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60章此地無聲勝有聲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2日 11:27 [字數] 33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諸葛亮暈倒,原本肅穆莊重的朝會頓時亂成一團,再也沒有人聽魏霸說些什麼,丞相府的人一擁而至,將諸葛亮圍在中央,大呼小叫。

劉禪也從御座上蹦了起來,分開眾人,跑到諸葛亮面前,連聲叫道:「相父,相父……」喊了兩聲,又突然醒悟過來,大吼道:「太醫,太醫死哪兒去了?」

正往人群里擠的董允一聽,轉身就跑,剛跑出兩步,撲通一聲摔倒在地。劉禪氣得大罵:「你笨死算了。」說著,一手抄起諸葛亮的手臂,彎下腰,將諸葛亮背起來,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叫:「傳太醫,傳太醫礙…」

魏霸捧著奏疏,看著受驚的兔子一般的劉禪,目瞪口呆。

這貨原來這麼敏捷啊,以前還真沒看出來。

沒等他回過神來,魏延一個箭步竄到他的跟前,一手揪著他的衣袖,一手揮起拳頭,圓睜雙目,怒不可遏。魏霸一看大事不好,不等老爹抓實,轉身就跑。

「站住1魏延邁開大步,緊追不捨。

魏霸抱頭鼠竄,豕突狼奔。

關鍵時刻,大將軍李嚴攔住了魏延,笑容可掬的說道:「文長,這裡是朝堂,要教子,可以回家教去。在朝堂上毆打同僚,可不是什麼好名聲。」

魏延不耐煩的推開李嚴:「讓開,我打死這個豎子。」

李嚴不讓,依然滿面春風:「那文長是怕重新議功。不能再任車騎將軍而惱羞成怒嗎?」。

魏延一聽,勃然大怒,伸手從腰間扯下印綬,砸進李嚴的懷裡,大喝道:「我魏延豈是戀棧之人?大將軍太小看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想不明白,子玉何過之有,讓你如此憤怒?」

「何過之有?」魏延冷笑道:「他才多大的年紀,敢對丞相無禮……」

「文長1李嚴打斷了魏延的話,收起了笑容。嚴肅的說道:「首先。孔明現在不是丞相。其次,子玉的奏疏針對的是丞相府,而不是孔明本人。你一句話犯了兩個錯誤,如果再不改正。我要請御史轟你出去了。」

魏延一愣。這才回過神來。他被李嚴接連頂了幾句。卻無言以對,士氣大少,氣呼呼的扭頭就走。拂袖而去。

李嚴環顧四周,大殿上亂成一團,皇帝背著暈倒的諸葛亮跑了,丞相府的大員跟著走了,魏延走了,肇事者魏霸也不知去向,連馬謖都不知道哪兒去了,他滿心的歡喜,居然找不到一個可以訴說的人,未免有些鬱悶。

李嚴搖了搖頭,宣布散朝,這才趕去後宮見駕。他倒不是關心諸葛亮的身體,只是想看看諸葛亮受的打擊究竟有多重。

他一路走,一邊笑,每個毛孔都在笑。不過,當他一隻腳踏進溫涼殿大門,看到魏霸和劉禪對面而坐,而不久之前剛剛吐血暈倒的諸葛亮正坐在魏霸對面的時候,他的笑容頓時不翼而飛。

這是怎麼回事?

李嚴想抽身而走已經遲了,只得硬著頭皮,在三人的目光中走上殿,向劉禪行禮。劉禪的臉色不太自然,有些發白。他又向諸葛亮行禮,諸葛亮的臉色蒼白,有些疲倦。他最後看向魏霸,魏霸有些窘,有些無奈,投向李嚴的目光中有求助的意思。

丞相暈倒,皇帝落跑,老爹要飽以老拳,威風八面的魏霸也只能落荒而逃。直到老爹被李嚴攔住,氣呼呼的走了,眾臣也紛紛散去,他才從藏身處走了出來。本想著此時回家免不了一頓呲,不如去江邊的戰艦上躲兩聲,不料還沒走出宮門,就被人攔住了。

皇帝陛下有請。

諸葛亮召他,他可不去,皇帝陛下有詔,他卻不能不從。等他到了溫涼殿,看到諸葛亮的時候,這才知道今天的事兒還沒完。

他當時的心情就和李嚴現在一模一樣,所以特別能理解李嚴。

李嚴一看就明白了,魏霸和他一樣,又被諸葛亮套住了。想想也是,就當時那個情況,如果他不暈倒,天知道魏霸還會提出什麼驚世駭俗的問題。暈倒,至少可以打斷魏霸的節奏。

這孔明,裝得還真像埃

李嚴一邊腹誹,一邊上前拱了拱手,一臉的關切:「丞相……醒得真快埃」

「大將軍,我現在不是丞相。」諸葛亮聲音嘶啞的打斷了李嚴的寒喧,直截了當的說道:「正準備派人去請大將軍,大將軍就來了。正好,一起坐下商量一下吧。」

李嚴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轉身又笑眯眯的看著劉禪:「陛下最近身體強健,著實可喜可賀。」

劉禪茫然的看著李嚴,不知道李嚴究竟想說什麼。

「陛下能將丞相背起來,一路飛奔,足可見氣力不校」李嚴一本正經的點點頭:「身體乃萬事之本,有一個好身體,可比什麼都強埃丞相,哦,不,左車騎將軍,你說是不是?」

諸葛亮一臉淡然,眼皮耷拉著,彷彿沒聽到。

魏霸強忍著笑,他知道李嚴想幹什麼,插科打諢,胡攪蠻纏,就是不想好好說話,不想跟著諸葛亮預定的節奏走。這和他的亂拳打死老師傅的用意如出一轍。他心領神會,立刻起身道:「大將軍言之有理,陛下春秋正盛,德智體全面發展,又有左車騎將軍和大將軍為左輔右弼,誠為大漢之福,萬民之福,亦是我等臣下之福。」

諸葛亮眼皮一跳,疲憊的目光看向了魏霸,充滿了警惕。李嚴剛才的話只是打岔,可是魏霸的話卻不是打岔那麼簡單。他什麼意思,皇帝春秋正盛,還什麼德智體全面發展,又把爭權爭得吐血的他和大將軍變成了左輔右弼,這潛台詞的意思好象皇帝親政了似的。

皇帝親政?不得不說,諸葛亮在被這個想法嚇住的同時,又覺得未嘗不是一個辦法。

他剛才吐血暈倒可不完全是裝的,他是真的支撐不住了。以他多年來的政治鬥爭經驗,魏霸做了那麼長的鋪墊,最後肯定會有重重一擊。與其等他把話挑明了,不如打斷他的節奏。所以他果斷的暈了。對他來說,暈倒太簡單了,根本不用裝,只要鬆掉那口氣就行。

事情正如他想象,生生打斷了魏霸的節奏,重新回到了他預設的方案上,把魏霸拖到了皇帝面前。李嚴來得意外,卻也不影響大局,有一個人旁證也未嘗不是好事。

他也預料到魏霸會反擊,可是他沒想到魏霸會提議皇帝親政。一剎那間,他有些懷疑魏霸的真正用意。

皇帝親政,的確是解決眼下困境的一個好辦法。他的身體他清楚,撐不了太久,如果不能在離世之前搞定魏霸,用道義束住魏霸,李嚴、魏霸肯定會走上那條不歸路。如果能將大權還給皇帝,就算不能最終解決問題,多少也能拖延一點時間。

何況他也清楚,皇帝是支持他的。剛才他暈倒時,皇帝的著急他都看在眼裡,皇帝背著他在宮裡飛奔,身嘶力竭的召太醫,那都是發自肺腑的。

可是,皇帝能當得起這個家么?沒錯,他的確春秋正盛,可是德智體全面發展……彷彿虛了點,特別是這個智,讓人著急埃

諸葛亮緊張的思索著,權衡著還政於皇帝的利弊,而李嚴卻被魏霸的提議嚇得不清。他偷眼看著魏霸,揣摩著魏霸的真正用意。皇帝親政,那以後還怎麼搞,我們幾個爭來爭去,最後全便宜了皇帝?莫非魏霸看著諸葛亮時日無多,已經開始準備與我為敵,拉上天子做幫手?

大殿里一片寂靜,諸葛亮和李嚴都在揣摩魏霸的用意,魏霸很乖巧的沉默不語。天子劉禪怔怔的看著他們,一會兒看看諸葛亮,一會兒又看看李嚴,吧噠吧噠嘴,似乎想說什麼,卻又終究沒說,那種茫然的眼神中透出的純天然憨厚讓人忍俊不禁。

過了一會兒,諸葛亮首先從沉思中驚醒過來,他咳嗽了一聲,打破了寧靜:「陛下,剛才因臣體弱,未能聽完子玉的奏疏,此刻雖然朝會已散,好在正方也在,不妨再聽聽子玉的高見,順便議一議?」

劉禪無可無不可的應了一聲,看向魏霸:「你還沒說完?那就繼續說吧。」

「喏。」魏霸從袖子里拿出那份奏疏,舔了舔嘴唇,打開正要讀,忽然又停了下來:「陛下,能賜臣一杯水否?讀了半天,口乾舌燥埃我這篇奏疏的確有點長,再讀一遍的話,又得花不少口水。」

劉禪連忙讓人給他拿水,諸葛亮卻皺起了眉頭。再讀一遍,你是故意要我老命么?他擺了擺手:「子玉,不用從頭讀起了,就從中斷的地方開始吧。」

魏霸眨眨眼睛:「將軍,前面的……你都記得?」

諸葛亮無奈的點點頭:「我雖然老了,卻還沒糊塗,記得。」

魏霸一拍手,非常高興。「那將軍以為我說得對么?」

諸葛亮一怔,覺得這句話還真不好回答。說他不對么?他說得都對,事實的確是這麼回事。可是承認他說得對,豈不是要撤消丞相府,至少放棄兵權?說他不對,又用什麼理由呢?……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59章連根拔起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61章偶爾露崢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