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39章一動風雷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3日 01:14 [字數] 35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遜比李嚴收到消息的時間更早,在驚訝之餘,他又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很顯然,不管諸葛亮在做什麼,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如果能擊敗李嚴和魏霸,對吳國肯定是一件好事。相對李嚴和魏霸的咄咄逼人,還是諸葛亮這樣的對手威脅更小一些。

陸遜把收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向孫權做了彙報,並附上了自己的分析,他希望孫權能抓住這個機會,利用孫登等人在成都的便利條件,儘可能的幫諸葛亮控制住局面,給吳國爭取喘息的機會,擋住魏霸步步緊逼的腳步。

孫權接到陸遜的奏疏,百味雜陳,喜憂參半。他不知道陸遜做的這些有幾分是出於對他的忠誠,在他個人看來,這更像是陸遜為江東世家爭取權利。

不久前,他接到了陸遜的一封奏疏,說李嚴將以皇帝的名義徵召吳地才俊,正在請魏霸擬定名單。為了避免被成都佔領人心道義的高地,陸遜請求孫權搶先讓安排那些人入仕,儘可能的把影響降到最低。當時他就懷疑陸遜有私心,不過隨後張溫傳回來的消息證實了陸遜的擔心,他無可奈何,只得接受了陸遜的建議,大量徵辟江東世家入仕。

他沒有什麼退路可言,和被李嚴、魏霸掏空根基相比,把吳國變成吳人的吳國也許是一個勉強能接受的結果。短短的半個月內,他發出了三十多份言辭懇切的徵辟詔書。他要在成都做出決議之前,將那些足以影響江東人心的世家代表拉入吳國的朝堂。

誰是最後的勝利者?不是李嚴、魏霸,也不是他孫權,而是江東世家。

一想到這個結果,孫權就覺得自己被人強暴了。他覺得朝堂上那些江東人都在笑他,可是他還得裝出笑臉,不敢得罪他們,免得他們拂袖而去,轉投成都朝廷。那自己忍受的那些屈辱不僅不能產生好的效果,反而會帶來更大的破壞力。

這些年,孫權一直過得不順心,但是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屈辱。

這個吳王當得真沒勁。

追根溯源,魏霸是罪魁禍首。所以當孫權看到諸葛亮居然有力量進行反擊的時候,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他立刻派人把這個消息送給孫登。孫登人在成都,但是他遊離於蜀漢朝堂之外。在諸葛亮到達成都之前,他可能收不到什麼消息。

為了加強孫登的實力,給諸葛亮添一把力,孫權派諸葛惲顧譚二人趕往成都。諸葛恪不用說,是他最信任的年輕一代,而顧譚同樣不可小視。他既是吳郡顧家的人,丞相顧雍的孫子,又和孫家有不可割捨的關係,他的母親就是孫策的女兒,從輩份上來說,他是孫權的從外甥。與此同時,他的祖母陸氏又是陸康的女兒。陸績的姊姊,和陸家同樣淵源甚深。

有了這樣的背景,孫權相信顧譚不會輕易拋棄孫家,他那超乎常人的心計才能為孫家所用。正如陸遜所說,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為了儘可能的為吳國爭取利益,他必須要派出最精幹的人手。

諸葛恪和顧譚就是他敢用而且相信有用的兩個人眩他們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多重,接到任務之後。立即起程,連將至的新年都顧不上了。

……

因為距離的原因,魏霸收到消息的時間要晚得多。他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籌備一年一度的除夕大饗。

作為獨攬大權的鎮南將軍,魏霸每年都會在新年前後接見治下的各郡縣的負責人,還有各地的豪強世家的代表。從一個統治者的角度來說,他不喜歡那些貪婪的世家豪強。可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又無法根除這些人,只能儘可能的予以控制,恩威並施。不讓他們變成惡性生長的腫瘤。

每年的新年大饗就起到這個作用,那些受邀參加的世家豪強都是進入魏霸控制範圍的人,能進入這個名單,自然是一份榮耀,同時也是一份警惕,因為一旦被踢出這份名單,通常就意味著鎮南將軍對你不滿,要動用某些手段進行制裁了。與此相比,因為投資失敗而家道中落倒顯得不那麼可怕。

在某種程度上,除夕大饗就是年關,而魏霸就是這道關的守門人。好在這個守門人還算是講理,除非有人觸動了一些不可逾越的禁令,他一般不會把人往死里整,多少要留一點活路。更多的時候,他只會利用手中的權利謹慎的調整方向,予以頗有彈性的限制。

更多的時候,他像大禹一樣是個疏導者,而不是像鯀一樣只知道堵防。這大概也是他治下這些年來發展勢頭良好的原因所在。很多人說,這可能和他是天師動眾,信奉黃老之道有關。也正因為如此,不少人開始信奉天師道,重新研習黃老之道。

這大概是魏霸沒有想到的結果,不過他也不反對這個結果。信天師道的人越多,他這個神將的號召力也就越強。有時候,沒有信仰未必就是好事,人如果沒有敬畏之心,道德會墮落得更快。

客人很多,但是有資格被魏霸接見的人卻有限,大多數人只能隨眾拜見,能單獨面見的人畢竟是少數,也是難得的榮耀。

長沙郡今年剛剛進入魏霸的治下,長沙的世家豪強也得到了一些照顧,特別是那些多年前就和魏霸打過交道,支援過魏霸的人,這次不僅收到了邀請,還受到了魏霸的特別接見。

接見他們的除了魏霸,還有曾經的長沙太守廖立。

坐過幾年冷板凳,再加上年歲漸長,廖立雖然還擺脫不了那種孤傲的風骨,多少也消去了幾分輕狂。如今的他掌握交州七郡,是名符其實的一方大吏,根本不需要做出任何姿態,往那裡一坐,就是一座山,足以讓人景仰。

這些天來,他和魏霸一起接見長沙的士紳,很好的起到了一個定海神針的作用。有他這座山坐在旁邊,魏霸的輕鬆甚至輕佻就不再成為輕佻,而是一種平易近人,是一種真正的隨性。

不過,當諸葛亮離開長安,返回成都的消息送到鎮南將軍府的時候,不管是廖立這座定海神山,還是隨性自如的鎮南將軍,剎那間都有些失神。

魏霸和廖立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震驚,還有一絲無奈。

魏霸很快恢復了平靜,不動聲色的將急報往袖子里一塞,繼續和那些士紳閑扯。廖立也很快鎮定下來,一聲不吭的坐在一旁。不過那些士紳都是人精,他們多少看出了氣氛的不對,先後找了個理由退了出去。

堂上只剩下魏霸和廖立兩個人,他們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起身,來到魏霸的書房。

法邈已經在等著,正在屋裡踱著步,聽到魏霸二人的腳步聲,他連忙走到門口,沖著廖立拱了拱手,謙恭的笑了笑:「先生,你的機會來了。」

廖立瞟了他一眼,腳步滯了一下,眼皮一挑,進了門,自顧自的坐下。魏霸也入了座,看了法邈一眼:「伯遠,你的意思是請公淵先生回成都,與丞相對陣?」

法邈笑著點點頭。

「將軍,大將軍用兵自有章法,可是論政爭,他大概不是丞相的對手。馬謖、費禕都是丞相的故吏,他們有多少份量,恐怕丞相也能猜出七八分。其他人,更是不足道。丞相在關中都試,集結人馬,又將鎮西大將軍趕回成都,怕是已經將關中兵權掌握在手中。這時候回成都,自然是要發起雷霆一擊,徹底擊潰大將軍,重新控制朝堂。」

魏霸冷笑了一聲:「就他那身體,他能支撐到成都嗎?」

「如果他能呢?」法邈毫不客氣的反問道:「如果他的病從頭開始就是一個局呢?」

魏霸翻了翻眼睛,無言以對。不得不說,法邈的懷疑非常有可能。如果不是以為諸葛亮病得快要升仙了,李嚴不會這麼得意,他也不會容忍諸葛亮那麼從容的調動關中兵馬卻沒有任何動作。如果諸葛亮真的快要死了,回成都只是垂死一擊,那倒沒什麼。如果諸葛亮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局,是讓他們放緩攻擊節奏的局,那事情就麻煩了。

可以想象,這才剛剛開始,遠不是結束。

因為距離的問題,他現在才收到消息,而諸葛亮大概已經快要到成都了,從時間上,他就落了一大截。如果不能早做準備,接下來他將非常被動,只能指望李嚴等人能夠擋住丞相的攻擊。

可是正如法邈所說,論政治鬥爭,李嚴雖然不能算弱者,卻也和丞相差得太遠。馬謖是很強,可是諸葛亮熟悉馬謖,正如馬謖熟悉諸葛亮一樣,誰也沒有絕對的優勢,而諸葛亮多年的積威卻是馬謖根本不具備的。至於費禕,對付這種內部鬥爭,他根本幫不上太多的忙。

最後能起到決定作用的,還是魏霸,可是魏霸根本不能輕易離開。離開了,還能不能再回來,誰也說不準。手握重兵的大將一旦離開自己的大軍,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根之木。在魏霸還不能明目張的舉起反旗的時候,他們的交鋒只能以朝爭的方式進行。

這大概就是諸葛亮突然要回成都的原因。回到成都,魏霸強悍的經濟實力和武力作用被削弱,大家較量的更是智商和權謀,合縱連橫,而不像戰場上那樣誰的拳頭硬誰就說了算。

法邈建議廖立回成都,魏霸滯留在交州靜觀其變,就目前來看,也許是唯一穩妥的辦法。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38章丞相的反擊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40章安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