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20章以命搏命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8日 01:13 [字數] 33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將手中的筷子拍在案上,眼神一變,眉頭緊鎖:「張郃瘋了?」

他不是沒預料到過這種情況,只是經過仔細的分析,對於以萬計的大軍來說,這種戰術要求極高,簡直和讓拿慣了大鎚的鐵匠繡花一樣,有些強人所難。就算他成功了,這個時間窗口也非常小,成功的機率不大。

可是,正因為這個計劃看起來不合理,當戰局往這個方向發展的時候,魏霸還是有些不太敢確定張郃會採用這種最亡命的辦法。這不太像張郃應該做的事情,反倒有點像周胤。

所以魏霸說,張郃瘋了?

他不相信張郃會瘋,但是他不得不防著張郃會瘋。他立刻下令,中軍的步卒做好接應的準備。魏風只有五千騎,如果張郃只是想發動側翼攻擊,分攻正面陣地的壓力,派出五六千騎兵衝殺的話,魏風還能擋得住,如果張郃將一萬騎全部壓上,那魏風可就危險了,潰敗在意料之中,他必須做好讓步卒接應的準備。

命令傳了下去,整個大營立刻進入戰鬥狀態,所有的將士都沖向自己的崗位,等候著進一步的命令。

這時,田復已經和魏風殺在一處。

雙方兵力相當,魏軍勝在經驗,這些人都是跟著張郃、田復征戰多年的悍卒,騎術精良,武技高強,更重要的是他們戰鬥經驗豐富,互相之間配合默契,集體衝殺時能夠互相掩護。協調攻擊。而魏風所領的五千騎士相對來說實戰經驗少一點,勝在裝備好,他們身上穿的是全是魏家鐵作出品的精甲,防護能力比魏軍的制式札甲好,也更輕便,手裡拿的也是更加鋒利的戰刀、長矛。他們都是陳到幫著訓練出來的,依照的標準就是蜀漢最精銳的騎兵——白毦兵的標準,經過大半年的訓練,他們雖然初經戰陣,卻依然不可小覷。

一開始。雙方就使出了所有的本事。竭盡全力的想壓制住對方的氣勢,將形勢導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戰馬奔騰,箭矢飛馳,喊殺聲震耳欲聾。雙方都殺紅了眼。不顧生死的猛踢戰馬。極儘可能的保持速度,持續不斷的衝擊對方的陣地。

一枝枝利箭帶著不祥的厲嘯,飛上天空。刺破寒風,射入一個個溫熱的身體,濺出一朵朵血花,驚起一聲聲慘叫,卻沒有太多的人去關心。雙方都將速度加到了極致,箭剛剛離弦,敵人就到了面前,速度慢一點的甚至來不及放下弓弩,敵人的刀矛反光就照亮了眼睛。他們嘶吼著,雙腿夾緊戰馬,雙手握緊武器,向離自己越來越的敵人發起攻擊。

魏風揮舞著似矛似戟的三刃長鎩,縱馬賓士,長鎩劃出一道道弧光,接連斬殺數名魏軍騎士。他從小習武,力量過人,比長矛、長戟要重上一倍的長鎩在他手中輕盈無比,展示出了不亞於在重甲士手中的威力,面前無一合之將。

他和田復相隔十餘步擦肩而過,幾乎能看清對方兇猛的眼神,甚至不忘舉起手弩,向對方射了幾箭。可惜在混亂的戰場上,在他們之間有無數匹戰馬在賓士,他們的箭都沒能射中對方。

魏風扔掉了手弩,舉起長鎩,繼續衝鋒。騎兵練成以來,這不是第一次參加戰鬥,在譙郡的時候,他已經和夏侯霸率領的魏軍精騎交過手,不過那只是零星的接觸,如此規模的騎兵衝殺卻是第一次。他興奮得聲音都有些顫賭熱血更激發了潛藏在他心裡的殺氣,他猛催戰馬,越戰越勇。

田復沒有那麼激動,這幾年,他一直沒有停止戰鬥,早就習慣了這種縱馬賓士的激情,他甚至有些鄙視奮勇衝殺的魏風。在他看來,為將者,不僅要勇,更要有智,只知道衝鋒戰鬥的人,充其量只是一介莽夫,不可能獨當一面。張郃決定將主攻方向設為側翼,也許就是看中了魏風的魯莽。從雙方的陣型可以看得出來,魏風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在什麼地方。

如此一來,取勝的機會又增加了幾分。

與魏風不同,田復不屑於親手斬殺多少敵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指揮上。他穿著最堅固的戰甲,身前身後圍繞著重重疊疊的親衛,根本不可能有敵人衝到他的面前,讓他斬殺。他不是怕死,他要確保整個衝鋒陣型保持完整,這樣才有可能完成預定的任務。

魏風的陣型是標準的雁型陣,攻擊力最強的騎士沖在前面,像大雁堅硬的喙和修長的脖頸,直衝敵陣,意圖穿透敵陣,將對手一分為二,後面則是橫陣,像大雁展開的雙翅,用厚實的陣勢去衝垮敵人,儘可能的殺傷。

而田復的陣型卻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中軍也突前,但只是稍微突前,衝鋒在最前面的是兩翼,經過四五里路的賓士,兩翼的千人隊已經領先整個大陣三百多步,如同反掠的翅尖,將敵人反圍了進去。

他們的目的不是殺傷魏風率領的這五千騎兵,而是繞過他們,殺傷的任務自然有後面的張雄來負責,他們的任務是繞過魏風,衝擊魏霸的中軍。

所以,魏風現在並沒有遇到什麼阻力,魏軍的主力在兩側,中間的陣勢非常單薄,他很輕鬆的就穿越了田復的大陣,眼前豁然開朗,然後便看到了遠處的煙塵。

魏風有些吃驚。他知道張郃手下有一萬多騎,是他的兩倍,但是張郃的步卒不多,他要同時面對鄧艾和周胤的夾擊,必然要留下一定的騎兵做預備隊,不可能把一萬多騎全部派上陣。可是現在,在田復的身後居然還有一批數量不明的騎兵,他就有些搞不清張郃的用意了。

不過,他沒花多少時間去搞清張郃的用意,他也來不及變陣,他能做的就是下令再次加速,迎向正在接近魏軍精騎。

魏風和張雄迎面相撞,再次展開廝殺。

田復在付出了有限的代價后,也沒有停住腳步,再次加速,徑直衝向魏霸的中軍。

魏霸依水列陣,他的東面就是泗水,水師大營就在泗水中,就目前而言,沒有一支力量能夠在水上擊敗魏霸的水師,衝擊魏霸的右翼。魏霸的前軍是正在攻擊的鄧艾,在魏風沒有接戰的情況下,他要防備只是後背。因為兵力有限,他只能將王雙率領的重甲士安排在後陣,同時緊靠水師大營,一旦有風吹草動,他可以迅速撤上戰船,依靠戰船強大的防護能力和遠程打擊能力作戰。

可是現在,魏風與兩倍於己的魏軍精騎攪殺在一起,陣勢前移,魏霸的左翼就暴露在田復的面前。田復就像是一個高明的劍客,虛晃一招,誘得魏風撲空,露出了破綻,隨即刺出了致命的一劍。

應該說,這個高明的劍客其實是張郃,田復只是他手中的劍。

張郃沒有攻擊看起來兵力最少的后陣,而是選擇了實力最強的左陣,看起來有些讓人不可思議,卻也正是因為不可思議,他取得了意外之功。

田復繞過魏風,輕鬆的殺到了魏霸的中軍面前。

在他面前,只剩下六千多步卒組成的陣地。以四五千精騎衝擊這樣的陣地,就算不能一擊必殺,也能取得明顯的優勢,造成不小的殺傷。

田復毫不猶豫,立刻下令騎兵發起了衝鋒。

馬蹄翻飛,一口氣奔了四五里路的戰馬再次加速,沖向了嚴陣以待的漢軍。

魏霸坐在中軍指揮台上,轉過身,打量著越來越近的魏軍騎士,看著遠處被煙塵籠罩的戰場,心情非常沉重。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張郃真的瘋了。

不是說他神經出了問題,而是他做出了不同尋常的舉動,實施了一個近乎瘋狂的戰術。他不再像一個溫文爾雅的雅歌將軍,他現在和周胤一樣,是一個瘋子。就像周胤不顧一切的殺入彭城,攪亂了局勢一樣,張郃不顧一切的排出了一個兩敗俱傷的殺陣。

他不要彭城,他不顧自己的性命,他只想擊殺一個人。

那就是他魏霸。

張郃不留後手,用一萬精騎猛衝他的左翼,又讓田復虛晃一招,誘魏風出擊,然後直擊他的中軍,這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拋開一切顧慮,擊潰他的中軍,斬殺他本人。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戰術。只要稍有差池,張郃就會自食惡果。原因很簡單,他將一萬精騎派出來攻擊魏霸的中軍,自己的中軍就面臨著鄧艾和周胤的夾擊,同樣面臨險境,甚至比魏霸更加危險。魏霸還可以退上戰船,暫避一時,而張郃卻沒什麼地方可躲。

認識到張郃的處境比自己更危險,魏霸並沒有輕鬆的感覺,相反更加緊張。他相信張郃不會孤注一擲到這個程度,就算他瘋了,他也不可能真像周胤一樣不顧一切,把自己陷於險地。至少,他除了眼前能看到的這些人馬之外,還有更多的殺招。

比如正在接近的夏侯霸,比如兩天前還在魯縣,現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田豫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19章無字錢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21章亂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