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86章今非昔比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2日 02:43 [字數] 34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喧囂的戰場慢慢平息下來,張合慢慢的搓著手指,輕聲說道:「收兵1

傳令兵愣了一下,懷疑自己沒有聽清張合的話,怎麼還沒戰至正午就收兵了,這仗結束得也太快了吧?可是他見張合沒有再改的意思,知道自己沒有聽錯,連忙將命令傳了出去。

低緩的戰鼓聲在戰場上空回蕩,正在陣前指揮攻城的田復愕然半晌,卻沒有半點懷疑,立刻安排撤退。他親自殿後,緩緩撤出戰常

殺得正來勁的丁奉看著慢慢遠去的魏軍,悵然若失。

城頭的周胤眉頭緊皺,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撐在城垛上,臉色有些難看。過了良久,他長嘆一聲:「唉,久戰成妖,古人誠不我欺1

「什麼叫久戰成妖?」當丁奉回到城裡,再一次聽周胤說起這句話的時候,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是家母告訴我的一句話,說是家父當年曾經說過的。」周胤苦笑著,揉著眉頭道:「據說有些將領征戰久了,有一股妖氣,能從常人感覺不到的蛛絲馬跡中察覺到危險。到了那一步,就沒什麼人能傷到他,除了對方的道行比他還高。」

丁奉想了想,搖搖頭道:「這不是什麼妖,我聽少主說過,這叫第六感,五官以外的第六種感覺。」

「第六感?」這次輪到周胤好奇了。

丁奉把從魏霸那兒聽來的說法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少主說,第六感其實並不神奇,西方有佛,也就是我們說的浮屠,他們說還有第七感,第八感什麼的,只是很少有人能做得到罷了。靜坐有利於開發這些功能。」

周胤頓時來了精神。「靜坐?坐坐就能有這樣的功夫?少主是不是經常靜坐,所以才能這麼神?」

「靜坐哪是坐著這麼簡單。」丁奉撲哧笑了一聲,想了想,又說道:「其實,好象也就是坐著那麼簡單,要不怎麼說大道至簡至易,又說大道知易行難呢。」

「我問你少主是不是經常靜坐。」周胤有些急了,「你自己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

丁奉這才注意到周胤也不自然的稱魏霸為少主,不免有些奇怪。「哦,是的,少主經常靜坐。不對,不是經常,是堅持。他每天都要靜坐至少半個時辰,沒事的話,要坐夠一個時辰。」

「那我也要試試。」周胤笑了起來:「說不定這就是他能打敗我的秘訣呢。」

……

「我覺得彭城不易攻,所以不攻。」張合很簡單的說出了自己的擔心。「魏霸從出道以來就沒有騎兵,卻經常與我軍作戰。周胤原本是吳將,他也應該知道我軍的實力如何。他依然敢輕軍突進,必然做好了準備,而且是守城的準備。在城外築矮牆,應該只是戰術之一。如今他們的連弩車、霹靂車都沒有出現,僅是這個新戰術,就已經足夠讓我驚訝,又何必再戰。錦江,你在前面,應該看得最清楚。」

田復略作思索,贊同的點了點頭:「不錯,那道矮牆,以及矮牆前的陣地能夠直接殺傷我軍,我軍攻城的將士不僅前進受阻,還要顧及頭頂的冷箭,每前進一步都非常艱難,十成戰力,最多只能發揮出五成。一旦被圍,更是成了城頭箭手的活靶子。」

田復把陣前的形勢一說,眾人都明白了。他們看到的只是看到的,而張合卻看到了許多還沒有出現在戰場上的東西。周胤既然敢來取彭城,自然是做好了長期堅守的準備,否則不論他有什麼辦法,出城野戰都不是魏軍的對手。魏霸最擅長的就是機械之術,他打造的霹靂車、連弩車以及烈火彈,都是天下聞名的守城利器,可現在周胤都沒用,這隻能說明,周胤對這個矮牆戰術很有信心,或者說,他要先試驗一下新戰術,不想把所有的利器一下子都拿出來。

這個人雖然年輕,可是並不魯莽,如果因為他突然殺到彭城就認為他是一個魯莽的人,那就中他的計了。

張合的謹慎非常有必要。

「那接下來,我們如何作戰?」田復雖然明白了張合的擔心,卻捨不得就此放過周胤。「彭城乃東部要地,周胤、丁奉都是魏霸麾下的親信將領,如果能將他們困在彭城,魏霸至少損失一半戰力。」

「攻城不易,我們圍城。」張合擺了擺手:「困住周胤、丁奉,我們就等於鎖住了魏霸的一隻手。至於攻城嘛,我們力量不足,還是等大將軍的主力來。」

「那我們呢?」

「我們批虛搗亢,也來個千里奔襲。」張合輕笑一聲:「錦江,給你一個任務。」

「喏。」

……

張合僅僅攻了半天城,就停止了攻擊,他除了派騎兵在彭城的東側、北側巡邏監視之外,就是安排將士們砍伐樹木,打造攻城器械。他在彭城的護城河外築牆,擺出了圍困彭城的架勢。周胤、丁奉雖然兵精糧足,可是面對張合的這套戰法,也有些哭笑不得。之前的所有準備都落了空,現在,他們只能看誰耗得過誰了。

然而張合併沒有閑著,他率領步卒圍困彭城的時候,派田復和張雄率領五千精騎,迅速向東挺進,輕而易守的攻克了下邳,然後掉頭南下,一路殺奔廣陵。周胤和丁奉把精銳都帶到了彭城,剩下的人馬根本不足以抵擋這五千精騎,一聽說魏軍殺來了,有的緊閉城門,有的乾脆望風而逃。

田復二人幾乎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勢如破竹的殺到了廣陵,然後掉頭西進,兵鋒進指壽春。

壽春守將是吳將朱然。得知魏軍騎兵入境,朱然不敢怠慢,一面組織防守,一面派人急報武昌的孫權。朱然雖然也有幾百親衛騎,但這是他的保命手段,不能用來和魏軍對攻,所以在魏軍的優勢騎兵面前,他的斥候活動範圍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他根本不知道在這五千魏軍騎兵的身後還有多少魏軍步卒,只能以通常的習慣來估計,五千騎兵的身後應該有三到五萬的步卒主力。

這可是在奪回壽春的意思埃

他根本不知道,他面對的只有五千魏軍騎兵。

田復和張雄兩人,帶著五千精騎,成功的造成了魏軍向東南方向大舉出兵的假相,並且把這個假相傳到了孫權耳中。

……

接到朱然送來的緊急軍報,孫權的眉角不經意的跳了兩下。

胡綜站在一旁,屏住了呼吸。

作為孫權的親信之臣,他知道魏國使者到武昌來了,也知道孫權的心裡在想什麼。向蜀漢稱臣,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低頭那麼簡單,諸葛亮和魏霸一老一少,一文一武,或優雅,或野蠻的在搶奪吳國的資源。不管他們口頭上怎麼保證,吳國都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吳國,他已經淪落為蜀漢朝廷的一個附庸,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將越來越虛弱,越來越沒有還手之力。

孫權怎麼可能甘心,就算最後要亡國,他也不會甘心就此認輸。

這也不代表他就願意和魏國結盟,他要考慮這麼做的風險和收益——風險是不是承受得起,收益是不是夠大。

收益有限,但是風險無限。首先諸葛亮是個以謹慎出名的人,這個局面會不會是他早有預料的結果,只是借曹睿、孫權的手來達到他的目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兔死狗烹的結果在所難免。其實魏霸也是個非常陰險的人,要想在他背後插一刀,究竟有多少可能,如果是他放下的一個誘餌,只是為了有一個對吳國動手的借口,那就是惹火燒身了。

魏霸人雖然在東海,主力卻在荊州,荊州不僅有他的父親魏延、兄長魏風駐紮在南郡、襄陽,還有親信靳東流、鄧艾駐紮在長沙、桂陽,一旦沒能搞死魏霸,讓魏霸反咬一口,那吳國就只有滅國一條路。

從這一點上來說,配合魏國是非常不合算的,因為魏霸本人在東海,除非他自己上岸與魏軍交戰,否則曹睿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抓住他,殺死他,只要殺不死他,不管多大的勝利,都不是最後的勝利。

風險很大,非常大。

從胡綜本人的角度來說,他不贊成孫權冒險。按照目前的形勢走下去,吳國雖然完了,孫家也沒什麼戲了,可是對他來說卻有著無限的可能。在這種時候,他沒必要跟著孫權犯傻。

但是他不能說,在孫權做決定之前,他不能輕易開口,否則名聲就壞了。

孫權把目光轉向了胡綜:「偉則,奈何?」

胡綜佯裝不解:「大王,魏軍入境,自然是發兵抵擋,同時告知朝廷,請陛下調兵遣將。」

孫權的眉頭慢慢的皺了起來。他聽懂了胡綜的意思,知道胡綜在裝聾作啞,不願意再像以前一樣與他共進退。

「偉則言之有理,就由你來草擬上報成擄傘!彼鍶諏稅諦渥櫻示意胡綜退下。

胡綜暗自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躬身施了一禮,退了下去。他走得很快,幾乎是逃。

孫權看著胡綜消失在殿外,輕嘆一聲:「今非昔比,故人不再,公瑾、子敬輩,可遇不可求埃」他回到案后,提起筆,親自給陸遜寫了一封信。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85章戰彭城(第四更,求保底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87章失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