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900章最後一策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9日 01:48 [字數] 34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馬鈞快步走進了偏殿,剛準備跪下行禮,一眼就看到了皇帝案前的那副馬鎧,他不由得一怔,脫口而出:「好漂亮的馬鎧。」

「放肆1侍中高堂隆沉下臉,喝了一聲。

馬鈞嚇了一跳,知道自己君前失禮了,連忙低下頭,拜伏在地。

「罷了。」曹睿輕咳一聲,打斷了高堂隆:「馬卿想必是見獵心喜,故而一時失態。」

馬鈞連連點頭:「謝陛下開恩。臣的確是見獵心喜,這具馬鎧太精美了,不知是何人所作?」

曹睿沒有回答馬鈞的話,將馬鎧往馬鈞面前推了推:「馬卿,你仔細看看這具馬鎧,能否如樣仿製。」

馬鈞詫異的看了曹睿一眼,又連忙放低了目光。直視天子是不禮貌的,嚴重點甚至可以判你一個大不敬的死罪。天子旁邊的高堂隆就是這樣一個嚴格的人,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馬鈞仔細的觀察了馬鎧片刻,又試了試力,搖了搖頭:「陛下,臣一時之間還不能斷定。不過,臣基本可以判斷的是,這種馬鎧所用的金屬不是常用的銅鐵。這具馬鎧能造得這麼輕薄,根本的原因就在於這種特殊的金屬,要想仿製,先要找到相近的材料才有可能。」

曹睿點了點頭:「先生,看來被你說中了,這是魏霸在向我們示威呢。」

高堂隆也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這副馬鎧是剛剛從遼西用快馬送來的,跟著一起來的還有毋丘儉的一封信。毋丘儉在白狼山遇伏被擒。魏霸沒有殺他,只是讓他給曹睿帶一封勸降書和一具馬鎧。勸降書寫得很華麗,不過曹睿太清楚毋丘儉的文風了,他知道這只是毋丘儉的無奈之舉,勸降是假的,報警才是真的。

而報警的證據就是這具讓馬鈞愛不釋手的馬鎧。

高堂隆雖然是書生,可是在回京任職之前,他是陳留太守,已經親身經歷過戰事。對這具馬鎧代表的意義,他心裡也有數。毋丘儉以一千烏桓騎的優勢兵力敗於魏霸一百二十騎之手。自然也是有無馬鎧帶來的力量逆轉。

有了這種馬鎧。遼東不保,遼西不保,整個幽州都將被魏霸撼動,大魏的左翼危急。這是毋須多言的。可是就目前而言。最讓曹睿揪心的卻不是幽州。而是兗豫戰常

兗豫戰場上,張郃、司馬懿率領一萬多騎,與魏延率領的一萬多騎抗衡。魏延是魏霸的父親,很可能已經裝備了這種馬鎧,如此一來,張郃恐怕不是對手,一萬禁軍精騎隨時都有可能被擊潰。

絕對的實力面前,善戰如張郃,也未必能保得住晚節。

如果兗豫戰場潰敗,那曹魏就徹底崩潰了,別說重奪關中的戰略不可能,能不能保住洛陽都是問題。要想與這樣的重騎抗衡,就必須儘快打造出同樣的馬鎧。

所以,曹睿第一時間找來了馬鈞,結果馬鈞以專業的眼光一下子點出了要害。

馬鎧不難做,材料是關鍵。沒有合適的材料,做出來的馬鎧太重,影響騎兵的速度,實戰意義不足,花費了巨額的資金,卻達不到應有的效果,那還不如不做。

要知道曹魏現在的國庫也不寬裕,幾場惡仗打下來,曹睿的荷包已經癟了。

馬鈞擅長機械,可是他對冶金不太熟悉,幫不上什麼儘快。曹睿讓馬鈞先下去休息。馬鈞現在官居侍中,專門負責打造各種軍械,還要負責戰船的改進,工作非常繁重,不能讓他再把精力消耗在其他事務上。

馬鈞走了,殿上的君臣有些沉默。這具馬鎧就像一個沉甸甸的秤權,壓在他們的心上,慢慢的改變著他們對局勢的估計。

過了好一會兒,散騎常侍蔣濟起身道:「陛下,魏霸入遼東,其意不可測,毋丘儉被俘,當另擇良將,以備遼西,撫慰諸胡,以免為魏霸擾動。」

曹睿略作思索:「誰能承擔這個重任?」

「臣推薦陳泰。」

曹睿眉頭輕蹙:「那誰能代替陳泰任衛將軍長史?」

「可以桓范代之。」

曹睿眼前一亮,笑了一聲:「這倒的確是個合適的人眩」他隨即又連聲嘆息:「只是,就算陳泰去了幽州,這馬鎧的問題不解決,終究還是無濟於事埃」

蔣濟也嘆了一口氣。馬鎧的問題怎麼解決,他沒有主意。曹睿看看他,沒有再說什麼。

散會之後,曹睿讓人去宣太中大夫劉曄。過了小半個時辰,宦者來報,劉曄病重不起,不能見駕。

曹睿目光一閃,有些慍怒。劉曄原本是他的親信重臣,可是後來他發現劉曄揣摩上意,巧而不實,就漸漸的疏遠了他。劉曄的官職幾經調整,現在只是一個閑職太中大夫。從那以後,劉曄就經常生病,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曹睿也懶得搭理他。

現在,曹睿遇到了難題,又想起這位劉曄來了,派人去宣他入宮,居然說病重不能行。這可有點過份了。託病不上班,那就算了,皇帝下詔去請,居然還拿譜,這可不是一個臣子應該做的。他就算是用病榻抬,也應該抬進宮來。

換了平時,曹睿也許真會這麼做,可是今天,他有求於人,不能不禮讓三分。他帶了幾個郎官,悄悄的出了皇宮,徑直來到劉曄家。到了劉曄家,他知道自己誤會了。

劉曄真的病了,躺在床上,雙目緊閉,面色死灰,和死人只差一口氣。

曹睿心中一軟,在榻邊坐下,輕聲喚道:「劉卿,劉卿?」

「是陛下么?」劉曄睜開了眼睛,掙扎著要坐起來。曹睿輕輕的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動。劉曄也實在是起不來了,勉強試了兩下,也就放棄了。

曹睿輕聲細語的把情況說了一遍,然後很客氣的問道:「劉卿,可有妙計解圍?」

在曹睿說話的時候,劉曄的兒子劉陶端來了兩碗葯湯給劉曄灌了下去,劉曄的臉上多了幾分生氣。他看著曹睿,眼神複雜,既有懊悔,又有慚愧,還有一些企求,看得曹睿心裡一酸。

「陛下,近憂不如遠憂重埃」

曹睿不解,怎麼近憂不重呢。魏霸有了馬鎧,幽州即將不保,如果魏延也有馬鎧,那兗豫戰場馬上就可能有災難性的潰敗,整個形勢都有可能瞬間崩潰。

「陛下,還記得烈火彈么?」劉曄喘著氣道:「烈火彈第一次面世的時候,是什麼情況?」

曹睿臉色一僵。烈火彈面世是在宛城之戰,而宛城之戰則他最大的恥辱。曹宇、毋丘儉丟了南鄉郡,魏霸從西側殺向宛城,他被迫從宛城撤離,御駕親征最後成了笑話。劉曄這時候提起烈火彈,莫非是想提醒我宛城之戰么?

曹睿一想,不禁慚愧不已。他知道自己誤會劉曄了。

司馬懿守宛城,之所以最後失守,就是因為烈火彈突然面世,打了司馬懿一個措手不及。任何武器,第一次面世的時候都是是最震撼的,時間一長,早會找到克制的辦法。魏霸把烈火彈的第一次上陣用在宛城而不是其他地方,自然是看中了宛城的戰略地位。

那馬鎧的面世帶來了什麼呢,除了毋丘儉和那千餘烏桓騎之外,還有什麼?只有一個威懾作用。

以魏霸任何事情都要爭取利益最大化的習慣,如果他有更大的利益,他怎麼可能滿足於一個威懾作用?他應該用於取得一個實質性的重大勝利,比如兗豫之戰,就像他擊潰毋丘儉一樣,讓他的父親魏延徹底擊潰張郃。

可是魏霸沒有這麼做,他只是在恐嚇曹魏君臣。

這當然不是魏霸心慈手軟,只能說他目前只能做到這些,或者因為某種原因,他不得不把還沒有真正裝備全軍的馬鎧拿出來嚇人。

聰明人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劉曄的一句話,就點醒了曹睿。

曹睿覺得心裡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不管怎麼說,至少魏霸的威脅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大。

「陛下,魏霸能賣烈火彈,就能賣馬鎧。」劉曄喘息了片刻,又道:「此人好利,當以利誘之。」

曹睿笑著點點頭,說道:「誠如劉卿所言,朕明白了。劉卿,好好休養,朕還需要你出謀劃策呢。」

劉曄無力一笑:「老臣年近七十,自知余日無多,縱使有心為陛下出力,怕也無能為力了。老臣有子數人,皆不足觀,唯有幼子劉陶,或許能供陛下驅馳。」

曹睿轉過頭,看了一眼侍立在一旁的劉陶,點了點頭:「若他有劉卿萬一,即是良臣。」

「陛下謬讚,老臣愧不敢當。」

「劉卿,蔣濟所言,命陳泰為幽州刺史,如何?」

「甚善。」

「那……劉陶隨陳泰出征,為軍中主簿,如何?」

劉曄沉默了片刻,微微頜首。「國事為重,勉強可行。」

……

一日後,曾經侍奉三朝的元老級謀臣劉曄辭世。

兩日後,陳泰轉幽州刺史,加振威將軍,持節。劉曄之子劉陶理當守孝,奈何軍情危急,故承劉曄遺志,守孝三日後,天子下旨奪情,任振威將軍主簿,隨軍出征。

與此同時,曹馥接到了一個大訂單,火速趕往襄陽。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99章月夜白狼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901章利益集團(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