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823章不敢當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6日 01:20 [字數] 36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侯玄賴在鄱陽湖不肯走,可急壞了是儀。論說,是儀說不過夏侯玄、諸葛誕兩張名嘴,說打,是儀是個書生,更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惹急了這伙強盜,說不定連南昌都保不祝

是儀無可奈何,只得急報孫權,請孫權向魏霸施加壓力,或者說得更準確些,是請求魏霸下令夏侯玄等人撤出。孫權稱臣了,吳國服軟了,虧也吃了,還要在這裡駐兵,那算怎麼回事?

快馬將是儀的報告送往武昌。

接到是儀的報告,孫權長嘆一聲。他對此早有預料,就知道魏霸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協議簽訂了就萬事大吉?質子派出去了就高枕無憂?如此這麼簡單,那魏霸就不是魏霸了。

孫權沒有去找魏霸,也沒有找在武昌的魏興,他直接請來了杜瓊。杜瓊任務完成,正準備離開武昌回成都,接到孫權的邀請,他非常期待,還以為孫權要送他一個大禮呢,沒想到卻是一封彈劾的奏疏。

吳王孫權彈劾鎮南將軍魏霸侵入屬國領地,搶劫豫章船廠的人才和物資,並且霸佔著鄱陽湖不走,甚至有進入南昌的可能,煽動百姓作戰,大規模徵兵,有不臣之舉,請陛下和大將軍為臣作主。

杜瓊哭笑不得,心道你還真把自己當大漢的藩王啦,上書彈劾魏霸?要是丞相在成都主持大局,那還有話說,現在主持大局的大將軍李嚴,李嚴把魏霸當成左膀右臂。弄不好這件事就是李嚴指使的,你彈劾魏霸豈不是自找沒趣?

對杜瓊的提醒。孫權不以為然。他甚至對杜瓊說,我現在是大漢的吳王,和魏霸有矛盾,當然要請陛下和大將軍做主。如果陛下或者大將軍不能或者不願意制止魏霸,那我就只好自己想辦法,你們要想讓我貢獻,盡一個臣子的責任,那也是休想。吳國雖然弱校還有十幾萬大軍,可以和你們拼個魚死網破,玉石俱焚。到時候看陛下的面子往哪兒擱,大將軍能不能負得起這個責任。

杜瓊畢竟是書生,被孫權嚇住了,他連忙給正在接收南郡的李豐寫信,請他協調此事。

李豐現在是春風得意。談判圓滿成功,孫權服輸,太子孫登已經起程趕往成都,而他又接到了李嚴的命令,要他留在南郡,擔任南郡太守。南郡自身雖然荒蕪。可是位置太重要了,背靠益州,扼守長江,以孟達、魏霸為左膀右臂,隨時可以旌指武昌、揚州。這是下一次伐吳的主將應該在的位置埃他躊躇滿志,深感肩上的責任重如泰山。所以天天忙得熱火朝天,幹勁十足。

就在這時,杜牆了,同時到的還要步騭的公文。步騭說,鑒於魏霸的部下不肯從豫章撤兵,戰事有重新再起的可能,他也決定推遲撤出南郡,所以暫時還不能把南郡完全交給李豐。

李豐一聽就急了。他已經把南郡看成了自己的地盤,怎麼能讓步騭還呆在這裡呢。他一面向步騭發出嚴重警告,讓他儘快離開南郡,以免發生不必要的衝突,一面親自趕往巴丘山。

魏霸正在巴丘山休整。

巴丘山在洞庭湖東岸,曹操征吳時曾經在這裡駐兵。周瑜奪取南郡以後,準備趁勝取益州,奈何行經此地時,舊傷複發,最後就死在這裡。魯肅鎮益陽時,也曾經在這裡駐營,練習水軍,他所用的閱軍樓後來不斷加以修復,因為范仲淹的那一篇文章而名傳天下,成為位列全國四大名樓之一的岳陽樓。

此刻,閱軍樓還是閱軍樓,沒有後世的風光,甚至連個名字都沒有。魏霸站在樓上,西眺洞庭,也有了幾分「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的感覺。

「文然,當此美景,無有文思乎?」魏霸笑盈盈的對楊戲說道。

楊戲撫著鬍鬚,連聲讚歎:「將軍,戲為眼前美景所惑,物我兩忘,哪裡還有什麼文思,只欲與天地同體,與山水共歡而已。」

魏霸大笑,對一旁的靳東流、法邈等人說道:「你們看,這就是天人合一,寵辱皆忘的感覺。我觀青山多嫵媚,料青山亦應如是。不過,能親臨此景者畢竟是少數,成都親友如有相問,將如何答之?夫子說,言之無文,行之不遠,你們還是各作文一篇,以記今日吧。」

「喏。」眾人應喏,就連靳東流都笑眯眯的答應了。

大戰已經結束,魏霸取得了不小的勝利,實力得到了進一步的擴張,跟著他的人都覺得很興奮。前後不到十一天的戰事,在以前看來不過是一場小衝突而已,可是魏霸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硬生生的打服了孫權,奪取了長沙、南郡,把荊州江南江北聯在了一起,基本上完成了對荊州的全面控制,只讓孫權保留了一個江夏算是最後的遮羞布。這種速戰速決的作戰方式又一次震撼了世人,比起用集射戰術攻城還讓人賞心悅目,嘆為觀止。

跟著這樣的人征戰天下,還擔心什麼榮華富貴?如果說法邈、張表等人剛從成都來到荊州的時候還有些猶豫,現在他們已經死心塌地的跟著魏霸,不再有其他想法。至於李豐,在座的都是聰明人,知道李豐那種蠢貨是走不遠的,遲早還是魏霸刀下的一塊肉,只是不知道會成為誰的功勞。

對魏霸的命題作文,他們都有些蠢蠢欲動,誰知道知道,魏霸現在正在考慮長沙太守的人選,太守是治民的,不需要武功,也許這就是考試,誰的文章做得好,魏霸就讓他做長沙太守。

長沙是江南四郡中實力最強的一個,地理位置也最好,能做長沙太守。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所以一個個開始四處散開。培養文思去了,只有費禕一個人站在一旁,泰然自若的欣賞著風景。

魏霸走到費禕身邊,輕笑一聲:「費君不想一展才思嗎?」

費禕側身,搖了搖頭:「我不是舞文弄墨的人。」

「那你是什麼樣的人?」

費禕不答反問:「將軍以為呢?」

魏霸嘴角一挑,沒有回答費禕。費禕這句話看起來簡單,其實很有深意。這次能夠達成協議,費禕功不可沒。如果不是他將孫權對他的慣性思維加以利用,不動聲色的威脅了孫權,讓孫權以為諸葛亮、李豐也有可能趁機而動,孫權恐怕不會這麼快就範。雖說後來事實證明,諸葛亮、李豐的確有意出兵伐吳,但只要拖到那時候,魏霸的計劃就有失敗的可能。

費禕在關鍵時刻的一兩句話。成了壓垮孫權的最後一根稻草,迫使他不得不做出了倉促的決定,最終成就了魏霸的赫赫威名,圓滿的達成了戰前設定的目標。

費禕用這個做投名狀向他示好,此刻問他這句話,其實就是試探他的意思。你覺得我能做什麼。你又打算讓我做什麼?

「費君,一國一家,其實都像一個人。國君、家長就是陽首,文臣武將就是左臂右臂,地方的太守、縣令長就是雙腿雙腳。是腿腳,就是粗壯結實。是膀臂,就要足智多謀,長袖善舞。這不能反了,也不能用錯了,否則,輕則鬧出笑話,重則耽誤國事。」

費禕靜靜的聽著,臉上帶著禮貌的淺笑,既看不出緊張,也看不出興奮。

「作為授官者來說,要知人善用。作為為官者來說,更要明白自己的優劣。天下沒有幾個人是全才,大部分都有所長,有所短,怎麼認清自己,這一點非常重要。自視過高,難免眼高手低,妄自菲薄,又難免錯失機會,這大概就是丞相教導陛下的用意所在。」

費禕微微頜首:「不錯,丞相當初的確是這麼說過,不過可惜,陛下似乎並沒有完全領悟丞相的一片苦心。」

「那不是陛下的錯,而是因為丞相太聰明了。」魏霸毫不客氣的說道:「以丞相的聰明都難以做到十全十美,更何況陛下還只是一個涉世不深的年青人。陛下不管做什麼,在丞相的眼裡都是錯,至少不夠完美,受到的只有批評,長此已往,他還有什麼信心,還敢做什麼?」

費禕目光一閃,不動聲色的問道:「你說丞相……有什麼事做得不妥當?」

「多了。」魏霸嘿嘿一笑:「比如用姜維而不用馬謖,用張裔而不用楊洪,再比如用蔣琬而不用你留守成都。我不是說蔣琬人不好,可是他不如你長袖善舞,這是事實吧?如果讓你留鎮丞相府,大將軍恐怕不會這麼順利的得手。蔣琬是個厚德君子,可是應變能力多少差了些。」

費禕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他已經聽到他魏霸對他的評價。魏霸說他長袖善舞,實際上只是說他與人相處比蔣琬靈活,卻不代表讚賞他的理政能力,這麼說來,他要想執掌丞相府是基本沒有可能了。

魏霸將費禕的眼神看在眼裡,低聲笑道:「是不是有些失落?」

費禕瞟了他一眼,隨即笑了起來:「不錯,的確是有些失落,不過,我不得不說,你雖然不像許文休那樣喜歡評鑒人倫,看人的眼光卻一點也不差。能得你長袖善舞四字評價,我也算是榮幸之至。」

魏霸搖了搖頭:「長袖善舞四個字怎麼能評價你,應該是另外四個字才對。」

費禕好奇起來:「哪四個字?」

「縱橫揮闔。」魏霸伸出一隻手,翻了翻,又笑道:「再加四個字,翻雲覆雨。」

費禕盯著魏霸的眼睛看了看,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敢當,不敢當。這四個字,還是將軍自用更合適。哈哈哈,哈哈哈……」

兩人相視大笑。

旁邊的人看了,露出羨慕的眼神。能和魏霸發出如此會心的笑容,就足以證明費禕已經成為魏霸的心腹之一。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822章最重要的戰利品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824章吹風(第二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