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80章山雨欲來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31日 01:02 [字數] 35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王凌、田豫沒有強悍的水師,無法入海與魏霸作戰,卻不代表他們是瞎子。.魏霸在海島上建立基地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他們的耳中。

將魏霸的基地在地圖上標識出來后,田豫不由自主的看了田復一眼。正如田復說的那樣,從已知的這幾個海島的位置來看,魏霸的目標絕不僅僅是東萊的那幾個縣那麼簡單,他很可能想順勢將青州收入囊中。青州像一把尖刀,插入大海之中,就算北海以西的刀柄和大陸連在了一起,不易攻取,北海以東的刀身也有可能成為魏霸攻取的目標。

王凌有大軍近兩萬人,再加上田豫的三千騎兵,按說即使魏霸有三萬步卒,他們也無須緊張,可是他們深知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普通的將領。這個人從出道以來就是一個傳奇,哪怕他手上只有一萬人,也不能小覷,否則自己就有可能成為他功勞簿上的下一個名字。

更何況王凌除了防守青州以外,還要防守徐州、兗州,掩護洛陽的左翼,一旦被魏霸突破,冀州就危險了。

王凌不敢怠慢,他接受了王基的建議,一面向朝廷報警,一面召集青州世家鄉紳,威逼利誘,要他們出人出錢,幫助朝廷打贏這一仗。這在百姓中引起了不小的搔亂,人的名,樹的影,原本和他們沒什麼關係的魏霸一下子成了他們談論的中心,甚至可以當成治小兒夜啼的良藥。

……

泰山郡南城縣,羊家。

十四歲的羊祜拿著一部書,快步走進了姊姊羊徽瑜住的小院。正在窗前寫字的羊徽瑜看了他一眼,抿唇一笑:「又得了什麼好東西,來獻寶了?」

「你猜猜。」羊祜得意的笑道。

「一部書?」羊徽瑜放下筆,打量著羊祜手中的書,長長的眼睫毛閃了閃:「從模樣來看,不是老書,而從裝幀來看,又不是我齊魯的樣式,外地來的?」

「嗯,很遠。」

「能入我弟弟的眼,想來不是等閑之作。」羊徽瑜仔細的想了想,笑道:「莫非是吳地大儒的新作?」

「這可不是什麼大儒的新作,而是一本閑書。」羊祜哈哈大笑,將書遞到羊徽瑜面前。羊徽瑜接過來看了一眼,不由得有些詫異:「是地理書?」

「算是吧,不過不是我中原的地理,而是西域的地理。」羊祜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戲謔的看著羊徽瑜:「姊姊,你還是先把書給我吧,我怕你把書給撕了。」

「為什麼?」羊徽瑜將書抱在懷裡,不解的問道。

「因為這本書的作者就是多次打敗你未來夫婿的那個人。」

羊徽瑜吃了一驚,再次看了一眼封面:「魏霸?」

「嗯,這就是樓船之會的記載。」羊祜伸手拿過書,笑道:「我早就聽說有這麼一本書,多方尋找,一直沒找到,沒想到今天有人送上門來了。我趁大兄不留意,把書先偷了來。」

「沒想到我弟弟今天做了偷兒。」羊徽瑜掩唇笑了起來,走到羊祜面前,一伸手,把書抽了過去,轉身避開,道:「我先看看。」

「你不生氣?」

「我生什麼氣。」羊徽瑜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男人之間的勝負,與我們女子有什麼關係。再說了,我還沒有進司馬家的門,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羊祜抹了抹嘴,沒有再說什麼。他知道姊姊不喜歡司馬師,這門親事並不是她中意的,只是她沒有辦法推辭罷了。司馬師的確有才,又是河內大族,如今的大將軍長子,將來位高權重,自不待言。可是司馬師的薄情寡恩也是有目共睹的。為了得到文帝朝的重臣吳質的幫助,他娶了吳質的女兒,吳質一死,他又對吳氏惡語相向,終於在不久前休了吳氏,又通過辛家向羊家提親。

「姊姊,你知道今天來的客人是誰么?」

「誰?」

「多年前東海郡的一個鉅賈。」羊祜嘿嘿一笑:「雖然他多方掩飾,可是我只聽了幾句,就聽出他的來歷了。」

羊徽瑜眉頭輕挑,沉吟片刻:「麋家的人?麋芳?」

羊祜用力的點了點頭,有些沮喪:「姊姊,你怎麼知道是麋芳?」

「多年前成名的鉅賈,又是東海郡人,我想不出除了麋家兄弟還能有誰。麋竺已經死了,剩下的自然只有麋芳。」

羊祜恍然大悟:「原來我已經謎底全透給你啦。」

「自作聰明。」羊徽瑜笑了笑,轉到一旁百~萬\小!說去了。

前院,羊發送走了麋芳,皺著眉,想了一會,轉身進了後院,求見繼母蔡氏。

蔡氏是大學者蔡邕的女兒,蔡琰的妹妹。羊發的生母是孔融的女兒,病死之後,他的父親羊才娶了蔡氏為妻。蔡氏除了生了羊徽瑜和羊祜之外,還有一個孩子叫羊承。有一次,羊發和羊承一起生病,蔡氏照顧不過來,就一心一意的照顧羊發,把羊承交給僕人照顧,結果羊發好了,羊承死了。雖說這和誰照顧沒多大關係,但是羊發卻感受到了蔡氏的關愛,從此把蔡氏當成生母一樣對待,有什麼事,他都會向蔡氏彙報。

上了堂,羊發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母親。」

「客人走了?」蔡氏抬起頭,露出慈祥的笑容:「看你的臉色,這個客人大有來頭?」

「嗯,他是東海朐縣的麋芳,現在是逆蜀車騎將軍魏霸的部下。」

蔡氏眉頭輕挑,她還沒到六十歲,但是年輕的時候受過大苦,身體不太好,眉毛已經脫落得很稀疏了。她又不喜歡畫眉,所以眉毛看起來很淡,皺眉的時候,眼角的皺紋都比眉毛清晰。

過了一會兒,蔡氏淡淡的說道:「麋芳這樣的人登門,你又何必接待他,豈不是自找麻煩。」

「孩子當時不知。」羊發低聲道:「不過,此人說了幾句話,倒是頗有見地。」

「不祥之人,能有什麼見地可言。」蔡氏冷笑了一聲。

羊發舔了舔嘴唇,又道:「阿母聽說了月前臨淄大市的消息么?」

蔡氏一愣,放下了手中的針線,兩眼炯炯有神:「那是他的手筆?」

「不是,是他的侄兒麋威的手筆。」羊發道:「麋威一直在為魏霸奔走,魏霸派水師奇襲吳郡時,就是麋威從中調度的糧草輜重。」

「這麼說來,麋子仲倒是後繼有人。」蔡氏不由自主的吸了一口氣:「兵馬未動,經濟先行,魏霸軟硬兼施,手段的確高明,難怪他如此年輕就身居高位。」

「母親,魏霸知人善用,才是最可怕的。」

蔡氏微微頜首。幾天前,蔡家在臨淄經商的支族回來,報告了一個消息,臨淄大市經歷了一場外界知之甚少的商戰,有一個神秘鉅賈,輕而易舉的從臨淄大市購走了大量的糧食、豬牛羊等物資,搶在刺史府下令之前脫身而去,手段高明得讓人咋舌,至今不知是何方神聖。

這個消息在世家大戶中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原因很簡單,每一個家族都會有生意,這是他們財富的主要來源之一,有這樣的鉅賈出現,他們如果不小心一點,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對方的獵物。

丈夫羊不在家,長子羊發就是家裡撐門面的人物,而蔡氏就是真正主掌門戶的人,她不能不對這樣的消息予以重視。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批評羊發剛才不應該接待麋芳。現在聽到這個消息,她意識到羊發有不得已的苦衷。麋家也許不可怕,可是他們的背後有魏霸,魏霸就在東海,正準備攻打青徐,一旦開戰,羊家必然要受到波及。

在勝負未卜的情況下,與雙方都保持聯繫,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羊發的決定並沒有錯。

「你做得很好。」蔡氏鄭重的說道:「但是,一定要做得隱秘,千萬不能讓人抓住證據。」

「喏,我明白了。」羊發躬身施了一禮,伸手在袖子里撈了撈,卻什麼也沒掏出來。他想了想,忍不住笑了一聲:「叔子現在是越來越淘氣了。」

……

魏霸坐在沙盤前,看著法邈帶著一幫軍謀在做沙盤的最後修整工作,眼神沉靜。

早在他還沒有去成都之前,他就讓麋威帶著人偵察青州、遼東的地形,經過大半年的準備,成果馬上就要顯現在他的面前,他卻沒什麼激動的,相反有些失落。

他知道麋威等人很努力,工作做得很細緻,但是他們的足跡還沒有跨出先人的足跡。這樣的地圖,洛陽其實已經有了,或者說,曾經有過。漢人的地圖繪製技術曾經達到過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可惜,這些技藝和地圖一起毀在戰亂中了。

戰爭,是技術的催化劑,同時也是文明的摧毀劑。他費了那麼多心思,想把國人的目光引向更廣闊的天地,可惜那些都太遙遠,他現在還要向曾經的同族舉起戰刀。揚帆四海,仍然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至少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都沒什麼可能。中原沒有統一之前,他的腳步不可能走遠,就連近在咫尺的那個島國都沒有能力去征服,更何況萬里之外的歐洲、美洲。

放眼世界,立足當下,這是他目前唯一能用來安慰自己的話。儘可能的縮短中原戰亂的時間,為華夏文明保存一點元氣,這是他目前能做到的。至於將華夏文明推廣至更遠處,只能有待來者了。

「將軍,沙盤準備好了。」一個軍謀走了過來,雖然極力掩飾,眼神中還是透出些許驕傲。

魏霸暗自嘆息,連朝鮮半島都沒有,更別提曰本列島,又有什麼好得意的呢……

(快捷鍵:←)霸蜀 第879章麋家回來了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最後24小時,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