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76章不買不行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3日 10:46 [字數] 35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桂陽郡,攸縣。

魏霸穿著一身常服,和鄧艾並肩站在剛剛泛青的麥田邊。鄧艾裹著一件臃腫的棉襖,腰間扎了一根繩子,一手拿著一桿當尺用的竹子,一手捏著一塊土,看起來就像一個老農。

「這裡的土……土質很好,麥子長勢也不錯。」鄧艾嘆了一口氣:「就是人……人少了點,如果能再招十萬人來,那就更……更好了。」

魏霸扭頭瞟了他一眼:「十萬人,太多了吧?」

「不……不多。」鄧艾一指四周的丘陵:「那裡還……還有好……好多土地沒……沒墾呢。」

魏霸笑了起來:「我說士則老兄,你真打算做一輩子農夫?」

「無……無農不穩。」鄧艾笑笑:「你說過的。」

魏霸點了點頭:「是的,我是說過這句話。不過,你種地實在是太可惜了,也該練練兵了。我希望你今年能在練兵上看到一點成效。兵源嘛,你自己去找,附近的山裡,包括豫章的山裡都有不少山民,如果能給他們土地,他們會非常願意出山定居。」

「限額多少?」鄧艾的眼睛一亮,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多多益善。」魏霸背著手,看著遠處的天空。「洛陽之戰很快就要結束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再從孫權頭上撈一把。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鄧艾應了一聲。

「公偉。」魏霸轉身向遠處招了招手,站在二十餘步外的陳禕快步走了過來,向魏霸和鄧艾行了禮。

「公偉是天師道徒,在武陵的時候,安撫民眾很有章法。」魏霸說道:「他把他安排到你這兒做主簿,由他負責招募山民,肯定能幫得上你。」

鄧艾向陳禕行了禮,卻沒有說什麼。他知道陳禕,是比較早就跟著魏霸的。又和魏霸同是天師道的人,由他來幫忙,利用魏霸神將的名聲招募山越出山定居,的確是個不錯的人眩不過鄧艾更清楚他的兄長陳祗。陳祗雖然位居合浦船監,名聲卻不太好。夏侯玄、鄧颺和剛剛到交州的諸葛誕在不同場合都說過陳祗是小人之類的話。

鄧艾崇拜的是陳寔那樣的君子,否則也不給自己改名字。對阿諛奉承的小人,他沒什麼好臉色。雖然知道陳禕和陳祇不一樣。他卻還是多少有些敬而遠之的想法。

魏霸將鄧艾的眼神看在眼中,卻沒有如他頂著輿論的壓力用陳祇一樣,他同樣也能頂著壓力用陳禕。陳禕的學問不算拔尖的,但是他在利用天師道教義安撫人心上很有經驗,用他來幫忙鄧艾招募山民是最合適的人選,實際上也是在關照鄧艾。

不過鄧艾好像不太領情。這人智商不錯。情商很一般。

人無完人,這句話一點也不錯。

辭別了鄧艾,魏霸一路北行,進入醴陵地界。靳東流帶著幾十個親衛趕來迎接,一看到魏霸身後的那三千親衛騎,靳東流就笑了。

「將軍,你不怕吳王緊張得睡不著覺?」

魏霸哈哈大笑:「他睡不著覺。與我何干。你睡得著不?」

「睡得不太好。」靳東流搖搖頭,「洛陽正在大戰,我們卻在這裡種田,心痒痒埃」

「靜極思動了?」

「嗯。」

「別急,洛陽這一仗不會有什麼結果的。」魏霸和靳東流並肩而行。「洛陽四周雖然沒什麼險要地形可守,洛陽城卻沒那麼好攻。曹睿敢留在洛陽,堅決不遷都,自然有他的倚仗。他要是真是個亡命徒。當初就不會放棄南陽。」

靳東流笑了笑。「這裡面也有烈火彈的功勞。」

「我是兩邊都幫,就等於兩邊沒幫。」魏霸聳聳肩:「其實,問題還不在烈火彈。三方各一百萬枚,誰佔便宜?還是聯軍佔便宜。問題是丞相和陸遜能互相無保留的信任嗎?恐怕沒那麼簡單。我想曹睿敢死守洛陽,大概也是看中了這一點。」

「是啊,誰也不放心誰,這合作多少要打些折扣的。」靳東流沉默片刻。又道:「將軍此刻大張旗鼓的到這兒來,是想約見吳王么?」

「吳王我是見不到,能見見孫登就不錯了。」魏霸微微一笑:「我想問問他們,還有沒有興趣再買一些烈火彈。三方正式宣戰。我不能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賣給魏國了,大客戶少了一個,丞相又一窮二白,我只好抓好吳王這唯一的客戶了。現在生意難做埃」

靳東流忍俊不禁。吳國購買的烈火彈要從他的防區過,他多少也聽到了一些吳人的怨言。漢吳聯合攻魏,魏霸不僅不幫忙,還賣烈火彈給魏國,抬高價格,簡直是卑鄙無恥到了極點。魏霸已經從吳人頭上賺取了幾萬金,現在還不滿足,想賺更多的錢,這和吸吳人的血有什麼區別。

不過,既然魏霸親自來了,這個生意恐怕就不是孫權想不想做的事了,他不想做也得做。

……

孫登的想法和靳東流差不多。

魏霸率領三千親衛騎來到桂陽的消息,孫登早就收到了。作為吳軍在江南的最高將領,他可不敢掉以輕心,時刻戒備,生怕魏霸突然出手捅他一刀。

不僅江南在時刻戒備,江北也一樣,孫權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駐紮在魯陽的孟達會殺入豫州,從背後捅吳軍一刀。

接到魏霸會面的邀請,孫登雖然緊張,卻還是派出了使者孫松。孫松是孫翊的兒子,生母徐氏,與孫登的養母徐氏出自一門,孫松也因此與孫登非常親近。

孫松頗有其父之風,即使見到魏霸這個吳人宿敵也不卑不亢,給魏霸留下了不錯的印象。魏霸也沒有為難他,告訴他,他這次到桂陽來,主要是巡視,並無用武之意,請孫登不要緊張。另外,他想和孫登再談談生意上的事。

「將軍,生意我們也想談。不過,恐怕我們談不起。」孫松不緊不慢的說道:「上次我們拖延貨款,也是迫於無奈。前線戰事正緊,我們本當立刻把這些烈火彈送到前線,奈何實在是抽不出那麼多錢,只好拖了一段時間。」

「一時手緊,我能理解。」魏霸通情達理的說道:「所以我這次來。賺錢倒是次要的,主要還是想幫你們賺錢。」

「幫我們賺錢?」孫松警惕起來,魏霸的心腸什麼時候會這麼好?

「當然。」魏霸笑眯眯的看著孫松,一臉和氣生財。「丞相當初和吳王立下盟約,共分天下,如今家父兵進并州。丞相兵臨洛陽,我大漢的版圖很快就會完備。可是江東現在至少還有冀州、青州未復,至於幽州,更是在萬里以外。且江東缺馬,我相信,吳王大概無時不刻的不想先取遼東吧?」

孫松屏住了呼吸:「將軍的意思是?」

「我可以提供性能優良的海船給你們,你們遠航至遼東。買馬換物,既能富國,又能強兵,如何?」

孫松頓時心花怒放。他知道孫權現在最上火的是什麼事。孫權一直想派水師出海,做生意還是其次,擄掠人口才是重要。現在江東人口緊缺埃可是江東的船受不了大風浪,出不了遠海,所以孫權的想法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魏霸造的海船能抗更大的風浪。如果真能買到魏霸的船,那孫權的想法就有了實現的可能。

孫松強壓興奮:「不知道將軍這船是什麼價格,我們能不能買得起。」

「肯定能買得起,中型船三百金一艘,樓船五百金一艘。」魏霸語氣輕飄飄的說道:「魏國的曹馥一口氣就買了五艘,還是私人掏錢,你們堂堂的吳王。總不會連他一個人的實力都不如吧。」

孫松心裡咯一下。說了半天,直到此時,他才聽出魏霸的殺機何在。

……

孫權手一抖,杯中的酒潑出一半。他的臉色隨即變得和他的眼珠一樣。

「他這是要吸我的血。啃我的肉么?」過了半晌,孫權才咬牙切齒,惡狠狠的說道。

孫松不敢說話。他一路從益陽奔到武昌,早就預料到了孫權的這副表情。魏霸這個時機掌握得太好子,陸遜正在率領吳軍主力攻打洛陽,如果順利的話,一旦洛陽到手,魏軍必然後撤到冀州。屆時吳國戰線前推到黃河,魏國必然在此阻擊,要想突破這道防線,水師的強大與否至關重要。魏國已經購買了魏霸的戰船,吳國不買,水師就沒有優勢可言。否則東海上水師追不上貨船的窘境會再一次上演。

攻克洛陽之後,蜀漢的任務已經完成,諸葛亮不可能幫陸遜打冀州,孫權也不可能邀請諸葛亮一起攻冀州,萬一諸葛亮占著冀州不走,那豈不是麻煩大了?所以攻冀州必然只能由吳軍獨力承擔。面對垂死反撲的魏軍,吳軍最大的短項不是水師,而是騎兵。僅靠諸葛亮送的那幾匹戰馬是不可能組建強大的騎兵的,他必須自己找到戰馬的來源。

最好的來源當然是遼東。可是要去遼東,先要買魏霸的船,要不然不是被海浪打沉了,就是被魏軍搶了。魏國已經丟了涼州,眼看著并州又不保,他能再丟了幽州嗎?

能不能用這些船來賺錢不是最主要的,不買這些船,吳國要想擊敗魏軍,攻取冀州,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任務。

不買,行么?買,哪來的錢?沒有錢,魏霸是不會賣的,難道去搶?吳軍水師連魏國的貨船都追不上,搶不了,要想去搶魏霸,大概只有全軍覆沒一個可能。

現在只有魏霸搶別人的可能,誰有膽子敢搶魏霸。

孫權很糾結。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75章當局者迷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77章無力回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