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29章一舉兩得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8日 11:34 [字數] 34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費禕來到魏家莊園門前,心裡不禁「咯」一下。

魏家莊園門前氣勢森嚴,門前的客人雖然不少,卻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輕手輕腳,靜靜的站在一側等候,而他們的隨從、車夫則在遠處,根本不敢靠近大門。

整個魏家莊園籠罩在一起讓人生寒的氣勢之中,這股氣勢來自於大門兩側一字排開的百名甲士,更來自於一面戰旗。

戰旗上有幾個莊重得甚至讓人窒息的篆書大字:鎮西大將軍,魏。

費禕知道眼前這些甲士是什麼人了,這都是魏延的麾下,真正的西涼勁卒。

魏延回來了。

費禕算了一下時間,不由得苦笑一聲。魏延居然會搶在他前面回到成都,大概是諸葛亮的安排。不過,諸葛亮的這個應對措施看起來有效,實際上非常無力,反而說明諸葛亮已經無計可施,只得重新祭出魏延這尊神,希望他能壓制住魏霸一段時間。

費禕遺閡⊥罰舉步向大門走去。在門前等候的那些人看到費禕,都露出瞭然的神色,用眼神互相交流著,同時讓開了一條道路。費禕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也懶得跟他們解釋,他一邊和熟人打著招呼,一邊泰然自若的走到門前。

隨從早就一路小跑著趕到門前,遞上了費禕的名刺。守門的甲士看了名刺一眼,又抬起頭看看費禕,欠身施了一禮,轉身進了門。拿著費禕的名刺,穿堂過戶,直奔正堂。

正堂上,魏延一身常服,居中而坐。正一臉不耐煩的和來客說話。他的心情不太好,語氣很生硬,讓客人如坐針氈,往往說不了兩句話就冷場了,要不幹脆起身告辭。堂上人雖然不少,氣氛卻非常壓抑,和大門外如出一轍。

甲士邁步上堂,將名刺遞給魏延。原本無聊到無趣的魏延一看到費禕的名字,頓時精神一振,長身而起。喝道:「請1

眾人訝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客人,居然讓目無餘子的鎮西大將軍如此動容。他們不約而同的向門外看去。過了一會兒,費禕從容的走了進來,看到堂上的眾人。他微笑著拱了拱手。環顧一周。

「諸位安好。」

眾人七嘴八舌的還禮,有的人已經露出恍然的神色。

費禕把目光轉向魏延,一眼就看到了魏延身後的闌錡上掛著一副甲胄。他認出了這副甲胄,這是當年諸葛亮贈給魏延的,魏家父子闖輜重營救傅興的時候,楊儀的部曲刺壞了魏延的胸甲,諸葛亮為了安撫魏延,把自己的甲胄送給了魏延。一直以來,這副甲胄都被魏延當作至寶,精心呵護。

魏延把這副甲胄掛在這裡。意思已經非常明白。難怪那些趕來拍馬屁的人不自在,成都的官員現在大部分都依附大將軍李嚴,他們到這裡來,是因為鎮南將軍魏霸是李嚴一系,誰曾想魏家真正的家主鎮西大將軍卻是丞相的擁躉,這可讓他們難辦了。

很多人沒有預料到這個情況,所以當他們進了門,看到魏延這張黑臉和他身後的甲胄時,不免有些手足無措。話不投機半句多,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費禕也沒有料到魏延會出現在這裡,不過他畢竟不是那些庸才可比,幾步路之間,他就想好了對策。

「將軍來得好快。」

「文偉更快。」魏延嘴角一撇:「這麼快就去了長沙,又回到了成都,又是逆流而上,可比我快多了。」

眾人一聽,眼神中露出驚詫之色。魏延的口氣不對啊,費禕先去了長沙,再回成都,這顯然是去過魏霸那裡了。那麼……他不是和魏延一樣力挺丞相,而是站在魏霸那一邊,支持大將軍李嚴?

這可熱鬧了。原來魏延看到費禕來興奮,不是因為高興,而是激起了鬥志。

「雖是西行溯江而上,卻有東風可借,不為逆流。」費禕不動聲色的駁了一句。

「大江東流,文偉西行,不為逆流,何為逆流?」魏延沉下了臉,冷笑一聲:「不知文偉所謂的東風又是什麼風,莫非是借孫權之風?」

「是借大軍凱旋,孫權稱臣,一雪先帝夷陵之恥的東風。」

魏延登時語塞,黑臉脹得通紅,卻無法駁斥費禕。劉備對他來說不僅是先帝,更是有知遇之恩的伯樂,如果不是劉備破格提拔,他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劉備敗於夷陵,他多次扼腕嘆息,引為憾事,現在魏霸擊敗了吳國,迫使孫權稱臣,正是為劉備雪恥的大捷,這樣的東風難道是壞事?

他本意是逼費禕表明態度,是支持丞相還是支持大將軍,結果費禕根本不和他在這個層次上糾纏,一下子拉到了先帝劉備的身上,讓他無法應付。

看著魏延的窘態,費禕很淡定,甚至一點喜悅的感覺都沒有。魏延是什麼人,他太清楚了,只要不和魏延動手,只論嘴皮子,他可以一個對付魏延十個。別的人也許不是不敢說,只是他們身後沒有魏霸這樣強有力的後盾,不敢和魏延當面對陣。可是他有,他這次回到成都就是為魏霸代言的。他要面對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眼前的這位鎮西大將軍,如果不能折服魏延,讓他不要瞎起鬨,這個任務根本無法完成。

誰能鎮住魏延?當然不是魏霸。除了丞相諸葛亮,只有一個人可以,那就是已經死了十年的先帝劉備。知子莫若父,在這方面,魏霸對魏延的了解顯然遠勝於魏延對他的了解。在這個考驗智力和口才的戰場上,費禕的執行能力顯然也超過魏延不止一個境界。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費禕只用了兩句話,就把魏延給堵得啞口無言,盡顯縱橫揮闔,翻雲覆雨的縱橫家本色。

堂上的氣氛一時有些尷尬,魏延瞪著費禕,絞盡腦汁,卻想不出什麼能夠壓倒費禕的話。費禕卻神態自如,似笑非笑的看著魏延。

堂上的變故很快傳到了後院小樓上。

張夫人鬆了一口氣,卻又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魏延被費禕制住,就是被魏霸制住,說明這個家的真正頂樑柱已經不是魏延,魏霸已經當之無愧的接替了魏延的位置,成為魏家最重要的那個人。

這個問題她已經想了很久,只是沒有下定決心,此時此刻,她知道自己應該做出決定了。

「陳管事,請費文偉到後院來。」張夫人輕聲說道。

「喏。」站在樓下的陳管事愣了一下,隨即轉身出院。站在樓上的大管事張平看著張夫人,眼中有些驚訝,有些驚恐。這麼重要的事,應該由他去做才是,怎麼讓陳管事去了?

張夫人根本沒有解釋的意思。她也沒有向一個家奴解釋的必要,哪怕這個家奴是她的心腹。

時間不長,費禕來了,一起來的還有憤憤不平的魏延,後面跟著四個隨從,挑著兩個沉重的大箱子。

張夫人換了個位置,把主位讓給了魏延,自己坐在魏延的旁邊,請費禕在對面的客席上坐下,這才吩咐道:「張平,給費君上茶。」

張平雖然不憤,即不敢怠慢,給費禕端來了茶水,然後給旁邊的婢女使了個眼色,一起退了下去。

「費君遠來辛苦。」張夫人欠身致意。

「不敢當。」費禕欠身還禮。

「你東奔西走,的確是辛苦了,當得起,當得起。」魏延語帶譏諷的說道。

費禕不動聲色的說道:「可惜勞而無功,一事無成。」

張夫人聽出了魏延的不快,也聽出了費禕的言外之意,立刻搶過話頭,阻止魏延沒有意義的指責,以免陷入尷尬的局面。「費君,此話怎講?」

費禕嘆了一口氣,把魏霸在豫章船廠發現泄密的戰船圖紙,自己奉魏霸之命,趕到關中,向諸葛亮獻集腋之裘,卻被諸葛亮拒絕的事情說了一遍。他生怕魏延和張夫人不明白集腋之裘的含義,還特地解釋了一下。聽完解釋,張夫人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輕輕的點了點頭,把目光轉向了魏延。

魏延濃眉緊皺,掩飾不住自己的驚訝。張夫人知道他驚訝什麼,淡淡的說道:「這件事,丞相沒跟你說吧。」

魏延點了點頭,又解釋道:「丞相病重,想來是沒力氣和我說這些事。」

費禕大吃了一驚:「丞相病重?」

「你不知道?」魏延不解的說道:「他病倒的時候,你不是也在嗎?」

費禕驚愕莫名,想了片刻,一拍大腿,長嘆一聲。

張夫人也意識到了其中的詭異,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丞相病重不起,隨時有可能撒手人寰,在這個時候,丞相卻把關中諸將中資歷最老的將領魏延派到成都來,看似為了壓制魏霸,反擊李嚴,實際上是清除了一個最有可能和姜維爭奪兵權的對手。

魏延離開關中很急,只帶了百十個親衛,他那近萬精騎,甚至包括一千多武卒,都留在長安。這些力量,如果不出意外,大概都會落入姜維的手中。就算魏延能夠回到關中,恐怕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也許,諸葛亮根本就沒打算再讓他回關中去。姜維才是諸葛亮看中的接班人,沒有魏延這個強勁的對手,再加上吳懿輔助,諸葛亮的遺命在手,姜維順利上位的可能性非常大。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霸蜀 第828章枯榮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30章你是我的子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