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78章急先鋒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30日 11:23 [字數] 34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東萊郡不其縣,王凌站在城牆上,看著天邊,沉默不語。

他的心情不太好。

這幾年的戰事一直不順利,朝廷丟了關中,又連續用兵,戰馬資源損耗太大,為了保證禁軍和并州戰區的戰馬供應,青徐等地只能放在一邊。沒有了戰馬優勢,在與孫韶的戰鬥中,他節節敗退。徐州丟失大半,豫州全失,他這個揚州戰區的最高將領現在只能把防線收縮到青州來了,真是讓人無語。

花甲之年,被一個後輩打得灰頭土臉,心裡著實不是滋味。現在,魏霸屯兵廣陵,有意北上,朝廷又派田豫馳援,顯然是知道他沒有足夠數量的騎兵,抵擋不住魏霸的襲擊,這才調田豫前來。

這讓他心裡更不舒服,禁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阿爹,你今天嘆的氣也未免太多了些吧。」王凌的兒子王廣忍不住說了一句。王廣原本在洛陽做尚書,這次天子給王凌傳詔,特地讓他來了。大概也是想利用父子之情,讓王凌好接受一點。

「公淵,你不知道埃」王凌拍打著城垛:「為父征戰一生,沒想到老來晚景凄涼。現在只不過是魏霸有意取營州立威,朝廷就要派田豫馳援,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擺埃」

王廣搖搖頭:「阿爹,你太輕敵了。由此可見,朝廷派田將軍來支援你是非常必要的。」

「輕敵?」王凌眉毛一掀,有些不快。他年輕的時候因為被叔父王允的事牽連,得子晚,三十歲以後才有兒子,每個兒子都是人才,難免有些寵溺,搞得有些父不父。子不子的,連最講禮的王廣居然當面指責他輕敵。

「阿爹,你可不能因為魏霸年輕就輕視他。」王廣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口氣不對。連忙緩和了語氣,輕聲細語的解釋道:「你想想魏霸的戰功是怎麼來的?新城之戰。他擊敗了當時的驃騎將軍,現在的大將軍,關中之戰,他擋住了大將軍曹子丹的步伐,奪走了關中。襄陽之戰,他擊敗了陛下的親軍。入武陵,他打敗了吳國最著名的戰將陸遜。和李嚴出南陽。他再次擊敗大將軍。他的對手哪一次是弱者?」

王凌皺了皺眉,不知道怎麼反駁王廣。王廣說得沒錯,魏霸的幾個對手都是天下著名的將領,可是他一路踩著他們走了過來。足以證明魏霸的能力非同小可。

「可是,他初到廣陵,實力有限。」王凌側過頭,斜睨著王廣。「莫非他現在就能發動攻擊?再說了,他也沒有騎兵埃」

「魏霸沒有騎兵。可是他有戰船,我們不能下海追擊,他卻可以沿岸襲擊,防不勝防。有騎兵支援策應,終究比步卒好一些的。」

王凌輕嘆一聲。他何嘗不懂這個道理,只是他覺得這些騎兵應該由他來統一指揮,派個田豫來算什麼?他和田豫的交情很一般,配合起來未必能得心應手埃

「可惜,你姑父不肯出山,要不然的話,他來多好埃」

王廣沒有接話。他的姑父就是郭淮。郭淮在隴右戰敗,逃歸故里之後,閉門讀書,不肯再擔任軍職,竟似要以此終老的意思。這讓朝廷非常不滿意,現在就算他想復出也沒機會了。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以郭淮的能力,現在不會比田豫差。

當然了,郭淮就算出仕,朝廷也不可能派他到青州來。有親戚關係的人不能在一起做官,這是不成文的規定。

王凌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他這麼說,不過是感慨而已。

父子倆人一邊說著,一邊沿著城牆向前走,別駕王基迎面走來,步履匆忙,神情嚴肅。王凌看了一眼,頓時心裡一緊。王基很少會出現這種表情,一旦出現這樣的表情,通常說明他遇到了棘手的事。

「伯輿,怎麼了?」

「使君,布市的生絲價格連續十天上漲,已經漲到了原先的兩倍。」王基一邊說著,一邊將一份清單遞給王凌。王凌看了一眼,頓時眉頭緊皺:「這是有人在大量收購生絲?」

「使君明鑒,不僅有人在大量收購生絲,而且有人在收購成品,特別是那些高檔成品。」

王凌不敢怠慢,就站在城牆邊,仔細的看了起來。兗州的襄邑失守之後,青州就成了朝廷絲織用的主要供應地,重臣們的官服,宮裡的服飾,每年都需要大量的絲織品。如果有人大量收購原料和成品,必然導致宮中用度不足,當然也會嚴重影響天子對他的觀感。連這個都供應不上,那還能做什麼事。

宮裡的服飾由工官生產,不在市場上流通,可是生絲卻是從市場上採購來的,而且一旦外面的價格高漲,自然會有人想辦法把生絲賣給那些價格高的,這也會影響工官的產量。就算工官一點影響也沒有,外面市場上的價格波動,也會影響到朝中重臣們的錢苞,同樣會傳到天子的耳朵中去。

「這麼高的價格,還有利可圖么?」王凌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生絲的價格居然在十天內升到了兩倍,還在繼續不斷的上漲,這太不尋常了。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王基也狐疑不已,「數量巨大,看起來不像是某些富商在囤積。」

王凌沉吟片刻:「是僅僅東萊如此,還是其他郡也如此?」

王基苦笑一聲:「東萊是青州諸郡中微不足道的一郡,東萊都出現了這麼大的動靜,齊國、濟南等地又怎麼能太平。使君這些天忙于軍事,對經濟民生著意不多,想來前幾日的公文還沒來得及看。」

王凌尷尬的笑了笑。他這兩天心煩意亂,一面要巡視沿海各縣的防務,一面又暗自感傷,王基送來的那些公文,他的確沒有細看。不過,正如王基如說,以這麼高的價格收購這麼多的生絲和織品,需要大量的錢財,是什麼人花這麼大的血本,使出這麼大的手筆?

一直在旁邊聽著的王廣忽然插了一句嘴:「不會是魏霸的人在興風作浪吧?」

「魏霸?」王凌和王基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把目光轉向王廣。

王廣咳嗽一聲:「你們知道三個月前,魏霸在成都的巨艦之會嗎?」

王凌和王基同時搖了搖頭,他們沒有這樣的渠道得到遠在成都的消息。

王廣把聽到的消息大致說了一遍,最後說道:「魏霸以征伐海外為由,收取人心。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用兵海外基本只能停留在紙面上,可是與海外通商卻是切實可行的辦法。交州這些年實力暴漲,和海外貿易有很大關係,據說諸葛亮在關中的時候,也曾經大量收購生絲,建造作坊,有意重開西域,將絲綢外銷。這麼多的上等絲綢,除了外銷之外,還有什麼渠道能夠獲取如此高額的利潤,以至於能價格提到兩倍以上還有利可圖?」

王凌大吃一驚。如果只是某些商賈為了獲取更高的利潤而哄抬物價,那事情還不至於失控,如果這是魏霸使用的經濟攻勢,那就不能掉以輕心了。打仗打到最後就是打的錢,錢被魏霸賺走了,那還打什麼,不僅是皇帝、大臣沒衣服穿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錢發軍餉的問題。

王基的臉色更難看,他急急的說道:「使君,最可怕的不是生絲,而是糧食,若有人……」

不等王基說完,王凌的臉色就變了。

……

臨淄,一個不起眼的小院里,化名鹿岱的麋威翻看著帳本。他微微一笑,伸手將帳本合上。

「從今天日起,大量拋售收購來的生絲、織品,全力收購糧食。不管是什麼糧,米麥粟豆,牛羊豬狗雞鴨鵝,只要能吃,一律高價收購。熟鐵生漆,牛皮銅釘,有多少要多少。」

幾個商人模樣的手下起身,齊聲應喏。

「通知諸葛將軍,讓他準備接貨。」麋威撫著頜下的短須,得意的笑了笑:「聽說那個王基是個人才,我可不能大意,要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將貨送出去,將軍可等著這些大用呢。」

一個精幹的隨從應了一起,起身走了出去。

麋威輕鬆寫意,隻言片語之間就把事情安排了下去。他是東海人,但是出生在成都,對這裡並不熟,不過上次為了接應隱蕃的家屬去交州,他已經來過一趟青州。以他的習慣,到哪裡都會留心三分,隨手撒幾顆種子。魏霸把經濟戰攻佔青州的任務一交給他,他就啟動了那些撒下的種子,控制了臨淄的市場,在短短几天內攪亂了臨淄的物價。

他不帶兵打仗,可是他指揮這些手下,控制市場走勢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就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名將。比起叔叔麋芳和諸葛直,他才是魏霸真正的先鋒。

不經意之間,臨淄的幾個市場同時湧起一陣暗流。布絲有人開始拋售生絲、織品,經過幾天的大量收購,生絲、織品早就是有價無市,一看到有人出貨,立刻撲上來無數的買家,幾乎是不講價,轉眼間就銷售一空。

與此同時,米市、禽市、金市則出現了不少來歷不明的商賈,大量收購糧食、家禽、家畜以及銅鐵皮漆等物資。

五天後,當王凌的命令到達臨淄時,麋威已經撤出了臨淄城,登上了諸葛直的戰船。

(快捷鍵:←)霸蜀 第877章聲東擊西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79章麋家回來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