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95章彷彿當年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2日 10:35 [字數] 33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僅諸葛亮沒信心了,孫權也亂了陣腳。

李豐的蠻橫原本只是一個笑話,怎麼看怎麼像個引人發笑的俳優,可是當他背後的魏霸以都試的名義集結人馬,孟達以大戰在即的名義扣留了他的戰馬,切斷了他和諸葛亮之間的聯繫,李豐的蠻橫就不僅僅是一個笑話那麼簡單了。

這是風雨欲來的徵兆。

孫權非常緊張,整夜的在地圖前沉思,越看越覺得前景不妙,越看越覺得向蜀漢稱臣似乎更理智一些,為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和蜀漢開戰,怎麼看都覺得不值得。

倒不是戰場上肯定輸,而是不值。這一仗打完,吳國至少兩三年內無法再調集大軍出征,江淮戰場的情勢將急轉直下,剛剛穩定了并州的魏國很有可能趁著這個機會南侵,重新把戰線推進到長江沿線。和蜀漢關係的破裂,也意味著吳國將不可能再從蜀漢得到支援,陷入兩面作戰的窘境。

毫無疑問,三國之中,吳國現在還是最弱小的。不僅弱小,而且沒有發展空間。魏國有冀州、青州、兗州這樣的雄州,雖然一時受挫,暫時還能支持得下去。蜀漢後來者居上,有諸葛亮在關中,魏霸在交州經營,實力的迅速增加是有目共睹的。諸葛亮之所以攻洛陽不下,不是因為蜀漢的實力不夠,而是因為李嚴、魏霸不僅不幫忙,還牽制了諸葛亮的一部分精力。如果蜀漢的權力集中到某一個人的手上,不管這個人是諸葛亮還是李嚴。將蜀漢的實力團結起來,拿下并州。攻克洛陽,指日可待。

可是吳國不行,向南,交州被魏霸佔了,向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他沒有可供開拓的疆土,沒有增長點。隨著戰事的緊張,腹地的山越卻在魏霸的引誘下紛紛逃亡,隨著時間推移,他將越來越虛弱。

除了諸葛恪和胡綜等近臣,他已經不和其他大臣討論,特別是那些江東籍的大臣。因為他們意見比較一致,都贊成向李嚴低頭。向蜀漢稱臣,以避免戰爭。不僅是江東世家,就連江淮系的張昭、諸葛瑾等人也用不同的方式表達了類似的態度。

恍惚之間,孫權覺得又回到了建安十三年,曹操的戰書到達吳郡,滿朝文武都贊成投降的時候。那時候還有魯肅。還有周瑜,可是現在有誰呢?就連呂蒙都死了,軍中的重將以陸遜為首,而陸遜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江東人。

晚上,當孫權和諸葛恪相對而坐的時候。他由衷的嘆了一口氣:「可惜,公瑾不在。連子明都不在了,後繼無人埃」

諸葛恪不動聲色的接了一句:「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只要大王敢於任用,何愁後繼無人。」

孫權瞥了諸葛恪一眼,半開玩笑的說道:「元遜,你去長沙,能擋得住魏霸嗎?」

諸葛恪淡淡的說道:「長沙有太子,還有張仲嗣。」

孫權眯了眯眼睛,又說道:「如果我把子高調回武昌,把張承的兵全交給你,再給你增兩萬兵呢?」

諸葛恪躬身一拜:「願為大王驅馳。」

孫權卻沒有說話。他打量著諸葛恪,猶豫不決。他看好諸葛恪,但是諸葛恪太年輕了,資歷不夠,更重要的是他手下沒有足夠強大的部曲。對於東吳的將領來說,實力強與不強,先看有多少部曲,部曲的戰鬥力如何,在關鍵時候,是要靠部曲衝鋒陷陣,決定勝負的。沒有強大的部曲,就很難把握這樣的機會。另外一點就是看他的資歷,沒有足夠的資歷,他就無法讓其他的將領俯首聽命。當初的周瑜、陸遜都遇到過部下將領不聽話的情況,不過那時軍中將領還以非江東係為主,在共同利益面前還能保持一致,現在軍中江東系的實力大增,以一個江淮系的年輕將領去指揮大軍,恐怕鎮不住局面。

想來想去,只有陸遜有這樣的實力。可惜陸遜終究只有一個,他不可能既對付孟達,又對付魏霸。

半天沒有聽到孫權的反應,諸葛恪有些心涼了,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卻一直低著頭。

孫權暗自嘆了一口氣。他覺得有些對不住諸葛恪,挑起了他的雄心壯志,卻不能付他以重任。他又為自己覺得悲哀,現在的他,再也沒有當初拔刀斫案,要與曹操一戰的豪情了。

孫權咳嗽了一聲:「元遜,你如果到了長沙,以何方略取勝?」

「大王,臣以為,魏霸是虛七實三,並無戰意。」諸葛恪清了清嗓子,懇切的說道:「大王,群臣之所以異口同聲,希望大王答應李嚴的要求,原因不外是利害權衡。稱臣不過是虛名,開戰卻是實害,以虛名而邀實害,殊為失策。」

孫權皺了皺眉,靜靜的看著諸葛恪,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相信李嚴、魏霸都明白,他們之所以提出這個要求,也正是因為覺得大王答應的可能性很大,而不是他們有必勝的把握。」諸葛恪接著說道:「這件事看起來很簡單,可是再往後想一想,稱臣不過是一個看似無足輕重的要求,甚至有些香甜的誘鉺,可是這個誘鉺的裡面卻包含著一個致命的魚鉤。」

孫權眉頭漸漸的挑了起來。

「如果他們能如願,就等於推翻了之前的盟約,我大吳從此只能成為他們的藩屬,不再有可能稱帝,否則,大王就是叛逆,李嚴可以名正言順的下令討伐大王。」

「如果這次他們如願,那麼在蜀漢的朝堂上,諸葛丞相再敗一陣,李嚴再勝一陣,有可能集大權於一身,並且有可能侵入關中。如果他掌握了關中的兵權,將來征取并州之後,又攻入冀州,大王能阻止他嗎?等他收復冀州,再反過身來渡過大河,侵入江淮,大王能阻止嗎?當天下大定,他再祭起異姓不得封王,或者追究大王之前的事情,要進行削藩,大王能阻止嗎?大王,隗囂、公孫述在前,前車之鑒,不可不察埃」

「大權集於李嚴一身,固非丞相之利,亦非大王之利。」諸葛恪喘了一口氣,接著說道:「那些人或者是蠢,不明白這個道理。或者是不忠,知而不言,言而不荊只要他們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吳國的存亡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列。」

「元遜,你這句話,讓我想起了當初的魯子敬。」孫權擺了擺手,打斷了諸葛恪的話:「我知道了。你說說看,魏霸會不會真的發動攻擊。」

諸葛恪笑了:「大王,魏霸如果真的要發動攻擊,他會這麼大張旗鼓嗎?此人用兵,向來出奇制勝,不喜正面決戰,為的就是減少傷亡。如今一反常態,未戰而宣,這不是很明顯嗎?大王若是軟弱怯戰,他就越發張大其事。若是大王不肯示弱,積極備戰,要與其共存亡,他只怕就要退縮,別尋他法了。」

「你是的意思是說,魏霸是虛張聲勢?」

「也不能這麼說。」諸葛恪笑得越發開心,「兵法有雲,以我之不可勝,待敵之可勝。正因為我之不可勝,敵方不來攻。如果大王部署周全,有玉碎之意,魏霸又有何機可待?」

孫權沉思了良久,慨然道:「元遜,我撥兩萬精銳,你去長沙,我會調回子高,不過,張承暫時要留在那裡。」

諸葛恪有些遺憾,卻還是點了點頭,躬身領命。

……

湘關,魏霸穿著一身雪白的長衫,在院中緩緩盤著雲手,衣擺輕拂,長袖飄飄,若神仙中人。

魏武在一旁陪著,他也在盤雲手,不過相比於魏霸的圓轉,他的雲手多了幾分剛猛之氣,神情也顯得更加猛烈,彷彿在與人交手一般。

「子烈,你要再放鬆一些。」

「我一放鬆就容易睡覺。」魏武咧了咧嘴,抽動了一下得緊緊的臉,露出幾分沮喪:「阿兄,我真體會不到你說的那種境界。」

「因為你總想與人爭,要爭,當然就會用力。」魏霸緩緩的收了勢,笑道:「老子說,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這句話,你應該多體會體會。」

「老子五千言,我都能倒著背,可就是做不到不爭。」魏武舔著嘴唇,苦著臉道:「阿兄,比如說,星彩要打我,我可以縮著脖子讓她打,可是別人如果要打我殺我,我也縮著脖子不成?」

「唉,你這夯貨,看來和修道是無緣了。」魏霸擺了擺手,示意魏武自己到一旁練去。魏武抬頭一看,兩個武卒押著一個蓬頭垢面的年輕漢子走了過來,而那漢子雖然腿都軟了,卻一臉的猙獰,神情中多有倨傲,不禁好奇心大起,收了拳勢,站在一旁。

魏霸上下打量著周胤,笑得很開心。「周仲英,別來無恙?」

「呸1一直閉著嘴的周胤突然張開嘴,吐出一口濃痰,正中魏霸的前擺,青黃色的濃痰粘在雪白的衣擺上,煞是刺眼。周胤滿意的往後仰了仰頭,用鼻孔看著魏霸,輕蔑的罵了一聲:「下作1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94章迷茫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96章天使與魔鬼(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