著夏侯徽示意,朗聲笑道:「夏侯姑娘,如今我是閑人一個,對姑娘沒什麼威脅了。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何其寂寞,姑娘可來共飲一杯否?」

夏侯徽猶豫了片刻。這時代雖然沒有男女不能同座的規矩,可她畢竟是未出閣的姑娘,與一個年輕男子,而且是剛剛互相鬥了一場的降人,一起喝酒似乎有些不妥。可是她又覺得有些不甘,很想藉機再與魏霸較量一番,眼前便是一個好機會,她又捨不得放過。而魏霸剛才說的幾句話中,「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這十個字看似普通,卻又自有一番意味,也讓她有些心動。

「魏君請容我更衣,稍候便來與魏霸共飲。」

「不妨,姑娘請自便,我有的是時間。」魏霸說道,一邊示意人別外搬一張案席來。過了一會兒,夏侯徽換上了一套常服,從房裡走了出來,在魏霸準備好的席上坐好,拈起冰盆的瓜果咬了一品,一股涼意頓時驅走了心裡的燥熱,原本有些慌亂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下來。

「魏君,請1她舉杯相邀:「現在不用邀明月了。」

魏霸大笑,舉起杯,一飲而荊「姑娘有一顆玲瓏心。」

夏侯徽淺淺的呷了一口,放下杯子,又拈起一塊瓜果,咬了一小口,慢慢的嚼著。她看著怡然自若的魏霸,忽然笑道:「我讓魏君失去自由,魏君不恨我嗎?」。

魏霸瞟了她一眼,搖搖頭:「不恨。你這麼做,雖然有些冒失,卻也情有可原。如果換了我,我也會這麼做。當然了,我可能比你做得更暴烈一些。與其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姑娘沒讓將軍殺了我,我已經很感激了。」

夏侯徽暗自嘆息,她何嘗不想讓夏侯懋把魏霸抓起來嚴刑拷打,追問真相,而不是像這樣軟禁了事。可惜,夏侯懋現在根本不信她。

「可是,畢竟我是讓魏君失去了建功的機會。「

「不然。」魏霸佯裝聽不懂夏侯徽話中另有含義,瀟洒的揮了揮衣袖。「我本來就沒想過富貴,更不想與我師父為敵,之所以為將軍出謀畫策,不過是感於將軍的一片厚愛。現在姑娘一言,讓我脫離不得不與我師父對陣的窘境,我其實是非常感激姑娘的。」

「魏君真是仁厚之人,難怪會對害了你的彭姑娘也既往不咎。」

聽到彭小玉的名字,魏霸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沉默了良久。「小玉的傷重嗎?有沒有性命危險?」

夏侯徽沒有立刻回答,為了從彭小玉口中得到答案,她下令動了大刑,彭小玉現在只剩半條命了,卻一句對魏霸不利的話也沒說。只是這些她不想讓魏霸知道,她撇了撇嘴:「彭姑娘真是命好,她兩次出賣你,你卻還關心她的生死。」

「不對,她沒有出賣我。」魏霸打斷了夏侯徽的話:「在漢中那一次,她並不知道她的兄長有什麼計劃,是她的兄長說我那塊玉是她家傳的寶物,所以才把玉拿了去給他看。至於這一次,我可以肯定,縱使她說了些什麼,也是屈打成招。」

他嘆了一口氣:「我本想保護她,現在看來卻是害了她,早知如此,還是讓她隨他兄長去宛城的好。」

夏侯徽眉毛一挑:「你這麼肯定?」

魏霸黯然一笑:「我可以肯定。因為我不是詐降,她又怎麼可能出賣我?你以為你得到了真實的消息,其實不過是屈打成招的謊話罷了。我可以理解,換了我挨打,我也會胡說八道,你們想聽什麼,我就說什麼。這樣的事並不新鮮,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他抬起頭,直直的看著夏侯徽,眼中有怒氣隱現:「夏侯姑娘,你為了自己的私心,在傷害一個無辜的人,你會因此遭到報應的。」

夏侯徽無言以對。她不知道是該感慨於魏霸對彭小玉的信任和關心,還是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羞愧。她從魏霸的神情可以看得出,魏霸的確對彭小玉沒有任何怨恨,有的只是憐惜。可是她卻不知道,魏霸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他知道彭小玉根本不知道他詐降的事,這件事,只有敦武知道,他從來沒有對彭小玉提過一個字。夏侯徽越是說得肯定,越是說明這其中有詐。

如果他知道彭小玉已經猜出了一點什麼,他大概就不會這麼肯定了。

「你不要以為你贏了。」夏侯徽低下頭,不想讓魏霸看到自己濕潤的眼眶。她頓了頓,讓自己恢復平靜,才接著說道:「我還是認定你是詐降,雖然伯父不信,可是把你軟禁起來,我相信你的計劃也就無法實施了。」

魏霸撇撇嘴:「我倒想聽聽姑娘的高見。如果我是詐降,那我又怎麼接應蜀軍呢?」

夏侯懋眉頭微微皺起,她一直懷疑魏霸是詐降,可那只是一種感覺,她並沒有任何證據,有時候她都說不清自己對魏霸的懷疑究竟是出於直覺,還是出於嫉妒——正如魏霸所說的那樣,是想為司馬師出一口惡氣。

可她從來沒有想過,魏霸如果真是詐降,除了接近夏侯懋之外,還有哪些具體的手段。現在魏霸問起,她不得不沉下心來,仔細揣摩魏霸可能的方案。畢竟接近夏侯懋,以刺殺夏侯懋為手段的詐降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最後還要落實到軍事行動上去才有意義。

她沉思了很久:「我想,你們應該是主力出隴右,別部出關中,奪長安,攻佔潼關,以阻援軍。」

「誰來執行呢?」魏霸不動聲色的問道,現在說這些,其實是事後諸葛亮,以夏侯徽的聰明,能猜到這些並不意外。他只是想知道,夏侯徽會不會想到子午谷的那一支奇兵。

「諸葛亮主力在隴右,褒斜道里的疑兵應該在一兩萬人,再留下一兩萬人守漢中,兵力似乎已經用荊」夏侯徽不緊不慢的說著,一邊說,一邊打量魏霸的神情。魏霸的嘴角輕挑,似乎有些不屑,這讓她有些生氣,覺得魏霸這是在蔑視她,越發想得更加投入。「既然你是詐降,那麼你的父親……」

夏侯徽忽然打了個寒顫,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她下意識的挺直了身子,脫口而出:「你父親率領一支奇兵齣子午谷,直撲長安?」

魏霸搖了搖頭,輕嘆一聲,夏侯徽卻是越想越心驚肉跳,她幾乎要站起身來,衝出去告訴夏侯懋這個非常危險的可能。可是看到魏霸那副輕蔑的樣子,她又不自信起來,生生的讓自己坐穩了。

「姑娘,你這就叫疑人竊斧。」魏霸舉起杯子,沖著夏侯徽示意。「你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你認定我的詐降,可我不是詐降,我父親自然也不會領什麼奇兵,他還被諸葛亮冷落在漢中,失去了兵權。好吧,就算你猜對了,我父親率領一支奇兵齣子午谷,那麼你去問問將軍,子午谷能走嗎?」。

夏侯徽忽然有些赧然。子午谷失修多年,無法通過大軍,這已經是好多人確認無疑的。靳東流這麼說過,夏侯懋派出去的細作這麼說過,跟著魏霸去子午關的田復、徐然也說過。這麼說來,子午谷根本不適合行軍,而她的猜想中最重要的一環也就成了異想天開。這一點說不通,其他的所有猜想都轟然倒塌。

這大概也就是魏霸一點也不緊張的原因,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只是她胡思亂想的猜測。

或者,魏延會從別的路走?出襄陽,奔宛城?夏侯徽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

魏霸冷笑不語,如垂釣的姜太公。

……

同一時刻,子午關西五里,豐水嘩嘩作響,流出南山,奔向渭水,奔向長安。

魏延頂盔貫甲,身上還背著一袋乾糧,卻健步如飛,從小船上一躍而下,一點也看不出在子午谷上已經走了十來天的樣子。在他身後,無數的將士魚貫下船,每一個人都是全副武裝,斜挎糧袋。隊伍很長,如同一條長龍從山裡探出了頭,不知道後面還有多長。

陳祥看到了魏延高大的身影,連忙趕了上去,躬身拜見。

魏延借著火把的亮光看了他一眼,著急的問道:「星睿,子玉在哪裡,他安全嗎?」。

陳祥躬身道:「少主軍很安全,不過他人在郿塢,要助趙將軍出谷。」陳祥把情況大致說了一遍,最後說道:「潼關的守軍已經被調開,少主希望將軍能夠立刻搶佔潼關,然後利用準備好的材料加固城防,做好固守準備。曹魏一旦得知我軍兵出關中,他們很快就會派重兵來搶關,潼關能否守住,關係整個戰局。」

「這還用他說?」魏延不屑一顧,他沉思了片刻,又對陳祥說道:「你還能見到子玉嗎?」。

「能!將軍,你要見少主?」

「不,我是想讓你通知他離開郿塢,接應趙將軍出谷的事,我來辦。既然潼關已經成了一座空城,我先去郿塢擊敗那五千魏軍,接應趙老將軍出谷,然後再趕往潼關,時間綽綽有餘。」魏延一揮手:「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子玉安然無恙。你能辦到嗎?」。

————————

求月票,求推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霸蜀 第926章三重計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28章兩敗俱傷(加更,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