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17章離別歌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6日 11:12 [字數] 34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國有五都,除洛陽外,還有長安、許縣、譙郡和鄴城四都。蜀漢第一次北伐,長安失守;李嚴、魏霸取南陽,陸遜取昆陽,許縣失守。如今陸遜兵駐譙郡,看樣子也守不住了。如果彭城、睢陽再有危險,則洛陽只怕也危險,五都就只剩下黃河以北的鄴城一都。

譙郡在地理上並沒有什麼重要的意義,只有象徵意義,所以張郃決定讓夏侯霸來援,暫時放棄譙郡。在他看來,彭城遠比譙郡重要,守住了彭城,才有可能守住譙郡,彭城丟了,譙郡必失無疑。

他以軍人的眼光看問題,不願意因為那些政治上的顧忌而喪失了最後的機會。

面對張雄的提醒,張郃沒有多猶豫,他以車騎將軍的身份給夏侯霸下令,嚴令他立刻向彭城靠攏。嚴格來說,他這是越權,因為他不是這個戰場的最高將領,司馬懿才是。

可是司馬懿現在龜縮在睢陽不動,張郃就主動挑起了這個重擔。

「傳我的命令,陛下如果降罪,由我全權負責。」

「喏。」見父親已經下了決心,張雄不再猶豫,轉身去擬軍令。

田復也準備給父親田豫寫信,張郃想了想,親自寫了一封信,讓田復跑一趟魯縣,面見田豫。

田復領命而去。

……

魏軍信使向譙郡方向飛奔,田復更是帶著自己的親衛營趕往魯縣,這些消息自然逃不到魏霸的眼睛。追殺堵截很難做到。張郃究竟要傳遞什麼消息,魏霸也打聽不到,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張郃的用意進行推測,進行推演。

大戰在即,軍營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中軍大帳更是晝夜燈火通明,將領、軍謀們圍著地圖,各抒已見,進行戰術推演,互相辯駁。

顧承、虞汜等人也在其中。現在又多了鄧艾。鄧艾有些結巴。論言辭,不是他的擅長,論外貌,他也不怎麼顯眼。看起來像個粗手跰足的老農。魏霸也沒有表明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顧承等人都沒怎麼把他當回事。

戰術推演到最後,大家都想不出張郃有什麼高超。如果說有什麼危險,只能說是王凌、田豫如果來援。會對雙方的兵力產生一些影響。至於夏侯霸,他來了,陸遜也會來,雙方的實力對比沒什麼明顯的變化。

魏霸也有些想不通張郃的用意所在了。

虞汜最後提醒道:「我們不能漏算了司馬懿。司馬懿在睢陽還有兩萬人,正常情況下,他要留一部分兵力守睢陽,不會輕舉妄動。可是一旦雙方僵持,他就有可能突然出手。睢陽到此三百里,如果輕軍急行,兩天就能到。」

魏霸連連點頭。對司馬懿的急行軍,他是有印象的。當初孟達就差點死在他手裡。這些年,司馬懿不顯山,不露水,除了守住洛陽的戰功之外,他幾乎就是書生領兵的典型,很多人不怎麼看得起他。可是魏霸很清楚,這是一頭蟄伏的猛獸,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露出最猙獰的面孔。

張祗道:「這麼說,張郃就是想造成僵持,讓我軍無暇他顧,再由司馬懿來決定勝局?」

「我覺得不可能。」馮進搖搖頭,否決了這個意見。「張郃雖然是武人,卻不是沒有頭腦的武人。他和司馬懿之間的關係一直不是很和睦,大概做不到這麼大公無私。」

魏霸一直坐在旁邊聽,他喜歡傾聽部下的意見,這樣不僅對他最後做結論有幫助,而且能讓他了解部下的性格和品質,也能讓他知道各人的長短優劣。沒有一個人是全能,也沒有一個人是絕對的無能,特別是他的部下來源複雜,隨著他的名望和實力增長,越來越多的世家開始投入他的陣營,在新舊之間難免有些衝突,意氣之爭也是家常便飯,如果不加以判別,人才越多,實際上災難越大。

袁紹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在河北的時候,手下不是沒有人才,而是人才太多,以至於拉幫結派,最後反而無所適從。

世家也是人,而且是很聰明,很實際的人,要想獲得他們的效忠,發揮他們的作用,領導者的能力至關重要。作為一個領導者,明斷事非,從各種意見中選出一個最合理的,是一項非常重要的素質。

魏霸前世沒有做過領導,但是他對諸葛亮的事很清楚,這一世又和諸葛亮亦敵亦友,不可避免的要研究諸葛亮的手段。在與諸葛亮的較量中,他的收穫可不是讀讀諸葛亮的傳記或者文集就能比擬的。

政治上,有很多東西根本不會形諸文字,而是需要用心去領會。換句話說,這非常講究悟性。

魏霸長年累月的堅持靜坐反省,對他的成長非常有幫助。

張祗和顧承都有過與武人政權作對的經驗,從心底里,他們不喜歡武人,對張郃,他們的評價並不高。當然這個評價是指個人品德的評價,而不是對他用兵能力的評價。他們認為張郃不會把希望寄托在司馬懿身上,不會用自己為餌,為司馬懿創造機會。這一點,應該是比較客觀的。

作為曹魏碩果僅存的宿將,張郃對司馬懿的升遷不可能一點想法也沒有,讓他心甘情願的給司馬懿做鋪路石,這不太合常理。

「張郃不會主動這麼做,他肯定是想憑一已之力取勝。」虞汜提醒道:「可是,就目前雙方的兵力而言,他取勝的機會並不大,換句話說,不管他願意不願意,這個機會可能都要留給司馬懿。也就是說,我們不能把目光僅僅放在彭城,還要把睢陽的司馬懿納入考慮範圍。」

眾人爭執不下,自然把目光轉向了魏霸。

魏霸已經沉思了很久。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他知道考驗他的時候到了。

他直起了腰,氣定神閑的開了口。

「戰場爭兵,互相用計,這是很正常的情況。不過,最後能不能成功,還要看對方中不中計。如果對方謹慎,再好的計也是白費。」魏霸目光一掃:「其實,你們剛才說的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張郃打算怎麼戰勝我們,這就要先看他能調動哪些力量,可能做出哪些安排。第二個問題是,司馬懿在想什麼,他留在睢陽不動,難道僅僅是為了防備我軍切斷他的後路嗎?孟達等人如果要出兵,動靜不會小,他完全有時間回防。」

「那將軍的意思是說,司馬懿在等機會?」

「我想應該是,他不僅是在等我們露出破綻,他可能也在等張郃露出破綻。」魏霸笑笑:「就目前而言,曹魏軍中能和司馬懿抗衡的,大概也只有張郃了。他們兩人出兵兗州,一個在彭城,一個在睢陽,幾乎沒什麼合作,已經表明他們之間談不上什麼默契,要說配合,也只是想把對方也當作棋子而已。」

虞汜等人心有同感。不論是戰場上還是朝堂上,敵人從來就不僅僅是指敵國的人,更多的時候反而是指同一陣營的人。

「張郃是武人,我們幾個武人去揣摩他的戰術。」魏霸笑笑:「世洪,司馬懿是世家,你們幾個也是世家子弟,思路上有共通之處,揣摩司錄,就交給你們。他們明爭暗鬥,我們取長補短,焉有不勝之理?」

虞汜笑了,躬身領命。

……

魯縣,田豫看完了張郃的親筆信,沉吟良久,眼神閃爍。

田復緊張的看著田豫,連大氣都不敢出。他不是怕父親,而是怕父親拒絕張郃的安排。

過了好一會,田豫放下信紙,打量了一下田復額頭的微汗,神色松馳了些。「錦江,你跟著張將軍有四五年了?」

田復點了點頭:「太和三年,與諸葛亮戰於隴右,至今六年有餘。」

「六年時間,應該能讓你了解一個人了。」田豫慢吞吞的說道:「你覺得張將軍這麼做,合適么?」

田復遲疑了一下,重重的點了點頭:「合適。」

田豫嘆了一口氣:「錦江,你讓我很驕傲,又讓我很失望。」

田復笑了笑,沒有反駁。

「去,回報張將軍,我會按照他的要求出兵。」

「多謝父親。」田復大喜,起身要走。田豫擺了擺手:「你等等,我們父子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今天,我和你喝一頓酒。」

田復眉頭一挑,隨即又坐了回去。

田豫讓人準備了一席酒,菜肴很豐盛,絕非軍中所能找到的東西,豐盛得讓田復有些驚訝。可是田復沒有多問,他甩開腮幫子,飽餐一頓,最後恭恭敬敬的敬了田豫三杯酒,趴在地上給田豫磕了三個頭,大笑出營。

田豫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看著杯中酒,沉默不語。

大營外,田復帶著親衛騎飛馳而去,豪邁的歌聲遠遠傳來,馬蹄踢起的煙塵如龍,過了良久才漸漸散去。羊發掩著口鼻,看著已經消失在遠處的人影,眉頭微皺。

「這是什麼歌?」羊發問旁邊的一個魏軍都尉,「聽起來慷慨雄壯,卻又有些悲涼。」

「荊軻別太子丹。」都尉笑道:「我們燕人最喜歡唱的離別歌,和你們齊魯唱的調不一樣。」

「原來如此,那倒是長學問了。」羊發心中暗凜,臉上卻露出溫和的笑容,順手將一把錢塞進都尉的手裡:「今天送來的酒,將軍喝得還滿意嗎?」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916章時艱見英雄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18章反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