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98章幫我帶個話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9日 01:48 [字數] 349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惜,他很快就發現這也是一個奢望。

就在他即將和那兩百多騎交錯的時候,王雙已經帶著六十多騎沖了過去,數十匹空鞍戰馬橫向沖入隊列,將趕過來接應他的部下攔腰截斷。

疾奔的騎兵隊形被攔腰截斷無疑是一個災難。不用對手攻擊,僅是互相踐踏的傷害就足以讓這一支隊伍喪失戰鬥力。後面的騎士根本來不及轉向,只能憑著慣例一個接一個的衝上去。毋丘儉更清楚,縱使騎士們有高明的控馬技術,疲憊的戰馬卻沒有足夠的體力來完成這樣的戰術動作。

等待這些騎士的將一個人仰馬翻的悲慘結局。

他們已經指望不上了,就算不被同伴撞死,也無法逃脫一旁虎視眈。

毋丘儉心生寒意,卻沒有亂了陣腳。他立刻放棄了會合的打算,下令將士們再次轉身,回頭和魏霸纏鬥,同時派出傳令兵,通知南面的四百騎士趕來接應。

如果能纏住魏霸,哪怕是全軍覆沒,也可以消耗魏霸的體力士氣,待那四百騎士趕到,還有機會將斬殺魏霸,爭取一個兩敗俱傷的慘勝。

鼓起響起,魏軍騎士再次轉向,與此同時,數騎衝出了隊列,向南狂奔而去。

魏霸一看就明白了毋丘儉的打算,他踩著馬鐙,從馬背上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長鎩,發出怒喝:「擊殺毋丘儉——」

「擊殺毋丘儉——」武卒們轟然應喏,長鎩如林,向毋丘儉追去。

在前方,王雙派數十匹備馬沖入魏軍隊形,打斷了他們的衝鋒陣形后,也撥轉馬頭,帶著騎士們沖向毋丘儉的側翼。

毋丘儉心裡長嘆一聲,他知道自己沒什麼機會了。對方目標很明確,就是沖著他來的。根本不可能給他逃脫的機會。

王雙拍馬趕到,用力一夾馬腹,胯下的那匹西涼馬長嘶一聲,飛躍而起,越過兩名護在毋丘儉身側的親衛,撞向毋丘儉。他雙手高舉,掄圓了長錚帶著凌厲的殺意,全力下劈。

這次不是刺,而是劈。

三尺多長,三個刃尖的長鎩,像一口大刀,向毋丘儉劈了下來。

毋丘儉萬念俱灰。大吼一聲,掉到了手中的戰刀,雙手舉盾,背在背上,然後伏在了馬背上。

「轟1一聲巨響,王雙手中的長鎩結結實實的砍在了毋丘儉手中的盾牌,盾牌四分五裂。木屑飛散。毋丘儉眼前一黑,從盾牌的邊緣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影迎面撲來,然後就覺得身體一輕,飄了起來。燦爛如錦的晚霞從他眼前一閃而過,接著就是金黃的草原,最後是迎面撲來的大地。

「呯1毋丘儉落馬,激起一陣煙塵。

王雙的戰馬撞在了毋丘儉的戰馬腰腹上,咯嚓一聲響。那匹可憐的戰馬被撞斷了幾根肋骨,龐大的身軀橫飛起來,砸得幾匹戰馬東倒西歪,陣勢頓時大亂。

王雙如天神下凡,從馬背上一躍而下,揮舞長鎩,伏身橫掃。鋒利的刀刃將兩匹戰馬的馬蹄削斷,戰馬轟然倒地,在地上滑出十幾步距離,直到撞上其他戰馬。這才停祝

見毋丘儉落馬,毋丘儉的親衛們大驚失色,紛紛勒住戰馬,返身來救。混亂之中,他們根本看不到毋丘儉在哪兒,只能大聲喊叫,四處尋找。他們的喊叫吸引了更多的騎士,也吸引了王雙的部下,他們也紛紛圍了過來,有的控制著戰馬,繞著圈,居高臨下的斬殺,有的則跳下馬,將長鎩的長柄一分為二,騎戰用的長鎩立刻變成步戰用的長刀,他們重新變為重甲士,圍成一圈,護住王雙,奮力砍殺。

王雙騰出手來,四處一看,發現了昏迷不醒的毋丘儉,不禁放聲大笑。他將刀鎩交於左手,單手提起毋丘儉,大喝一聲:「毋丘儉在此,誰再敢亂動,我就砍了他。」

在這短暫的混亂時間,魏霸已經趕到,他們從兩側飛馳而過,將已經失去隊形,混亂不堪的魏軍包圍起來。

毋丘儉被擒,魏軍徹底鬥志,迅速崩潰。有的人撥轉馬頭,向四面八方奔逃而去,有的人獃獃的坐在馬背上,不知所措,有的人則跳下馬,扔了武器,跪在一旁。

戰鬥結束了。

魏霸不敢大意,立刻收攏陣營,重新回到了山坡上,居高臨下的擺下阻擊陣型。兩百多名俘虜也被帶到了山上,用繩子捆成一串,跪在一旁。如果魏軍再次發起攻擊,他們就會成為肉盾。

魏霸將防守的任務交給了王雙,自己帶著毋丘儉回到了紀功碑下,打開水壺,喝了一口水,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雙方的傷亡結果很快出來了,損失簡直小得讓人不敢相信。八名騎士戰死,二十一人受傷,損失最多的是戰馬,為了打亂魏軍騎兵的衝鋒陣形,王雙驅使三十多匹備馬橫向衝擊,這些戰馬幾乎無一生還,就算活著也失去了戰鬥力,只能變成晚餐的肉湯。

不過和繳獲的一百多匹戰馬比起來,這點損失可以忽略不計。

那些被俘的魏軍騎士沒能吃上魏霸帶的美食,卻享受了一頓馬肉,只是這其中有不少戰馬是他們帶來的。這一場惡戰,雙方有兩百多匹戰馬倒在了戰場上,足夠他們每個人放開肚皮飽餐一頓。

經過救治,毋丘儉醒了過來。看著魏霸那張可惡的笑臉,他沉默無語,仰起頭,嘆了一口氣,無力的靠在紀功碑上。

「毋丘兄,別來無恙?」魏霸示意了一下,一個武卒拿過來一隻水壺,又取了一塊剛烤好的馬肉,扔到毋丘儉面前。

毋丘儉漠然的看了一眼:「殺了我吧,別費勁了。」

「何苦來著?」魏霸扯了扯大氅,蹲在毋丘儉面前。「即使是在曹公的紀功碑面前,你也可以毫無愧色的說,你已經儘力了。」

「多謝。」毋丘儉看了他一眼,嘴角微挑:「不過,我依然不可能投降你。」

「不降就不降,大不了我再收一次贖金。」魏霸咧嘴一樂:「上次收得太便宜了,這次要收貴一點。唉,你說曹睿願意為了你出多少贖金?五百金,還是一千金?」

「敗軍之將,一錢不值,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哈哈哈,你不要妄自菲薄嘛。」魏霸想了想:「你不想活,我能理解,是不希望再讓曹睿蒙羞。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如果死了,你看到的秘密就不會有人知道。」他轉過頭,看著遠處神情沮喪的俘虜:「你覺得那些人能冷靜的分析自己看到的事么?」

毋丘儉眼神一縮,閉緊了嘴巴。

魏霸說得沒錯,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烏桓人。烏桓人遵從草原上的規矩,信奉強者,當年之所以屈服於曹魏,就是因為白狼山一戰,蹋頓被打得大敗,烏桓人被打怕了,打服了,從此烏桓騎兵成為曹操手中的利器。現在魏霸以百餘騎大破六百騎,還生擒了他這個主將,烏桓人會怎麼想?就算他們不會就此屈服於魏霸,恐怕也不敢輕易和魏霸對抗了。

似乎看出了毋丘儉的擔心,魏霸又抖了抖大氅,壞笑道:「知道這個是什麼嗎?」

毋丘儉借著火光,定睛一看,這才發現魏霸的大氅一角著一隻白狼。他驚訝的看著魏霸,想起了魏霸神將的威名。當年魏霸入武陵,就是憑藉裝神弄鬼的本事收服了五溪蠻,現在他又故技重施,要來收服烏桓人?

白狼聖山,白狼,和狼很相似的盤瓠,再加上魏霸那近乎神跡的戰績,信奉狼,自稱是狼的子孫的烏桓人會怎麼想?

毋丘儉倒吸一口冷氣,片刻之後,又苦笑道:「原來這裡是你選定的戰場,那個細作,也是你派出去的吧?」

「當然了。」魏霸嘿嘿一笑:「我可是誠心誠意的邀請你來的,沒有你,就沒這麼震撼。」

毋丘儉極力裝出一副很平靜的樣子,問道:「可是,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在這裡伏擊你?我如果已經撤走了,你豈不是白忙一場?」

「不得不說,的確有這個可能。」魏霸點點頭道:「不瞞你說,其實我最初的目標不是你,而是公孫淵。只是你跟來了,我就不妨試一試。你不來也沒關係,就當是來打獵,區別不過是收穫大小罷了。」

魏霸指指毋丘儉,嘴角一挑:「很顯然,我運氣不錯。」

毋丘儉沉默片刻,又問道:「你讓人去野狼谷,就是看我還在不在?」

「我希望能把主動權控制在手中,這樣才更有把握。不讓你急急忙忙的趕來,我怎麼能這麼輕鬆的取勝?」魏霸點點頭,又搖搖頭道:「還有,萬一你的人馬太多,風險太大,我也好不戰而走,逃之夭夭。」

毋丘儉苦笑著搖搖頭。

魏霸頓了頓,又道:「你也不要自責,不管你上不上當,我的實力是明擺的。只不過是早一點還是遲一點亮出來而已。我想,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天命已經不在曹家了。他們怎麼吃進去的,還得怎麼吐出來。吳國就是現成的例子,孫權就是曹睿的榜樣。他要是識時務,去帝號,稱臣,退出洛陽,也許還能保留一個王爵,祖宗得以血食。如果不識時務,那就不要怪別人,我們一樣會進洛陽,而曹家則免不了要釘在恥辱柱上。」

他看著毋丘儉,淡淡一笑:「我希望你能給曹睿帶個話,談判吧。」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97章擒賊先擒王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99章月夜白狼(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