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11章兵不厭詐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4日 01:09 [字數] 36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現在是麻桿打狼,兩頭怕埃」魏霸看著地圖上的兵力部署,感慨的吁了一口氣。

「正如將軍所說,論兵力,雙方都差不多。」虞汜笑道:「僅以目前所知的兵力而言,其實魏軍的實力還要略強一些,我們的騎兵數是不足,只能以兵卒的數量來彌補。不過,除了兵力之外,我們還要考慮一下雙方的心理。在這方面,其實我們更佔優勢。」

「優勢嘛,的確是有一點。可是,打仗打到最後,還是較量實力,如果心理優勢不能轉化為真正的實力,那就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優勢。」魏霸擺擺手,接著說道:「司馬懿也好,張郃也罷,都是久經戰陣的老將,他們能夠很好的掌控將士們的心理,不會讓這點心理優勢左右戰局的。」

「將軍的擔心,不能說沒有道理。」虞汜搖搖頭,不同意魏霸的看法:「普通的優勢,也許不能對他們產生影響,可是有些優勢,卻不可能一點作用都沒有。」

「就目前而言,我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優勢。」魏霸回到地圖前,打量著整個戰場:「這一戰最大的可能是兩敗俱傷。與其如此,不如不打。」

「將軍要退回東海?」

魏霸皺起了眉,有些為難。他剛剛接到了王凌、田豫正在趕往彭城的消息,這讓他的信心產生了動遙田豫有三千精騎,王凌大概有近萬的步卒,兩人的兵力再加上張郃的人馬,總數接近三萬,而且有八千騎兵。而他只有千餘親衛騎,就算有馬鎧,也無法面對如此優勢的兵力。

在他看來,正面決戰的時機還不成熟,最好的方案是讓陸遜救出周胤,放棄彭城。或者打破張郃的包圍,把糧食、軍械送到彭城裡面,讓周胤、丁奉繼續堅守彭城,牽制魏軍。如果張郃要強攻彭城,那就等他久攻不下的時候再反擊。那樣的話,或許還有一些機會。

總之一句話,在馬鎧沒有全面裝備之前,在沒有足夠的優勢之前,與魏軍貿然決戰是不理智的。那樣的話,他的損失會很大,陸遜的損失也會很大,最後受益的是諸葛亮和李嚴。

虞汜不同意魏霸的意見,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軍沒有足夠的優勢,可是魏軍同樣沒有足夠的優勢,在這種時候,誰先讓步,誰就弱了氣勢。士氣一弱,會讓戰鬥力大打折扣,進一步拉大差距,有可能形成崩潰之勢。前面花了那多精力蓄起來的勢也會一泄千里,再想把曹睿逼到談判席上,不知道又要花多少心思。堅持住,也許機會就在前頭。

其次,控制彭城,就是奪取了徐州,有可能從南側威脅青州。特別是徐州的意義重大,江東群臣中,淮泗系的文武是一個重要的派系,張昭、步騭等人都是淮泗人。一旦控制了徐州,利用這些人的影響力,很快就能在徐州站穩腳跟,並且能進一步分化吳國的執政根基。如果張昭、步騭這樣的重臣返回家鄉,那是什麼樣的影響?

最後,周胤、丁奉率領的將士有一半是蠻夷,他們是出於對將軍神將的赫赫威名才來投軍的,還有一半是江東士家的部曲,他們是陸家、張家支持將軍的實際行動,如果讓他們長期被困彭城,那他們還會相信將軍嗎?

聽完了虞汜的分析,魏霸也有些無奈,裝神弄鬼這種事,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繞進去,現在看來,他享受完了福利,現在該付出代價了。

「世洪以為,現在當如何處置為好?」

「繼續前進,保持速度。」虞汜摸著下巴,沉吟片刻:「請陸將軍調朱然等將支援,讓尊父兄率精騎待命,靜待其變。我軍越是鎮定,魏軍越是不安,拖的時間越長,對我軍越有利。」他笑了笑:「將軍在遼東播下的那些種子,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發芽。江東的,也同樣如此。」

魏霸笑了起來,頜首表示同意。雖然他現在的實力沒有明顯優勢,卻潛力巨大,隨著時間的推移,形勢會對他越來越有利,比起簡單的退卻,保持鎮定,給魏軍施加持續心理壓力,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打仗嘛,哪能不冒險。兵不厭詐,有時候冒一點險,換來的利益卻是大大的。

魏霸給陸遜發出了消息,然後率領水師繼續向彭城挺進。與此同時,他派出大量的斥候向北進發,前鋒一直深入到泰山地區,大張旗鼓,招搖過市,彷彿大軍即將北上。

這麼張揚的行動首先被趕來支援的田豫捕捉到了。田豫有些不安,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對手,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收到魏霸的斥候深入泰山郡的消息,他雖然不敢肯定魏霸會向北進軍,卻也不得不防。

到現在為止,他一直沒有搞清魏霸的真實兵力有多少。原因很簡單,魏霸是水師,他的駐地都在海上,不像陸地上那樣,可以派人潛到附近去打探,只要花點時間,大致兵力還是搞得清楚的。在海上,完全是魏霸的天下,要想派斥候潛到島上去,難度不是一般的大。茫茫大海之上,沒什麼可以遮掩的地方,一旦被魏霸的斥候船發現,魏軍斥候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

入海打探魏霸的動靜,已經成了魏軍斥候談虎色變的艱難任務,即使是懸以重賞,也很難找到主動的勇士。

所以田豫只知道魏霸在好幾個島上有駐地,最大的一個駐地就在朐縣外的海上,但是魏霸在那個島上究竟駐紮了多少人馬,一直是個謎。

魏霸目前正在趕往彭城,可是萬一他的目標不是彭城,而是青州呢?田豫不得不防著這一點。他放緩了前進的步伐,並且派人通知緊隨其後的王凌。

王凌的想法和田豫一樣,不過草率進軍,以免魏霸襲擊青州時回援不及。

這樣一來,他們的進軍速度就慢了下來。在途經魯縣的時候,王凌停了下來,在繼續前進和就地待命之間猶豫不定。即使張郃多次派人催促,他也不肯繼續前進。

……

羊發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把一批牢騷滿腹的世交送出了門,這才轉身回到了中庭。羊祜從側院走了過來,看了羊發一眼,就笑了起來:「兄長滿腹愁腸,莫非是因為王使君的緣故么?」

羊發摸了摸羊祜的腦袋:「可不是么,王凌駐在魯縣,不進不退,也不知道哪一天才是個頭。他人在魯郡,按說與我泰山沒什麼關係,可是現在戰事緊張,我們也不得不出資勞軍。可是……」羊發撓了撓頭,為難的咂了咂嘴。

「是擔心母親不願意么?」

羊髮長嘆一聲,點了點頭。繼母蔡氏是個識大體的人,可是這不代表她就沒有感情。對王凌,蔡氏可沒什麼好感。原因很簡單,她的父親蔡邕就是死在王凌叔父,司徒王允的手上。而她的妹妹蔡琰被匈奴人擄走,流落胡地十二年,也和王允處理不當,引起長安騷亂有關。如果從外人的角度看,也許全怪王允也不對,可是對蔡氏來說,父親的死,妹妹的受辱,王允都是罪魁禍首,要她理性的看待這個問題,難免有些苛求。

羊發擔心,蔡氏會不同意出資助軍,至少不會那麼大方。可是作為家中的主事人來說,羊發很清楚王凌的脾氣,惹惱了他,雖說把羊家斬草除根太誇張,畢竟羊家也是泰山有名的大族,可是要找點事頭整治一下羊家,那還是很輕鬆的。

和這些手握兵權的人做對是非常不明智的。

「可是兄長有沒有想過,王凌為什麼停在魯縣不走?他由北而來,應該是去彭城的埃」

羊發眨眨眼睛。

「兄長沒有聽說,最近泰山出現了漢軍斥候的事么?」羊祜笑眯眯的提醒道。

羊發眼皮跳了兩跳:「你是說,魏霸有可能北上,與王凌在泰山決戰?」

「我不知道魏霸是怎麼想的,不過,我想王凌應該擔心這些。」羊祜眨了眨眼睛:「魏霸繞著青州走了一圈,王凌也在岸上陪了他一路,他們爭奪的目標不是彭城,而是青州。王凌要救彭城,固然是因為彭城溝通南北,一旦失守,魏霸就可以彭城為基地,北上西進,切斷青州與洛陽的聯繫,使青州成為飛地。可是若魏霸佯攻彭城,誘王凌、田豫南下,襲取青州,王凌同樣會處於被動的局面。他豈能不防?」

羊發連連點頭。他明白羊祜的意思了。王凌現在前怕狼,后怕虎,是不敢和他們這樣的世家大族翻臉的。只要不撕破面子,哪怕是失禮一點,王凌也只能忍了。更重要的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魏國已經處於劣勢,徐州大概是守不住了,青州也岌岌可危,南城雖然算兗州地界,卻和徐州靠得非常進,只要魏霸發動攻勢,南城隨時都有可能進入魏霸的勢力範圍。

在這個時候,和王凌走得太近自然不是什麼好事。就算沒有蔡家和王家的私仇,從家族的前途來說,和王凌保持距離也是應該的,羊家如此,其他家族大概也會如此。法不責眾,就算王凌有意見,他又能如何呢?

換句話說,他根本不需要把王凌當回事,更沒有必要拿這件事去惹母親蔡氏不高興。

他捏了捏羊祜的鼻子,笑道:「叔子,難怪長輩們都說,以後我羊家能不能再進一步,就要看你呢。我這個兄長,真是自愧不如埃」

「嘻嘻,兄長謙虛了。」羊祜眼珠轉了轉:「兄長,我幫你出主意,你也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你還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

「我想去江東遊歷一下。」羊祜眨眨眼睛:「聽說外祖當年有一些孤本留在吳郡顧家,我想去看看。」

羊發眼神一閃,會心而笑,連連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霸蜀 第910章未算勝,先算敗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周年之際,三件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