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23章廉頗老矣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9日 11:20 [字數] 36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張雄踏破驚雷而來。

他看到了魏霸指揮台前的三道陣地,可是他沒有停止攻擊,相反下令繼續加速。

他決定這麼做是出於兩個原因,一是他率領的是騎兵,騎兵就要有速度,一旦失去速度,甚至連步卒都不如。二是他相信魏霸倉促之下列成的三道陣地不可能完美,只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完全可以利用騎兵強大的衝擊力毀掉。與讓騎卒下馬先清障相比,直接衝鋒顯然更合適。

更何況,他的時間有限。這時候容不得細細思量,容不得精打細算,要的就是以快打快,不給自己思考的時間,更不給對手思考的時候。

就像兩隻猛獸,全憑本能戰鬥。

張雄跟隨父親征戰多年,麾下的騎士也經驗豐富的騎士,他們知道如何面對這種局面。對於陣前那道由人屍、馬屍組成的障礙,他們選擇了強行通過,倚仗精妙的騎術,控制著戰馬,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這道陣地深度不足,即使戰馬摔倒,憑藉著衝擊慣性,他們也能衝過去,衝到第二道的拒馬前。如果用弓箭,他們甚至在摔倒之前就能將箭射到第三道陣地上。如果運氣足夠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夠衝過這道陣地。

張雄下達了戰鬥的命令,任何人只許前進,不準後退。

一千餘騎率先衝出了陣地,他們打馬狂奔,卻沒有握緊戰刀,而是拉開了弓箭。借著馬勢,他們在進入屍陣之前就射出了手中的箭,長箭越過二三十步的陣地,射向拒馬後的武卒。

武卒們蹲伏在拒馬後。舉起了手中的盾,握緊了手中的刀,目光從盾牌的邊緣射出,緊緊的盯著奔騰而來的魏軍鐵騎。

他們知道今天非常兇險,不僅屍陣過於單保不可能完全阻擋住魏軍的衝擊,就連面前的拒馬都不夠艱固,真正能護衛少主的只有他們的身體和強大的意志。

他們不是那些因為信仰神將而來的蠻子,對他們來說,不存在信仰動搖與否的問題,他們的信仰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保護魏霸的安全。不管敵人有多少,有多麼強大。

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只要魏家沒倒,他們的家人都會得到妥善的安排,享受最尊貴的榮耀,享受最優惠的撫恤政策,他們的子女會和魏家子弟一樣得到最好的教育。

如果魏家倒了……那他們活著也不會有什麼前途。家主戰死而自己苟活的部曲,到什麼地方都不會被人看得起,永遠都是沖在最前面,用來消耗對方箭矢的廢物。

長箭射到,射在盾牌上,丁咚作響,如冰雹一般。射在地上,哧哧有聲,射在戰甲上,火花四濺,清脆悅耳。

有魏軍騎士縱馬衝過屍陣,衝到拒馬前,戰馬騰身躍起,企圖跳過拒馬。剛剛經過到處都是屍體的屍陣,馬蹄上沾滿了被鮮血浸濕的泥土,想要完美的實現跳躍的戰術動作並不是易事。不少戰馬控制不好,撞在了拒馬上,被尖木樁扎透了身體,悲鳴著倒地,馬背上的騎士卻早有準備。他們借著馬勢,越過拒馬,殺向拒馬後的武卒。

武卒們大呼而起,刀砍矛刺,與敵人戰在一起。

也有一些騎士運氣不錯,連人帶馬衝過了拒馬。不過沒等他們鬆口氣,武卒們沖了上去,鋒利的戰馬劈開馬腹,尖銳的長矛刺入戰馬的身體,戰馬轟然倒地,馬背上的騎士也摔倒在地,然後被武卒們一一斬殺。

更多的魏軍騎士衝殺而來,更多的箭矢在空中交馳。

武卒們憑藉著屍陣和拒馬,頑強阻擊。

泗水中戰船上的連弩車、霹靂車也開始怒吼,將一顆顆石彈,一枝枝羽箭射上天空,射向遠處的魏軍,喊殺聲震耳欲聾,一千多人在兩百餘步的戰場上廝殺,血肉橫飛。只有少數分魏軍騎士連人帶馬衝過了拒馬,絕大部分的魏軍騎士都已經落了馬,但是他們卻不肯放棄,有的變作步卒,奮勇向前,有的則在後面清理屍陣,清理出幾條通道,為即將發起攻擊的同伴減少麻煩。

第一次衝鋒的千人都很明白,自己肯定是不能活著回去了,他們的任務不僅是試探漢軍的防線虛實,消耗對方的矢石,更要不惜代價的清理陣地。如果不能發揮騎兵的優勢,他們將很難取得實質性的進展。箭矢在他們頭頂飛舞,石彈在空中鳴嘯,有的魏軍剛剛把同伴的屍體抬到一旁,自己又倒在地上,成了新的屍體。

魏家武卒武技精湛,配合默契,面對衝殺而來的千餘魏軍,他們並不怎麼吃力,可是在他們面前的屍陣卻被魏軍破壞了,露出了幾道並不明顯,卻危害極大的血路。

張雄沒有給他們彌補的機會,不等第一批千人全部戰死,他就派出了第二個千人隊。

又是一千騎騰踴而來。

又一次戰鬥開始。

魏霸端坐在指揮台上,一言不發。張雄的應對措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他無法可破,只能倚仗武卒的強悍和有限的拒馬陣來消耗張雄的兵力。他擔心的倒不是張雄,就以目前的情況而言,張雄就算將五千騎士全部葬送在這裡,也很難打破他的陣地。他擔心的是夏侯霸,如果夏侯霸率領萬餘騎兵趕到,而他的陣地又被張雄破壞得七七八八,他不可能再用這種辦法來擊退夏侯霸。

他沉默著,手指在膝蓋上跳動,眼中不時有寒芒閃過,彷彿一台計算機在高速運轉,進行錯綜複雜的運算。

在張雄猛烈的進攻魏霸的中軍時,鄧艾和丁奉也在猛攻張郃的中軍。

鄧艾最清楚魏霸在想什麼,這時候不把他撤回去協防,而是讓他繼續攻擊張郃,看起來不理智,其實是最明智的選擇。

如果他放棄進攻。選擇協防,張郃也不會放他離開,一定會追過來,反而形成對魏霸的包圍,主動權掌握在了張郃手中。張郃就可以更自如的決定戰鬥進程。現在他不退反進,猛攻張郃的中軍,就把張郃拖到了以命換命的賭博之中,讓張郃騰不出手來控制節奏。

這的確不是一個好辦法,卻是眼前的局勢下最好的選擇。在他的猛攻下,張郃步步後退。已經被壓縮到彭城之下,而丁奉從背後殺出來,前後夾擊,已經讓張郃招架不住,根本顧及不到那一邊的戰常只要他擊殺了張郃,就可以回援魏霸。取得最後的勝利。

可是張郃雖然被包圍在其中,卻沒有到崩潰的地步。他率領數百大戟士,到處衝殺,頑強的戰鬥,勉力維繫著搖搖欲墜的戰線。他所到之處,只要簡單的幾句話,甚至不需要說話。只要執起他的大戟向前一揮,那些被殺得狼狽不堪的魏軍就會發了瘋似的反撲上去,和漢軍展開以命換命的搏殺,打退漢軍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張郃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支撐著整個戰線。

鄧艾感慨不已。這個征戰近三十年的名將果然有著普通人無法估量的威信,如果換了一個人來指揮這些戰力有限的郡兵,只怕早就崩潰了,而他居然還能堅持到現在,還看不出崩潰的可能,這是一個將領的最高榮耀。

與這位名將相比,他在將士們心目中的威望遠遠不夠。

然而。這些差距並沒有讓鄧艾沮喪,相反激起了他的鬥志。

他要擊敗張郃,他要挫敗張郃的計劃,在張雄擊殺魏霸之前回援。

鄧艾不顧危險,登上了輜重車。縱觀全常

他看到了張郃,張郃也看到了他。

張郃不認識鄧艾,但是他知道這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漢子與眾不同。他被魏霸賦予了前鋒的重任,就足以證明他有過人之能。打了幾天,鄧艾雖無出奇之處,卻也沒有任何破綻可言,這也證明了他的能力。能讓他找不到破綻的人實在不多。

張郃將血淋淋的大戟扔給親衛,手在戰袍上擦了擦,抹去滑膩膩的血跡,伸手取出了弓,搭上了箭,瞄準鄧艾,一箭射出。

弓弦餘響未絕,箭已經飛到了鄧艾面前,鄧艾一直在看著張郃,當然知道張郃在幹什麼。可是他直到最後才突然拔刀,刀光如電,劈飛了那枝羽箭。

他沖著張郃笑了笑,還刀入鞘。

張郃嘆了一口氣,不管自己承認不承認,都已經老了。如果再年輕十年,他的臂力還能再強上三分,鄧艾未必能如此輕鬆的劈開他的箭。剛才他使出了渾身的力氣,也沒能將那張跟了他三十年的三石大黃弓拉滿,箭速大打折扣。

拳怕少壯,和魏霸這些後輩對陣,他實在有些力不從心了。

正如魏霸很快猜出了他的計劃一樣,他也估計到了魏霸的應對。鄧艾沒有退防,而是繼續進攻,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魏風主動撤出戰場都沒有讓他覺得意外。以魏霸的性格和心計,如果他只是防守,不想著反擊,他就不配他張郃用這麼大的心思。

可是,算到不等於不意外,魏霸的強悍依然讓他驚訝。他相信魏霸已經估計到夏侯霸的到來,在這種情況下,魏霸居然不肯退上戰場,而是選擇繼續戰鬥,甚至讓鄧艾繼續攻擊他的中軍,而且這是當機立斷,在沒有經過多少考慮的情況下做出,不得不說,魏霸的強悍超出他的想象。

越是如此,他越是覺得自己的選擇正確。魏霸不僅狡詐,而且強悍,他相信,只要這一戰擊殺魏霸,對天下形勢有不可低估的影響,而大魏將受益最多,甚至有可能逆轉漸頹的國運。

「擊鼓,圓陣,圓陣1張郃嘶聲大吼。

.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快捷鍵:←)霸蜀 第922章對手的致敬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24章只有更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