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68章眼界與胸懷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6日 05:11 [字數] 38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約五百多年前,西方有一位年輕的英雄,二十歲登基,成為一個叫馬其頓的小國之王。他先是擊敗了數倍於已的波斯帝國,挽就了王國的命運,又經過十多年的戰鬥,建立了一個橫跨萬里的大帝國。

他的名字叫亞歷山大。

……

在一千年以前,大約在商朝本期的時候,西方出現了一個小國叫羅馬,它的疆域很小,只有羅馬一座城,和商朝的一個城邦差不多。經過幾百年,幾十代人的發展,大約在我大漢昭宣前後,它由一個小城變成一個強盛的帝國,將一片海變成自己的內海。

那片海,就是甘英看到的海。

那個帝國,就是我們大漢人聽說過的大秦。

……

在亞歷山大之後百餘年,大約在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時候,當羅馬帝國稱雄於世的時候,西方另一個小國出現了一個英雄,為報國恥,他從小立誓與強大的羅馬帝國為敵。三十歲時,他率領十萬大軍翻越大山,侵入羅馬帝國,歷時數年,轉戰萬里,打得強大的羅馬帝國只能堅壁清野,困守孤城。

……

魏霸不是文科生,對這些歷史一知半解,有不少內容還是到了交州之後才收集起來的,並不成系統,有很多細節也不準確,但是他的目的卻圓滿的完成了。

當他端起一杯水一飲而盡,以一聲舒暢的嘆息做為結語的時候,甲板上鴉雀無聲。可是各人臉上的表情非常豐富。

在這些精英面前,魏霸為他們打開了一扇窗。每個人都能從其中找到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譙周等儒生們發現自己讀了那麼多書,還是很無知,居然對這樣的一片天地一無所知。君子以不知以為恥,無知是他們最不能接受的羞辱。他們一直以為大漢就是天下,現在才知道大漢不過是天下的一部分,充其量只能說是比較重要的一部分,甚至不能說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在大漢之外,還有一個跨度達千年之久。建國時間幾乎和周朝相近,延綿至今的大帝國,而在這個帝國之前,還有幾個超乎想象的大帝國,甚至可以追溯到傳說中的三皇五帝時代。

趙雲、魏延等武人則為亞歷山大、漢尼拔等人的遠征驚嘆不已。與他們的征程相比,大漢境內的這些戰事又算得了什麼?正如魏霸所說,只有陳湯、甘延壽在西域的戰事勉強可以比擬。陳湯在西域斬殺郅都。留下了「犯強者漢,雖遠必誅」的豪言壯語,讓後人景仰不已,那亞歷山大這樣的英雄又當是如何的豪氣干雲?

劉禪在驚訝的同時,又有些慚愧。魏霸一開始就說,我要講一個與陛下年歲相當的西方英雄的故事。等他聽完這個故事,他簡直慚愧得無地自容。亞歷山大二十歲登基,在位十三年,就建立了一個萬里疆域的大帝國。我呢,只知道在成都城裡鬼混。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更別提親自征戰了。跟那個亞歷山大一比。我就是個渣埃

諸葛恪和顧譚相顧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嘆了一口氣。他們到成都來的目的不僅是輔助孫登,更有和這位橫空出世的名將一較高下,可是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魏霸說的這些,他們聞所未聞。他們的眼界只在江東,而魏霸的眼光卻是天下,雙方的眼界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諸葛誕心中震撼不已,暗自慶幸自己的選擇沒有錯。他和魏霸相處了這麼久,一直覺得魏霸與眾不同,卻不知道究竟哪兒不同。現在他知道了,魏霸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他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居高臨下,高屋建瓴,這才能勢如破竹,一往無前,才能出人意表,為人所不能為。跟著這樣的人征戰天下,功名富貴,何足道哉,都是理所當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卻沒有人懷疑魏霸的真偽,因為魏霸開始的時候就說了,你們可以去胡市打聽,問那些胡人是否屬實,也可以出海遊歷,我可以資助一切費用。如果他說謊,他敢這麼說么?就算出海比較麻煩,到胡市打聽一下不是難事吧。

所有人都震驚了,在他們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魏霸將一個嶄新的世界推到他們面前。他們都以為魏霸要說的天下就是他們理解的天下,就是怎麼北伐中原,興復漢室,他們誰也沒想到魏霸心中的天下是如此的廣闊,根本不是大漢所能囊括的。

諸葛亮沉吟不語,他現在感觸最深的倒不是魏霸講的那些故事,而是新式桌椅的妙處。有高高的椅背靠著,他覺得舒服了許多,坐了這麼久,他還能堅持得祝對魏霸的故事,他想到的更多,只是此時此刻,他卻不能說。

李嚴眼神閃爍,打量著那些人的臉色,也觀察著魏霸的表情。魏霸講了這麼多,是想表明他自己志不在大漢疆域以內么?不錯,看起來的確是這麼回事,他的強項不是步卒,而是水師,現在他掌握著天下最強悍的水師,沒有人能和他競爭,他可以不在乎大漢的疆域,他可以遠征海外,開拓自己的帝國,可是我呢?我除了去關中,還能去哪裡?他可以不在乎大漢的疆域,我卻只有這些空間埃

魏霸這是想幹什麼,想置身事外,避免與諸葛亮繼續發生衝突?他要讓我一個人面對諸葛亮么?

諸葛瞻趴在欄杆上,看著下面甲板上的魏霸,喃喃的說道:「阿母,他好大的野心哦。」

黃月英摸摸諸葛瞻的頭,沉吟不語。她看向背對她而坐的諸葛亮,注意到的卻是諸葛亮靠在椅背上,扶手上的兩隻手緊緊的抓住撫手。她意識到,諸葛亮疲倦了。如果不是椅背靠著,他大概已經癱軟在地。

黃月英沖著諸葛均使了個眼色。諸葛均身為長水校尉,自然有資格列席這樣的會議,而他和黃月英一樣,最關心的是諸葛亮的身體,雖然站在遠處,卻不時用眼神和黃月英保持聯繫。接到黃月英的暗示,他立刻走到諸葛亮的面前。俯下身子,輕聲問道:「兄長,休息片刻吧?」

劉禪這才注意到諸葛亮的臉色不太好,連忙說道:「相父,你先休息一下吧。」

「不,老臣沒事,老臣……」諸葛亮有氣無力的擺擺手。他確實堅持不住了,但是他不能走。因為接下來的討論非常重要,他要摸清魏霸真正的用意。

魏霸走了過來,打量著諸葛亮的臉色,笑了一聲:「陛下,丞相想來還沒聽夠。捨不得走。無妨,只要陛下不介意,我讓人抬一個躺椅來,讓丞相躺著聽便是了。」

劉禪連聲贊好。魏霸讓人把他常用的那個躺椅抬了過來,趙雲和魏延一左一右。將諸葛亮抬了上去。躺了下來,放鬆了身子。諸葛亮這才發出如釋重負的嘆息。

「子玉,多謝。」

魏霸微微一笑:「丞相,不用客氣,怎麼說,你也是前輩,尊老愛幼,我還是懂的。」

諸葛亮苦笑一聲,有些無語。魏霸是說話帶刺帶習慣了,什麼時候都不忘刺激他一下。魏霸說這句話,尊老是假的,指責他不夠愛幼才是真的。

李嚴聽了,忍俊不禁:「魏子玉,你尊老,丞相也愛幼。當初若不是丞相力主讓你入武陵,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可不能忘本埃」

魏霸躬身施禮:「多謝大將軍指點,我這不是正在報答丞相嘛。大將軍莫非覺得我有什麼不妥之處?還請大將軍指出來,我好改正埃」

李嚴撫著鬍鬚,皮裡陽秋的說道:「我覺得好沒用,要看丞相怎麼覺得。所謂如魚飲水,冷暖自知,若是丞相不喜,你做得再好也沒用埃這人跟人哪,有時候還真得看投緣不投緣。比如……」

「正方,你就不要再蠱惑子玉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他能不清楚?」

李嚴哈哈一笑:「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我反正是不太清楚。不過,丞相啊,要我說,子玉的脾氣雖然梗直了些,卻的確是個人才,一言一行,頗有見地埃像之前的兩封奏疏,如今已經人人傳閱,今天這一番高論,想必很快也會成為美談。不知丞相以為然否?」

諸葛亮無力的一笑,沉默片刻,又道:「子玉有巨艦,可以橫行大海,將我大漢邊疆拓至極札方,後生們如此豪氣,你也不能落後埃西域未平,羌亂未靖,你沒有興趣重新披掛上陣,再展雄風?與子玉一陸一海,一西一東,爭一爭長短?」

李嚴面色一寒。諸葛亮這句話可夠狠的,讓他去征西域,這是要把他從關中趕開,承擔魏延之前的任務埃我是堂堂的大將軍,去接魏延的任務,還和魏延的兒子爭長短?

「丞相,我倒是有心,可是無力埃不服老不行,我就不和子玉爭了,免得自取其辱。不過,我看你的門生薑維倒是有機會和他較量一番,要不轉姜維為西域長史,讓他步班定遠後塵,再收西域?」

魏霸含笑不語,看著諸葛亮和李嚴唇槍舌劍,明爭暗鬥。國家大事,什麼國家大事,皇帝在一旁看著,結果也許就在這兩人的隻言片語之間。李嚴想去關中,就要把姜維趕走,他和諸葛亮之間沒有緩和的可能。他們爭得不可開交,自己才有機會從中漁利,不管遼東之戰能不能成行,至少目前他不會成為眾矢之的,該得的利益一樣不會少,最多只是王爵的稱名可能還有點麻煩。

不過,與實際利益相比,稱王不稱王的,其實並不重要,悶聲大發財,等實力壯大了,什麼時候稱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大將軍,丞相,這件事也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說得清楚的,不如我們暫時休息一下,先喝點交州的純天然椰汗解解渴,然後再說,可好?」

諸葛亮求之不得,他現在渾身無力,的確沒有心情和李嚴爭論。

「如此甚好。」

李嚴深深的看了魏霸一眼,也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也好,嘗嘗交州來的奇異之物,開開眼界。」

魏霸哈哈一笑:「大將軍,你見多識廣,什麼沒見過,我這點新奇玩意,哪能入你的青眼。來吧,你就將就一下,先解解渴,休息片刻。待會兒,我還要和你討論一下天下形勢,看看如何部署戰事呢。」

李嚴心領神會,展顏而笑。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67章天下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69章我的地盤我做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